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52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但即便舒窈下定决心从今天开始做爸爸妈妈体贴的小棉袄,肉麻的话她依然是不知道怎么说的。

    当然这只是她自以为。

    毕竟舒窈哪怕一点寻常的迟疑表情,也足够让舒行之和景澜惊喜好一会儿。舒窈却没法因此同样觉出开心,这总是从侧面提醒她,过去的她到底有多么的冷淡。

    她与舒行之去医院提前为舒行之安排好的办公室讨论景澜病情之前,这场家庭会议却明显还有另外的议题需要她的解答。

    “你就没有别的要说的吗?”舒行之含笑问她。

    说什么?

    舒窈有些疑惑。

    “比如你的高中同学兼追求对象小关先生。”景澜提示她。

    舒窈眨了眨眼:“我不是已经说过了?”

    舒行之与景澜不由绝倒:“就一句话就打发了我们?一个多月以前你的人生计划之中还根本没有恋爱这个选项,现在你突然领来一个人说‘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不久以后会成为交往对象’,这当中就没有点起承转合?”虽说他们也都从洛玮口里听了个七七八八吧,但好歹是自家女儿人生的初恋还有很大可能是唯一的一段恋情,好歹她也该对此亲口说两句什么。

    舒窈想了想,却道:“有点复杂,三两句说不清。”

    景澜目露惊恐:“你第一次代表研究所去参加交流会作报告,整篇内容只花了半小时就整理好,后来作报告也只用了不到十分钟,那时候你还嫌弃研究所让你必须凑足够讲十分钟的内容,里面有一半都是冗长的废话。”而现在她说什么?有点复杂??三两句说不清???

    舒窈微微蹙眉:“作报告是为了通报实验数据以及结论,于此无关的的确是废话。”

    而有关于关行洲的事……当中既没有半点数据可以让她参考,她到今天到目前到此刻的这一秒钟,也并没有得出任何结论。喜欢吗?不吝于拥抱就是喜欢?想要接吻就是喜欢?喜欢这件事到底有没有一个确切的点与一个准确的结论呢?她通通都不知道。

    在以前他们的交流还停留在网页与手机页面的时候,她就已经把关行洲当成她人生第二复杂难解的题。现在这道题的难度早已经升级了,奇怪的是她在解题的过程中却并不感到焦虑,反而隐隐的享受其中,时不时为题干出多出的分支、解法中新添加的思路感觉到雀跃与快乐,偶尔她也想要为了对方而加快解题的进程,但只要关行洲握一握她的手,说不要紧可以一步步慢慢来,她那点不坚定的念头于是又会立即被打散,重新回到自己更舒适更习惯的解题环境里。

    无论“爱情”还是关行洲,都从来不存在她擅长的方向里,尤其两者联手,令她每一天仿佛在走趣味迷宫,她自己都还没寻到生路,自然是无法跟任何人来说清了。

    实验报告?实验报告又怎么能跟关行洲比。

    “那么你既然觉得复杂,又是怎么确定这个百分之九十的几率呢?”舒行之不紧不慢问道。

    舒窈对这个问题倒没什么犹豫:“跟他在一起很开心,以后也想这样开心。”

    舒行之与景澜闻言双双一愣,景澜笑道:“难道以前你跟我们在一起,就不觉得开心?”

    她倒不是要吃女儿男友的醋,而是真的联想到舒窈从前少有情绪的模样,心里自然而然也就生出几分忐忑。

    “开心。”舒窈却只用两个字就轻易打碎她那点担忧,“不但开心,而且我知道每天醒来会见到你们,但关行洲不一样。”

    她每天见到关行洲都很开心,但她每天早上睁开眼的时候,并不知道这一天是不是能见到关行洲。

    有什么办法能让她天天都能理所当然见到这个人,天天开心呢?

    于是“谈恋爱”与“在一起”,自然而然开始被列入她的待选项之中。

    从前当她没想过人生会包含这选择项的时候,她真是一丁点也未曾考虑过。但当它来临了以后,它也就是那样静静地来了,一点也不突兀。

    她在思考这些的时候,眼神之中不由自主就添加了一点点、只是一点点的甜蜜。

    她自己是看不到的。

    她也不知道这一点点对于她而言,就恍如热恋。

    舒行之与景澜却将她每一点小表情都收入眼中。

    他们当然也为之感到高兴,但为人父母的,免不得也在这方面要有一些些的担忧。

    “你觉得小关好吗?”舒行之问了全天下所有的爸爸都不能免俗的一个问题。

    舒窈点头答道:“我觉得他是全世界第三好的人。”

    于是这个答案,让心中有着微妙醋意的舒行之和景澜立刻气也顺了心也宽了,对于未来女婿的好感,那当然也更甚了。

    毕竟他只是个第三而已。

    舒行之与景澜面上双双挂着慈祥的微笑。

    舒窈自己说完却有点不安,想了想,有些迟疑地补充一句:“洛玮……也可以跟他并列第三。”

    自家女儿真是个可爱的小天使呢!

    舒景二人笑得更慈爱了。

    *

    舒窈迫不及待想要与舒行之讨论景澜的病情,却又没法将景澜独自扔在病房里,为难间,舒行之正想提议让洛玮进来陪一会儿,却不料舒窈思考片刻后既自然又主动地道:“我让关行洲进来陪妈妈一会儿。”

    这令得舒行之与景澜又是一阵讶异。

    舒窈却已经打开了病房门。

    关行洲与洛玮正好走到门口,一人手里提着一大袋外卖饭盒,关行洲一见她就笑道:“我正准备叫你呢,事情先放一放,先吃晚饭吧。”

    舒窈怔了怔:“你叫的外卖?”

    “我怕电话里订餐说不清楚,刚才自己出去买的。”关行洲笑得有些赧然,“别担心,我买的都是阿姨能吃的东西。”

    他之前在车上,倒真是问过她景澜这几天吃食上要注意些什么,想必那时候就想着晚餐的事。舒窈口里说着要孝顺体贴,这些生活上的琐事却到底不是她强项,与舒行之景澜聊了这半晌,一点没想到过吃饭的问题,要不是关行洲这时正好买回来,恐怕她依然不会有这意识。

    她正这么想,又听关行洲笑道:“今天先凑合着吃,明天开始我在家里做饭带过来吧,也不能天天让叔叔阿姨吃外卖。”

    舒窈微微蹙眉:“后天你就要上班。”

    关行洲只冲她笑一笑,眼中是克制的宠溺:“没事,我能协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