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50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关行洲是在请未来岳父岳母上车的时候,才发现这两人身后居然带着一个团队!

    说是团队,其实加起来也就三个人,舒行之介绍得十分客气,但看舒窈与这几人颇为熟稔的模样,关行洲猜这大概就是舒行之的手术御用团队,此次跟他一同回国,多半是为了景澜接下来的手术。

    关行洲正准备再叫一辆出租车,却听舒行之笑道:“忘了跟你们讲,医院派了车过来接为什么,刚才打电话说他们也已经到了,小关不用发愁。”

    “医院?”舒窈小声重复一遍,刚才脸上那点罕有的轻松已经瞧不见踪迹了。

    舒行之点了点头:“我回来之前跟医院那边已经联系好了,你妈妈直接入院,等她手术做完了,到时候咱们再一起回家吧。”

    又是他惯常合作的几位助手和麻醉,又是连家都不打一头直接入院,所以景澜的病情根本没有他口说的以及景澜表现出的这样轻松?他们之所以都表现出漫不经心的模样是为什么?为了她吗?为了不让她难受、内疚和担心,他们才无论在电话里哪怕人就到了跟前还是要装作没什么大事的样子?

    一时舒窈心里难受极了。

    她以前从不会这样想,但奇怪今天她与舒行之景澜分别月余再见以后,她却连连醒悟到自己从来都不体贴、不孝顺、对家人缺乏起码关怀的种种冷漠之处,她甚至有点奇怪过往她觉得自己能体会到他们全部的爱、也给予了相应回馈的这种自我感觉良好到底从哪里来的。

    “怎么不跟我讲呢?”她声音蕴含了些许低落地问道。

    景澜有些讨好抓住她一边手臂:“就算医院要来人接我们,但你要过来,我们也不可能让你就在家里或者去医院等候啊。”更何况——

    她说话间看一眼关行洲,想道,如果提前说了不用人接,又哪里来眼前这石破天惊的一出呢?

    不是的。她在心里喃喃道,我不是责怪你们不告诉我有人来接,我只是……明明生病的人是妈妈,被保护的那一个却始终还是我,我只是不想这样。

    但她到底什么也没说。

    *

    医院派过来接人的是七座商务车,舒窈原本理所当然该与舒行之夫妇上同一辆车,待到该上车的时候,她却出乎众人意料将洛玮给推了上去,她自己仍是选择坐到关行洲车上去。

    舒行之与景澜只当她是对白跑一趟的关行洲不好意思以及舍不得,关行洲却瞧出她这是心情不好了。

    舒窈鲜少会有心情不好的时候,关行洲一时码不准原因,在旁开着车简直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良久却忽然听身边人声音怔怔道:“我才知道我以前做了一件很大的错事。”

    “他们一直很努力,我却一个人很消极,也是因为这样,我言行上不跟他们太亲密,怕以后太艰难。但我一次也没想过,我总是这样的时候,他们心里在想什么。”

    生着病的女儿,别别扭扭、冷冷淡淡、连关怀也不愿好好表露的女儿,这样的女儿曾经有多让人伤心呢?

    而她却还沾沾自得于自己秉持着理性在做正确的事,让他们在失去她的“以后”不必花太多的时间去适应新的那一个。

    以后?

    她在过去里总是想着以后,竟然从没有发觉自己欠下的债已经将过去到现在完全堆满。

    爱这种东西啊,她总以为她看到了全部,但其实对于那些爱她的人,她看到的永远都只是冰山的一角。

    无论对于父母,还是对于关行洲。

    她因此而并不敢在这时与舒行之景澜同车。

    关行洲趁着红灯的当口,终于抓住她的手。

    他其实当然有一百条充足的理由可以安慰她,跟她讲这并不是她的错,因为没有谁能面面俱到,她有那样的先天劣势摆在那里,不得不做一些让家人伤心也让自己不好过的决定,谁又能说她这是错呢。

    但他也只是一直静静握着她的手而已。

    车开进市中心医院地下车库时,舒窈道:“就到这里了。”

    关行洲回头看她。

    “我对以前的内疚,就到这里了。”她说。

    已经造成的疏忽与冷落终究都无法挽回,她难过,但也不允许自己为此难过太久。

    毕竟当下与以后才更为重要。

    所以她给了自己坐一程车的时间,下车以后,她会慢慢去做很多以前没做过的事,会试着去表达以前吝于表达的东西,争取把自己变得更好一点。

    关行洲听到“更好”两个字,不由失笑:“你还要怎么变得更好?我反正是不知道了。”

    毕竟在他的眼里,这个人没分没寸、从头发丝到鞋底板都好得让他无法形容。

    “我以前也觉得自己还不错。”舒窈道。

    又或者说,她没想过自己是好还是不好这种无聊的问题,但她天生就有一种自信,那种“哪怕我只能活二十年,我也依然是个很棒的人”的自信。她没想过,但自然存在,直到——

    “我意识到你有多好,比我以前想的还要更好。”她道,“然后越来越多发现自己不好的地方。”

    这并不是说,关行洲对她就比舒行之和景澜还要好,他本身也是比他们更好的人。

    而是因为,她选择了在一个最恰当的时间与他重新见面。

    天时,地利,人和,都让这一场重逢棒极了。

    让她的一颗心从多年的冰封之中渐渐复苏,每一天都能感知到新的东西,无论事情还是心情,都是过去的她不曾经历过的。

    她却也因此难免愧对父母。

    但因为对象是关行洲,她却并不愿后悔,反正——

    她想着,她从这个人身上感受到的热度,她的父母从今天开始,大概也都能感受得到。

    有了这个人的存在,他们应该会比只对着她一个时更加开心,大概会……也像她一样,每天都觉得很有意思。

    他们其实也并不需要她的后悔。

    这样很好。

    她直到今天,到现在,才知道自己是真的在往前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