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49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关行洲是第二天晚上见到真人的时候,才算比较深刻的体会到了“他不老”这三个字的分量。

    站在机场出口通道等候的时候,他比舒窈和洛玮还要更早看到推着行李走出来的舒行之,以及走在他旁边的景澜。

    十年前,关行洲与舒行之景澜都是见过面的,还不止一次,当时这两个人无论举止还是外貌,都令他至今记忆犹新。

    但在他以为,毕竟十年过去,当年风华正茂的两个人而今都已是半百之龄,容貌上无论如何也该与他记忆中有较大的出入,很有可能令他一眼认不出人。但事实上,他的的确确在看过去的第一眼就把那两人给认出来了。

    在他想象之中,凭一把手术刀享誉世界的舒行之在他现在的年纪应当是儒雅又不失威严、从头发丝到鞋底板都一丝不苟的形象,然而正朝着他们方向走来的高大的男人却穿着polo衫与休闲长裤,年轻英俊又精神奕奕的模样,远远看去说他三十也必然大把人相信。

    而他想象之中的景澜则应当是被推着又或者被扶着,怎么都得是个精神不佳的病人形象。然而走在舒行之旁边、挽着他半边手臂的女性长发披肩,穿着颜色亮眼的碎花连衣裙,妆容精致,脚下踩着尖头细高跟,显得美丽、年轻而又时尚。

    这样风度卓绝的一对走在一起,比之明星那也是不输什么的。

    半百之龄?容貌跟十年前出入太大?呵呵,谁说过这种话来着?拖出去打死!

    关行洲还沉浸在震惊里,另一头舒家的一家三口都已瞅见了彼此,舒窈惯常没什么表情的脸立时显露出喜色,扔下关行洲和洛玮率先往前走了几步,与同样扔下舒行之朝着她小跑过来的景澜紧紧拥抱。

    抱过舒窈似埋怨又似关心道:“你身体不好,跑什么跑?”

    嫌少见她情绪如此外放的景澜惊喜非常,笑眯眯道:“我是脑子不好使,又不是腿不好使,怎么就不能跑了?”

    “脑子不好使”几个字,令得舒窈脸上喜色顿消。

    景澜看在眼里,急忙补救:“哎呀我就是这么一说,其实我身体和精神都很好啦,你看你看。”她一边说一边张开手臂来了个180度旋转,裙摆飘飘的,既有小女孩儿的烂漫姿态,也有她这年纪应有的成熟妩媚。

    舒窈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周遭目光倒是三三两两的都涌过来,堪堪走过来的舒行之不由摇头失笑:“孩子面前,稳重点。”

    舒窈却道:“很漂亮。”

    刚准备反驳舒行之的景澜被这一句话惊得差点没咬到自己舌头,舒行之面上意外也是一闪而过,仔细打量舒窈几眼,口中笑道:“看来小窈最近状态不错?”

    景澜却是呆呆的,半晌才如梦初醒道:“小窈刚才……是在夸我漂亮?”

    “是很漂亮。”舒窈再次颔首肯定,“我以前没夸过?”

    景澜呆呆摇了摇头。

    舒窈于是也后知后觉记起自己似乎真的从没有夸之于口,明明在她的心里是一直觉得景澜漂亮的,也觉得舒行之超帅。所以为什么从前都没有夸过呢?她竟然是这样吝啬的一个人,而她自己却直到今天才发现吗?

    她为此稍稍蹙起了眉。

    景澜反应过来以后,却堪称欣喜若狂了,美滋滋道:“小窈你最近突然变得好甜,难道是因为……”她说到这里,突然猛地刹住了口。

    洛玮却已经噗地笑出声来。

    只因为她虽说及时住口,但几人联系她的上下语境,很容易就把她没说出口的那句话给补充完整:小窈你最近突然变得好甜,难道是因为脑子给治好了吗?

    舒窈的脸色已经由不好看变成很不好看了。

    景澜心虚地悄悄后退半步。

    与洛玮打完招呼,舒行之略带了两分好奇与打量的目光终于放到明显正高度紧张的关行洲身上:“这位是……”

    “诶?”正努力降低存在感的景澜见他跟关行洲讲话,不由大为惊奇,立时又忍不住插口进来,“这位是和小窈玮玮一起来的?不是正好站在小窈的旁边?”

    她当然也是早早就瞧见关行洲了,毕竟那么大块头,跟舒窈相较起来跟座小山似的。但她想当然就把他当成了正好与舒窈站在一处的路人甲,毕竟舒窈来接他们身边还带着一位洛玮以外的朋友,那位朋友还是男性,这件事有可能真实发生?

    但是紧接着大块头的话,让她领悟到这件事不但真实发生了,发生的程度还完全超出了她所能预料的极限!

    “舒、舒……舒叔叔,景阿姨,你们好。”关行洲站在舒窈身边,紧张得满脸通红,手足无措,讲话也磕磕巴巴一点不利索,“我叫关行洲,是、是小窈的追求者。”

    “小窈”两个字带给舒行之和景澜的冲击明显比“追求者”更大,两人不由双双看向舒窈。

    舒窈却明显是习以为常的模样。

    这个“习以为常”却让舒行之和景澜一时更觉得自己是在发梦。

    “他是我的高中同学。”舒窈淡淡补充,“还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可能,是不久以后会正式交往的对象。”

    一时,剩余的四人都瞪大了眼睛瞧着她。

    昨天关行洲说,就介绍他是她的追求者,这绝不是在欺骗舒行之和景澜。

    确实不算欺骗。

    只是,这一句真话还不够完整。

    因为他们两个人之间,从不是单向的关系。

    她不能介绍他们是“接吻的关系”,是以想了一天,想出后半句她认为最贴近真实的话语。

    掐了一把舒行之手臂,景澜喃喃道:“老公,我这是在做梦吗?怎么我掐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舒行之:“……”苦笑着向关行洲伸出另一只手,他道,“你好。”

    关行洲受宠若惊地接住他的手:“您、您好。”

    他是很想再与景澜握一握手的,但景澜这时候明显还魂飞天外。

    其实又何止他们呢,包括他自己从刚才听了舒窈的话,一颗心也都还在砰砰跳不停。

    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可能……不久以后……

    他一再的提醒自己,这是在她的父母面前,他得克制着自己不要看她!不要发痴!必须要表现出沉熟稳重有内涵的样子!

    可惜舒行之下一句话就令他的“成熟稳重有内涵”破了功。

    “冒昧请问小关先生,我们之前有见过吗?”又看他两眼以后,舒行之突然问道。

    关行洲觉得惊讶极了。

    他之所以始终对舒景二人印象深刻,那是因为从最开始他就对人家女儿有想法,不敢不深刻。而舒行之这样的大忙人,不过十年前在校园里与他匆匆见过一面,居然会到现在都对他留有印象?这得是多逆天的记忆力!所以舒窈逆天的高智商果然还是跟遗传有关吗!

    他内心正疯狂刷弹幕,没料到醒过神的景澜打量他过后,竟也带了两分狐疑的表情道:“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点眼熟……”

    关行洲:“……”所以他怀揣着无限接近智障的水准,这是在试图攻入一个全是天才的家庭吗?这油然而生的食物链最底层生物的自卑感哟……

    他正准备坦白从宽,却见舒行之与景澜一个轻击掌,另一个再次给了对方一巴掌,同时开口道:“对了!家长会!”

    “想起来了!高中毕业照!”

    说家长会的是舒行之,说毕业照的则是景澜。

    两人对望一眼,再次同时开口:“什么毕业照?”

    “什么家长会?”

    “就是那个,”景澜这次抢着道,“小窈从小到大不是都没什么照片嘛,咱们带去美国的相册里除了她一两岁时的照片,剩下的一张就是她高中毕业的集体照了。当时我整理出来的时候,还奇怪她怎么会愿意拍集体照还把照片留下来呢,当时我还跟你讲过这个事,你记得吗?那张照片上她都没正面的,侧着头跟她旁边的人讲话,我想起那个人就是这个、这个……这个小关啊!”

    舒窈从来都是食不言寝不语的,做一件事的时候永远百分之百投入与专注,她愿意融入集体拍照这件事已经很奇怪,更遑论拍照的时候她竟还与人说话开小差。当时景澜看到这张照片实在太过惊奇,忍不住就将那个跟她讲话的人看了又看,恨不能看出一朵花。只可惜小小的一张集体照里,个人的面目实在太模糊,再加上那人当时也半侧着头,景澜这才在刚见到关行洲时,半点没将他与当年那张照片联系在一起。但关行洲身高与个头摆在那里,她瞧仔细了以后,又有“高中同学”几个字打底,那熟悉的印象自然而然也就跟着回来了。

    “还能有什么家长会?小窈的家长会,总共也只有过那么一场,还是咱们俩一起去参加的。”她说完,便轮到舒行之微微一笑,“当时咱们进了学校,有个孩子在校门口就接到了咱们,一路领咱们进去,还说是小窈的邻桌,很有礼貌很热情,你不记得了?”

    他一说,景澜立刻就恍然,不由瞪大了眼看向关行洲:“小关你就是当时给我们领路的那个学生?”

    关行洲略带了几分麻木地点头,想着,自己可真不能在未来老丈人和丈母娘面前做错一件事,说错一句话,不然他们必然能把这错事错话记到猴年马月去了……呜,有点可怕==

    但他还真是冤枉舒家父母了。

    毕竟景澜虽说记得家长会那件事,却哪怕当年看照片,也没记起自己曾经是见过照片里那男孩子的。而舒行之之所以在这一头对他印象更深刻,纯粹是当时他态度实在太过于热情,令舒行之一颗老父亲的心自然而然的警惕了那么一小会儿而已……

    一时无论三人中的哪一个都颇有种“有缘千里来相会”的感触,即便舒行之和景澜心里依然犯着嘀咕,关行洲也正惴惴不安,但双方间的距离到底还是无形中给拉近了几分。

    而站在一旁事不关己的舒窈心情则颇为一言难尽的想道,所以这次会面算是……成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