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47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关行洲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路回到家的。

    从舒窈说“要吻别吗”四个字开始,他就进入了十分玄幻的境界,等到舒窈那一按头一贴唇,他整个人都已经感觉不到自己了。

    他条件反射的跟舒窈道别,条件反射地开车回家,路上收到舒窈的信息,又条件反射回了她一句语音。回到家以后,他木着脑袋洗了个澡,又像三岁小孩儿一样乖觉地躺上床。

    嗯……没洗脸,就算觉得自己确确实实在发梦,他也没舍得洗脸。

    然后他干巴巴在床上躺了两个小时,睡不着。

    那句“要吻别吗”反反复复在他耳边回响。

    要吻别吗?

    要接吻吗?

    要吻别吗?

    要接吻吗?

    要……

    要什么?

    两小时以后,舒窈那个五秒钟内完成的动作非但没从他意识中远走,反倒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真实。

    以至于凌晨快三点的时候,他猛然从床上坐起来,突然意识到这个晚上发生的事情并不是他发梦。

    他就这样跳下了床,在凌晨三点的时候从外面砰地关上了自家家门。

    *

    舒窈和洛玮万万没想到,这一晚她们两人竟然都输了。

    熬到凌晨三点半,洛玮呵欠连天,感觉眼睛实在睁不到下一秒钟了,于是抓紧时间给必然也跟她一样正强睁着眼睛熬夜的舒窈发了三条信息。

    03:35

    社会你玮哥:万万没想到,老关居然也已经不是昨日那个傻兮兮又冲动的老关了

    社会你玮哥:也许他也通过某个契机进化成2.0版关行洲了吧

    社会你玮哥:你要小心啊!你成了个恋爱脑他却已经清醒了!从此以后就是他套路你了啊!

    正开着电脑又一次细细看景澜片子的舒窈拿着手机莫名其妙想,“恋爱脑”这又是个什么新词汇?是说长了颗脑袋只会谈恋爱?

    嗯,今天高智商的舒窈小姐阅读理解也是满分呢。

    满分的舒小姐花了半分钟想,关行洲今晚果然不来了?

    ……确实有点难想通。

    半分钟后,她注意力重新回到片子上。

    *

    清晨五点,舒窈伸手揉了揉已经完全僵硬的脖颈,起身准备去床上躺会儿。

    但就这一起身的功夫,她从始终未紧闭的窗帘缝隙里瞧见那个手里运着球穿透晨曦朝着她的方向跑过来的人。

    她有点严肃的想,现在还算是“昨晚”吗?

    她都还没睡觉呢,应该算……吧?

    一边想,她一边理所当然离开书桌边,推开卧室的门朝着外面走去。

    刚才远远的看不明显,她开门走出来以后,这才发现大清早的,关行洲竟然是个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模样。

    舒窈颇为惊奇:“你跑过来的?”

    关行洲先是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跑过来的,但是我……”挠了挠头,他忽然有些不自在,“之前就过来了,后来又跑去篮球场那里练了会儿球。”

    “……”舒窈对他这个操作不是很懂。

    关行洲越发不自在的模样:“我来的时候太早了,怕吵到你,昨天你就没休息好,我就……”

    他凌晨三点半从家里气喘吁吁跑过来,一路都兴奋得想要大叫,手里捏着不知道打哪捡来的小石子,准备到地方就偷偷扔舒窈的窗口。但是真的快到的时候,他却猛地想起舒窈前一天没能睡好,昨天一整天情绪又大起大落没个安生的时候,他现在跑去吵醒她还不得先把自己给心疼死。

    那他就翻进去小花园里坐着等她睡醒?

    不不不,漫漫长夜,他能忍得下来才有鬼了。

    于是他在离舒窈家还有五十米的时候,中途改道回了自己父母家,偷偷摸摸拿了自己放在家里的篮球出门——他觉得自己这一晚上肾上腺素分泌过于旺盛,见到舒窈之前,最好练练球冷静一下。

    这一练就是个把小时。

    而他这时见到人以后,才发现自己并没有冷静哪怕一点点。

    他还是……浑身和脑子里都像被点着了一把火。

    “你来这里做什么?”他听见舒窈轻声地问他。

    没抓篮球的那只手掐了掐手心,他答道:“我来证明昨天晚上并不是我自己在发梦。”

    舒窈看着他。

    而关行洲与她对视,看似冷静,实则手心全被汗打湿,篮球都快要抓不住。

    也不知隔了多久,舒窈抬头看一眼天边渐渐透出的红色轮廓,而后问他:“要早安吻吗?”

    篮球咚地从手心里脱落,他问道:“所以昨晚不是我做梦?”

    “接吻的部分,不是。”舒窈答道。

    “那早安吻先放一放吧,账还是要一笔一笔的清……”关行洲喃喃道,“不如我们先把昨晚的那个吻补完整?”

    舒窈蹙眉:“你和洛玮都说要补完整,我那个吻哪里不完、唔……”

    接下来的话,被上前一步又低头揽住她的关行洲尽数堵回了两人骤然相触的双唇里。

    唇贴着唇温柔又热切地厮磨一阵,关行洲忍下不舍暂且放开怀里的人,看着她仿佛装着星辰一样的眼睛哑声道:“闭上眼睛。”

    舒窈想问,为什么要闭眼?但在那以前,她却已不自觉按照他说的话去做。

    感受到那人又一次贴上来时,她有些懵懂想道,原来接吻不止唇贴着唇,还要这样……还要闭眼……原来“补完整”是这个意思……

    然而当那个人的舌尖带点试探又带点与他本身气质完全不符的强势触到她的唇舌时,她才在轰然作乱的心跳中发现,果然她智商在这方面还是太不够用了……

    她不知不觉摒却了所有想法,全心全意沉浸在这个与她而言第一次的真正的亲吻之中。

    在她二十五岁的这一年,与她……疑似喜欢的人。

    等到关行洲终于舍得放开人的时候,天边那原本还隐绰的红已完完全全地跳了出来。

    关行洲轻声地喘息。

    他怀里那人喘得更厉害。

    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完全将舒窈抱到怀里。舒窈的拖鞋踩在他的球鞋上,两人相差甚远的身高被这样的一垫,一个抬头一个低头,倒真成了一个契合接吻的高度差距。

    他们也是第一次这样亲密无间地站在一起。

    好不容易喘匀了气,感觉脸上也不再那样的热,舒窈微微蹙眉道:“接吻都是这样……要窒息的感觉?”

    此时哪怕看她一根眼睫毛也都是全世界最可怕,关行洲闷闷笑两声道:“要换气的,我……咳、我也忘了,我们可以、我是说,”他也不知哪里来的聪明劲儿突然就附了体,“以后我们可以常练习。”

    舒窈觉得这个话很有道理,立即问道:“比如拿早安吻来练习?”

    被她说得一窒,关行洲脸上忍不住地红,,目光灼灼看着她:“现在我转正了吗?我们是男女朋友了吗?”

    “男女朋友?”舒窈眨了眨眼,想,想接吻=喜欢?喜欢=男女朋友?那想接吻就等于男女朋友了?

    她正要点头,关行洲蓦地却又笑起来,一边笑一边伸手揉她头发,也不知是在对她讲还是在自言自语:“昨晚我才跟自己表决心要耐心点,怎么今天就……好啦你不要回答,你真正想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知道我不用问的。”

    舒窈是不懂喜欢是怎么回事,爱情又是怎么回事。

    但是她想回来见他就回来了,想跟他牵手就牵了,想抱他就抱了,想亲他也亲了。所以她现在还没有对他表明“我们成为男女朋友吧”,那一定是她还没有这样强烈的想法。

    他愿意等,也会继续努力,只是在那之前——

    将她的头稍微往上抬一点点,他冲着她微微一笑:“现在我们还是先把刚才欠下的早安吻结清吧。”

    他说完,又一次低头吻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