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46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你喜欢兆嘉那个胖子什么?”

    “那你喜欢关行洲那个傻子什么?”

    “关行洲哪里傻?”

    “兆嘉也就是体型比瘦子稍微宽敞了点,哪里胖了?”

    ——这是聚会以后,被上述提到的两个人联合送回家以后,舒窈以及洛玮之间傻里傻气又充满火药味的对话。

    她们两人可一点不觉得自己是在搞人生攻击。

    毕竟关行洲确实傻——相对舒窈那个常人望尘莫及的高智商而言。

    毕竟兆嘉也确实胖——相对洛玮这个对喜欢的明星长二两肉都能怨念半天的死颜控而言。

    没错,文川的众人想法其实一点没误解洛玮,她真的就是个死颜控。

    所以舒窈一开始想都没想过洛玮能跟兆嘉发展出点什么,倒是偶尔有那么几秒钟想过她跟慕容——毕竟这两人认识开始就一路火花带闪电的,慕容恰好又要颜有颜要身材有身材要脑子有脑子,舒窈虽说完全不具备八卦这个技能,但有关洛玮的事,总归还是要从心里过一过。

    可惜那点火花闪电似乎并没有往电视剧里的经典配对“欢喜冤家”发展。

    两人整天吃住都在一起,洛玮和兆嘉微信聊天开始变得频繁的时候,她几乎第一时间就察觉到,心里确实有过一点惊奇,只是今天以前,两人从没有就这件事正面讨论过。

    今天如果不是关行洲犯那一下蠢,迫得舒窈不得不出言给他收拾烂摊子,大概她还是不会就这件事发表任何看法,而是会等洛玮觉得可以说的时候再主动开口告诉她。

    但是既然已经戳破了,再装聋作哑就显然不是舒窈的风格了。

    于是有了上述对话。

    但是哪怕以洛玮大庭广众下承认自己暗度陈仓还没“度到”的厚脸皮,也觉得跟一脸严肃仿佛问着“今天你培养出新细胞了吗”的舒窈讨论自己的心情变化莫名羞耻,条件反射地互怼两句过后,干咳一声准备转移话题:“你堂堂一个生物学家,关注这些没影子的事做什么?”

    她什么时候从区区一个研究员上升成“堂堂生物学家”了?舒窈微微蹙眉:“你的事,我不应该关心?”

    洛玮闻言心情那叫一个美滋滋,一秒钟就转换了立场想道,跟她说就跟她说呗,有什么好羞耻的,反正她在舒窈面前还有什么人丢不够的?原本也是打算等自己暗戳戳的追人大计有了点进展就跟她讲的,今天终于能有这点突破还全赖了她呢。

    “第一回见他就觉得这人还挺不错的。”想通了的洛玮大大方方道,“看着就挺聪明挺能干的样子,这样的人居然还对你家傻老关贴心贴肺的,这样的朋友这年头可不好找。”

    舒窈听了这话就很不高兴了:“关行洲不傻,这个话我不说第三遍了,他哪里不值得兆嘉对他好?除了兆嘉,慕容也对他很好。”

    “那不一样。”洛玮摆了摆手,“慕容跟老关是队友,常年都在同一个环境里,兆嘉却是个生意人,生意人要枉顾自己的利益去给朋友的爱好投钱,那是很不容易的。”

    舒窈冷哼一声:“你好像很懂。”

    洛玮不客气地朝她咧了咧嘴:“这方面好歹是要比你懂。”

    确实在这点上毫无发言权的舒窈果断放弃这话题,继续问道:“就这样?没有了?”

    “当然还有了。”洛玮颇为花痴道,“因为他聪明啊。”

    舒窈这回是真有些不解了:“慕容也很聪明。”

    洛玮对她这个举例对象还算是满意的——至少这家伙没为爱盲目到说她家关行洲也聪明,于是摆出了要好生给她科普一番的诚恳态度:“慕容除了戏精了点,确实也挺聪明的。但他是个打篮球的啊,天天对着一颗球环境比咱们天天对着一堆细胞还单纯,所以他聪明劲儿都用到搞生活质量上面去了,自得其乐的,难免也有点儿不把别的事别的人当回事。兆嘉嘛,就是那种说话、做事、为人各方面都透着聪明劲儿,偏偏又不让人觉得油腻的,跟他接触了一次,就还想跟他接触第二次第三次的那种。”

    舒窈有点呆。

    她忍不住想,也许当初认定她智商高这点真的是个误判?不然她跟慕容和兆嘉接触也不止一两次,怎么就没看出来上述所说的一二三四点?怎么看都觉得眼前侃侃而谈的洛玮有点厉害啊……

    “兆总虽说没长一副霸总标配的脸和身材吧,”洛玮花痴兮兮地笑道,“但是那个性格那个阅历那个待人处事,一看就是成功人士,最次也得是个将

    来无论如何都会成功的人士,我对这样的类型真是完全无法抗拒啊。”

    咳,说到底就是比起外貌上的霸总,她还是更欣赏真·霸道总裁。

    不然当初她自己都还没决定走那条路,又怎么会见到同校同国籍年龄比自己小却厉害无比的舒窈时,立刻就决定要紧紧追随她的脚步呢?现在看来她这颗慕强的心,无论选上司还是选对象,都是第一等最紧要的啊。

    她一边说话舒窈一边看似赞同地点头,脸上依然是正在做学术研究的正经表情,让觉得自己得到“共鸣”的洛玮十分满意。

    但其实吧,舒窈只是想要掩盖自己听不太懂这个有点丢人的事实……

    到她好不容易夸完她家兆总,舒窈才突然想起另一件事,十分严肃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欢关行洲?”

    兴头上的洛玮闻言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她这是在回应她最初的那句反问控诉,不由冷笑一声:“你不喜欢人家,刚才人送你回来的时候还想着要亲人家?”

    舒窈一怔:“你看到了?”

    洛玮翻个白眼:“我又不是瞎子。”

    晚上聚会关行洲开一个车,兆嘉开一个车,她坐兆嘉的车,比关舒两人晚几分钟回来,下车就见到舒窈灯光明月之下,带着一脸“我正在做一件很严肃的事”的慎重神情,居然就那样伸手摁下接近一米九的大老爷们儿的头,踮起脚尖直接……亲了上去。

    洛玮给吓得当场就连滚带爬又爬回兆嘉的车里,生怕迟一秒钟就要被灭口,谁料她这点惊吓还没彻底憋回肚肠里,这就被舒窈自己给一句话炸出来了。

    以为这家伙好歹得恼羞成怒又或者否认一下,却忘了舒窈一向是个不走寻常路了,考虑了一会儿竟然点点头道:“当时想亲,就亲了。”顿了顿,又道,“身高差太多,不舒服。”

    小手都还没成功牵上的洛玮简直想吐血。

    舒窈却是说着话不自禁就回忆起半小时前的情形。

    当时确实是……想亲就亲了。

    这一天她想要拥抱关行洲的冲动不止一次。

    而想亲上去的愿望,则是下车以后站在与某一个夜晚相同的位置上,突然就回忆起那一晚这人的大胆,在这人跟她告别已经准备转身的当口,她极其自然地问道:“要吻别吗?”

    关行洲三魂七魄都给这一句话震得出了窍。

    见他半晌没反应,舒窈想,主动去亲一个人,那是什么感受?

    她这样想着,也就伸手摁下了他的头,然后踮起脚向着他的脸颊和嘴唇贴了上去。

    温热的,跟上次一样触感带一些粗糙干燥的……心里也莫名有些热热的。

    感觉不坏。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因为关行洲大概是把自己当成再梦游了。

    梦游地跟她道别,再梦游地开车走了。

    有点担心他出车祸,舒窈过了几分钟又发了信息给她,得到一路平安的回复后,这才放心。

    想到这她道:“想亲他就是喜欢?”

    洛玮神色颇为一言难尽。

    舒窈于是自己点了点头:“那大概就是喜欢吧。”

    躲在兆嘉车里眼睁睁看关行洲是怎么梦游走的洛玮忽然道:“要不要打个赌?”

    舒窈略微扬眉。

    “就赌老关今天半夜会不会梦游过来吧你这个亲亲给补完整吧。”洛玮颇有些坏心道,“我赌他来。如果他来了,刚才你说的最后一句话,就麻烦你当着他本人的面再说一次吧。”

    舒窈蹙着眉,此刻纠结的却明显不是她的后一句话:“补完整是什么意思?我刚才亲他不够完整?”

    洛玮简直想吐血。

    舒窈继续蹙眉:“他应该会来,我怎么和你赌?”

    ……洛玮真的要吐血了。

    所以她们两个从前一心搞学术、立志要将克隆技术发扬光大改变世界的未来大学者,到底为什么要拿一整晚的时间讨论这种话题啊!这种事发生在舒窈身上正常吗!这正常吗!

    也许这挺正常的……吧?

    毕竟现在的舒窈,已经被她对象彻底传染成一个2.0恋爱脑版的舒窈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