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45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大多数时候,兆嘉认为关行洲是个相当不错的朋友。

    但偶尔也会有像现在这样的时候,他恨不得一掌呼死这个不靠谱的东西。

    调整呼吸与表情,身价不菲的兆总温文尔雅笑道:“亲,你这样睁着眼睛说瞎话,我可以告你诽谤的。”

    关行洲刚才话一出口就在心里大呼要遭,兆嘉看似脾气软和无欺,到底却是整天在生意场上闯的人,真收拾起人来十个关行洲都不够他垫牙缝的,当下眼观鼻鼻观心唯唯诺诺,不管兆嘉说什么都点头哈腰是是是。

    他这副狗腿的模样,坐在他旁边的人却看不过眼了,舒窈却也没朝着兆嘉开口,扭过头淡淡向洛玮问了一句:“关行洲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

    当下万籁俱静,一干人目光都直直瞅着洛玮,单身汉一二三四五未必就没有抱着一星半点想听她截然否认的希望,兆嘉的目光更是复杂,简直连他自己都搞不清到底想听洛玮怎么回答了。

    被众人瞩目的洛玮却在心里把舒窈骂个狗血淋漓!心想这货从前哪是会理这种闲事闲话的人,现在有了对象了不起啊!为了对象就可以肆无忌惮出卖她啊!德行!

    但骂完了该回的话也还是要回的。

    她张口之前,忍不住又在心里恨恨骂一句,这货就是吃准了她是个不说谎不违心的五好青年!

    “我对兆总是挺有好感的。”暗戳戳收拾好内里的泼妇形象,洛玮大大方方开口道,“目前正在努力暗度、但是听兆总这个话明显是还没度成功的路上。”

    众人闻言大惊失色!

    毕竟在他们看来兆嘉虽说是年轻有为,堪称白手起家的青年企业家中的人生赢家,但与此相对的他的外形条件就真的不那么出众。倒不是他们以貌取人,在这里的哪个够胆去取兆嘉啊。而是洛玮这样看上去就聪明漂亮能干的年轻姑娘,他们条件反射的就觉得这样的姑娘多少得是个颜控,这两人就算有点啥,那也该是兆嘉先对洛玮有点啥,而现在事实和想象好像完全反着来了?

    兆嘉比所有人都更大惊失色!

    他跟洛玮最近是聊得挺好的,频繁程度在他工作外的范围也确实排到第一了,但是真的只是单纯的聊天而已啊!就在一分钟之前,天知道他对洛玮说出口的这种心思是一丁点也不知道啊!两人一开始聊天大多时候还只围着关行洲和舒窈转,然后……然后兆嘉渐渐觉得这个妹子懂的东西挺多,聊什么都能接上话,性格又大方不做作,偶尔毒舌也显得很可爱,就、就……明明是他先对洛玮生出好感的啊!只是多年囿于外貌心里那点儿自卑根深蒂固,还没想好怎么行动,结果先是被关不靠谱一语惊魂,又被洛玮一句“正在努力暗度”炸得三魂七魄都直接离体了,这会儿子傻愣愣立在原地见鬼一样瞪着洛玮,那点儿多年来好不容易营造的“霸道总裁”气质顿时被败得一干二净。

    洛玮被他瞪着,看上去笑意盈盈处变不惊的,坐旁边的舒窈瞄一眼她手心,啧,快握成颗铅球了。

    兆嘉好一会儿才如梦初醒一样,小声嘟囔了一句:“我居然输了。”

    众人:“……”

    唉,这些谈恋爱的怕都是脑子有坑,说出的话总之没一句听得懂。

    连连吃狗粮,大家伙儿起哄的心思也被噎得淡了不少,关行洲和兆嘉得以逃过一劫,慕容一人在旁边寂寞如雪地捧着茶杯,这会儿看看舒窈又看看洛玮,心里颇为羡慕嫉妒恨地啧了一声,心想这么有眼光的妹子,他怎么就还没遇到一个呢?

    吃饭的时候兆嘉尽往碗里夹青菜叶子,饭不吃酒不喝肉不沾,文川的众人这也不是头一回跟他一起吃饭了,见状纷纷发问,兆嘉只简洁道:“最近在运动,教练吩咐这么吃。”

    舒窈从洛玮的狗血电视剧前路过的次数多了,智商上又是个举一反三的,闻言很懂地点了点头:“为爱减肥。”

    旁边的洛玮噗地一口汤喷到了桌上,呛得咳嗽连连。

    舒窈嫌弃地皱了皱眉。

    正捻着一筷青菜的兆嘉脸色看上去也快和那青菜差不多了,但刚才已经输了先机,他这时候再退避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内心顶着近三十年来从没有过的羞耻,他近乎咬牙切齿地开口:“是啊……为爱减肥。”

    说完他大义凛然地把那片青菜扔进嘴里。

    关行洲忧心忡忡地看着他。

    心想他莫不是把那片菜叶子当成舒窈的头颅了?那不成,报复他可以,欺负舒窈那他是要上去拼命的!

    洛玮听到这一句,心情却不啻是峰回路转,暗喜一会儿后老怀安慰看一眼舒窈,心想这狗东西虽说见色忘义,但是好吧,原谅她了,谁让她关键时刻这么靠得住呢。

    *

    晚饭后众人转战ktv。

    关行洲原本的打算是开好包间,他就先送舒窈回去。这回舒窈还没开口,洛玮倒是先替她拍板了:“回什么回,让她去。”

    关行洲还有点犹豫:“她早上起得太早,一整天东奔西跑也没休息……”

    “说的就跟你现在让她回去,她能睡好觉似的。”洛玮冷笑一声,“还是你陪吃陪玩陪飞美国以后,这是打算展开陪睡业务了?”

    关行洲:“……”偷瞄舒窈一眼,他倒是想……

    舒窈往往懒得听他们俩这类智障对话,率先跟在慕容几人身后往外走去。

    关行洲几步追上她,低声道:“唱歌就难免抽烟喝酒,那个环境我怕你……”

    舒窈看他一眼:“不是你说想要我体验你的生活?”

    关行洲罕见皱了眉:“我是这么说过,但是我不想你……”

    “没有谁的生活里只有单纯的一面。”舒窈淡然打断他的话,“你让我只看我想看的东西,那你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关行洲有一瞬茫然。

    不可否认他心里确实还有着担心和害怕的成分,这一回倒是跟以往的自卑无关。而是他清楚眼前这女孩儿看着成熟稳重可靠,实则过往生活单纯如一张白纸,他担心突然领她来和这样一大群损友见面,被他们那些荤素不忌的玩笑开得身心都不适,也担心饭桌上、ktv里有人会劝她酒,怕自己阻拦不及,担心一会儿烟雾缭绕的对她的身体不好,毕竟她才刚做完手术没多久……

    他担心的东西实在有很多。

    但截至目前为止,他担心的东西一样都没有出现。

    性子冷话又少的舒窈对他的这班朋友应对得很好,正经的问话都会答,哪怕只简短几个字也并不让人感觉尴尬,偶尔有人怼他,他在这方面向来毫无天赋,舒窈却是第一时间就怼回去,不显得伤人,倒是被一群人挤兑她这是“护夫”。相比舒窈刚回来的那天和方小云他们几个一起吃饭,关行洲觉得她似乎毫无变化,但某一些细微处却又觉得她变化许多。

    饭桌上的酒也都被他挨个挡下了,一滴也没有进她的口。

    她其实比他自以为的要适应得好多了。

    就像她说的,她并不是个只能接受单纯一面的人。

    想到这里,他不由叹一口气:“总之你接受自己能接受的就可以了,你想去就去,一会儿想回去了,我们就回去。”

    沉默着走了两步,舒窈忽道:“你朋友很多。”

    “比起睡觉,我今天更想和你呆一起。”

    “但是你不能因为我,就不跟朋友在一起。”

    所以几个条件叠加在一起,她理所当然选择了唯一正确的选项。

    没考虑喜不喜欢适不适应的问题,就是很简单的不想早上那种他为了她轻易就要抛下重要的事的情形,在她的眼前再发生一次。

    关行洲听了这几句话,呆呆看着她,眼里的光芒简直像是要破眶而出。

    舒窈一向是处变不惊的,被他这样的眼神看着,却也莫名感觉不自在,有些刻意扭过头去不看他。

    但脸红这件事也跟生病一样,总不是自己能控制。

    她面上红晕渐渐从耳垂蔓延到脸颊,关行洲哪里经受得住,上前就把她揉进了怀里,一颗心又软又甜,恨不得这人从此就长在自己怀里。

    这是两人今天第二次拥抱。

    上午的那次,明显还带了几分彼此鼓励和安慰的气氛。到了这时,彼此心里就真是只剩拥抱这一个念头了。

    当然情况允许的话关行洲可能还想干的别的,但是、咳……所以上一次他到底是怎么鬼迷心窍一鼓作气亲上去的?那个鬼怎么这时不来第二次迷他心窍了呢……

    “以前我一根筋喜欢你的时候,”摒除那些有的没的杂念,他抱着怀里人道,“有一段时间真以为自己是圣人呢,觉得你不喜欢我,不回应我,不给我眼神,不跟我讲话,我只要自己喜欢你就很满足了。但是现在才知道那时候的自己不是圣人,就是个傻子而已。”

    而那个傻子现在初初尝到了无限趋近于两情相悦的美好,而这一次他不会再傻傻的觉得这就已经是天上的生活了,这次他知道,只要他努努力,继续再努力,那很快、很大的可能、他或许从此就真的能过上天上的生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