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44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关行洲在舒窈家坐了一下午,期间花了两个小时去花园里打理上次他与舒窈一起种下的那批花,快五点的时候,他起身准备离开。

    正犹豫要不要去门口偷偷看舒窈一眼的时候,那扇紧闭了一下午的门却突然被打开了。

    舒窈穿了一身浅蓝色的裙子——关行洲眨了眨眼,没错,就是裙子。

    舒窈穿着一身裙子,头发松松在脑后系了个马尾,玉树临风地站在他面前。

    关行洲眼珠子都快瞪得飞出眶外了!

    “回魂了回魂了。”洛玮伸手在某痴汉面前摇了摇,“瞧你这三魂出窍的啥样,有那么好看吗?”她说着自己也偏头看了一眼,嗯……是挺好看的。

    果然关行洲目光还牢牢钉在舒窈身上,闻言眨也不眨一下,磕磕巴巴道:“好……好看。”

    洛玮眼珠一转,恶意引导:“你就喜欢她长得好看啊。”

    关行洲哪怕满脸通红也还是魂飞天外:“喜……喜欢。”

    洛玮:“……”得,她跟个傻子争什么高下,甘愿认输。

    舒窈目中浮现一点笑意。

    关行洲触到这点笑,整个人这才刷地醒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蠢话简直想晕过去,仅剩的那点脑容量却突然灵光一闪意识到不对劲的对方:“你怎么突然换衣服了?”还换得这样光鲜亮丽,仿佛要去赴宴一样!

    按照常理推断她不应该正废寝忘食的研究景澜的片子直到把图里并不存在的每一个细胞都彻底研究透这才罢休么!

    舒窈却道:“看得差不多了。”说到底她又不是医生,再怎么看也不可能看到舒行之的程度上去,只能是从自己所学的角度去理解和判断。而她看了一下午的结论,至少证明无论舒行之还是景澜并没有大事化小的来安慰她,这让她一直提着的一颗心总算能暂时放回去,本想打电话给舒行之再讨论一下,但想着他们再晚一天也就坐飞机回来了,现下不如先专注眼前的事。

    关行洲傻乎乎道:“那你现在要出门?去哪里?我送你好吗?”

    舒窈奇怪地看他一眼:“不是你的朋友让你晚上吃饭带上我?”

    “你怎么知道?”关行洲大惊失色,“刚才我回微信难道不小心念出来了?”

    洛玮噗地笑出声。

    舒窈神色间也闪过一瞬惨不忍睹,不发一言将手机递给他。

    手机上是她跟慕容的微信聊天页面。

    慕容倒也没说别的,就将他们球员群里一伙人吵着闹着要关行洲今晚吃饭一定要带上“女朋友”否则提头去见、关行洲各种解释+拒绝却被欺负得欲哭无泪的聊天记录截图发给舒窈。

    关行洲顾虑着舒窈在忙、舒窈心情不佳一下午孤军作战,慕容却是没有这层顾虑的。

    所以舒窈今天打扮得跟仙女一样就为了跟他一起去吃饭?

    关行洲被这个从天而降的惊喜砸得晕头转向,感觉自己怕不是在做梦:“但是他们说带、带‘女朋友’……”

    不不不!这个狗胆包天得寸进尺的人一定不是他!

    舒窈却十分冷静:“无论他们用什么词形容,但指的那个人就是我。”

    这、这么说好像也对……

    没挣到“女朋友”的关行洲沮丧了一秒,立刻又满血复活:“那我们走吧!今晚好歹是我们请客,去晚了不太好!”

    洛玮在一旁啧啧感慨,心想这家伙总是这样啊,每次蠢完了总能机智的自救一把,这种一秒钟把“我请客”自然而然转变成“我们请客”的功底,可不是人人都有。

    她在后面摇头晃脑,却见前边儿的关行洲和舒窈走到门口同时回过头来,舒窈道:“你还不走?”

    洛玮一愣:“我?我去做什么?”

    “晚点嘉哥也会过来。”关行洲理所当然解释。

    “他要过来?不不不不是!”洛玮一脸见了鬼的表情,“他要过来跟我有半毛钱关系?!”

    舒窈面无表情点了点头:“哦,跟你没关系。”

    洛玮:“……”

    关行洲:“……”不是,他本意只是说嘉哥要过来所以一起聚会的不止球队的人,她过去也不必有心理负担,但是她们这是在说什么??他这是得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信息??

    *

    可惜关行洲没来得及去观察兆嘉和洛玮有什么猫腻,他和舒窈一到了地方先被闹得跟婚礼现场似的。

    这回他是选了个中餐厅定了个大包厢,房号半下午就已经发群里了,本以为他们三人应当是最早到的,结果推开包厢门,发现里面一半的位置都已经坐上人了,包括慕容在内的一干球员今天各个收拾得精神气十足,嗑着瓜子儿谈谈笑笑气氛和谐。

    ……这么一看只有他一个人还穿着早上急匆匆出门时的随手套的旧t恤牛仔,有点磕碜哈。

    这么一想今天卫经理一行人各种吐槽他但是居然把穿衣服这个点给略过了,可能还是他当时出场方式比较惊人,把大家伙儿都给震忘了吧……

    果然方小云几人一见他立刻嚷嚷起来:“我说老关你怎么回事呢,早上打球乱穿衣服也就行了,咱们这么大群人收拾得齐齐整整来参加你婚礼,你这个新郎官偏偏像个要饭的,你这是打发你未来媳妇儿还是打发我们呢?”

    关行洲:“……”他已经不知道该吐槽这里随便抓个服务生都穿得比他更像个新郎官,还是冲出去买瓶农药回来把这群人挨个毒哑了事好了……

    偷眼看一眼舒窈……咦?好像没什么气模样?

    舒窈的确不生气,也一丁点不觉得自己被冒犯。

    毕竟身边有个天天把“你对象”、“你的结婚对象”、“今天你们要去领证了吗”挂嘴边的朋友,这群大老爷们儿但凡说出来的不是荤段子,大概她都能处变不惊。

    申桐是这群损友中相对比较厚道的,指着关行洲那一身又示意旁边的舒窈:“你和舒窈女神一起过来,她像个天仙一样,你就没想着也拾掇一下自个儿?”

    虽说他们上了赛场各个都是光膀子浑身汗,可下了比赛到底都还得人模狗样好讨媳妇不是?

    关行洲还真没想到,毕竟他……他就忙着当痴汉去了==

    他倒真是有心立刻冲出去买一身西装换上,心念刚动却被舒窈心有灵犀一般给拉住,听她口里淡淡道:“不用理别人,你这样就很帅。”

    一句话炸得关行洲简直下一秒就要上天!

    除开慕容与方马申的其余众人也没料到这个看上去又高冷又文艺、气场与气质双爆表的姑娘居然会说这种话,一时起哄声恨不得把桌子都掀个面儿,早上那个未完的“亲一个”“亲一个”理所当然被续上。

    关行洲又幸福又苦恼,有心默认,到底还是做不出这种事,磕磕巴巴道:“她还……舒窈她还不是我女朋友。”

    众人哪里肯理他,目光齐刷刷看向舒窈。

    舒窈十分冷静点了点头:“还不是。”

    “还~不~是~”众人齐齐在两个“还不是”后面又怪声怪气一咏三叠跟了一句,各自都一脸十分懂的模样,“那请问两位准备什么时候‘是’?还是要等到正式办婚礼的那天?”

    文川队宠关行洲从加入文川那天开始就把“不解风情”四个字发挥到淋漓尽致,多少队友中途想给他介绍个对象都折戟沉沙,清纯可爱得就差没把“一心向佛”几个字写脸上了。天知道今天他和舒窈站一块儿后来又干脆抱一起,这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激动成什么模样,可惜当时跟领导共处一室,谁也不敢闹得太狠,一个个憋了大半天的心气儿,这会儿不好好挣回本哪肯罢休呢。

    所以他才一开始就没想过带舒窈过来啊!

    深知这群人操行的关行洲心内再滴血,可惜今天注定没人能听到他心声。况且方小云一脸笑嘻嘻的又紧接着给他扔出了第二颗炸弹:“所以现在三位当事人是不是可以现身说法一下,怎么当初我们第一次跟舒女神吃饭,那会儿舒女神就是容妃娘娘的‘朋友’呢?”

    哇哦前方惊现三角恋!

    众人又一次沸腾了。

    慕容满脸苦笑,关行洲面如死灰,唯独舒窈面不改色,吐字清晰:“我找的人是关行洲。”

    等着看笑话的众人冷不防听到她这句颇为霸气的宣言,短暂呆滞过后,纷纷向关行洲投去羡慕嫉妒恨的眼神。

    关行洲笑得娇羞极了,将近一米九的壮汉配那个表情,硬生生让众人抖落了一身鸡皮疙瘩。

    慕容故作遗憾耸了耸肩:“我还没当上选手,就已经被炮灰出局了。”

    下一句话还没跟上来,包厢门却被推开,随即兆嘉熟门熟路地走进来。

    关行洲这会儿正晕乎乎找不着北,见到人陡然想起记挂了一路的心事,脱口问道:“嘉哥你什么时候跟洛玮暗度陈仓的,我怎么不知道?”

    兆嘉:“……”

    洛玮:“……”

    眼看舒窈已经被打上关姓、正偷偷瞄着舒窈旁边的美女预备随时找准机会搭讪的在场一二三四个单身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