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43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比赛过后,相关人士重新转战办公室。

    舒窈等在会议厅外,慕容坐在她旁边,犹豫片刻,到底出口问道:“早上是出什么事了?”

    早上时间紧急,关行洲叫他过来的时候倒没说别的,但是他们都知道今天这场面谈本来也不过走个过场,如果不是中途出了意外状况,这场比赛原本不该发生在这时候。

    况且舒窈也出现在这里。

    舒窈倒也没有避讳的意思,几句话简略说了早上的事。听到她妈妈景澜的病,慕容难免关切:“很严重吗?”

    舒窈摇了摇头:“爸爸还没有把妈妈的片子发给我,目前我也不知道。虽然爸爸说并不算严重,但是……”

    慕容理解。亲人不在眼前却又突发重症,再怎么被安慰没有事不严重,可换了谁也不可能真的就放下心,他不由叹了口气:“好端端的,怎么会出这样的事?”

    舒窈却是平和不见黯然的模样:“人生病这件事,没有什么能控制。”

    哪怕她爸爸舒行之一把脑科手术刀享誉世界,可他的女儿和妻子接连着生了脑瘤,他可以努力救治,却无法抑制这件事发生。

    哪怕她智商150,高到可以创造别的生命,可以合理支配自己身上的一切,可唯独从出生就患病的这件事,她对此永远都无能为力。

    她倒不觉得命运对于他们一家人如何的不友好,而是就字面意义上的,觉得这件事发生与否实在难以控制。发生了,她伤心惊惧,但情绪平稳过后,却也第一时间面对以及寻求解决的办法,并不留多余的时间去伤怀委顿。

    慕容并不知她过往二十余年绝症随身的事,见她这样倒对她生出几分佩服,叹道:“不过老关二话不说就要跟你去美国的事,倒真是他能做得出来。”顿了顿,他补充道,“反正他也不是头一回做这种事。”

    舒窈有些诧异:“你知道他两年前去美国的事?”

    慕容比她更诧异:“你怎么会知道?”惊诧过后,他蓦地失笑摇头,“我还打算拿这段再来给老关挣点分呢,对手太聪明还真是打击人的自信心啊。”

    舒窈没什么表情的模样,却道:“他已经给自己挣很多分了。”

    想着这两人刚才大庭广众之下抱得难舍难分的样子,慕容面上笑意渐浓:“我看也是。”几天不见,这两人关系简直跟坐了火箭炮一样一日千里,由不得他不给老关写个大写的服字。

    “我其实不知道老关去美国找你的事。”他道,“那时候他就是突然请长假,美名其曰要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顺便寻找状态。一直到前段时间你回来,我才偶然又想起这件事的。”

    两年前,也正是关行洲打球状态开始下滑的时候。

    舒窈低声道:“那他回来以后,状态调整好了吗?”

    慕容十分风雅的用了一句诗来形容:“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舒窈冷冷看他一眼:“你可以去和洛玮交流成语使用心得了。”

    没工夫纠正她这是诗不是成语,慕容笑嘻嘻看她好一会儿,摇头晃脑道:“以你护着他这个劲儿再加你的智商,刚才要跟他一起进里边儿去掰扯掰扯,指不定合约上的条条款款都要比他自己签的松泛好多。”

    看一眼会议室紧闭的门,舒窈不自觉蹙眉:“我不会说话,只会添乱。”

    慕容不由大惊失色:“士别三日,我真是要对你刮目相看啊。”以前的舒窈怎么可能会有“我不会说话”这种自知!她正确的待人态度难道不是“要么安静待着要么滚”?

    果然恋爱使人智障!

    舒窈也觉得士别三日,她更想让这家伙去和洛玮一起好好交流成语使用心得了,只是洛玮最近打得火热的好像不是眼前这一个?

    正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她余光一直有意无意瞟着的会议室大门终于从里面被打开。

    舒窈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站起来了。

    关行洲站在门口与她对望一眼,又看她旁边的慕容,情不自禁笑起来:“这个架势我都以为我签的不是助理合约,而是刚从国外比赛拿完大奖回来了。”

    慕容漫不经意笑道:“你保持这个势头,以后会拿大奖的。”

    “彼此彼此。”关行洲面不改色恭维回去,“我看你拿大奖怎么也得比我早。”

    舒窈看着他们俩的眼神犹如看着两个小学生。

    关行洲于是见好就收,喜滋滋跑到她跟前:“都搞定了,现在我先送你回去吧。”他说到“回去”两个字,在先前的个把小时里被高涨的肾上腺素暂时蒙蔽的舒窈家现状立刻重回他的意识里,让他那点翻腾的喜悦立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舒窈淡淡“嗯”了一声,恰逢她手机响,低头按开看了两眼,她道:“我爸爸将妈妈的片子发给我了,我回去看一下。”

    本想让她回去好好休息定定神的关行洲,这下彻底闭上了嘴。

    慕容却安慰道:“别太担心,你也说叔叔都说没有大碍,阿姨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舒窈向他颔首致谢。

    一直到坐上车点燃发动机,关行洲这才犹犹豫豫问道:“你跟容儿说了阿姨的病情?”

    舒窈没太在意点点头。

    关行洲小声嘀咕:“我以为你不愿意跟别人说这种事呢。”以至于舒窈从前的病情,他至今也未跟自己两个最好的朋友透露一个字。

    他声音虽小,舒窈却听得清楚,有些莫名看他一眼:“他不是你的朋友?”

    你的朋友当然就不是“别人”。

    自动这样解读的关行洲立时又乐开了花,下一秒又重新想起现在不是乐的时候,赶忙压下刚刚翘起来的嘴角。

    *

    舒窈回家就将自己扔到了电脑跟前,关行洲对这方面全然的不懂,自然也就不去打扰她。洛玮一早得知了两人一上午的经历,早早准备好了午餐,给舒窈送进去之后,就陪着关行洲在客厅里吃,罕见的两人一顿饭的工夫也没说两句话,直到洛玮收拾好厨房出来,见关行洲依然坐在沙发上不准备走的模样,这才有些奇怪道:“听说你上午欠了一堆人情,不会下午就准备在这儿耗着了吧?”

    关行洲耸了耸肩:“跟他们约了晚上一起吃饭。”他那群队友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今天看到他和舒窈哪有轻易放过的理,只是中午到底不是喝酒闹腾的好时机,那些个人也就由他把时间定在了晚上。

    说到底,他没法在这时候放下舒窈离开,即便他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

    果然他就听洛玮道:“你在这也做不了什么,她看片子恐怕一下午都不会走开一下,你不如先去做自己的事。”

    “是我自己放心不下。”关行洲有些无奈牵了牵嘴角,“你不用管我,我自己在这儿坐一会儿,该做什么我会去做的。”

    洛玮心中腹诽,这人要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早上又怎么会做那种冲动的决定?

    但吐槽是一回事,她心里却也有些羡慕的情绪。

    她没谈过恋爱,也知道关行洲和舒窈目前还不算正式的谈恋爱,但她想象之中男朋友应该具备的一切因素,大约最大程度也就是关行洲如今的模样吧。

    也难怪舒窈注定要栽。她在心里耸了耸肩,毕竟舒窈是比她这个好歹看过小黄书的纯情少女还要纯情的少女呢。

    *

    她走进舒窈房间的时候,原本是想坐在旁边跟着一起看一下,谁料还没坐下就听舒窈忽然道:“如果我决定改行,你的想法是什么?”

    洛玮一时都怀疑自己听岔了。

    景澜身体状况不明,她却在这儿想着要改行??

    她有些迟疑道:“这件事我在慎重考虑。”毕竟上回舒窈已经透露出这样的口风。

    “如果我改行并且回国发展呢?”舒窈又问。

    这下洛玮确认她脑子是被驴踢过了:“说实话吧,你是不是今天在心情最脆弱的时候,终于彻彻底底的被关行洲打动了,就连一边看片子也忍不住考虑跟他的事?”她倒是挺像骂舒窈不知轻重的,但如果不是这个重跟景澜有关,大概她会觉得她这样“不知轻重”真是……可喜可贺。

    舒窈沉默过后却道:“跟关行洲无关。”

    洛玮讶然抬头。

    “我妈妈那个人,她喜欢花就种花,喜欢喝茶就学习茶艺,喜欢穿漂亮衣服就自己买,喜欢化妆就自己画。但她从没有说过喜欢呆在国内,所以我以为她在哪里都无所谓。”舒窈轻声道,“今天我才知道,她在美国呆了十年,但她一直喜欢国内。”

    洛玮诧异过后,并不言语。

    景澜为什么整整十年也没有表达过更喜欢在国内生活的意愿,原因她们都心知肚明。

    而现在那个原本不得不如此的理由已经彻底不存在了,不得不说这场病虽说让大家措手不及,但这个心愿表达的时机却是恰到好处。

    “你前几天还说你没有别的想做的事。”洛玮道。

    舒窈点头,又摇头:“现在有了。”

    “是什么?”

    舒窈顿了顿:“等我爸爸妈妈回国,我们再一起商量。”

    洛玮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发现,这是舒窈第一次表达她“有想做的事”,也是第一次说出“商量”这个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