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42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两队的比分一直咬得很紧。

    哪一方将差距拉到两位数以上,另一方必然就会叫暂停,而暂停过后,那九分十分的差距必然又会被顷刻间追上来。

    到第三小节即将结束时,连卫经理等人也看出来双方教练用的战术如出一辙,纷纷议论邢云丘这回踢到自己打出来的铁板,想赢恐怕没那么容易,球队经理邵涵却突然笑道:“我看邢哥这一场输可比赢要简单。”

    卫经理几人嘴上唱衰邢云丘,实则心里都挺自家老伙计,闻言纷纷拒绝承认现实。

    邵涵含笑道:“行洲手里的暂停次数目前可比邢哥要多。”

    两人用着一模一样的战术,邢云丘手段更老辣,关行洲那边则是球员整体水平更强,综合起来算打平,这种情况下可不就是谁手里的暂停次数更多,哪一方的赢面也就越大吗?

    卫经理闻言沉默片刻,忽然道:“关行洲是老邢一手带出来,习惯、战术、眼光都像是第二个老邢,目前我们俱乐部里需要的可不是第二个老邢。”

    他话音刚落,一直坐在一旁安安静静看比赛的那个年轻又漂亮的女孩子忽然扭头看了他一眼,那一眼真是又冷又锐,刺得卫经理心里一惊。

    他这时才后知后觉想到,今天这不是一场关起门来的练习赛吗,所以这个女孩子怎么莫名其妙就跟着一起溜进来的?

    ……算了,现在计较这个好像有点马后炮的意思。

    他不计较,舒窈却是无论如何要跟他计较的,连自己都不知道地瞪人一眼过后,她十分认真道:“这个话,请看完比赛以后再说。”

    卫经理:“……”

    得得得,小女孩儿他惹不起,听她的闭嘴看比赛总行了吧。

    但他刚刚转过头去,第三节结束的哨声就已经响起来。

    邵涵这时却突然起身,越过几个位置在舒窈与卫经理之间坐下,饶有兴致向舒窈问道:“你觉得行洲还有绝招没使出来?”

    舒窈不答。

    邵涵笑了笑:“那我换个问法,你觉得不算暂停次数的话,他们俩比谁更有优势?”

    任谁来推断也会认为答案是邢云丘,别的不提,邢云丘无论当运动员还是当教练的资历都不是关行洲能比得上。

    舒窈却答道:“关行洲。”

    卫经理忍不住装作不经意扭头看了她一眼。

    她的表情冷静淡定极了,一点都没有他想象中“我就是要不讲道理的帮我男朋友”的骄纵模样——对,别再说什么路边扶老奶奶去医院所以迟到这种狗屁话,他已经认定这女孩儿就是关行洲的女朋友,虽然他一时半会儿也还没想通看上去就傻不愣登的关行洲怎么交到一个气场这么强的漂亮女朋友。

    “理由呢?”邵涵笑着问。

    “关行洲了解邢云丘教练,邢教练却只了解身为球员的关行洲。”舒窈答道。

    而他身为场外指导者的那部分,目前为止除了他自己,无论邢云丘还是慕容,又或者她这个被他们几人强安上引导者名称的人,他们通通都不了解。

    邵涵若有所思,舒窈却已经没空理他。

    哨声响,第四节比赛开始!

    第14秒,方小云传球,慕容拿到球;17秒,慕容将球传给得分后卫马路;第19秒,马路投球,球进,三分!

    这是一波快攻!组织者是方小云,而方小云、慕容、马路三人这一轮动作快得有如闪电,几乎在对方球员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功成开始下一轮的防守。

    场边的邢云丘不由自主舒出一口气,不动声色看一眼不远处的关行洲。

    老实说,他也不认为关行洲会满场全部用他的战术来对抗他。毕竟无论人还是战术全部是他手底下出去的,关行洲哪怕比他多两个暂停,难道真的想凭这个就赢他?关行洲如果真这么天真,那哪怕是作为助理他恐怕也要重新考虑他的价值了。

    好在这家伙没有让他失望。

    最后十分钟里,邢云丘见证了关行洲怎么让他手里潜能最大的几个球员完全施展出他们各自最擅长的打法。

    邢云丘虽说没参与,但他知道今天红队的那五个人,最近大概是与关行洲一起练球练得最多的。

    这短短的十分钟,他一定在与他们练球磨合的过程当中,反复思考演练了许多遍。他年轻经验不足,以至于这个打法的局限性很大,比起进攻防守也显得太弱。但也正因为他年轻,所以他能琢磨出这种完全属于年轻人的打法。

    邢云丘在心里这样想道。

    还剩最后三分钟时,他用了手上最后一次暂停。

    此时两队的比分是85:70,红队85,而他们白队70。

    没错,关行洲在最后十分钟里用的打法就是快攻,快攻再快攻,得分再得分。防守?不存在的。

    谁他妈会把得分重头放在比赛的最后十分钟?球员体力能跟得上啊?……他手里那几个还真跟得上!唯一一个体能稍弱的马路,也在第三节的后半段被他换下去休息了五分钟这才重新上场来。

    这个分数不是白队不给力,而是红队实在太他妈疯狂!攻破他们的战线?呵呵,那也要白队的球员首先能跟上那几个人的速度才行啊。

    还是那句话,这场比赛无论邢云丘还是关行洲,他们都了解场上的每一个人。

    ……所以到这一步邢云丘也是没什么好办法了,叫暂停与其说为了布置反攻战术,不如说为了让最后三分钟大伙儿别再丢分丢得这么恐怖。

    三分钟后,哨声响,最终比分定格在96:81,关行洲队理所当然的获胜。

    哨声响起的瞬间,慕容方小云几人发挥比赛的余温闪电一样冲到关行洲身边去,再闪电一样将将近一米九的大个头直接抛到半空中去。

    关行洲吓得哇哇大叫。

    他人还在半空里就忍不住偏头去找舒窈的影子。

    舒窈正好从座位上站起来,一双眼静静地迎向他,脸上挂着……从没有过的,显得明媚又开怀的笑意。

    就好像她这一上午的跌宕起伏都被他的这一场胜利全然的治愈,让她只剩下最纯粹的开心。

    而舒窈这刻的心情确实就是这样的。

    即使在看比赛的过程中,她的心情其实也未有放松多少。

    即使她一开始就料定这场比赛关行洲能赢,有他自己的能力在,有队员都支持他的因素在,也有邢云丘爱护他的原因在。

    但即便如此,她也没料到真看到他赢的瞬间,她会感到这样的高兴以及……连她自己也不知从哪里来的骄傲。

    这个人明明有这样好的平台与机会,简直再没有第二个像是这样量身为他打造,而他几个小时之前却毫不犹豫准备放下这些陪她远赴海外。

    好在他还是回到了他应该呆的地方,也像她一直理所当然认定的那样,散发出只有他才独有的光芒。

    这一秒即便是景澜的身影也在她心里暂且淡去。

    她眼里只能看到他。

    而她的心脏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砰砰的,震耳欲聋的在她胸腔里不断地跳动。

    只是这一次她再也不会误以为是自己心脏出毛病了。

    关行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几个闹腾的人给放下来,他跑过去抱起邢云丘旋转360度以后,放下人就直接跑到舒窈面前来。

    舒窈看着他。

    他眼神热切,脸有些发红,似乎是个手足无措的模样。

    又观察了片刻,她得出他并不是手足无措,大概是想抱她又不太敢所以才会这样。

    大庭广众之下,他的胆子变小了?

    思索片刻,舒窈上前一步,伸手抱住他。

    他浑身都是汗水,连t恤都湿透了,也不知他一个站在场边的人怎么就热成这样,但舒窈一点想要放手的意愿都没有。

    关行洲整个人都懵了,不知过了多久才磕磕绊绊道:“你这是……你、我……我这是在做梦吗?”

    舒窈凑在他心口前,低声道:“很高兴,想这么做而已。”

    以前关行洲无论牵她的手,抱她,甚至于吻她,的确她都没有拒绝的欲望。但除开早上在机场她情绪最不稳定的那一会儿,这确确实实是头一回,她主动的想要拥抱他。而真的抱到人以后,她突然就理解了他面对她时那些情不自禁的亲昵动作。

    因为……感觉真的很好。

    四周一片起哄声,并且起哄的声音越来越大。

    关行洲再想趁机抱着人一辈子也不撒手,却也不得不放开人又将人推到自己身后,色厉内荏道:“看什么看!闹什么闹!没见过、咳,没见过……”没见过啥?他有些茫然的想了片刻,一时竟然想不出合适的词。

    那些“亲一个”“亲一个”的起哄声齐刷刷变成了嘲笑声。

    关行洲简直想自杀!

    另一边几位自恃身份的管理层当然没有随着他们胡闹,卫经理正跟邢云丘说道:“他今天这一手,说到底还是了解我们的球员吧,要换了别的队,恐怕就没这么容易了。”

    关行洲手足无措之中正好听到这么一句,没多想就脱口道:“这几年跟我们打比赛的所有球队,凡是上过场的球员我都有了解过。”

    卫经理皱着眉:“你不专注打球,就整天去看别人,所以才打不好?”

    关行洲有些茫然眨了眨眼:“可是我都是趁自己坐在场下的时候看的啊。”而他每场比赛的大部分时间都坐在场下啊。

    卫经理:“……”他这回是真的被打败了,忍着吐血的心情拍了拍邢云丘肩膀,“我觉得你眼光不错……真的。”

    邢云丘憋笑憋得快要内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