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41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万一他们真的打电话去医院怎么办?”

    在事态脱缰野狗一样的发展之中随波逐流,莫名就跟着大伙儿从文川总部转战训练场的路上,关行洲忧心忡忡问舒窈。

    舒窈却一点不在意的模样:“打就打。”

    回想开车回文川的途中她坐在旁边打的两通当时听上去有点莫名的电话,关行洲恍然大悟:“你提前跟市医那边打过招呼了?”

    舒窈默认。

    “但是你怎么认识市医的医生?”关行洲有些好奇。

    “我不认识,我爸爸认识。”舒窈简洁回答。

    关行洲不由大惊失色,心想自己这么点小事居然麻烦到岳父……不是,是舒医生的人际网,真是还没见面印象分就先丢掉一多半啊!沮丧了没两秒,他转念想到另一处,却又失笑出声。

    舒窈有些莫名睨他一眼。

    自得其乐好一阵,关行洲这才偷偷捏了捏她手心,低声笑道:“我就是做梦也没想到,你居然会为了我撒这么……咳、这么……噗……”他该说的没说话,自个儿又神叨叨笑起来。

    舒窈满头黑线。

    她当然知道关行洲说的几个意思,这么幼稚,这么一戳就破,这么不符合她的智商和人设。

    那她也很无奈啊,关行洲二话不说要抛下一切陪她飞美国这种理由,情商低如她也知道并不好使,那她在这之前又没撒过谎,也从没有觉得自己有这方面天赋,最重要是——

    “你努力了这么久,机会不能白白放过。”

    为此,她撒点谎,做点从没有做过的事,那也没什么。

    关行洲笑声戛然而止,片刻忍不住又碰了碰她的手,柔声说:“你对我真好。”

    舒窈面色平平:“你对我更好。”

    那你对我好我也对你好,我们俩要不明天就去领个证在一起好好过日子?

    关行洲在心里美滋滋这样想,不过想当然耳他也只敢想想而已。

    *

    一行人到了文川训练馆,好几个球员已经等在馆里热身,这时纷纷上来打招呼,当中包含慕容在内的四个都是已结束赛季中的首发,双方人难得在一起寒暄了一会儿。

    等到寒暄完,那四位特意面带笑容态度良好跟他们邢教练单独打完招呼,然后……从容溜去了关行洲那一边,这个发展就真是让几位高层颇为开眼界了。

    卫经理十分含蓄看邢云丘一眼:“看来老邢你平常对你的队员都不太亲切友好啊。”导致关切时刻,你的爱将们居然没有一个是站在你这边的!

    邢云丘却是早在自己群发消息时这几个家伙支支吾吾各找理由就已经了悟到这个局面,当下无甚所谓笑了笑:“这几个要都跟着我,今天就真成了我逮着机会欺负关行洲了。”倒不是说首发这几个就一定是文川俱乐部里球打的最好的,但一整个赛季下来,这几人跟邢云丘之间培养的默契却必然是最好的。

    卫经理十分懂地点了点头:“我从我女儿电脑上看的一个词,挺流行的,你这个是不是叫强行挽尊?”

    邢云丘:“……”

    他们这边还在内斗,关行洲那边气氛却是一派的祥和。

    四个首发里,除开慕容以外,分别是中锋申桐、控卫方小云与得分后卫马路,舒窈回来的那一天,坐在一起吃饭的正好也就是眼前这几个人,一时几人大呼有缘,方小云颇为不怀好意道:“舒女神你不是慕容的网友吗?怎么我看你现在跟老关关系更好呢?”

    舒窈却是半分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十分自如点了点头:“关行洲跟我关系很好。”

    方马申:“……”多日不见,舒女神你还是这么说别人的话,让别人无话可说啊……

    闲话聊完,方小云几人一水儿的露出迫不及待的兴奋表情:“老关你今天一定要给力!把邢哥斩于马下简直是我毕生的愿望,就等你今天来给我实现了!”

    所以他们几个为什么这么轻易就背叛了邢云丘选择跟关行洲一头呢,除开跟关行洲关系好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最近他们跟关行洲一起打过不少球,对他场外当教练的功底已经颇有了几分了解,今天这就是特意指着他来跟邢云丘比赛一场呢。

    关行洲今天倒是少了几分平时的期期艾艾,颇为爽快:“我觉得我们能赢!”

    马路几人都表示很惊讶:“老关你今天信心十足啊,看来要当教练的人是不一样了。”

    信心十不十足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未来媳妇儿就站在旁边啊……

    关行洲偷瞄一眼一旁的舒窈,在“夫唱妇随”的既视感之中,原本只有五十的信心刷刷冲上了一百。

    *

    舒窈坐上了观众席。

    包括这一场比赛,这才是她正经看关行洲打球的第二场,也是她生平看的所有篮球赛的第二场。

    第一场他在场上,这一场他在场外——而后者的实现,大概有一小半的缘由能够归结于她。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从来都觉得自己只是在适当时候说了一句适当的话的舒窈,不知怎么突然感觉心情有一点点上扬。

    她回忆自己上一次坐在观众席看他,那时好视力的她清楚看到了他的眼泪,后来她知那是因为他内疚和惭愧,但当时她看见最后五分钟他力挽狂澜的模样时,其实并不觉得他有什么好惭愧的,那时她想,这个人长大之后就像他微信里所说的那样,是个很有光芒的球员。

    尖锐的一声哨向,将她从回忆中拉出来。

    比赛开始!

    关行洲一方穿红色球衣,邢云丘一方则穿白色球衣。

    开场第四十秒,红队慕容进球得分!

    场外……没有啥欢呼。

    舒窈看看左右不远处那几位文川“大人物”,嗯,各个都一脸高兴的模样,但明显谁也不可能像上次坐在她周围的人那样,跳起来喊“慕容加油”、“慕容你帅裂苍穹”、“啊啊啊慕容你太厉害啦”。

    舒窈于是放心了,觉得如果篮球赛都能这样安安静静地进行,大约她会愿意花更多时间来了解这项运动吧。

    开场五分钟,无论得分还是气势明显都是红队占优。

    一则白队这边只有一位是上赛季的首发,以往队内训练时往往慕容在哪一头以及哪头的首发多,自自然然那一头的赢面也就更大,碍于这缘故,白队队员心理上对于红队就有点未战先屈的意思。另一方面邢云丘作为白队本场比赛的关键,赛前的指导方针就却只形同废话的几个字:都是一个队的,怎么打你们自己心里有数,先打打看吧,顺便看看他们风格。

    于是白队这边就先“心里有数”的在开场五分钟落后了十分。

    邢云丘叫了第一次暂停。

    球员聚拢过来,他第一句话就是:“他们也没什么战术嘛,都跟平常一样打,你们怎么这么菜的?”

    众球员:“……”我们也并没有任何战术啊!我们如果比他们打得好那为什么首发里都没有我们的名字!

    大概也意识到自己说了一句引起公愤的话,邢云丘轻咳一声:“好了,既然确定他们没什么战术,那我们就开始制定战术吧。”

    *

    再上场之后,白队那怨气冲天的气势将红队几人唬了一跳。

    事实证明他们也不是白唬人的。

    同队打比赛最大的优劣势是什么?当然都是互相之间优点缺点绝招套路都了解至深了!于是当老狐狸教练针对红队几个球员挨个制定了战术,第一小节后面五分钟,白队几人轻轻松松又把得分追上来。

    舒窈注意到她身边那几个人,原本都有些微微紧张的,这时各自松了口气,重新又开始谈笑自若。

    她不由自主在心里轻哼了一声,带点她自己也说不上来的情绪想道,放心得这么早,那是因为他们不清楚关行洲是什么样的人。

    *

    第一小节结束的哨声响起时,红队与白队的比分是25:26,白队最后三秒进了一个三分,反超白队一分。

    慕容几人下场就自觉聚拢到关行洲身边去。

    关行洲第一句话就是:“别着急。”

    慕容微微一笑:“我们不着急。”

    关行洲拍了拍他肩膀:“接下来我们开始讲战术,你们会听的吧?”

    方小云不客气地翻个白眼:“拜托教练你鬼畜一点吧,你这么温柔的风格大伙儿实在适应不了。”

    关行洲一笑。

    方小云几人口说适应不了,但关行洲讲的每一个字几人却都挨着记进心里,不止记进心里,第二节上场之后,他们也用行动证明了他们真的有听话。

    第二节前五分钟,红队有一次大幅领先。

    都是一个队的,针对性战术谁不会呢,事实证明首发就是首发,首发的这几人无论心态上还是行动上,玩针对玩得都比白队刚才更不要脸。

    更别提关行洲在抠每个队员细节上不得不说比总领全局的邢云丘抠得更细。

    五分钟后,邢云丘又一次叫了暂停。

    卫经理几人心情简直犹如坐过山车,卫经理嘀咕道:“这老邢老邢,到底还行不行了,一群人谁不是他带出来,今天要真打输了我看他老脸往哪搁。”

    “这不是又暂停了嘛。”另一位高管在旁劝道,“刚才暂停他们队立刻就领先了,这回肯定也不例外。”

    舒窈坐在一旁偷偷翻个白眼,心想,关行洲从来不是什么主动自信的人,他的绝招可不就是后发制人,而今天他可是牢牢站住了后发这个位置。

    邢云丘?呵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