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38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气氛静谧,但并不焦灼。

    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破沉默。

    舒窈还有些没回过神,关行洲率先看到她手机上“爸爸”两个字,不由心中一跳:“你爸爸的电话!”

    舒窈一瞬醒过神来。

    “你在哪里?”电话刚一接通,舒行之声音立刻传过来。

    “在机场。”舒窈低声道,“机票已经买好了。”

    “你等等。”

    舒行之说完这句话就再没声音,舒窈等了一会儿,那边声音再传过来时,却赫然已经变成景澜的:“窈窈。”

    这个电话足足打了十分钟,结束以后关行洲眼见舒窈神色不对,按捺心中紧张尽量沉稳地开口问道:“怎么了?”

    舒窈有些怔怔的,好半晌才开口:“刚才与我通话的是我妈妈。”

    关行洲一愣。

    “她让我不要回去。”

    关行洲脱口道:“难道她的病……”话说一半,猛然收声。

    摇了摇头,舒窈低声道:“她说,想回国来治病。”

    关行洲这下是实打实的愣住了。

    舒窈回想刚才景澜跟她说的那些话。

    她素来沉静,今天失态到这个份上,除开生病的人是景澜,无疑也与“脑瘤”两个字有着莫大关系。

    而刚才景澜在电话里却跟她说得清清楚楚,她脑子里的确长了多余的东西,但远不如她当初那样的危险与罕见,凭舒行之而今那把手术刀,手术不能说毫无风险,但必然能将风险控制在最小范围。

    而她想要回国来做这个手术,之后修养身体,也都想留在国内。

    她当初出国,原本就是为了舒窈,当时是丝毫没有考虑过她自己的。而她的本心上,比起呆了十年的美国,却更思念呆了四个十年才离开的故土。而今舒窈病愈回国,她前一段时间原本也在考虑回国定居的事,生病的确是个意外,但这意外并不足以打乱她原本的计划。

    无论是舒窈还是身为医生的舒行之,哪怕他们理智上明白回国那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并不会对景澜而今身体产生太大的负担,而即便不回国,她也还需要经历一系列的检查,手术排期也不会在近一两天之内,但他们依然不不太赞同她这决定。

    景澜打败两人的,不过是一句“我回到国内养病,不止有你们,还有亲人和朋友们陪着我,我会觉得更幸福”。

    舒窈于是再多反对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舒行之父母早逝,景澜父母却还健在,除开景澜膝下还有一子,也就是舒窈的亲舅舅。当年他们举家赴美,彼时都还操持事业的舒窈姥姥姥爷虽说拒绝了舒景二人共同赴美的提议,这些年却也三番四次坐长途的飞机前去美国探望他们。等到二老双双退休以后,这几年却是全世界到处旅行,舒窈回国低调,未曾与景家那边往来太频繁,最重要也因为二老旅行至今未归的缘故。

    但此次景澜生病,景家二老得到消息必然是要赶回来的。

    而景澜的好友也确实大都在国内。

    舒行之和舒窈可以关心景澜,但不能不尊重她的主观意愿。

    舒窈无法,于是只得在刚才那通电话里承诺自己会留在家乖乖等他们俩飞回来。

    关行洲听完,却还有些放心不下:“飞机要坐十来个小时,真的不会、不会……”

    “我爸爸是医生。”看一眼他毫不遮掩的担忧,舒窈低声道,“他不会让我妈妈面对危险。”

    就像,她在心里颇不着调的想道,就像她今天明明只是要坐一趟她早已经坐惯的飞机,关行洲因为她情绪不稳,却无论如何也不肯让她一个人独自前往。

    她为什么要把关行洲对于自己比作爸爸妈妈之间的感情呢?

    她不知道。

    但她就是这样想。

    并不能窥探她内心的关行洲闻言松一口气:“那我们现在去服务台问一问机票还能不能退?”

    舒窈微微颔首,往前走了一步,脚下却陡然一软,整个人朝着光洁的地面跌去。

    关行洲猛一下将她操入自己怀中,这才发现她衣服的前后竟然都已经被冷汗浸湿了。

    他不能不感到心疼。

    而他怀里的那个人,扶住他两侧腰际,不知隔了多久,忽然低低说了一句状似与今天全然无关的话:“我真的很讨厌……克隆。”

    *

    这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父母与亲子关系。

    有一些父母从孩子生下来就很疼爱小孩儿,有一些父母如果养育一个以上的小孩儿,可能难免会对其中之一有所偏疼,还有一些父母结婚以及生育的年龄偏早,当他们的小孩儿出生的时候他们自己也还是没长大的孩子,难免就要多几年磕磕碰碰学习当父母的过程。

    舒行之和景澜是属于第一种。

    他们两人各自家境良好,受过高等的教育,有自己人生的理想和追求,有出色的外貌以及出众的修养,当年彼此相见,各自欢喜,自然而然展开一段自主的美好的恋情。

    他们结婚的时机也不早不晚,恰好合适,彼此都做好了承担对方的后半生以及一个家庭的重担的准备,结婚一年后舒窈来到这个世界上,是真正的爱情结晶,备受舒行之与景澜的期待与呵护。

    舒窈被诊断出脑瘤之时,舒行之做了此后二十余年都一心一意研究大脑构造的决定,而当时工作能力出色、前途正好的景澜则做了回归家庭照顾舒窈的决定。

    这一照顾就是二十四年。

    舒行之和景澜都不是话多的人,他们习惯温柔的交流,轻言絮语的交谈,任何事都有商有量,绝不制造无谓的争吵。

    舒窈是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长大。

    等她三岁左右,舒行之与景澜发现她性格极冷、话极少的一面,他们谁也没有为此焦虑又或者试图让她改变,只是舒行之在家的时间,开始有意与彼时还只有几岁的她多做交流——哪怕是一板一眼跟她讲述大脑的结构。而景澜对她的照顾则更加无微不至而不落痕迹,面对她比以往多出更多开朗的笑容。

    舒窈更大一点的时候想明白,他们是担心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太孤单。

    诚然跟一般的家庭相比,他们家的氛围总体而言还显得有些寡言,但这寡言却并不令人感到冷清,舒窈性格冷淡,一半后天养成一半先天如此,而几岁时先天就话少的她却从来都知道,自己生长在一个格外温暖的家庭里。

    她当然是知道她有全世界最好的父母的。

    所以当五岁的她提议舒行之和景澜再生一个小孩儿的时候,天知道,她的内心充满嫉妒。

    所谓智商上的优越感,舒窈一向认为她并没有这种东西。

    但现在她不得不承认还是有的。

    毕竟从小到大所有的负面情绪,她都自发自觉的选择视而不见,仿佛她人生就只由智慧加冷静这两部分共同构成。

    她嫉妒,但是比起自己这点见不得光的心思,她更不愿意见到舒行之和景澜痛苦。

    五岁的她已经能够分辨,即便他们再生一个小孩儿,他们对于她的爱、舒行之对于她大脑的研究也绝不会停止。

    她只是想让他们有所寄托。

    而他们拒绝了,并且又一次向她证明,她的的确确拥有着全世界最好的父母,以及最完整的一份爱。

    舒窈直到现在也不确定,自己当时到底是感动难过多一些,还是庆幸多一些。

    她那点嫉妒的情绪,本以为早已经被抛弃五岁那年的某个连她自己都遗忘的小角落里,然而事实证明并没有。

    一开始,她是真的觉得克隆是个绝妙的主意。

    她在研究克隆的路途之中妙趣横生,兴致勃勃,而怀着有朝一日总能还舒行之与景澜一个完整“女儿”的心思,她也更加理所当然享受他们对她的付出和爱,不再为此忧心忡忡,担心他们有朝一日承受不了失去的痛苦。

    可是一天天的当她的计划开始转化为实际,开始触摸到真实存在的影子,她那潜伏了很多年的小小的嫉妒,不知道什么时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就又一次冒出来了。

    拥有她的dna,她的长相,甚至于她的性格她的记忆,那就是她吗?

    这问题无论舒行之、景澜又或者关行洲,他们都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但真正最早给出这个答案的却是她自己。

    那不是她。

    有朝一日她会死掉,比她认识的任何人都更早死掉,而当她死的那一刻开始,她在这个世界上就再也不存在了。她整个人,她的思维,她的情感,她的一切都不存在了。

    不,唯独她的情感会被她寄托在“另一个她”身上。

    其实她知道那不是她,那是真实客观存在的另一个人。

    她会寄托她的感情去爱她的父母,而她的父母也会将他们的感情寄托在她的身上,甚至于她连名字大概也还会叫舒窈,但是那个舒窈并不是她。

    这让她……每每想起就心生嫉恨。

    但是她却必须要继续下去。

    她一丝不苟,她兢兢业业,然而她却一天比一天更讨厌自己必须要做而且下定决心要做成功的事。

    那件事最终会继承同时也夺走她的一切。

    她害怕舒行之与景澜为失去她而痛苦,也害怕他们真的会在往后漫长的时光中、在与另一个人的相处中淡化对她的思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