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36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舒窈这天心里装着父母回国和关行洲解约签约两件事,一大早就醒过来,睁开眼才记起舒行之和景澜今天晚点的时候坐飞机,那也得明天才能到了。而关行洲的事大概也得等下午才有确切的消息。

    所以她这么早起来干嘛?

    难得的,舒窈不言不动地坐在床上发了十分钟的呆。

    十分钟后,她接到舒行之打来的跨国电话。

    *

    “前天晚上她突然晕倒了。”

    “前些天她偶然说头疼,当时以为是普通感冒,我们俩都没放在心上……”

    “不想让你担心,她说具体的检查结果出来以后再告诉你,我亲自给她做的检查,昨天拿到的片子……恩,有一颗瘤子,从目前的生长位置和大小来看,可以立即安排手术,风险可控,你不要太担心。”

    “她怕你睡不好,一定要等你那边到早上才让我打这个电话……我已经把行程推后了,暂时我们大概回不来了。现在你听我说,冷静一点,如果你想立刻回美国,就让洛玮订票,她目前很好,我跟你保证不会有任何问题,至少在回来以前,你先照顾好自己,能够做到吗?”

    *

    能够做到吗?

    舒窈将五百块拍在出租车司机的车上,让他将速度提到范围之内的最快,而后反问自己。

    ……不,她不能做到。

    舒行之说如果她想回去,那就挂完电话以后让洛玮订票,而事实上她甚至还没来得及挂电话,听到“暂时我们大概回不来了”,她已经拿起钱包直直朝着门外冲出去,她听到洛玮在身后叫她,但她实在无法回应了。

    上车以后,她这才给洛玮挂了一个电话,接通还没开口就先听那边道:“刚才叔叔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

    静默片刻,舒窈道:“我先回去,你继续休假,一周后你按照计划回t市探亲,我先处理……”

    “大概你是等不及跟我坐同一班次了。”洛玮打断她,“你先走吧,我把家里东西收一收,可能晚你一天回来。”

    舒窈不自觉抿起了嘴。

    “还有一件事。”略微沉吟后,洛玮道,“你记得打电话跟关行洲说一声,你有急事要赶回美国。”

    听到关行洲三个字,舒窈心底一阵恍惚,甚至不知洛玮什么时候挂了电话。

    是了,还有关行洲。

    今天对于他是挺重要的一天。

    是连她都颇为期待的他破釜沉舟重新开始的一天。

    就在不久之前的某个夜里,她还为了这个人下了决心,即便她还没想清楚自己未来到底要如何,即便这样她也决定要在国内停留得更久一点,为他也为自己。

    但是现在……

    她不知不觉拨通了那个人的电话,听到铃声响才反应过来这会儿根本还不到起床的点,慌忙掐断,她正准备发个信息过去,关行洲的电话却紧跟着就拨进来。

    “早……怎么了?”

    电话接通,关行洲带着一点温存笑意又带了点睡意的声音传过来。

    舒窈呆呆的。

    他们其实很少打电话。

    所以她这时才反应过来,比起以往两个人交流时关行洲关切温柔却始终自己拿捏着距离,现在他对她说话的语气,大概算是真真切切的亲昵了。

    这亲昵不知不觉安抚了她混乱的心跳。

    “我……”抿了抿唇,她尽量维持着冷静的语声道,“我有急事要赶回美国,今天你去文川解约以及面试的消息,我大概要下飞机以后才能看到。”

    电话那头静默三秒。

    而后她听到哗啦一声被子被大力掀开的声音,他的问话也跟着进入她耳朵:“你现在在哪?”

    他问得很急,但奇怪的是,这急促里竟然没有太多慌乱的成分,竟然显得很沉稳。

    舒窈的心跳便在这沉稳里又安定了两分,她道:“在去机场的路上。”

    “出什么事了?”他紧接着又问,这一问则带出了十足的温柔呵护。

    舒窈张了张口,才发现自己没发出声音。

    她眼眶倏忽就红了。

    “我妈妈她……”压着声音,她一个字一个字轻声地说,“我妈妈刚被查出来脑部长了肿瘤,我……”死死的压住呼吸,一只手按压在心脏的位置,她道,“我很害怕。”

    说完这句话,被她拼命锁在眼眶里的水气仿佛是被打开了开关一般,痛痛快快地决堤而下。

    她害怕。

    老实说,在听到“脑瘤”两个字以后,舒行之又说了些什么,良性还是恶性,手术方案和风险,她根本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她真的害怕。

    就在那短短的瞬间,忽然之间她就理解了二十四年前,当身为医生的舒行之诊断出他们刚满周岁的女儿脑子里长了一颗定时炸弹,身为爸爸的舒行之和身为妈妈的景澜,他们是什么样的心情。

    那种痛苦和害怕必然伴随了他们整整二十四年。

    而她也同时理解了那句“没有任何人能代替你”。

    她得过脑瘤,直到一个月前都还长在她脑子里的那颗多余的东西,几乎与她的生命一样长久,她知道这是一种多危险的病症。

    那一刹那她真的想了很多很多。

    她想如果世界上没有了景澜,那她坚持过来这些年,在二十五岁这一年焕然的重生还有任何意义吗?

    她愧疚于自己过去与她交流太少,没有告诉她自己也同样那么深的爱着她。

    她后悔自己解除炸弹以后立刻就转身回国,甚至没有多留几天陪她在家里喝喝茶种种花,那时候她只觉得往后还有许多许多年,她可以陪伴她的时间还有很多。

    她甚至都想不通,自己怎么能在短短的几秒钟内想这么多的?

    也许是因为脑子一旦停下来,那种害怕的感觉就再难自抑。

    “别怕。”她眼泪一颗颗往下掉,听他声音极为温柔地道,“你到了机场别着急,等我最多二十分钟,我现在就来。”

    心中一瞬清醒,舒窈擦掉眼泪,再开口已经冷静下来:“你不要过来,今天你忙你的事,完了发信息给我,回去之后我也会及时跟你……”

    “等我,别怕。”

    关行洲打断她的话,只说了这四个字,随机干脆利落挂断电话。

    舒窈茫然看着手机,情不自禁握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