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35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约会的那一天对于舒窈是相对来说很……活的一天。

    晚上临睡的时候她特别疲惫,但睡着之前她是这样想的,觉得这一天很难得。

    ……如果不是紧接着又要来第二天第三天的话。

    是的,第二天舒窈又被关行洲一大早就叫出去了,第三天亦然。

    高知但从小就深度宅的舒窈这就很受不了了,简直身体与精神双重暴击。偏偏她也不能说与关行洲一起出去不愉快,实则他们这几天玩的都是一些特别寻常的项目:吃饭,看电影,逛街,散步,唱歌……逛公园。

    关行洲带她去环境很不错的酒吧里玩了一次,请她喝了一点度数比啤酒还低的酒。

    关行洲带她去打了一场羽毛球,她起初连球拍都不会握,练习半小时后意外的找到一点打球的乐趣——这乐趣上回她与慕容几人打篮球可丝毫没感受过。顺便也了解了关行洲虽说专注篮球,但手底下会的球类运动相当丰富。

    关行洲带她去吃了一次火锅。围着偌大一口不知道煮了些什么在里面的锅的时候,她想自己顶多用水涮两片青菜吃,但关行洲实在太过关照她,全程给她布菜,让她不知不觉……竟然也吃了一肚子的不知道什么煮出来的肉,还吃得挺满足。

    ……

    都是很平常的事,绝大多数人每天都在做这些事。

    但从前的舒窈却一次也没经历过。

    关行洲这些天,与其说在带她约会,不如说除了第一天以外,后面的几天都在带她过着再寻常不过的生活。

    舒窈不能违心的说自己不喜欢这样。

    但她也确实非常不习惯。

    简称痛并快乐着。

    第四天的夜晚,吃完晚饭关行洲例行送舒窈回家,舒窈实在是觉得自己明天再也没有力气去打球又或者绕公园一圈了,终于忍不住问道:“你最近在做什么?”

    关行洲眨了眨眼:“追你啊。”

    “追人是这样的?”舒窈蹙眉。

    “那不然呢?”关行洲失笑,“天天像上次那样抱着一大捧玫瑰花等在门口说爱你吗?”他说完这话舒窈没什么反应,他自己反倒有些不自在,手抵着人中轻咳两声。

    舒窈这时却在分外严肃的回忆,她偶然从洛玮追的那些各种各类的电视剧里瞟到的,追人好像……大多就是那样追的……

    “其实我每天早上来接你的时候,都很怕你会直接拒绝我。”

    她回过神的时候,正好听到关行洲这么说。

    “所以这几天真有种赚到了的感觉。”关行洲看着她直笑,“我当然知道你不喜欢在外面到处跑啊,我其实也可以陪你在家里看书,你做事情的时候我可以在旁边玩手机玩电脑,或者找地方练球,不打扰你。但是我……”

    舒窈心中一动:“这几天是你的生活?”

    “是我的生活。”关行洲点头承认,“也是很多人的生活,我、嘉哥、容儿,还有很多别的人,我和容儿在打球以外的时间,嘉哥在每天下班以后,我们都会去做这些事,也不是说爱好吧,就……寻常消遣。”

    消遣,又是“消遣”。

    舒窈若有所思:“‘消遣’也是生活的一部分?”

    关行洲点头,而后耸肩:“打球的时候时常觉得自己是在拿命去打,工作吧嘉哥是不是抱怨跟台机器似的停不下来,那就只有消遣的时候,真的觉得自己是个会喘气儿也会享受的大活人了。”

    舒窈静默了一会儿。

    她在想,以前她没日没夜泡在实验室的时候,有觉得自己像台机器吗?

    没有,因为……她从很小很小的时候,自己就只把自己当成机器来看待,所以从没有觉得自己的生活枯燥,也不认为有任何需要改善的地方。

    “你希望我进入你的生活?”她问道。

    “虽然这么说有点自大但是……”关行洲看着她,笑意温柔随意,“我从没想过勉强你去做任何事。”

    无论他有这个资格抑或没有,也不管未来舒窈会不会给他,但主观意愿上,他从前不想,未来也能百分之九十保证自己依然不想。

    “非要说的话我大概是想让你……接触一下另外一种生活。”他道,“你也许喜欢,也许不喜欢,但是总要看过了才知道。我本来是想慢慢来的,但是前几天突然想起了时间紧迫。”

    关于舒窈的事,关行洲总是要想太多的。

    比如舒窈约他篮球场见,他事先不知道是要去打篮球,从本心上他更愿意和舒窈单独约会,但他却带上了兆嘉和慕容。

    又比如四人群里他们突然提议让他请舒窈到家中做客,他不知他们几个到底打什么主意,但考虑到有几个人在一起聚会这样的机会,立刻就觉得这主意不能更好。

    他其实没什么目的,就是想抓住一切的机会让舒窈去尝试她以前没来得及做的事。

    这是他追舒窈的方式。

    当然这个方式最近几天有点野狗脱缰。

    舒窈则是很想把这个人脑袋切开,看看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忍了又忍,她到底忍不住道:“你准备跟我谈为期三个月的短暂恋爱?”

    关行洲一怔,条件反射问道:“我们现在是在谈恋爱?”

    舒窈一秒钟也没有犹豫地摇头。

    “所以我没有这个打算啊。”关行洲笑开。

    难得的,舒窈脸有点黑。

    “我的打算是……”关行洲心情很好地看着她,“如果可以跟你谈恋爱,那当然就要谈一辈子。”

    舒窈心里咚地一声,甚至带了一些催促的想,所以呢?所以他现在要说那个话了吗?说让她为他留下来,留下来跟他谈一辈子恋爱?

    明明前几天她还觉得他不可能开这个口。又想他如果开口,那她就慎重考虑。

    但不过短短几天,她突然却发现比起慎重考虑,她甚至……似乎有着张口就应下来的风险?

    舒窈连忙告诫自己冷静点。

    “我其实当然知道你的事业重心都在美国,你这么聪明能干,回那边去继续发展事业是理所当然。但是我理智上这么想,私心里到底还是更想跟你在一起。”关行洲又道,“只可惜我现在无名无分的,连让你考虑回国发展这种话都找不到资格说。”

    舒窈蹙眉,不得不承认刚才还有两分莫名雀跃的心,因为他这两句话陡然又生出两分不痛快。

    “所以你问我最近到底在做什么。”关行洲上前一步,在离她更近的距离看着她的脸道,“我就是在很努力的追你啊,我想在很短很短的时间你让你喜欢上我,虽然说难度有点大……但是你走还是留,又或者走了什么时候再回来,无论哪一种,我想给自己争取一个到时候能发表意见并且这个意见很有分量的资格证书。”

    沉默片刻,舒窈问:“如果没有争取到呢?”

    他就会放弃喜欢她这件事,放任她又一次离开吗?

    明明只是几秒钟的间隙,舒窈却清楚感受到自己等待中伴随的些微焦虑。

    关行洲愣怔了几秒,不由自主想到时自己无望阻拦,眼睁睁看着舒窈离开……真是不能想!他有些垂丧叹了口气:“那就只能怪我自己不争气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得再接再厉啊。”

    这一次舒窈沉默得更久,想,哦,关行洲这次依然不打算放弃啊,有点……安心。

    “怎么样算我喜欢你?”她听自己的声音问道。

    关行洲微愕过后失笑:“这话怎么问我?”

    “我不知道。”她平平板板道。

    “你不知道是因为……”想到接下来的半句话说出口就是自我伤害,关行洲果断打住,换了另外一句,“等你喜欢上我,或者……或者喜欢上任意一个人,到时候你自然就明白了。”

    在认识舒窈之前,他从不识何为喜欢。然而见到她的那一天,自然而然的他就明白了这个女孩儿对于自己的意义,知道她就是自己未来会喜欢很久很久的人。

    遇见喜欢的人,情窦也就跟着绽开。

    舒窈绞尽脑汁,也找不出一句能够反驳的话。

    因为她在这方面真的一无所知,这道名为“喜欢”的难题,比关行洲当初就把语文课本的那一页摊开摆在她面前、比他就顶着“君子好逑”这个名字在她电脑和手机里晃荡十年还要难解。

    她只能听凭自己的心。

    她的心让她开口说道:“明天过来一起看书?”

    关行洲稍微愣怔,而后喜出望外地点头。

    舒窈说完倒想起另一件挂心的事:“你俱乐部的合同哪一天到期?”

    “三天后。”关行洲愉快地说,“到时候我会带着新的简历一起过去。”

    三天后……

    舒窈道:“与我爸爸妈妈回国的航班是同一天。”

    关行洲一怔,猛然反应过来自己竟然忘记还有这么一件天大的事!突然之间福至心灵:“如果叔叔阿姨都回来的话,那你、你……”

    “我的假期可能会根据他们在国内的时间调整,同步延长。”舒窈淡淡补充。

    当然两者之间原本并没有必然联系,只是现在她想要这二者有,自然而然也就有了。

    关行洲脱口道:“那我有更充足的时间追求你了?”

    舒窈没答话,嘴角却颇为隐晦翘了翘。

    她确实不知道怎么分辨自己是否喜欢关行洲这件事。

    只是以她这么聪明,她想,多给她一点时间,哪有想不通的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