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34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三十八分钟后,一荤两素以及一个汤端上了桌。

    洛玮只喝了一口汤,立刻就给刚才还不太确定的感觉下了注解:效果确实非常不错!

    艾玛上回在关行洲家里尽顾着看他们俩粉红泡泡满天飞了,居然完全没吃出来关行洲做饭的手艺这么好。洛玮大快朵颐一阵,吃到七分饱终于记起抬头冲关行洲比个大拇指:“下得厨房,宜家宜室。”又看一眼舒窈,补充一句,“上得厅堂,天生一对。”

    舒窈放下手里的筷子,微微蹙眉:“关行洲怎么上不得厅堂了?”

    洛玮成功被噎住,简直想一个巴掌拍死她!咬牙切齿道:“我这吃的不是饭,是狗粮!”

    舒窈显然领会不了时下流行用语的含义,秀气的眉毛蹙得更深,看样子很想再问一句“关行洲做的饭怎么就是狗粮了”,被旁观的关行洲及时忍着笑给拦住。

    只是关行洲虽说拦着舒窈继续怼洛玮,却是怎么也拦不下脸上傻兮兮的笑使劲放大。

    *

    饭后洛玮主动接过洗碗的活,关行洲要出去继续他的种花大业,舒窈却道:“你等一下。”

    她说完就回房间去了。只是关行洲注意到,她回的并不是她自己的卧室。等她再出来的时候,手里抱着一套陈旧但整洁的家居服:“这是我爸爸以前穿的衣服,不介意的话,换上吧。”

    关行洲忍不住低头打量自己两眼。

    他一身衬衫和西裤已经皱得没法看了,更别提先前在搬花的过程中蹭的到处都是淤泥灰尘,难得两个女孩子还甘之如饴吃下了他穿着这一身做的饭,舒窈这时才提议他换衣服,想当然不是嫌弃他又脏又乱了。

    关行洲接过衣服,情不自禁脱口道:“小窈你真好。”

    这是他第二次这样亲昵叫舒窈名字了,他原以为她是真的毫无所觉,但她神色淡淡转身走向她自己卧室时,关行洲眼角余光从她耳际擦过,意外瞟见她红得有几分艳丽的耳垂。

    关行洲先是呆滞,再是大喜,可惜等他回过神,舒窈的卧室门已经关上了。

    他只得也先去卫生间里换衣服。

    两人各换了家居服在客厅重新见面时,关行洲思绪还沉浸在片刻之前那鲜红的耳垂上,见她模样一时没反应过来,舒窈便主动跟着他往外走:“我和你一起。”

    关行洲一呆,不由停了下来,转过脸道:“你就在旁边休息,我一个人也……”

    “我和你一起。”舒窈打断他的话,淡淡重复一遍。

    关行洲心里快要被温柔的情绪胀满,不由抓住她的手轻轻一握:“你真好。”

    他这个话,同样刚才已经说过一遍,但他心里觉得舒窈千好万好,就算连着说一百遍,也还是觉得表达不出自己内心快要满溢的情感。

    舒窈在一盆盛*开的白玫瑰前蹲下:“‘真好’的人是你,关行洲。”

    关行洲一直到拿了铁锹开始松土,这才反应过来舒窈刚才说了什么,他蓦地回头,昏黄灯光下瞧见舒窈的脸一如既往的平淡无波,仿佛刚才说那个话的人并不是她,又或者干脆那只是关行洲的错觉。

    但他知道不是的。

    他忽然不确定,自己从很久以前,到底是聪明还是蠢笨。

    要说他蠢,他从那时开始就依照自己的心无限去接近舒窈,无论被她怎么冷视也绝不动摇,仿佛彼时就知道她的冷淡只是表面,内里尽是体贴善良,只要他自己不退缩,迟早能得到她的“你真好”。但要说他聪明吧,他明知舒窈不是那种看身份地位、看钱财甚至于看智商差距的人,但他这些年却偏偏就将她放在高高的女神位置,无法远离却也不敢靠近,明明什么都知道,偏偏就只沉溺在自己的那点自卑里。

    现在呢?

    现在他觉得,只要自己不退缩,可能、也许……当然这只是说也许,他真的能在未来的两个多月里,看见舒窈面无表情跟他说“真好的人是你”的脸,在他的面前变成艳丽的红色吧。

    谁知道呢。毕竟——

    他松了一铲土,用心旷神怡到几乎豁然开朗的心情想道,他在舒窈那里的待遇,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也是天上地下独一份呢。

    *

    现下并不是个适合种花的季节,关行洲今天买来的十之七八都是盆养,需要立刻移栽到花园里的很少,工程量看着惊人,实则两人忙碌两个多小时,也就打理得差不多。虽说多余的泥土和废弃的花盆都还没收拾,但舒窈抬眼乍看,不得不承认这花团锦簇几乎要照亮四周昏暗的景象,确实比前面些天要顺眼许多。舒妈妈景澜酷爱园艺,他们在美国的那个家,门前屋后同样是四季常绿、无论严冬酷暑都有应季花开的精致景象,从前舒窈对于环境毫无感觉,回国这大半个月住在已经荒芜的旧日家里也没什么感触,到这时忽然眼见着园子在小半夜之间转变了模样,这才后知后觉自己实则还是对多年惯处的环境有所感知的。至少她这时候的心情,不自觉的就要比两小时之前明快许多。

    比较奇异的是,关行洲就像他之前送的那束乱七八糟的花一样,买了盆养的红玫瑰白玫瑰黄玫瑰香槟玫瑰,然而更好养活的月季却是一株也没买。

    舒窈环顾花园,忽然道:“我打电话给吴阿姨,她说当年的那株月季已经死掉好几年了,但是从原株上面剪的枝,又重新插活了好几株,我想要的话,可以去她那里移栽。”

    吴阿姨就是当年承诺帮舒窈养月季的那位景澜的好友。

    关行洲呆了呆,道:“那我们最近……”

    “最近不好移栽。”舒窈看着他,顿了顿道,“等适合的时候,我们一起去。”

    适合的时候?那是什么时候?明年的……春天吗?到时候她人又在哪里?

    关行洲心里有些涩,有心想趁机说些什么,最终说出来的却是:“……好啊。”

    *

    两人在外面忙到汗流浃背的时候,洛玮窝在客厅沙发里悠哉闲哉看电视,等舒窈送走关行洲又返回客厅,洛玮突然问道:“他如果开口让你留下来,你怎么说?”

    舒窈正往浴室方向走,闻言顿了顿,也不回头,只道:“他不会说。”

    “所以说是如果啊。”洛玮耸了耸肩,“你可以假设一下那个场景。”

    舒窈微微蹙眉:“假设毫无意义。”

    “是没有意义,还是你自己也不敢肯定自己要怎么回答?”洛玮似笑非笑。

    舒窈没有答话。

    但她是知道自己心里答案的。

    她当然知道要怎么回答。

    或许今天之前还不知道,但是当他们俩一起在花园里忙忙碌碌,很少交谈却时不时的目光交汇,一整天的外出再加一整晚的体力劳动令她身体疲惫不堪,但是每当她捕捉到他开心之中带了一点珍惜的目光,她内心就情不自禁充盈一些快乐。

    以前她从不知道,只是与一个人目光相对,也能令她感到快乐。

    更令她忍不住想,如果他开口让她留下,那她必然会将他的意见与舒行之和景澜的意见等同,为之慎重考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