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31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我念了半天口水都念干了,这些研究所和公司里就没有一家你想见面谈一谈的?就在市内的也不谈?”

    洛玮的话打断了舒窈沉思。

    舒窈微微摇头。

    洛玮心里难免有两分郁闷。诚然这次舒窈回国打的是术后休假的名目,而她决定跟着回来时也没太多别的想法,甚至于做好了舒窈如果辞职那她也跟着一起辞职的打算,但彼时她就算这样想,也理所当然认定三个月、不不,她那时想的以舒窈的性格,最多不超过一个月,她大约就要返回美国去,就算展开新的事业,也必然在那一头。

    固然她在回国以前就知道舒窈此行的目的之一、或者说最大的目的就是见“网友”,但那时她哪里把这位网友放在心上了,真以为就是见个一两面的事。而现在情形发展到连她都跟关行洲以及他那两个损友关系一日比一日亲近,更别提舒窈。她自己或许觉得目前跟关行洲就是个正常的人与人交往关系,但在她过去二十五年,又什么时候跟任何人发展过这种关系?

    洛玮不知不觉的,也就有意无意开始考虑舒窈回国发展的可能性,尤其今天白天才直面了这两人形同表白一样的粉红泡泡乱飞现场,她回头再看到这些邀约邮件,倒真是希望舒窈能够考虑一二了。

    思及此,她带了几分玩笑又带了几分试探道:“我看你和老关今天那个情况,以为你们俩明天就准备去把证给领了呢。”

    她整天把领证挂嘴边,舒窈一向过耳不过心,这会儿听到却意外抬了一下眸:“什么情况?”

    “幡然悔悟、邂逅真爱、明天就要去领证的情况。”洛玮耸了耸肩。

    舒窈想了一会儿。

    洛玮这可就有点惊悚了,心想她不会真的在考虑明天领证吧?

    好在舒窈思虑完,只道:“我确实有点后悔。以前认为他做的事是他想做的,与我无关。但是看到那本课本,确实后悔过为什么当时没有多看一眼。”

    不是说那时候她看一眼那篇内容,她与关行洲之间就会有任何不同。甚至于她比任何人都更清楚,即便当时她看到了,对于他也不过还是像看到他送月季、送她回家、替她跟同学交流一样的对待方法。他做的事都是他自己想要做的,与她无关,但该她看到的东西、接受到的心意,一直以来她都坦然看了以及接受了。

    是以骤然发现自己曾经错失了某一小段,她难免就感到些微的后悔,对于彻底无视了他某一点心意长达十年的自己生出一点恼火。

    洛玮沉默片刻,道:“你知道那古董并不是老关自己放在那的,而是另外两个人故意找出来想让你看到的。”当然这事她也有份,不过话就不要说出来了。

    舒窈颔首。

    “你并不必要被这种刻意的手段影响。”

    舒窈有些奇怪看她一眼:“我后悔的对象是关行洲。”而不管那个东西到底是谁放在那,那件事却是曾经真真切切发生过的。

    更别提那满屋子定制的杯子、衣服、以及一切能定制的家居用品上那几句文绉绉的诗。

    关行洲要请舒窈到家里做客,但他自己对着自己屋子习以为常,大概一星半点也没有过要显摆自己情深意长的想法。而正因为他是这样,舒窈对着他,心软与后悔才更加的明显三分。

    洛玮笑了笑:“就算这样你也没有必要后悔,反正很快你又会跟他二次告别,现在你对他诸多心软,惹得他自觉前途光明,到那个时候不是更让人伤心难过。”

    舒窈怔了怔。

    “或者说难道你不打算再回美国?”洛玮铺垫这半天,终于反问出这一句真心想要说的话。

    舒窈却是立刻就反应过来:“你想我考虑这些面谈的邀约?你希望我回国工作?”

    “不是我希望你回国工作,而是你考虑的过程当中应该把这种可能性列为备选之一。”顿了顿,洛玮又道,“我意思是,如果你对于关行洲,并不是只打算拿他逗个乐子、转身就走的话。”

    舒窈当然不是拿关行洲逗乐子了。

    但她决定要回国见关行洲的时候,有考虑过以后回国发展的事吗?

    ……没有。

    她只是当时想回国,也就回了。想见他,也就见了。

    而洛玮现在说的则是,她那时没考虑的事,现在应该要开始考虑了。

    毕竟是她主动要来找人家,现在被人步步紧逼,也从没有说一个不字,享受其中的姿态不要太明显。

    沉默半晌,舒窈终于道:“就算我回国,发展的方向也与发邮件的这些研究所与公司无关。”

    早已经猜到她的这一层考量,洛玮心里一时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大概羡慕与嫉妒兼而有之:“你想做的事,的确现在已经不必要了。但是你在这一行发展了很多年,很多的研究你做到一半,再过十年……不,可能只需要五年,你的一些研究成果大概会给界内带来很大的震动,我知道你并没有别的想做的事,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尝试继续下去呢?我知道你不在乎什么功成名就,但是你做的很多事是有意义的,就像这次的手术舒叔叔不但救了你,他这些年为此做出的努力和得到的成果今后也能救更多人,这些都是一样的道理。”

    这一次舒窈沉默得更久。

    洛玮都以为她不会再回答了,却听她道:“我的确没有别的想做的事。”

    她刚刚想出一口气,却不料舒窈紧接着又道:“但我也并不想继续研究生物克隆。”

    这一次她转过头来,直视着洛玮的眼睛说:“确切的说,我讨厌克隆。”

    为什么讨厌?

    这是她七岁的时候就替自己做出的选择。

    从七岁到二十五岁,舒窈在这过程中的学习与研究一秒钟也没有停下来过。

    整整十八年啊。

    现在她却说讨厌克隆,为什么?

    洛玮感觉震惊极了。

    平心而论,她跟着舒窈的这几年,确实没有觉得她对自己每天做的研究与实验有什么格外热爱的感情。

    但她一直以为,舒窈本身就是这样的,工作就是工作,感情绝不外露。或许称不上多么喜欢,但是讨厌?讨厌一个东西会为了它待在实验室三天不出来,就为了等一组数据吗?讨厌一个东西会持之以恒的研究它达十八年之久吗?

    洛玮本身对生物实则也并没有什么崇高的理想和目标。一则她清楚知道自己并不是如同舒窈这样的天才,二则她也自认不可能付出像舒窈这样多的心血努力。但她对于一直以来做的事必定还是喜欢的,喜欢做实验、喜欢实验室里的那些小动物、也喜欢研究新课题时那种对于未知的兴奋感。

    这一切没有喜欢来支撑要怎么做下来?

    洛玮左右也想不通。

    躺在床上翻滚一小时,她终究放弃了跟自己过不去,转而拿起手机。

    23:53

    社会你玮哥:兆总,问个问题,你觉得如果不喜欢甚至讨厌一个行业,会在那个行业里待上十八年那么久吗?

    23:59

    兆嘉:刚才在忙,才看到。生活所迫?

    社会你玮哥:不不,她家挺有钱,躺着也能舒舒服服过下半生的那种。

    兆嘉:那是有自虐倾向?

    社会你玮哥:……知道你答案了。那如果有必须要从事那一行的理由呢?

    兆嘉:那很可怜了,这位一定每天心情都很差吧?

    社会你玮哥:……

    社会你玮哥:我从来没有过她心情差的样子……是吧,你也觉得这根本不符合常理吧,我想想也觉得可能是我神志不清听岔了。

    兆嘉:理是这个理,但是你为什么要来问我这个?

    社会你玮哥:你白天不是说你小时候被人欺负,发誓长大了要出人头地走向人生巅峰嘛。我想着指不定你其实讨厌铜臭味,就是为了打所有欺负过你的人的脸才咬牙走上创业这条路呢?

    兆嘉:……

    兆嘉:我要睡觉了,再见。(冷漠脸.jpg)

    认定自己是听岔了的洛玮第二天早上起床拉开窗帘,就看见等在花园外头一身运动服的关行洲,以及同样一身运动服正朝他走过去的舒窈。

    洛玮不由撇了撇嘴,心想都这份上了,到时候真回到美国去,也不知她还记不记得自己过去怎么生活。

    舒窈走到关行洲面前就准备开跑,却被关行洲拉在原地做热身运动。舒窈倒也听话,关行洲做什么她就跟着做什么。

    洛玮又想,这家伙刚开始跑步的时候,最多跑个八百米,虽说还是面无表情吧,但是那个步子都迈不开小脸发白的模样一看就知道是坚持到极限了,这么几天被关行洲带下来,倒是天天早上都要运动将近一小时。这么看来,她莫不是很有运动的天赋?

    她忍不住开窗叫道:“你实在想转行的话,我觉得你可以考虑现在开始锻炼当运动员啊!”

    舒窈回过头带点警告瞥她一眼。

    洛玮轻哼一声。

    她揪不出答案,就不信关行洲出马也揪不出答案来。

    开始跑步的前五分钟,舒窈基本能做到呼吸和节奏保持一致。

    关行洲趁机问她:“洛玮刚才说什么?什么转行当运动员?”

    “昨晚讨论我之后工作的问题,她希望我接受国内几家研究所的面谈邀请。”舒窈淡淡道,“我拒绝了。”

    关行洲脚下动作僵了一僵,半晌有些困难问道:“她想你留在国内工作?你……你还是想回美国?”

    “你觉得呢?”舒窈不答反问。

    关行洲觉得,他最近每天从早热到晚的心和脑袋都像哗啦被这句话泼了一桶冰水,这酸爽滋味,一下子整个人都清醒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