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30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球员的新合约我不准备续了,回头准备应聘俱乐部教练助理,邢哥说我目前想直接转职当教练还有点不够看,好歹在助理的位置上锻炼两年。他说可以帮我跟俱乐部提这件事情,直接走内部的流程,但我想着反正是一个新的开始,就自己来试一试好了,最近反正大家已经帮我很多。”

    “就是我快三十岁了,现在才说什么从头来过,而且正式满三十以前,大概都走不到教练那一步,以后的事,自己也说不清楚。”关行洲说到这里,眼睛看着舒窈,十分慎重又问一遍刚才的问题,“我跟你的差距眼看越来越大,你会嫌弃我吗?”

    这个差距,实则只有极小的一部分是指经济方面。关行洲一直以来不得不面临的更现实的问题是,舒窈就像她少年时期就展现出的天才一般,这些年一天比一天更焕发出光彩,而一心想要跟随并迎头赶上的他,却一天天的不得不接受自己跟她相比真的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人。

    他不是自卑自己的普通,只怕害怕太过普通的自己连她的背影都快抓不住。

    “你几岁开始打篮球?”关行洲正心惴惴间,忽然听舒窈问他。

    他条件反射答道:“八岁。”

    “我七岁决定研究生物克隆。”舒窈看着他,语声平平,“现在我也停下来,未来没有做好决定,我嫌弃你什么?”

    这人总是……能把强词夺理说成理所当然。关行洲不由失笑:“你不管未来做什么,总是能成功的。”

    舒窈冷冷道:“好歹你还有个目标。”

    “我的目标也是你帮我树立的。”关行洲目光十足温柔。

    “你也可以先定一个小目标啊。”兆嘉插口道,“比如到我公司当顾问,我们合伙先赚他个一个亿什么的。”

    舒窈冷冷瞟他一眼。

    兆嘉连忙噤声。

    舒窈觉得心情有些不佳。

    她智商比大多数人高,这一点她当然知道了。但是这是她生下来就已经拥有的,又不是她自己努力挣来的,所以想想也没什么可骄傲。相比起来,反倒她不会交际、不会说话、不为人考虑这些缺陷才真是属于她自己的,她倒从没有因此而觉得有什么不好不便,只是当几乎完全是自己反义词的关行洲站在自己面前,她就难免觉得他身上有许许多多的优点,她不羡慕,但她看得到,也欣赏得来。

    所以她是真不知道关行洲面对她时这根深蒂固的自卑到底从哪里来。

    因为她不爱理人显得她仿佛很了不起吗?

    但他难道是第一天认识她?

    她甚至有些负气的想,他成天自卑这担心那的,不往自己身边凑不就什么事都省了?

    但她这负气也只维持了不到半分钟而已。

    因为关行洲紧接着有些赧然笑道:“我其实当然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就是……大概今天得到太多惊喜了,有点、恩,恃宠而骄?想听你亲口那么说一次而已。”

    舒窈好一会儿都没说话。

    关行洲都快放弃的时候,听她淡淡开口道:“不嫌弃。”

    于是他心里一下就爽了,恨不得当场表演个侧空翻。爽完了这才十分认真同舒窈说:“你心里想不通的事,我也会帮你的。”顿了顿,又补充一句,“虽然多半也帮不上什么忙。”

    舒窈不置可否。

    她心里有烦心事吗?那当然是有的。

    “研究院的谢副院长说,对你三个月前发表的那篇论文里提到的几个观点很有兴趣,问你最近是否有空,想约你见面详细聊一聊。哦对了,研究院在隔壁市。”

    “哇这封邮件是本地研究所发来的诶,我看看写什么……啧,跟上封差不多,也是恭维一番,再问你有没有时间面谈的。”

    “咦居然还有生物科技公司,啧啧看这个简介,财大气粗啊。这家公司就没那么委婉了,直接问你要不要回国到他们公司就职,条件待遇随你开。”

    ……

    洛玮一封一封念邮件的声音里,舒窈罕见的发着呆。

    她一直认为,她就是数不清的研究所中数不清的普通员工之一而已,最多是比同龄人多发表过几篇论文,以及一些全新的研究成果,这也没什么了不起,毕竟她过去十几年也真的是为此付出了很多。

    但明显只有她自己这么想。

    舒行之即将回国作报告的消息曝光以后,她这个“奇迹生还”的女儿不知怎么也进入一些有心人的眼里,甚至也有人探听到她回国的消息,于是最近每晚,洛玮凭空多出的一项工作就是处理这些邮件。今天从关行洲家回来,打开电脑照例查收一波,她今天却有些失去了过去几天淡然应对的心情。

    想来大约还是白天,跟关行洲提到目标的话题。

    她原本真的是打算拿这三个月至少三分之二的时间来给自己放一个长假,就这样整天看关行洲卖蠢、洛玮犯二,自己再被他们两个拉着去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这对于她而言是从前没有过、但真的做下来感觉还不赖的一个全新的体验。但是今天先是看关行洲对于自己的未来看似轻率、实则果断勇敢的作出决定,回头又看到这些邮件,无疑中都在提醒她,她计划中的长假实则并不存在。

    她不可能拖到三个月的最后一天再来想未来与事业,更让她回避的则是她白天说的那样,关行洲至少还有个目标,而她……目前的脑子里只有一片空白。

    她每晚睡之前都会查收研究所发来的邮件,有工作上的问题也会立刻着手解决,但她并不是真的热爱工作,只是单纯的负责任而已。

    她个人的实验室里,也至今都还摆着她躺上手术台之前的各种实验体和研究数据,她在那之前没有收拾,在准备离开的时候也没有收拾,并不是出于不舍,而是明白收拾东西这个举动本身就代表了她对未来的态度,而她……罕见的有一些不确定与害怕。

    关行洲白天说,他的目标也是她帮他树立的。

    实则那个时候她差一点脱口说道:那你也帮我树立一个好了。

    这句没有出口已经被她自己毙下的话实在让她惊讶极了。

    毕竟就像关行洲说的,他虽说有心,但多半是帮不上她。

    而这回大概,连她自己也不一定帮得上自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