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29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客厅里传来难以自抑的大笑声。

    舒窈神色淡淡回过头去。

    洛玮几人连忙把剩下的哈哈哈憋回肚子里,洛玮轻咳一声故作严肃,一时脸都憋红了:“我就是觉得吧,送玫瑰给人示爱送成月季什么的,十年以后才发现自己送错了什么的,噗……不行了我真的忍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关行洲窘得都快钻进地心了。

    慕容和兆嘉也有着淡淡的绝望。

    多么好的场景多么好的时机啊,这在电视剧里不应该是男女主角醒悟到彼此错过十年执手相望深情凝视然后迎来大团圆结局吗?怎么……到了……老关这儿,就他妈言情剧秒变喜剧片呢?

    最关键是,舒窈到底为什么要扯什么月季和玫瑰啊!

    没看关行洲刚刚说情话建立起的那点纸一样的自信心又噗的一下给戳得稀巴烂了啊!

    虽然……虽然……

    慕容和兆嘉各自低着头。

    这种时候为了支持兄弟,他们俩都只有同一个念头:千万不要笑出来!

    “那株月季我不知道还在不在。”舒窈不理他们几人,忽然转向关行洲说道。

    还在震惊和沮丧中的关行洲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好。

    “改天我们去看一看吧。”舒窈又说。

    关行洲蓦地抬头。

    舒窈却又低下头,飞快在手机上捣鼓了一阵,这才又抬头看他道:“回头我妈妈把那位阿姨的联系方式发给我,我们就去。”

    关行洲愣怔了好一会儿,才道:“刚才你给阿姨发信息了?”

    舒窈点头。

    “可是那只是一株月季……”关行洲仍有些怔怔。

    “我挺喜欢。”舒窈淡淡道。

    关行洲恍然了半晌,才后知后觉想起这像是他头一次从舒窈口里听到“喜欢”两个字,过去包括她对自己研究了十几年的事业,她也从没有说过喜欢,而现在……

    关行洲忽有所悟:“你喜欢的是月季,还是、还是我送给你的月季?”

    舒窈顿了顿。

    关行洲有些微微的紧张。

    “你送的。”舒窈道。

    关行洲一颗心忽然就落了地,情不自禁脸上就流露一些如释重负的笑意:“那如果我送你玫瑰呢?”

    舒窈偏头想了想,道:“都一样。”

    对于大多数女孩子而言,玫瑰跟月季固然都是漂亮的花,但含义总归是不一样的。

    就如同在情人节这样的节日之中,一个男孩子送女孩子一大捧玫瑰又或者一大捧月季,这两者的差别可就大了去,得到的回复也多少会有所分别。但是收花的女方如果是舒窈,那你在情人节的那一天送她大捧玫瑰又或者狗尾巴草,对她实在没有任何不同。

    毕竟她毫无浪漫细胞。

    毕竟花在她眼里的意义,就只是“花”而已。

    毕竟她透过表象,更习惯去看中心层的真实数据,不是关行洲在这当中为她付出了多少,而是当她看到这些付出时,她自己有没有又一次犯“心脏病”。

    毕竟关行洲喜欢的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所以哪怕他当年送错了花,哪怕隔了十年他才了解这个事实,但他喜欢的人却坦然说喜欢并且珍视他从前送错的花。

    关行洲不知第多少次想,喜欢舒窈可真是一件幸福的事。

    而他喜欢的人紧接着又说:“当初你翻到书的这一页让我看,我没看到。”

    舒窈手里指着的,是语文课本上《关雎》的那一页。

    “但是你的名字很好。”她说。

    关行洲心里感觉十分快乐,半晌有些赧然挠了挠头:“其实我到现在还有点晕乎,不知道这些都是怎么回事……但是我也觉得很好。”

    喜欢舒窈很好。

    被舒窈回应很好。

    有这几个不分场合哈哈哈哈但是又会替他把十年前的旧物找出来帮他表白的朋友也很好。

    “我为什么搞生物研究?因为大学的时候认识了舒窈啊!”

    吃饭时几人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理想,洛玮率先举手,啧啧感叹:“你们别看舒窈这个人不太靠谱的样子,她在专业上可是极其的靠谱。我那时候独自在国外求学,虽然选了这个专业吧,但是心里还是挺迷茫,结果后来知道了舒窈,她简直刷新我的三观!我念大学她念博士,等我好不容易迎头赶上去她已经进研究所了,我也是糊里糊涂啊,当时觉得她厉害,目标也明确,就一心想要追随她,结果不是工作狂也被逼成工作狂了……我一度还以为我要为生物克隆事业奉献一生了呢,结果她这次突然休假,我终于也看到了人生的曙光。唉,这么一想最近的日子过得真是前所未有的幸福啊。”

    于是对舒窈有诸多好奇的慕容和兆嘉又开始集火舒窈。

    关行洲和洛玮都有意想替她蒙混过去,舒窈自己却坦然得很:“以前有需求,现在没有了,就停下来想一想。”

    慕容、兆嘉:“……”这说了跟没说有任何区别??

    “我就比较老套了。”没能听舒窈自己开口说自己的八卦,慕容多少有点遗憾,倒也不强求,“我爸以前的梦想是打篮球,结果后来日复一日待在办公室成了啤酒肚,他从我很小就教我打球,我自己也喜欢,周围的人又都说我有天赋,就这么一路下来成了理所当然了。”

    “我的更俗气。”兆嘉喝了一口啤酒,“小时候长得胖,不好看,自卑,唯独脑子好像还挺聪明,从小就对数字挺敏感,我就想着将来要自己开公司出任ceo,走上人生巅峰,让所有人跌破眼镜。现在嘛虽然也只是个小破公司,不过也算替自己实现了一小半的心愿,目前就想着有朝一日投钱给老关组一支篮球队了。”

    洛玮闻言抬头看他一眼:“你小时候长得胖所以自卑?你现在也挺胖的呀。”

    兆嘉:“……”

    “而且我上次就想问了。”洛玮啧啧道,“你整天嚷嚷着给关行洲开俱乐部组篮球队,这一掷千金的土豪样,该不会你对关行洲才是真爱吧?”

    兆嘉:“……”他刷地转头看向舒窈,“我是24k纯直男!对老关绝对没有非分之想!真的!”严肃慎重的模样,就差没指天发誓了。

    洛玮哈哈大笑。

    “嘉哥这是要把老关小时候砸球救他的‘恩情’念一百年呢。”慕容笑道,“你们知不知道老关小时候为什么开始打篮球?”

    洛玮自自然然看向舒窈。

    舒窈没说话,淡淡的目光却从关行洲脸上绕了一圈。

    关行洲不自在地轻咳一声,想要岔开话题,但一对上舒窈略略好奇的眼神,却又没出息的想,算了算了,反正在她面前丢人也不是一回两回,干脆举起手坦白从宽:“因为我小时候每天放学都迫不及待回家看《灌篮高手》。”

    兆嘉和慕容哈哈大笑。

    舒窈和洛玮:“……”

    “然后有一天他突然抱着一颗皮球站在我们面前,”兆嘉边笑边道,“说,他觉得自己就是我们社区的流川枫。”

    洛玮震惊了:“他喜欢的难道不应该是樱木花道?”

    兆嘉耸了耸肩:“他坚持自己是流川枫。”

    关行洲脸红得要滴血。

    “然后他的皮球被人拆穿不是篮球以后,这家伙为了买篮球天天把吃早餐的钱省下来,后来被他妈发现,赏了他一顿竹笋烧肉。”慕容笑道,“好在也算因祸得福,第二天关叔叔就给他买了人生的第一颗篮球。”

    他说到这里,兆嘉满脸忍俊不禁的笑意突然淡了下来,主动拿起关行洲的啤酒罐跟自己的碰了一下:“可惜第二天,这家伙还没来得及正经学*运球,就先拿着篮球砸了半路欺负我、抢我零花钱的两个高年级男生脑袋。”

    洛玮有些惊讶:“你小时候被人欺负?”

    兆嘉点点头,倒是很平和的模样:“都说我小时候又胖又难看了,老关比我小一岁,其实是小关,不过从小就一副他是我大哥、我归他罩的牛气模样。”

    舒窈这时候看着关行洲,关行洲也看着她。

    两人想着同一件事,舒窈道:“你从小就喜欢保护人?”

    关行洲有些紧张点了点头。他想说舒窈独一无二,但在这件事上,确实也不具备独一无二这样的性质。

    “你说,”舒窈缓缓道,“‘篮球可不是用来打架’。”

    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天,被人在后面追赶,眼见跑不掉的时候,关行洲将手里的篮球递给舒窈,让她先行离开,然后说了这句话。

    舒窈重复得一个字都不差。

    关行洲一时语塞。

    “他的确是觉得篮球不能用来打架啊。”兆嘉笑道,“他拿篮球砸人的第二天就不玩篮球了,问他为什么,这家伙哭兮兮说流川枫打架从来不碰篮球,因为篮球不是用来打架的,他现在已经不配打篮球了。”

    舒窈想到幼年版关行洲一本正经强忍眼泪说这句话的样子,意外的……有点萌。

    洛玮则是被逗得又哈哈哈了一阵,笑完叹道:“关行洲你这家伙也很厉害啊,小时候看动画片的梦想,居然一直能坚持到现在。”

    慕容指了指他卧室的门:“这家伙房间里现在还贴着灌篮高手和流川枫的海报呢,书架上还码了一套正版漫画。”

    洛玮左右都还是想不通:“所以你到底是为什么会觉得自己像流川枫?”

    关行洲憋红了脸,轻咳一声道:“因为流川枫帅啊。”

    洛玮:“……”她目光在关行洲和慕容身上绕了一圈,颇为复杂。

    “你是不是觉得我们俩比慕容更像流川枫?”关行洲问完这句话有些紧张,看向舒窈道,“你也……这么认为?”

    舒窈十分淡定:“我没看过,不知道。”

    关行洲松了一口气,片刻却又有些迟疑加了一句:“很好看的。”

    洛慕兆:“……”

    所以他们一群一脚踏进三十的成年人到底为什么要在这一本正经讨论动漫?

    闲话说尽,关行洲终于说到今天的主题:“我跟教练那边商量过了,俱乐部给出的新合约,我不再续约了。”

    舒窈抬头看他。

    关行洲冲她一笑:“这把年纪才寻思着一切从头开始,你嫌弃我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