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28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自己十年来交往的“网友”,他的心意原来一直这样明明白白剖开来摆在她的面前,只是她从没有看到而已。

    舒窈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从缓慢的砰、砰、砰,逐渐转变为不间歇的砰砰砰。

    这不是她第一次体会到心跳这样奇怪的变化。

    十年前关行洲第一次向她表白时,她曾经这样莫名的心跳过。

    不久之前在咖啡厅,关行洲冲口而出的第二次说喜欢她时,她的心也这样莫名的加速过。

    甚至于她刚回国的那天,在人山人海的体育馆里,与关行洲隔着人潮远远的相对,她目光一直注视他,那刻也意识到他同样一眼认出了她,那刻骤然变乱的心,直到此时才后知后觉找到熟悉的感觉。

    从前是不懂,所以毫不在意。

    但一次又一次,当次数逐渐累积以后,她也忍不住一点点开始在意自己的失常。

    她记忆力总是好的。

    洛玮总是大段大段的四字成语里,她记得有一个成语叫怦然心动。

    词意浅显,一听就懂。

    从前她可不认为这个词跟自己有一丝一毫的关联。

    但这时候她数着自己总是慢不下来的砰砰的心跳,以及又想去仔细瞧瞧关行洲的表情,又奇异的想垂下头不去看他,她猜想,也许、可能……只是有一丝丝的可能,她现在的心情大概就正应对着这一个成语吧。

    而最初的怦然要追溯到什么时候呢?真的是他第一次对她表白的那一天吗?

    不是的。

    她恍然想起,她的心在更早的时候就怦然乱过,只是那个时候她更加的不懂,更加的没有放在心上,而已。

    那是关行洲跟在她身后送她回家的第不知道多少个夜晚。

    她后来虽然默许了他的跟随,但他们其实很少聊天,总是她在前面看自己的书,他在后面一手推着自行车,另一只手拍球。

    砰砰砰。

    这个一开始让她总忍不住皱眉头的声音,慢慢的她却已经习以为常的在这声音里专注于自己所做的事。

    那一天其实一直到她推开栅栏的门走进自己家,关行洲骑上自行车转身离开,与平时都没有什么不同。但当她换上家居服如常坐到窗边的书桌前看书时,却愕然发现关行洲去而复返。

    他手里拿着什么东西,隔着一道纱窗,她看不清。

    但他似乎很踌躇的样子。自行车停在一旁,他拿着手里的东西在栅栏旁走来走去。

    舒窈情不自禁的,看几分钟书总忍不住要抬头看他一眼。

    那晚她学习的效率不好。

    她这样说服自己,然后比平常提早了关灯上床的时间。

    当中到底有没有希望他看见灯关了以后就早点回家去的意思呢,那时候的她并没有想过。

    她关灯以后在窗边又站了几分钟,果然看见他又一次离开了。

    离开以前,他把手里的东西别在了栅栏上。

    她没有出去,转身就去睡了。

    第二天早上,她比平常提早三分钟出门。

    然后看见别在栅栏上的、带着清新露水的红色的月季花——舒妈妈景澜爱花,以至于她竟然也能在第一眼就分辨这是一朵月季。

    在舒窈的想象中,她应当在推门的时候顺势看一眼栏上的东西,然后再像寻常一样离开。

    可事实上,她的心在看见花朵上露水的那刻,忽然就在她胸腔里格外明晰地撞击了一下。

    她有些被吓到,花了半分钟思考自己难不成心脏也出了问题?脑瘤会引起心脏疾病?舒行之此前并没有跟她说过呀。然后她又花了两分半钟,认真思考该怎么处置这朵花。

    三分钟后,她从门前离开,并且稍微将花别在栅栏更显眼的位置。

    离开的时候,她心跳已经恢复了正常,所以她没有再花功夫去思考心脏病的问题。

    晚上舒窈放学回来的时候,栅栏上的月季花已经不见了。

    她走进客厅,没有看见花的影子,又走进自己的房间,看见那朵红色的花被插在透明的玻璃花瓶里,好好放置在她的书桌上。

    舒窈觉得有点满意。

    毕竟这不关她的事。

    然后这一天稍晚的时候,关行洲又掉转头来在栅栏与昨天同样的位置别了一朵一模一样的花。

    一天好几天,舒窈书桌上每天都会换一朵新鲜盛放的花。

    某一天吃早餐的时候,景澜不经意问她:“有男孩子在追求你吗?”

    舒窈颇觉莫名其妙。

    然后那天晚上,她在自家栅栏最近颇为熟悉的那个位置上发现一张小纸条:谢谢你的花,小朋友。只是花也有生命的,让它们长在自己的枝头开得更久一些吧。

    她飞快的一眼扫过去,认出那是景澜的字迹。

    而很快关行洲也会看到这一张纸条。

    舒窈推开门走进去的时候,分辨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

    但很久以后的现在她回想,发现自己在某一个时刻,其实是有冲动将那张纸条收起来的。

    只是她终究没有那样做。

    她以为从那天开始她就不会再看见花了。

    第二天早上,果然熟悉的位置上已经空无一物。

    只是她即将要走出去的时候,却发现紧贴着栅栏的花坛里多了一株新的花苗。

    月季的花苗。

    而这一次她一点也不知道,那人是什么时候过来,又什么时候偷偷摸摸将花苗种进来。

    这是他路边挖来的?买的?还是……别人家花园里偷的?

    她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又一次乱了心跳。

    只是那个时候,她其实还有另一点的不解:这人为什么要孜孜不倦的送给她月季花?被劝阻了也还要来偷偷为她种一株月季花苗呢?

    她现在看着关行洲的脸。

    那时不解的问题,这时答案却自自然然的由心而生。

    她问关行洲:“你那个时候,是想要送玫瑰给我吗?”

    关行洲愕然,不知怎么难得借着一群人为他创造的好时机浪漫表白一句,没听到回答却莫名扯上什么玫瑰。

    “红色的,别在栅栏上,小纸条。”舒窈提示他。

    随着他的提示,关行洲脸色从不解到通红,从通红到红到爆炸。

    舒窈以往是没什么感觉的。

    这时却觉得他脸红的模样莫名可爱。

    “是、是呀,玫……玫瑰。”关行洲结结巴巴道,“有一天我突然看见有一家花园里的玫瑰开得很漂亮,我、我觉得很适合你……也不是,我就是想送给你,然后我就……”

    果然是别人花园里的。舒窈静默片刻,又问:“后来那株花苗?”

    莫名听懂了她在问什么,关行洲有些紧张道:“我也是在那家花园里偷偷挖的,但是我留了小纸条和零花钱,这不算偷东西吧?”

    “我离开以后,那株花苗……”舒窈罕见的话说到一半,竟然停顿下来。

    关行洲神色有些黯然。

    后来舒窈举家离开后,他又去舒窈家的小别墅,别的花草都还长在原地,但那株由他栽种的、此前分明长势很好的玫瑰,却不见了踪影。

    他后来就再也不愿去想那株花的下场了,但他心里是觉得,舒窈拒绝了他,于是也扔掉了他种的花。

    然而这时舒窈淡淡说:“离开前家里请了人定期来照看房屋和花园,但我担心那棵花会死掉,我妈妈就送给了她的朋友,让她的朋友养在自己的花园里。”

    关行洲蓦地抬头,满目震惊。

    “还有一件事……”舒窈神色有些复杂,犹豫片刻终究问道,“你这些年没再买过玫瑰?”

    关行洲呆呆答道:“你都不在身边,我买玫瑰做什么?”

    心里有一瞬的迟疑,但最终还是实事求是占了上风,舒窈于是道:“你以前采的花,还有种的花苗,不是玫瑰,是月季。”

    关行洲隔了三秒才反应过来这句话的含义。

    简直……如遭雷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