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27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舒窈的记忆力很好,就是那种、十年前读过但根本没有上过心的语文课本,她十年后看到依然能第一眼认出来的那种好。

    比如她眼前的这一本。

    那时候,她从小没接触过文科相关的东西,没有摇头晃脑背过诗,没有声情并茂读过一篇散文,没有真情实感写过一篇命题作文,当她进入彼时关行洲所在的高三毕业班,第一次直面考试,当她试着用理性的思维去解读语文试卷上的考题时,生平头一次怀疑自己可能并不是真的聪明。

    考试成绩下来以后,她的自尊心微妙的感受到了一点挫败。

    然后她开始为自己制定短期之内将语文成绩提高起来的计划——这件事对她而言其实颇为耽误时间,但当时她正好多出来整十年的时间,难免就有了一丢丢任性的资本。

    关行洲说,他跟她一起学习语文。

    她本以为他就是随口说说而已,毕竟关行洲篮球打得有多好,他学习成绩就有多差,二者皆全校闻名。

    但第二天的语文课关行洲就翻开课本开始老老实实的听课,老老实实记笔记——之前两人隔一条过道而居,舒窈看似从没有多余瞟过关行洲一眼,但他每每上课不到二十分钟就美滋滋进入梦乡,舒窈总是知道的。

    那天的头一节语文课关行洲坚持了三十分钟。

    下午的第二节课他一直到最后五分钟才打了个盹儿。

    下课以后,关行洲美滋滋将自己的笔记拿到舒窈面前显摆:“我看你上课没有听老师讲,这是我写的笔记,你要不要看?”

    舒窈当然不能听老师讲了。高三进入下期,老师能讲的东西早讲完了,她从小到大没好好学过,现在才来慢吞吞听老师讲,那是起意下次考试得零分。

    但她还是勉为其难看了一眼关行洲写的笔记。

    ……然后被那一手歪歪扭扭的狗爬字辣瞎了眼睛。

    舒窈从那以后,就再也不愿意看关行洲任何与课本、笔记本有关的东西了。

    甚至后来高考完关行洲跟她表白,当时她脑子里鬼使神差想过:幸好关行洲没有给她写过情书,不然……不然她拒绝的态度一定更坚定十倍!

    后来到了美国,开通个人主页后第一次见到他的留言,她又想:还好他是在电脑上打字,不然她宁愿装作从没有知道过那条留言后面的人是谁……

    因为这样的原因,当第一次模考成绩下来,关行洲摇晃着她让她看一看他的语文书时,她坚决没有低头。

    彼时她的语文成绩比起入学考试的那次已经有了相当大的进步,毕竟她记忆力惊人,有心记背,什么诗词文言文都不在话下。

    关行洲表现得比她本人还要高兴十倍,拿着她的语文试卷恨不得跑到全班每个同学面前去单独显摆一遍,末了又看着上面全对的记忆默写类题型和辣眼睛的作文和阅读理解分数陶醉了一节数学课,临下课的时候,舒窈余光瞟到他神色突然间转变了,似是惊讶,又似是欣喜。

    果然老师宣布下课的第一秒,他立刻就将她的试卷拍到她课桌上来:“舒窈舒窈,你的‘窈’居然是这个窈吗?”

    舒窈眉头一皱:“你第一次见到?”她分明记得当初第一次考试,他就已经拿着她的成绩单看过不止一遍了。

    “我当然不是第一次看到啊。”关行洲不好意思地说,“可是我以前看到也没反应过来,心里还当成是那个‘瑶’,就是女生都喜欢起的那个斜王旁的瑶,因为、因为……”他羞涩又期待地看着她,“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又认识这个‘窈’了啊?”

    舒窈当然不知道,她也并没有兴趣知道。但她有没有兴趣,反正从来也影响不到关行洲的热情。

    果然关行洲也并没有等她回答,兴致勃勃道:“因为我最近才开始看语文书,以前从来没有读到那首诗,你知道哪一首吗?将我们俩名字联系起来的那一首!这张卷子上刚刚才考过的!”

    舒窈难得觉得听关行洲讲话如同听天书。

    “我的名字叫关行洲啊!”关行洲还是没有放弃,一个字一个字的提示她,“关、行、洲,你的名字叫舒窈,舒、窈,你还是想不起来是哪首诗吗?”

    “……”

    天生没有浪漫细胞的舒窈还是不知道他打什么哑谜。

    关行洲终于沮丧了。

    但他沮丧也只沮丧了半节课,那节课的后面半段,他偷偷将自己的语文课本运输到了舒窈课桌上,并在她不解回头时对她比了个v的手势,附送一个满血复活的大笑脸。

    语文课本是摊开的,舒窈余光瞟到下面花花绿绿的笔记。

    眼睛条件反射的疼了起来。

    舒窈下意识合上了课本。

    合上以前,她只来得及看见那页开头的题目是《关雎》。

    《诗经》的第一首——这就是她当时全部的想法。

    说到底,那时候她并没有将关行洲急切想要表达的情绪放在心上,她也并不那么在意两个人名字被什么给联系起来这种事。

    他如果说,她就听着。而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她也就转头忘掉了。

    她总是有更重要的事。

    *

    这就是当时的那本课本,以及被他翻开、又被她合上的那一页吧。

    舒窈拿着语文书怔怔的想。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上面的“关”字、“河”字、“洲”字,以及“窈”与“淑”,都被红笔圈了出来,旁边工工整整写着关行洲与舒窈两个名字。

    以舒窈对关行洲当时狗爬字的记忆,这五个字大约是他穷毕生之力写出来的最周正好看的字了。

    表达的含义这样的鲜明,哪怕一点不懂得汉语的深意,也能够看懂当中的关联。

    可惜当时她却没有看到。

    而她为什么在关行洲一再提醒她那是彼时语文考卷上考到过的诗句,她还是没有一丁点的反应呢?

    她现在想起了。

    因为那次的考卷上《关雎》是一道默写的题,只是默写的部分是这首诗的第三四句: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彼时舒窈情窦未开,死记硬背,哪里懂什么《关雎》,什么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她只是在自己写过的题目里默搜一遍,没有搜到与关行洲表达相关的,于是作罢。

    现在,现在的她感觉竟是……如此遗憾。

    如果十年前的她看到了呢?如果当时她就理解了两人名字上的牵绊,后来她还会去问关行洲那个问题吗?

    那也是从前的事了。

    关行洲从她个人主页上注册的id到微信昵称,名字始终都用“君子好逑”,她知道这是一句古诗,而关行洲那样阳光开朗又大大咧咧的性格,怎么看都不像个文艺的做派,她于是在一次闲聊中忍不住问他这名字的由来。

    当时关行洲沉默了很久,那是两人聊天以来,他第一次沉默那样久。

    她以为他是临时有事情去忙。

    后来隔了好几个小时,他终于轻描淡写回复了她:刚才有点事情处理,没什么的,只是不知道叫什么的时候,偶然看到这句诗而已。

    那时的他很失望吧?

    他是不是曾经期待过,希望她能从这个名字里认出他是谁?

    毕竟、毕竟……

    舒窈有些头疼。

    她后知后觉想到,十年前他将课本递给她的那一天,她瞟了一眼题目随手就合上,看在他的眼里是不是她已经把他勾画和工整写上去的重心都收入眼底?她这时才想起那节课后他拿回自己的课本,分明是兴高采烈的模样,而一开始老喜欢“女神女神”乱叫她的他,从那以后都更喜欢直接称呼她舒窈。

    彼时在他看来,是不是觉得他们那叫做心照不宣?

    而她……

    为什么后来她要那样轻轻巧巧去问他那个名字的由来呢?

    生平头一次,舒窈对自己产生了一种类似后悔、懊恼的情绪。

    她不自禁地抬头去寻找关行洲。

    关行洲正好从厨房里出来,与她面面相对,片刻又看向她手里的陈旧的语文课本,一脸“卧槽这是谁翻出来的丢人丢大发了”的震惊。

    舒窈当然知道他的震惊不是装出来的。

    当然知道这本课本不可能是他自己有意摆在这里的。

    更知道慕容的水不是关行洲让他撒的,衣服不是关行洲让他换的。

    也知道今天她被约到这里来,个中的原因是什么。

    但是,现在谁又在意这些呢。

    她看着关行洲,生平第二次问:“你为什么要取个网名,叫‘君子好逑’?”

    第一次她问这个问题,百分之百让他不开心、甚至伤心过,而现在……

    关行洲神色从震惊到从容,而后看着她轻描淡写笑了笑:“因为‘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