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26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关行洲终于抛弃了夜访,一大早赶来陪舒窈晨跑的第一天早上,舒窈收到他邀请自己去他家做客的邀约。

    她家后不远处就是河道,两人就沿着河道跑,速度不快,她正着跑,关行洲则是面朝着她背对着路,倒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样跑出一道笔直的线:“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最近大家为了我的事都挺操心的,慕容天天陪我在俱乐部跑出跑进的,我昨晚才知道嘉哥居然瞒着我去跟俱乐部的领导聊过投资的事,吓了我一跳,还好只是刚接触而已,还有你……总之周末想请大家一起聚一下。”

    舒窈抬眼皮瞟他一眼:“有结论了?”

    关行洲怔了怔,点头。

    舒窈不再说话。

    关行洲等了片刻,忍不住问:“你怎么不问了?”

    “你不是准备周末再说?”舒窈反问。

    关行洲愣怔过后失笑:“有的时候感觉你就跟住在我心里似的。”

    舒窈想了想:“这是情话?”

    猛地脸红,关行洲连连摆手:“我就是想说你聪明!”顿了顿,他声音发飘加了一句,“你也可以……当成情话听。”

    舒窈点头。

    关行洲不太了解她这个点头的含义,是说知道了?还是……觉得他这句情话说得很不错?

    但是他当然不敢问,于是自顾自开开心心当成后面一种。

    看着舒窈走进家门以后,关行洲才在名叫“同盟会分会”的群里发了条消息:已经跟舒窈说了,她也同意了。

    群里的另外三个人表示十分满意。

    关行洲忍不住追问一句:所以一定要在我家里面聚会,里面到底有什么讲究?

    微信昵称就是本名的慕容老神在在问他:难道你不想把舒窈领回家?

    君子好逑:当然想了!

    慕容:那不就成了。

    君子好逑:……

    关行洲觉得十分沮丧。

    上次慕容说了让他“等着”的话以后,回头也不知道怎么琢磨了一番,就跟他说让他找个借口约舒窈去他家里。这把快三十的关纯情处男吓得只差没指天发誓:他对舒窈固然有一箩筐的想法,但是绝对没想着要在舒窈接受他以前付诸实践!

    慕容白眼都快翻上天了。

    于是乎各退一步,单独邀约改成五人聚会。

    有了让自己没机会“胡思乱想”的后盾,将舒窈带回家这件事立刻变得极其具有吸引力。

    关行洲于是果断执行了。

    ……虽说他还是不明白个中内涵,心里因此而存着一点点的担心。

    有关舒窈的大小事,他总是很难做到完全安心的。

    星期天的早晨,各自收拾完毕的舒窈和洛玮在客厅碰面,一个衬衫西裤,一个一身休闲的恤短裤,扮相十分迥异。

    洛玮打量她过后,十分认真问道:“你就打算穿这一身出门?”

    舒窈微微蹙眉:“有问题?”

    “现在我们正在休假当中,并且这是一年之中最热的季节。”洛玮循循善诱,“今天我们要去你未来对象家里做客,但是你打扮仿佛是领导即将去视察,这样多半会让你那个心理素质本来就很不稳定的对象感到紧张,所以我认为你应该换一身打扮,至少穿得稍微……休闲一点,更夏天一点。”

    从没有在穿衣打扮上花过一秒钟精力的舒窈对此感到十分不解:“有区别?”

    洛玮觉得短时间内让她理解什么叫“女为悦己者容”还是太困难了,想了想,简单粗暴地说:“这也是一种新的尝试。”

    这句话舒窈就很好理解了。

    毕竟洛玮最近但凡有了想让她做的事但是又找不到有力的理由说服她,往往都会搬出来这句话。

    舒窈于是也退了一步:“我没有其他衣服……穿运动服?”

    洛玮神色复杂看她一眼:“你有的,出发之前澜姨给你塞箱底里了,现在在你衣柜里好好挂着。”

    两人甫回国的那天,舒窈直接赶去看关行洲比赛,行李什么的都由洛玮收拾,她将景澜特意为舒窈准备的几套夏季休闲装甚至还包括了一条裙子就挂在她衣柜的中央,然而聪明的舒窈在这方面仿佛选择性眼瞎,这么多天硬是一眼都没瞅到过。

    舒窈换好衣服出来,洛玮替她把头发扎起来,舒窈有些迟疑问:“我妈妈……为什么替我准备那些衣服?为什么不告诉我?”

    替她扎了一个高马尾,洛玮满意地收手:“大概希望你能意识到自己的美丽,并且学着打扮自己吧。”

    舒窈准备直接打车去关行洲家的时候,又一次被洛玮拉了下来:“第一次去别人家玩,空着手不太好。”

    舒窈蹙眉回想。

    她自己明显是没有这种经历的,而以往别人来他们家……好吧她记忆里来她家的只有舒行之医疗团队里的人除此之外就是洛玮,而好几年前洛玮第一次上她家,她记起当天她确实提了很大的一个果篮,并且还送了小礼物给景澜。

    景澜当天很高兴。

    所以这样的行为会让主人家高兴?

    舒窈于是道:“去买吧。”

    挑选礼物的途中,她跟洛玮说:“我爸爸和我妈妈有很多朋友。”

    “但我们家很少来客人。”

    “为什么?”

    洛玮笑着瞥她一眼:“难得啊,你也会做明知故问这种事。”

    是。舒窈对自己承认。

    她说这个话的时候,其实已经知道为什么了。

    不是因为舒行之和景澜不喜欢待客或者没有能邀请的客人,而是因为她喜欢安静,而他们遵循她的意愿,不让任何过度的关注有机会投注到她身上来。

    这些以往她都觉得理所当然、又或者未曾察觉的事,在这个才开始了半个多月的长假里,出于目前她还说不清的原因,一点点让她意识到温情的真相。

    最后舒窈挑选了一只盛放的向日葵作为礼物。

    原本她虽说了要去买,但自然而然她将这件事归纳到洛玮的头上,洛玮却出乎意料拒绝了她:“今天我们都是客人,我买我的礼物,你也应该自己选你认为合适的礼物。”

    舒窈:“……”

    她第一次怀疑自己的智商可能并没有一直以为的那样高。

    洛玮买好礼物以后,她们漫无目的的在超市了逛了半个来小时。

    哦,该死的漫无目的。

    后来无可奈何的从超市出来,她一眼看到隔壁花店摆在门口的大簇的向日葵。

    奇怪当她没有挑礼物意识的时候,她根本未曾注意那里有一家花店,而当洛玮说了“你认为合适的礼物”这句话,她在寻找的途中却很轻易就看到了向日葵,并且情不自禁朝着花店走了过去。

    洛玮很诧异她竟然会选择花作为礼物。

    舒窈想了想:“觉得它跟关行洲很像。”

    洛玮扑哧一笑:“鲜花一样的中老年。”

    但其实,洛玮心里是明白的。

    关行洲对于舒窈而言,是像阳光一样灿烂的少年。

    关行洲远远看到一身恤短裤、头发高高束起露出光洁额头的舒窈,被闪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而当舒窈递过手里的向日葵,并说“送给你”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惊呆了,半晌结结巴巴向她确认:“这是你送……送给我的礼物吗?”

    他表情太过震惊,实在看不出高兴还是不高兴,舒窈罕见的心中有一丝不确定,于是问他:“你高兴吗?”

    关行洲如梦似幻地点头。

    从电梯出来以后,关行洲忽然抓住舒窈的手小幅度摇了摇:“我……我特别高兴,谢谢你,小……小窈。”

    舒窈明显怔了怔,偏头看了他一眼。

    关行洲呼吸都屏住了。

    但舒窈到底没有反驳,淡淡又回过头去。

    以走在后面的洛玮的视角来看,关行洲幸福得大概快要晕过去了。

    她淡定的想,难道老子就活该被闪瞎钛合金狗眼吗?

    关行洲事先就已经跟舒窈讲过,他与父母在一个城市,但他好几年前就已经搬出来一个人住,所以舒窈和洛玮过来,已经做好中午大约要吃外卖的准备。

    万万没想到一进门就见到兆嘉和慕容围着围裙热火朝天的在厨房里忙碌。

    兆嘉很贴心跟两人解释:“老关也会做饭,我们三人都会。”

    慕容补充一句:“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新世纪好男人,单身女士的首选。”

    舒窈、洛玮:“……”槽点太多,无从吐起!

    关行洲带舒窈参观房间,洛玮趁机遛进厨房跟她的战友们通气:“所以人是带过来了,一会儿我们要怎么做?”

    慕容高深莫测冲她摆了摆手:“什么都不用做。”

    洛玮没好气哼一声。

    这家伙不但不跟关行洲讲今天这出到底有什么目的,就连对着她这位战友也一副“你不需要知道”的讨厌模样,看得她生气。偏偏另一位战友也一副领会了精髓的淡定模样,两厢映衬下倒显得她格外鲁钝似的,终究没忍住又凑到兆嘉身边去:“你也不跟我说?”

    兆嘉十分温和向她笑了笑:“很多事不用刻意去做,眼睛看到就行了。”

    只隔了没几分钟,洛玮就理解了这句“眼睛看到就行了”。

    先是关行洲给两人都倒了茶。

    那两只马克杯明显是一套的。

    ……并且明显应该是定制的。

    因为杯子的外观都是十分古朴的中国风图样,一只图案中央印了“关关雎鸠”的字样,另一只上面则是“在河之洲”。

    洛玮猜测大概还有两只印着“窈窕淑女”和“君子好逑”。

    之后关行洲进厨房扫尾,慕容和兆嘉终于空下来,两人手里的杯子印证了洛玮的猜测。

    而后慕容身上的衣服“不小心”被水给泼了,于是跑去换了一件关行洲的家居服。

    恩,家居服上也印着诗经第一首的前两行诗,洛玮还注意到,“窈窕淑女”那一句,正好印在贴在心口的位置。

    如果这些都不足以让从没有过浪漫思维的舒窈生出任何感应的话,那摆在阳台藤椅上、此刻正拿在她手里的那本看得出极力好好保存、却还是因为年代久远而显得破旧的语文书上,因为中间别了书签而被她随手翻到的那页关雎,被圈出来的前面四句,以及旁边写着的“关行洲”和“舒窈”这两个名字,终于还是令她愣了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