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25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洛玮和兆嘉几乎是同时联系上对方的。

    她怀揣着一颗不作不死整天想挑点事的自认为十分老母亲的心,理所当然认为一个人搞事的力度不如群众大,于是开始替自己选择盟友其实现目前她也就只有慕容和兆嘉两个选择而已,鉴于第一次见慕容就没留什么好印象,她果断找关行洲要了兆嘉的微信。

    而另一头,慕容一想到被自己选择性遗忘的某些现场就两眼发黑,于是这个重任也被他果断推给了兆嘉。

    兆嘉是生意场上混迹了十年的人,洛玮则是伶俐又自来熟的聪明人,两人交流毫无障碍,彼此目的心知肚明,称得上一拍即合。

    兆嘉转头又把慕容拉进他们俩的聊天组里,成了个三人小群,名字就是“舒总与她的小傻狗化不可能为可能恋爱同盟会”洛玮改的。

    同盟会刚成立不到一天,慕容就在群里发了一连串的惊叹号,于是第一次三人会面顺理成章达成。

    一见面慕容就迫不及待问洛玮:“那两人亲上了你知不知道?”

    洛玮慢条斯理点好自己的咖啡,这才点了点头:“我恰巧围观了整个事故现场。”

    慕容大怒:“那你怎么不在群里说?”

    “这不是见你们最近都忙嘛,再说关行洲那人想也知道沉不住气。”洛玮耸了耸肩,“你们总会来找我的。”毕竟

    她在心里补充一句,拉群的那天她就已经给自己设定好了“处变不惊足智多谋的军师”人设,咋咋呼呼这种事怎么能由她来做呢?

    听她讲完那晚上强吻事件的全过程,兆嘉和慕容简直不敢置信:“所以舒窈的反应就是有点糙?没了?!”

    洛玮再次优雅地耸了耸肩。

    “难不成舒窈是……是石头精之类的?”慕容有些困难道,“好歹也是被人抱着啃了一口,不指望她欣喜若狂吧,但是高兴还是不高兴总该有点反应,所以有点糙到底是什么鬼?”

    “还是舒窈之前醉心学术,从来没被人追过,不太清楚男女之间这点事?”兆嘉早就从关行洲口中知道舒窈之前从事什么行业,此时沉吟道,“老关亲了她一下在她眼里不会跟实验室小白鼠挠她一下是同一种意义吧?洛……小姐,你要不要适当点醒她一下这种行为的特殊意义?”

    “叫我名字就好了。”洛玮奇怪地看他一眼,又看旁边连连点头的慕容,“舒窈是醉心学术没错,但你们从哪得来的她没人追求这种奇怪结论?再说了关行洲难道没告诉你们,舒窈已经默认被他追这件事了?”

    两件事都同样惊悚啊!慕容跟兆嘉对视一眼,前者问道:“舒窈难道不是那种一年四季研究所和家里两点一线的人设?难道不应该连认识男人的机会都没有?”

    后者问道:“舒窈默认老关追她了?真的假的?老关怎么没跟我们说过?以舒窈的性格同意老关追她,四舍五入这难道不是明天就要领证的节奏?”

    这个感觉上挺聪明的胖子跟她倒是相当心有灵犀呢……洛玮神色微妙看兆嘉一眼,想到关行洲之所以没跟他朋友提舒窈允许他追求的事,大概因为不想顺势暴露舒窈之前生病的吧。这么一想,原本搞事情占更大比例的心态,倒是又往真心给关行洲出谋划策的方向偏了两分。

    “舒窈不去认识别人,不代表别人不来认识她啊。”有意忽略兆嘉的问题,洛玮摇头道,“也不知道你们有多低估我们家舒窈。我们家舒窈时不时发表一两篇论文,学术界的前辈和天才们谁不是争着抢着要来认识她找她交流心得?我们家舒窈偶尔代表研究所出席新品发布会、说明会,什么叫有颜有才有智商的顶级女神你们俩知道吗?她吸引来的个顶个都是高富帅或者学术界智商跟她相当的天才。所以说我们家舒窈行情是好到爆表的,请两位先对这件事先有一个正确的认识。”

    兆嘉与慕容目瞪口呆。

    “突然理解为什么老关这么多年都不敢对他女神暴露身份了……”慕容喃喃道。

    “人比人,气死人。”兆嘉总结得更精短。

    “前两年有个才学和智商在线的高富帅邀请舒窈看总决赛,当时她的拒绝冷酷得如同秋风扫落叶。”洛玮啧啧道,“我后来用她电脑,发现她拒绝看那次占用了晚上四十分钟睡觉的时间,翻看一个国内网站,当时我还以为她终于懂得电脑除开写报告写数据还有别的作用了,一直到她前几天剪辑关行洲里面的比赛合集,后来才想起她当时翻的就是那个网站。”

    “还有一回,”洛玮回忆道,“有个智商比她还高的生物界怪物,看了舒窈写的论文,认定舒窈就是他命中注定的灵魂伴侣,追求得那叫一个肆无忌惮明目张胆。舒窈不理他,那家伙还胆大包天硬拽着舒窈的手跟她阐述两个人结婚的五十条好处,以及将会为生物科学界做出的杰出贡献……舒窈回到实验室足足洗了二十分钟的手。你们别看她最近无所事事的,她以前在实验室里,二十分钟对她是什么概念,大概就跟一场商业谈判对兆总你的意义、还有一场篮球比赛对慕演员先生你的意义一样一样的。”

    “……”被强行定性的“慕演员先生”很伤感。

    “所以啊,”洛玮懒洋洋道,“我们家舒窈被你们家关行洲拉着小手强吻了,没有反复洗手半小时也没有吐口水,居然还能一本正经说他有点糙,这天下红雨一样的待遇,求求你们就知足吧。”

    舒窈是什么人?这么多年她的生物钟就像是长在脑子里一样,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意识无比清醒。她拒绝所有人的追求和一切不必要的应酬,跟有没有爱情其实毫无干系,就是单纯的不想浪费时间。对于这样的她而言,每天定时定点的睡眠是保障她第二天高速连轴转一天的充分必要条件,这么多年洛玮不是没见过她因为事情没做完而稍微耽误一点睡觉时间的时候,但是耽误足足四十分钟并且与工作毫不相干,在她记忆里真的就那么一次。

    而那一次她大约是被三个字给触到了,于是花费四十分钟的“巨款时间”,看了一场关行洲国内的篮球赛。

    舒窈是什么人?是亲密接触仅限于跟舒行之以及景澜,就连她们俩人目前在同一空间起居,每天有超过三分之二的时间待在一起,却也不会像普通闺蜜那样牵牵手挽挽胳膊。她被人摸一下手就要反复洗二十分钟,却被关行洲牵着也就牵着了,亲了也就亲了,眉头也不皱一下,末了还能回味以后说一句“有点糙”。

    洛玮干嘛老想着要给关行洲搞点事?

    因为关行洲也好,他的这两位朋友也好,甚至于舒窈,他们都默认关行洲为舒窈付出了许多许多,他是值得被回报的。但是呢别说关行洲了,就连舒窈她自己,大约也从没有意识到她为关行洲破过多少的例,对他有多少的默许和纵容,而这份纵容也并不是从她决定回国才开始的。

    身为舒窈的“娘家人”,洛玮当然气不顺了。

    不是气大家都看不到舒窈的体贴纵容,而是气自己的“众人皆醉我独醒”,真是无比寂寞啊。

    所以嘛,当然要抓紧一切机会搞事情。

    慕容和兆嘉瞠目结舌过后,觉得他们两人知不知足不要紧,但是这个话如果被关行洲听到,那家伙大约能知足到直接上天了。

    “所以乘胜追击果然是很有必要的。”慕容拍板道,“目前舒女神对我们老关简直言听计从,老关再努把力说不得就能直接把女神拿下了!”

    天真!洛玮在心里冷嗤,心想舒窈的智慧点可没有半个点是点在这上头的,要让她从“有点糙”的感受里进一步有所突破,呵呵……

    但是这个话她当然是不会说的,不动声色道:“所以呢?我贡献了这半天的情报,你们俩有主意了没有?”

    “集思广益嘛。”慕容十分乐观道,“大家都把自己的恋爱经验拿出来分享一下,说不定里面有能用的。”

    洛玮耸耸肩:“不好意思,我跟舒窈一样醉心学术,恋爱经验至今为零。”事实是顶头上司太能干,特么的她倒是想谈恋爱可惜抽不出那个黄金时间……

    兆嘉抿一口咖啡:“我醉心赚钱,一心想给老关开个俱乐部,恋爱经验……也为零。”而事实上,大学毕业以前他自卑自己的长相身材,创业后倒是有姑娘追他了,但是他老怀疑人家看上的不可能是他这个人,于是犹犹豫豫的始终没敢下手……

    “……”慕容有些心虚轻咳一声,“我好像空窗快一年了,上一次恋爱……咳,不大能回忆起来了。”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尴尬的沉默中,兆嘉灵机一动,突然抓住某个点:“所以那天晚上老关到底为什么亲了舒窈?没点特殊理由舒窈不可能任由着他吧?”

    号称自己只是起身上厕所不小心看到、实则暗地里偷窥了好一会儿的洛玮一拍手:“这个我知道!因为关行洲提到以前是怎么跑到舒窈家门口来痴心守候,我在门里面都听得有点出神,更别提舒窈,肯定一时间给他整得心软了。”

    以前……

    心软……

    沉吟好一会儿,慕容蓦地也是一拍手:“我知道怎么做了!都听我的!”

    洛玮兆嘉双双投给他一个怀疑的眼神。

    慕容:“……”好歹他也是这群人里唯一有且有不止一次恋爱经验的人!他们凭什么用这么鄙视的眼神看他!凭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