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24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

    跟自己喜欢的人接吻是什么感觉?

    跟自己喜欢了十年的人第一次接吻是什么感觉?

    就是很软、很软的……

    “卧槽光天化日你们俩这是在干嘛!偷情居然都偷到家门口来了!简直道德沦丧!”

    一声霹雳大吼中,道德沦丧的两人半秒之内分开,各自往后倒退一步,一个满脸梦幻,一个秀眉微蹙。

    客厅灯光大开,穿着睡衣的洛玮站在门口,满脸震惊看着两人,就差把“伤风败俗”四个字写在脸上。

    舒窈忍了又忍,实在忍无可忍:“你最近不要再看成语大赛。”祖国几千年的底蕴凝成的四字成语,但凡从她口中说出来,怎么就这么丢人现眼呢?

    “现在是关心成语大赛的时候吗?”洛玮痛心疾首道,“舒窈我真是看错你了,你的高贵冷艳呢?你的高岭之花呢?你口口声声说这家伙不是你的结婚对象,转头就跟人抱在一起啃,你什么时候学会口是心非了!”

    舒窈打心底里是根本不想理会这个戏精的。

    但是鬼使神差的,她又解释一句:“不是我主动。”

    “这家伙居然敢对你用强?!”洛玮这下完完全全的震惊了,看向栅栏外如梦似幻小媳妇一样脸通红的那位啧啧赞叹,“关行洲我也看错你了啊,你这是向天借了个胆子居然敢强吻舒窈,你就不怕明天你就成了她实验室里的活标本?大佬够胆,受我一拜!”

    关行洲慌慌张张避开她的九十度作揖鞠躬,“我我我”了半天也没我出个所以然,后悔吗?当然不了!那他真的是强吻舒窈了?好像真的没经过同意……这这这……

    怀着一半回味一半惶恐的心,关行洲也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样的心态,脱口道:“这是我的初吻!”

    话音落地,没等舒洛二人有反应,他自己臊得直接蹲到了栅栏下面。

    舒窈:“……”

    洛玮:“……”

    反应过来的洛玮爆发出一顿惊天动地的嘲笑声,指着栅栏后面那个不敢站起来的人眼泪都快笑出来:“你这是打算把那个地方当地洞,今天就蹲在那了?”

    关行洲选择狗带。

    洛玮继续哈哈哈:“说起来关先生您今年芳龄二十八?二十八你这才把初吻送出去?初吻哈哈哈哈哈哈……”

    关行洲:“……”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他希望能一棍子打死一分钟前说出那句蠢话的他自己tt

    他已经绝望到根本不敢去看舒窈的反应了。

    但是看不见人也能听得见声音,他听见舒窈声音冷冷地说:“你的初吻难道送出去了?”

    洛玮的笑声戛然而止。

    关行洲简直不敢置信!

    刚才被他强吻的舒窈竟然帮、帮他怼自家助理?

    一时他脑子里又开始炸烟花了,忍不住从栅栏缝隙里去偷偷看舒窈,这时才后知后觉发现舒窈穿着睡衣,虽然款式很保守脖子以下全遮完,但是他他他、他竟然强吻了穿着睡衣的舒窈……

    关行洲觉得自己十分猥琐的同时,幸福得快要晕过去了。

    洛玮不甘心就这么认输,重整旗鼓后轻哼一声:“以二十八岁才献了个嘴唇碰嘴唇的初吻来计算概率,两年之后大概我们就可以见证年满三十的大龄处男了,讲道理这样的稀有物种可以被拉进实验室搞研究了吧?”

    关行洲脑子里烟花还没炸完,整个都晕乎乎的。

    晕乎乎的他听到这句话,不知怎么就刷的站起来,对着距离自己三米远的舒窈大声讲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我随时都可以的!我想了很久了!”

    舒窈:“……”

    洛玮:“……”

    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的关行洲自己:“……”

    为什么这一秒钟这么漫长……为什么她们两个盯着他目光不肯离开……为什么上天还不下冰雹?还不闪电?还不打雷?就来一个惊天巨雷劈死他吧,劈死他好了……他已经没用勇气继续在舒窈的目光下笑着活下去了……

    所以被他“想了很久”的舒窈现在又是怎么想的呢?

    老实说,舒窈没什么想法。虽说从科学理论的角度出发,她完全了解她父母生下她的全过程,但是从情感的层面出发,她实在理解不了“想了很久”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听起来似乎很冲动实际上又很克制的感受……她甚至都还没时间对几分钟之前那个嘴唇贴嘴唇的亲吻做出真实的反应。

    至于洛玮,她已经被关行洲的蠢萌和纯情震惊得不知道该怎么接茬了……

    尴尬的冷场中,到底还是罪魁祸首关行洲轻咳两声,局促地盯着舒窈道:“我……”

    “等等,”洛玮举着手打断他,“我已经看够热闹了,你们俩的情话留着我撤退以后再讲。”

    说完这句话她干脆利落地迅速撤回房间里去。

    关行洲更局促了,但自己作的死哭着也要把残局收拾干净,嗫嚅半晌,到底认认真真对着舒窈道了歉:“对不起,刚才是我太冲动了,我不应该对你……”

    舒窈没回答。

    “但是我……”关行洲想着今晚反正也是这样了,该说不该说的都说了,就算再说两句真心话又能怎样,于是眼睛一闭勇敢地继续道,“我跟你道歉是真心的,但是我想亲你也是真心的!我如果跟你在一起,那我想……我想那什、咳,我也是真心的!”

    舒窈半晌点了一下头,道:“没怪你。”

    给自己鼓劲又鼓劲,关行洲深吸一口气:“你是……怎么想的?”

    舒窈眼中的迷茫一闪而过,而后摇头:“我不知道。”

    对于这个答案,关行洲不知道自己该失望还是该高兴。

    舒窈被他强吻了。

    但她一点也没有很抗拒、要责怪他的意思。

    可她也丝毫没有羞涩、开心的意思。

    仿佛刚才的那个吻对她……毫无意义。

    他正这么想着,却又听舒窈补充一句:“不讨厌。”

    关行洲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等脑子里终于接收到这句话的含义,一时之间简直是狂喜了,恨不得扑上去再亲舒窈两口:“那、那我……”

    “你该回去了。”舒窈淡淡打断他的遐想。

    如同一盆凉水当头浇下来,关行洲瞬间清醒,同时意识到现在是凌晨一点,他在大半夜里吵醒并强吻了自己的女神,几秒钟之前还差点想扑上去二次犯案,真这样做的话东方佛祖和西方上帝加起来大概也不能拯救他吧……

    “那、那你赶紧回去睡觉!我这就走了。”关行洲说完忙不迭地转身就走,这回效率倒是奇高。

    走了几步他忍不住回头看,舒窈还是站在原地,看着他的方向眼神淡淡,却只用一眼就就让他心口发热,那个吻的触感再一次浮现上来……

    扑棱两下自己的脑袋,关行洲以五十米冲刺的速度跑开。

    舒窈回到客厅的时候,洛玮还窝在沙发里,见她回来赶忙举起手:“我只是想上个厕所而已,看到那种限制级画面以为自己做梦,一时没控制住。”

    舒窈想了想,十分认真地纠正:“那不叫偷情。”

    被人亲了一下以后居然连这种小事都在意起来了,还说没跟人处对象……洛玮内心吐槽,面上一本正经点点头:“以你还替人家怼我这劲头,的确不算偷情,怎么也得是合奸了。”

    舒窈:“……”

    祖国造字老祖宗的棺材板都快压不住了!

    她放弃跟这货正常交流的想法,正准备回房,洛玮却又突然问她:“所以接吻的感觉怎么样?”

    略略回想了一下,舒窈总结:“有点糙。”

    洛玮:“……”

    以为看似高冷实则纯情的舒小姐骤然遇袭需要心理疏导的她,是真傻==

    慕容这两天生活有点水深火热。

    因为他最佳拍档兼最好朋友关行洲突然变成了个二傻子。

    找来几个队友一起练球的时候,关行洲在旁边指挥着指挥着突然就爆发出一通傻兮兮的笑声,并且满脸回味就像来的路上刚捡了一千万现金,此刻正被他收藏在临时打的地洞里。

    打球的间隙大伙儿休息聊天,纯男士们在一起,篮球说够了自自然然就扯到男女那点事,忘了谁就随口提了“接吻”两个字,据他所知连初吻都没机会送出去的关二傻足足脸红傻笑了两个小时。

    邢云丘特意拨出时间,很认真对关行洲做私下一对一指点的时候,这家伙竟然突如其来的走神,惹得邢教练当头赏了他个爆栗起身就走,这才又哭着喊着拽着腿赌咒发誓不再走神才把教练给留下来。

    由此,两三天内,整个朋友圈都知道了篮球脑袋关二傻在谈恋爱。

    然而知晓内情的慕容却因此而更加奇怪:舒窈回来也有一段时间了,之前老关也傻,可也没见他傻成这几天这德性啊。

    一逼供,慕容惊了:这尼玛就亲上了???他以为就凭这两人这性格这磨蹭法好歹还得再拉锯个十年呢!

    当下一拍板:必须乘胜追击!

    关二傻一脸迷茫:这怎么追击?再、再亲一次吗?

    一边说还一边脸红。

    慕容恨不得一掌扇飞他的脑袋:等着!

    ……但是相较于球技而言,慕容同学的恋爱经验也实在支撑不了他给这样高难度的两个人出谋划策。

    于是“舒总与她的小傻狗化不可能为可能恋爱同盟会”成员:慕容、兆嘉、洛玮第一次正式会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