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23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舒窈对着窗外的那个人,发了五秒钟的呆。

    五秒钟后,那个人抬起了头。

    舒窈才发现,他目光始终是看着自己的这个方向。

    现在他们有一种四目相对的错觉。

    但是她房间是黑的,那个人其实并不知道此刻屋里的人正站在这个地方跟他四目相对。舒窈冷静的想。

    而后她不知道出于何种目的,伸手按开了房间的灯。

    灯亮的那一秒钟,她清楚从他眼里看到了诧异、惊喜、迷茫与不知所措交织的情绪。

    她伸手稍微拂开一点窗帘,于是外面那个人看见了她。

    他脸红了。

    大半夜跑来别人门前偷窥,他这是做贼心虚了?她想。

    而后她朝着门口走去。

    转身的一刹那,她突然有种想回头看看他表情的冲动,但到底也只是想想而已。

    两人隔着一道栅栏相对。

    舒窈面无表情。

    关行洲手足无措他手里还拎着半罐啤酒,这会儿扔也不是,继续拿在手里则像个烫手的山芋。

    舒窈看一眼那罐啤酒,忽然道:“以前你半夜来,没有拿过这个。”

    关行洲怔了怔,忽而苦笑:“这世界上难道就没有你不知道的事?”亏他以为自己从开始到现在除了中间的表白,其余时间单恋得多么隐蔽心酸,可如今一天比一天更发现,他在她眼里似乎完全都是透明的。

    “我不知道,”舒窈道,“总是半夜到别人门前偷窥,这是你特殊的癖好?”

    关行洲又一次脸红了,小声道:“也没有总是……”

    “你第一次来的时候,”舒窈打断他,“那时候找我有事?后来为什么又走了?”

    关行洲反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说的“第一次”是哪一次,整张脸轰地一下涨得如同火烧:“你……你那时候就知道?你怎么会……我以为你不……”

    舒窈奇怪看他一眼:“我不是瞎子。”顿了顿,又问一遍,“你那时找我做什么?”

    “也没什么。”关行洲不自在挠了挠头,“就想跟你讲那三个人可能会找麻烦的那件事,后来在学校遇到以后,我跟你讲过了,你还记得吗?”

    舒窈不置可否:“为什么那时候没讲?”

    关行洲安静了一小会儿,忽然笑了笑:“我那时候跟自己找了很多借口,比如你很认真不能打扰你啊,比如怕你已经不记得我不相信我的话啊,但其实”他回忆着那时的心情,有些怀念道,“我当时就是怕跟你讲了那件事,然后就再也没理由来找你了。”

    舒窈怔了怔,道:“你那时候就……”

    “是第一次,”关行洲笑着打断她,“我第一次见你,就已经忘不了你了。后来在那个篮球场等了好几天也没再见到你,所以才忍不住跑来找你。”

    “那一次为什么等了那么久才走?”

    “也没什么,就想陪着你。”

    舒窈一怔:“我那时候看上去……需要人陪?”

    “不是你需不需要,而是我自己想不想。”关行洲对着她,难得笑的有两分无奈,“我喜欢你,如果只是你需要什么我才去做什么,那我这些年真的什么都不能做。”

    毕竟他现在知道了,舒窈前面的这些年真正的需求是什么,而事实上那些需求都离他太遥远,较起真来他真的无法为她做任何事。

    “我那时候看着你在窗户里面,一下午没有喝一口水,没有往书本以外的地方望一眼,我觉得心里有点疼,觉得你有点孤单,所以哪怕你不知道,甚至不认识我,我也想陪着你,假装你就不是一个人了。”关行洲摇了摇手里的啤酒罐,有些自嘲,“说穿了还是自我满足,我觉得自己情深义重,但你……我是说如果你不是那么聪明,那你根本不会知道,也不会因为这些不知道的事而变得更好。”

    舒窈若有所悟:“这是喜欢一个人的心情?”

    关行洲又笑了,灌了一口啤酒:“是啊,这是喜欢一个人的心情。”哪怕是自我满足,哪怕知道这只是一种自我满足,但就是无法停止去做这些事情。

    舒窈安静了一会儿。

    她想,所以她的确是不懂喜欢这件事。

    这个人为她做了很多事,不管她需要还是不需要,因为“喜欢”就是情不自禁。

    她知道这个人为她做了很多事,但这些年也只是看着,连问也没有多问一句,不是因为不喜欢,而是不懂什么是喜欢。

    她回来以后,也为关行洲考虑过一两件事,不是因为情不自禁,而是认为他“需要”。

    关行洲问现在可不可以继续喜欢她了,当时她没有说话,在这时刻却突然间迟疑了,关行洲如果继续喜欢她,她能给出相等的回应吗?如果不能……她并不想让很好很特别的关行洲吃亏。

    她看着他,月光和路灯的共同映照下他手里提着半罐啤酒,斜倚在两人中间的栅栏上,英俊脸大长腿,竟然少有的显得成熟又性感,更少有的让她对人的外貌突然有了一点的认知和在意,她想说:你还是不要喜欢我,我怕回报不了你。但她说出口的话,鬼使神差却变成了:“后来你总是过来,也是想陪我?”

    “还有让你也陪陪我吧。”关行洲有些脸红,“在学校每天都能看见你,晚上也能送你回家,习惯了,周末在家见不到你,就……忍不住跑过来,你总是百~万小!说到很晚,你们家其余的灯都关掉了,只有你房间的灯还亮着,我有时候想着就过来看你一眼,就当跑步运动了,但是每一次我过来,都忍不住要守到你房间熄灯。”

    其实真的没有那么频繁,每周也就那么一个晚上吧,他跑步过来,守着她,一直到她熄灯,再跑步回去。

    过去以为她不知道的,但现在他知道,那些以为是独自一个人的夜晚其实两个人都心知肚明。

    他心中忽然有一些的温柔,有一些的开心,想回去告诉十年前的那个少年,你为你心上人做的一切,并不是全部都给了路灯和月色,当时的她不一定开心,不一定感到幸福,但至少在你守候她的时候,她知道有一个人在为她守候。

    他看上去很开心,这样不行。舒窈想,不要让他继续心存希望,这次我要说我真正想说的话。

    她又一次开口了,但又一次的,她说出来的话完全违背了她的意志:“我离开了十年。”

    在思考着自己“应该”说什么的时候,有一小缕思绪不受控制的躲到她理智以外的地方想,他说每天都要看到她,不上课也要特意跑到这里来见她,那她突然就走了,不是十天十个月而是十年,他……怎么好呢?

    关行洲这一次一口闷完了剩下的啤酒,随手将罐子投进四米远处的垃圾桶里:“你家门前的这条路,我大概闭着眼睛走也不会出差错吧。”

    因为实在走了太多次了,这十年来。

    每一次想她想到不行的时候,每一次有开心或者不开心的事的时候,当年还没有跟她互相加微信,不能想找她聊天就找她聊天的时候。

    十年间,经常有人问他,这么大年纪了以后也不能抱着篮球结婚,就没有个看上眼的姑娘?

    他总是笑一笑不说话。

    他一次也没有说出过她的存在。

    就仿佛这是他心中独享的一个秘密。

    他也从没有觉得自己痴情或者长情。

    只因为无论是过去看得见她的时候又或者中间看不见她的这些年,她都始终如一的吸引着他全部的眼光罢了。

    “今晚呢?”

    听见她的问话,他有些不解地抬头,今晚什么?

    “今晚又为什么过来?”她问。

    看了她好一会儿,他突然伸出手越过了栅栏,抓住她的手。

    舒窈一愣,手指仿佛是动了一动,却到底也没有摆脱他。

    两人的手都是温热的。大夏天的热,大晚上的凉,混合在一起,竟然组成让人舒心的温度。

    “最近我经常做噩梦。”握着她的手,关行洲说。

    舒窈抬头看他。

    “从医院见面那一天的晚上开始。”他说,“总是梦见你……不好了,然后半夜惊醒,害怕发生的事只是自己做梦而已,怕你其实没有回国,更怕你病好了只是我做梦。”

    每天晚上都做梦。

    白天有多开心,晚上就有多担心。

    “这几天我实在太忙了,白天抽不出时间来看你。”然后就越发的担心她到底是真实还是幻觉,他握着她的手,低声道,“我来看你一眼,回去才能睡好觉。”

    更别提,现在他还触摸到了她真实的温度。

    “这三天,你每晚都来?”

    他点头。

    忽然之间,舒窈那点让他别再继续喜欢的想法,终于就在这个点头里完全的烟消云散了。

    她想,现在她还是不清楚他能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但是现在如果让他打住的话,她好像……并不是真的愿意。

    这就是自私吗?

    那她也将这当成一次自我满足好了。

    她于是道:“今晚我也做了噩梦。”

    而后被惊醒,而后看到了他。

    在医院与他坦白那一天以前,在看到他惊惧担忧又如释重负的脸以前,哪怕死亡的咒语时刻就像刀子压在她的头顶,但她一次也没有梦到过自己死掉的场景。

    她不允许自己耽于这样毫无必要的惊恐里,哪怕做梦也不行。

    她的父母也从没有在这方面对她表现过任何异常。

    唯独那一天他骤然知晓真相,后怕的模样不知不觉刻印在她的心里。

    让她今天晚上,突然就从前所未有的噩梦之中惊醒。

    “我梦到自己不存在了。”她说。

    而这时刻,他牵着她的手,他们感受到彼此的温度,都很真实,证明那些忧虑果真是不必要的。

    那刻关行洲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

    也许是从她平平淡淡的“我不存在了”几个字里,多少从这几个字细小的缝隙里窥见她一丝真实的存在于过去的惧怕。

    也许他就只是单纯的听不得她说这句话。

    他握着她的手,上半身穿过栅栏,看着她月光下向着他的方向微微扬起的脸,对着她刚刚说出那句话的唇,吻了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