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20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拜舒窈过于聪明的脑子和无与伦比的记忆力所致,即便关行洲说的只是很多年前一件对她而言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她的确还记得。

    彼时关行洲已经成了天天跟在舒窈身后的惯犯,日子久了,舒窈也就迫于无奈接受了他的存在,毕竟她不会骂人,更不会打人,赶人赶了几次也并没有任何成效。

    关行洲总是做奇怪的事情。

    她在学校不跟人讲话,因为无话可讲不跟人交往交际,百~万小!说的间隙她偶尔抬头,觉得不止是她没时间,大家应当都没时间也不准备遵从父母的心愿与人建立“学生时代的可贵友情”,毕竟几个月后大家就要各奔东西,此生不见才是大概率事件。

    但奇怪的是,好像全班、或者说整个年级知道她或者关行洲的人,都觉得她跟关行洲关系匪浅,有着深厚的“学生时代的可贵友情”。

    因为关行洲实在太能闹腾了。

    有同学找她问题,她会解答但说实话她不知道那么简单的题目有什么好解答的,偶然的机会发现同学没听懂,抱怨她小小年纪恃才傲物,关行洲笑嘻嘻拍着同学肩膀解释她自己的作业本上解题流程更简单,她不是傲,就是解题的思维跟别人不太一样。

    她突击了一段时间语文,成绩明显升上去,就是作文和阅读理解令她罕见的感到头疼,考试过后班上的女同学来找她请教速背的方法,作为交换,也跟她讲阅读理解和作文得高分的心得,而她过后见到关行洲将巧克力塞给几个女生,千恩万谢。

    生物和化学的实验课上,每次做实验班里同学总是抢着要跟她一组,下课她听见关行洲颇为骄傲的声音说,就说跟她一组你们不吃亏吧,她这方面可厉害了,比跟着老师学的还多。

    有外班的男同学要来找她讨教课题,却还没见到她人就被他拦在了教室外面,他看似嬉皮笑脸,声音却又透着十二万分的认真:年级第一就在你们班,你跑来我们班找人解题?解题也不是不可以,别的就别想了吧,她今年才十五岁,这个事你知道的吧?

    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关行洲以为他“暗地里”做的这些事,实则多多少少总是被舒窈看进眼里。

    她是认真觉得他闹腾,却一次也没有开口让他不要这样做。

    因为她并不是不知道世界上有一个词叫“好意”。

    舒行之和景澜希望她体会正常的高中生生活,可他们毕竟不能每天跟在她的身边,所以能做的也就是把她放进这个环境里。

    关行洲一点也不了解她原本的生活,但他无疑也希望她每天在学校过的是正常的高中生生活,所以每天能够跟在她身边的他,为此而做了许许多多的事,努力的让她感觉自己人缘还不错,努力的让她以为自己说话的方式很好理解,努力的让周围的同学都接纳她喜欢她。

    虽然他的努力看在她眼里没必要且很傻。

    但是她无法辜负他的这一份好意。

    这样的事情发生得多了,她无可避免的也就一点点留意起他来。

    然后就发现他虽说每天看似嘻嘻哈哈无忧无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但他也不是真的就那么无忧。

    作为校篮球队的队长,每次关行洲与校队成员一起出现在操场,无不引得大波迷弟迷妹围观,偶尔舒窈课间去厕所的间隙也会看上一两眼,但是讲道理,当时关行洲打篮球看在她的眼里实在不怎么样。

    她甚至觉得当初第一次见他被三个彩虹头按着打的时候,都比后来在学校她看到的打得好。

    某次晚自习下课,他罕见的一个人在操场上练球,她路过时,忍不住就驻足观看。

    他状态奇差,十投九不中,只能一直听见篮球砸得哐哐的声音,她站了两分钟,本想一走了之,迈了两步,终究还是忍不住回头问他:“你是在打球还是砸球?”

    关行洲蓦地回头。

    彼时他心神不宁,作为“舒窈雷达探测仪”竟然罕见的直到她开口,这才注意到她就在一旁,又想她看见自己刚才那些丢人的动作,不由脸上一红,结结巴巴道:“我我今天练习赛又被方老师骂了,他说我再继续这个状态,下个月的比赛就不用参加了。”

    舒窈闻言不由十分赞赏他们学校的篮球教练方老师:“你是打得挺差,参加比赛也只能拖累全队。”

    关行洲:“”他苦兮兮道,“你就不能安慰我两句么?”虽然他自己也知道这是妄想。

    果然就听舒窈冷冷道:“我安慰你,你就能打好了?”

    关行洲不由十分低落,拍了几下球,他丧气道:“我就是想变得更厉害啊,我以为改变打法能变得更厉害呢,谁知道”

    舒窈想,果然是这样。

    她问:“你打法怎么改?”

    “就就用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的聪明打法去打球啊。”关行洲讪讪,看着她眼里有几分莫名的崇拜,“我还是受你启发呢,你那么聪明,没打过篮球也能指导我赢,我觉得你如果会打球的话,一定是很厉害的人物,我今年当了队长,上半年校队打比赛成绩一直不太理想,就想着要不然我改变一下打法,如果我有你那么聪明、能懂得怎么配合大家的话”

    “你有我聪明?”舒窈冷冷打断他。

    关行洲立刻又沮丧了。

    “你没有我聪明,你学我做什么?”舒窈冷冷道,“靠蛮力打球的人,眼观四路耳听八方,你还记得自己要做什么?”

    这就是舒窈最近看到的关行洲,每每在打球的时候东顾西盼恍如梦游,该投篮的时候非要助攻,该抢篮板的时候非得去堵人,简直让人没眼看。

    关行洲如果有耳朵,这会儿耳朵估计已经耷拉到地洞里去。

    她讲话可真难听啊,可这难听真是难听到点子上了呀,简直跟方老师今天骂他的话如出一辙。他难过道:“果然你也觉得我打球就只靠蛮力呀?”

    舒窈冷冷看他:“你身高多少?”

    “186。”

    “体重?”

    “166。”

    “学校有你比更高的人?”

    “应该没有?”

    “身为全校最高最壮的人,你用蛮力打球难道不是理所当然?”舒窈冷冷问他。

    关行洲瞠目。

    “蛮力难道不是你们这个运动优势之一?你这是在嫌弃你自己的优点?”舒窈又问。

    这么说也也对哦,感觉很有道理呢,优点嘻嘻。

    关行洲美滋滋了一会儿,到底还有几分不甘心:“那眼观四路耳听八方”

    舒窈淡淡道:“傻瓜能一夜之间变聪明?”

    “也对。”关行洲一点也不觉得舒窈是在讽刺他,“被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我应该坚持我的蛮力打球法,顺便再慢慢学怎么眼观四路耳听八方,不过”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不由再次变成哭丧脸,“我蛮力打球十八年,之前比赛的成绩也照样不好呀。”说话间一双眼充满期待地看着舒窈。

    领会到他眼神的含义,饶是舒窈再如何淡定也还是被他的不要脸给震惊了:这个号称打了十八年篮球的家伙,这是在指着她这个完全不懂打球的人帮他赢正规比赛?他认真的??

    舒窈转身就走。

    关行洲一个箭步跳上来抓住她手臂:“求求你了,我现在有个梦想,我想上大!下半年比赛我真的想拿个好成绩,你行行好帮帮我吧,你只要每天在我们训练的时候来看我十分钟!就十分钟!那十分钟你可以一边百~万小!说一边稍微分一点点神来看我就行了!求你了舒窈,求求你了”

    舒窈冷冷看他抓自己的手。

    关行洲连忙松手,但依然坚定的堵在她面前,眼巴巴看着她,一点没有要捡回脸面的意思。

    舒窈:“”

    很多年以后,她从洛玮口中得知自己有一个天赋技能叫毒舌,但是呢,偶尔她回想过去,也曾经后悔自己只会毒舌而没学过骂人这个辅助技能,毕竟记忆中有的人,他真的很!欠!骂!

    舒窈于是出于自己都不明白的心态,开始了每天去篮球队看十分钟书、顺便看两眼人的日子。

    不得不说关行洲这一回真是聪明的,他叫舒窈来,就是想借助他没有但舒窈天赋满点的技能点:眼观四路,耳听八方。

    教练方老师要指导一整队的人,但舒窈却可以只看他一个人。

    舒窈能看出他跟队友的配合哪里差点默契,也能指点他蛮力应该使在什么地方。

    舒窈确实看出来了,也确实指点了他。

    那段时间她仿佛成了篮球队方老师的小助理。

    方老师甚至也真的就战术的问题跟她做过两次讨论。

    毕竟彼时的她拜关行洲所赐,在篮球队里有着相当高调的“无所不能”的天才之名。

    而后来篮球队的比赛成绩

    “那年我们学校得了省赛第一名呢。”关行洲有些怀念笑道,“后来方老师还说要请你吃饭,说必须要感谢你拯救了失足少年我,只可惜庆功宴你没去。”

    舒窈当然不可能去了。她甚至后来每每回想那一段经历,都怀疑当时连着半个月天天去篮球队打卡的人真的是她自己?简直莫名其妙!

    沉默片刻,她突然问:“后来你怎么学会的?”

    “学会什么?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吗?”关行洲笑开,“毕竟这都已经十年了呀。”

    傻瓜不可能一夜之间变聪明,但是天天练天天练,一直练了十年,再傻的傻瓜也该进化那么一点点了吧?

    毕竟上体大以后,他再也没有了靠身高体重蛮力就能碾压全校的独特优势。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在积极给自己在打球这条路上寻找生路。

    他是个执着的人,无论对舒窈还是对篮球。

    虽说两者在认清现实以后,所追逐的那条生路都显得十分渺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