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19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我的小宇宙还在持续爆发,感觉我一个人打一支球队完全没有问题!”

    “以前出于自卑而走上男的道路,我现在怀疑也许我一开始就埋没了我自己的天赋?”

    以上言论出自今天才刚开始学打篮球的洛玮与兆嘉。

    慕容咬牙切齿:“求你们放篮球一条生路!”

    洛玮与兆嘉哈哈大笑。

    慕容都快被气死了:“要不是你们三个一起撒泼打滚,我才不会”

    “十分钟的比赛,你进了八次球,我们三个一次都没进,因为我们不会投篮。”舒窈语声冷静打断他的话,“但是我从你手里偷走过两次球,洛玮两次,兆嘉三次,你认为这都是因为我们撒泼打滚?”

    慕容一滞。比赛中他可不会想那么多有的没的,哪怕面对三个菜鸟,一旦将篮球扣在手中,他也只听凭本能去行动。这时候顺着舒窈的话回忆一番刚才那惨不忍睹的十分钟,这才猛然意识到当中一切关窍,不由看向关行洲。

    舒窈也正看向脸上还带着笑、满头大汗不比下场的四人清爽多少的关行洲:“是因为关行洲对你的行动作出预判,并提前指挥我们作出应对。”

    这是一场没有规矩的篮球赛。

    关行洲也并没有说什么规矩的话,从头到尾都是“一起上去堵他”、“两个跑到他前面去,一个站在他后面”、“准备,跳”、“扑上去,抢!”这些小学生都能听懂的话。

    简单,但有效。

    慕容眯起了眼睛。

    舒窈问:“你觉得他指导得怎么样?”

    沉吟片刻,慕容道:“我承认他预判我行动的准确率很高,基于此做出的应对方案也不错,但这是因为他了解我”

    “教练能够根据手下球员的长短,制定每一场比赛的战术,不正因为了解自己的球员?”舒窈打断他的话,看一眼他和兆嘉,又道,“而你们今天来这里,不也为了了解我,继而完善计划?”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慕容和兆嘉先是哑然,哑然过后就是震惊。

    他们当然不是震惊于舒窈看穿他们今天跟来的目的,而是震惊她在这一句话里暴露出来的信息量。

    教练!

    在今天约会的这五个人当中,慕容和兆嘉一直默认他们俩是替关行洲前途考虑和操心最多的。

    明显是来凑热闹的洛玮首先pss。

    舒窈对关行洲绝不能说毫不关心,但她到底是个性情冷淡的人,落在慕容和兆嘉眼里就颇有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哪怕慕容知道她还当过关行洲一回“真爱粉”。

    关行洲自己当然是很关心自己前途了,不然也不会大热的天去大街上搞什么推销,但谁又能指望一个恋爱脑对自己的前途做出什么准而有力的判断呢?

    所以操心的大头自然而然就落在既有头脑也有实力的慕容和兆嘉身上。

    兆嘉毕业就自己开公司,当了十年的商人,他今天跟过来一则看一眼自家死党的心上人长什么模样,二则未必就没有权衡这位心上人值不值得关行洲付出这么多的意思,截止刚才为止,他对舒窈还没有什么特别的看法,直到听到了“教练”两个字。

    聪明的慕容和兆嘉几乎立刻就反应过来舒窈今天约关行洲的目的。

    也知道了当他们还在心思思考各种各样可能性的时候,舒窈已经看准了其中某一个可能性并立刻就开始付诸实际。

    舒窈对关行洲只有一丢丢的关心?

    兆嘉觉得一分钟以前的自己真是瞎了狗眼!

    但下一秒钟他内心里刚刚对舒窈升腾起的好感和佩服就直接被头顶的烈日给蒸得漫无踪影了。

    因为舒窈转而对着关行洲说:“我看了你历年比赛的合集,我认为你不适合再打篮球比赛。”

    关行洲面上有一瞬空白。

    兆嘉很想跳起来骂人。

    已经对舒窈说话方式颇有心得的慕容则很有几分微妙想:这家伙的毒舌果然不分敌我全场扫射啊。

    下一秒他的微妙就成了心如死灰。

    因为舒窈又说:“慕容说过,竞技场上只留最优秀的人,我看完你比赛,认为你无论状态还是技术,都不算最优秀,继续打下去,不会比现在走得更远。”

    慕容充满怨念,泪眼汪汪看向关行洲,希望他能体会到自己绝对没有背着他在他心上人面前损他的意思。

    关行洲却没注意到他的眼光。

    他在想,为什么会这样呢?

    他自己事自己知,无论是教练和队友这个赛季为留下他做的种种努力,还是慕容以及邢教练三番四次直言他目前真实的状态,他或许有几分不甘心,那就连那几分不甘心也只是对自己实力的沮丧。

    为什么同样的话一旦从舒窈的口里说出来,就让他这么的难堪呢?

    他以为昨天之后,他在舒窈面前已经不存在什么遮羞布了,但是、但是果然放飞自我这种事是不存在的吧?但凡他还爱慕着舒窈一天,就永远都希望自己在她眼里是优秀的。

    昨天他拆穿了自己,舒窈却没有带给他一丝一毫的难堪。

    而今天

    舒窈是无意的,他想。

    但是她为什么要无意说这个话?她

    在他慌乱的自我开解和排查之中,他听到舒窈再一次开口问他:“你是喜欢打篮球?还是喜欢在比赛场上打篮球?”

    他脑子里还有些回不来神。

    舒窈又问:“你想过当篮球教练吗?”

    各自怨念的慕容和兆嘉齐齐停止了腹诽,又齐齐在内心惊叫一声:她就这么毫不委婉的说出来了!

    关行洲神色迷茫。

    舒窈再问一遍:“你想过吗?”

    关行洲吃吃道:“没没想过。”

    “为什么?”舒窈问。

    “那不是只有聪明人才能担当的职位?”关行洲反问。

    舒、洛、慕、兆:“”

    关行洲这时候,却一点点回过神来,条件反射先回答舒窈刚才的问题:“我喜欢打篮球,能上赛场当然最好,只是”思考了片刻,他又确认一般道,“我喜欢打篮球。”

    热血的运动,谁又不想勇夺魁首光耀全场呢?只是想要成绩和荣耀,果然还是因为喜欢这项运动本身吧?比如他就并不想去足球赛上风靡全场。

    舒窈点了点头:“你认为你当不了教练?”

    关行洲诚实道:“我没想过。”

    “那现在想呢?”舒窈一点也不放松。

    关行洲开始想好吧他并不觉得自己一时半刻能想出个所以然来,也并不确定舒窈到底想表达什么。

    好在舒窈并不需要他的猜测,她道:“你是个很会顾全大局、为别人创造机会的人。”

    慕容听着她的话,不由自主点了点头。

    “在赛场上,你没有慕容的自信,很多时候,你可以得分,但是莫名其妙你会错失机会。”舒窈冷静说着自己看了几天比赛合集的心得,“另一方面,你感觉很敏锐,总是能第一时间解读队友的需求,及时作出反应,你们队伍的比赛我看了很多,没有见过助攻与配合比你更好的,只是你得分率太低,更多的缺点掩盖了你的优点。”

    迎着关行洲呆呆的眼神,她终于说出最能体现今天约会中心思想的一句话:“综合考虑,比起运动员,我认为你更适合在教练这条路上发展。”

    虽说还不清楚这句话的含金量,但刚才还凄风苦雨的关行洲这会儿已经如同炸开了满脑子烟花,要多灿烂有多灿烂。

    他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舒窈说看了他历年比赛的合集。

    不但如此,她还一边看一边为他的职业做具体的考虑规划。

    不但如此,她还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的话。

    不但如此!她甚至还为了他亲自下场打篮球!

    这这这,这这这刚才是谁觉得舒窈说话让他难堪的!拖出去鞭尸一万遍!

    关行洲兴高采烈道:“我”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思考和建议。”舒窈淡淡打断他,“我不懂篮球,只是站在旁观的建议给你提出一个可能性。”而后约他打今天这样一场球,只为了让他真实体验一下从没有站过的位置的感受,而后自己去思考这种可能性的可行性。

    慕容突然道:“那如果我们今天都不来呢?你昨天约他的时候也没叫过我们吧?”

    舒窈有些奇怪看他一眼:“找人组织一场篮球比赛很难?”

    慕容:“”所以果然他们只是自己正巧凑上来的路人甲

    关行洲看着自己的手掌。

    刚才那场比赛,他从头到尾没有下场,没有摸过篮球,但是相比从前那种坐冷板凳没能下场,他竟然那短短的十分钟,他站在场边热血、痛快淋漓的感觉,竟然与他在场上打球时毫无二致。

    这真的很神奇啊。

    他忽然道:“每一次我们打比赛,邢哥的感受一定就像他自己也打了全场一样。”

    从前他们比赛,站在场边的邢云丘总是能第一时间指出他们每一个人的不足和失误,又根据每一个人的表现来临时调整战术。他觉得邢云丘很厉害,不止邢云丘,他一直觉得每一个当上教练的人不止篮球打得好,而且还有着非常聪明的头脑,让他异常崇拜。但是回忆刚才那短短的十分钟,他突然意识到,教练们之所以那么厉害,除开上面那些原因以外,还有一个原因是感同身受。

    一场篮球比赛,付出汗水、努力、热情、心血的可远远不止赛场上的那十个人而已。

    热血的也并不仅仅是赛场上的人。

    场上场下,大家看到的东西或许因为视角和身份的不同而有所不同,但内心的感受却一定都是一样的。

    舒窈说得对,喜欢打篮球和喜欢在赛场上打篮球,这确实是两种概念。

    而教练既不是运动员退而求其次的选择,也不止是聪明人的选择。

    这是爱着篮球这项运动的人会做出的必然选择之一。

    关行洲半晌忽然冲舒窈一笑:“你刚才夸我有大局观,助攻和配合打得好,换了以前,我可做梦都不敢想能得到你这种夸奖。”

    舒窈蹙眉。

    “你还记得吗?”关行洲有几分促狭笑道,“以前我想打聪明人的篮球,但是你跟我说,我本来就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能做好的就是用蛮力打球,干嘛非得去挑战不可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