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18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洛玮万万没想到,舒窈跟关行洲理论上的第一次正式约会,地点不是民政局,而是老旧的社区篮球场。

    以及她本来以为自己厚着脸皮来蹭约会已经够无耻了,不料恋爱脑的关行洲却又一次让她大吃一惊他身边也带了蹭约会的,还一带带俩!

    洛玮不由得怀疑自己莫不是真的最近偶像剧追多了,也许这两个人之间真的是十年如一日的伟大友情?

    她这么想的时候,双方进行了和谐友爱的会晤。

    关行洲左边的慕容,洛玮倒是比对正牌关行洲还要熟一点,他右边那个脸颊略圆、身形略宽、长相略路人的胖子倒是头一回见,洛玮不由多看了一眼。

    她没来得及跟关行洲打招呼,疏于人情的舒窈却率先冲那胖子道:“兆嘉?”

    关行洲以往草慕容人设,与舒窈聊天时关于慕容当然一个字不敢提,对于他的另一个发小兆嘉,倒是提过不止一次。再加上兆嘉胖得颇有特色,舒窈一见真人,这名字自然而然就对照上来。

    关行洲和胖子兆嘉同时兴高采烈点了点头。

    关行洲开心的是今天的女神又主动亲民了一点点呢。

    兆嘉高兴的则是老关心上人能一口叫出他朋友的名字,看来对他也并不是无意。

    兆嘉是昨晚回到市的。

    关行洲他们对翱龙一战的前两天他就去了外地出差,忙得昏天黑地,对关行洲最近这跌宕起伏的生活可以说一无所知,一直到昨晚回来惯例约关行洲和慕容喝酒,才猝不及防被慕容剧透了一脸,没来得及关注关行洲即将丢掉饭碗,先被“篮球脑袋恋爱了”这消息炸得头昏眼花,不由扼腕自己这个差出的不是时候,活生生错过了一台大戏。

    事实上比起慕容,兆嘉和关行洲才真称得上是竹马竹马。两人是从地上扒泥巴的年龄就建立起的交情,一路同一所小初高这样念过来,只是跟空有个头的关行洲相比,上帝虽说给了兆嘉喝风都能长胖的体质,却也补偿了他极为聪明的头脑,从小学就开始跳级,硬是将只比他小半岁的关行洲抛成了连他背影都追不上的小学弟。关行洲还在大学里为毕业去哪一家俱乐部发愁的时候,他已经开起了自己的公司,而今两个人无论兴趣爱好还是事业身家都差距甚远,但从小穿一条开裆裤的友情倒是始终不变,只是他平常跟关行洲泡在一起的时间远不如慕容,对于舒窈的事同样不清不楚,昨晚听了两人前前后后的讲述,当惯决策者的他当即一拍大腿:这有什么好说的,追啊!

    于是得知舒窈今天约关行洲篮球场见,从地点上料定这不是一场寻常约会,立刻就决定跟慕容组团来蹭,美名其曰: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这会儿双方相对,除开关行洲以外,其余四人都是一身轻便的运动装,平均年龄二十七的五人团倒很是显现了几分青春活力,尤其两个女生,清新貌美,看上去跟没出校园的大学生似的,看得三位男士眼前一亮。

    “所以我们这是干嘛来了?”和谐友爱、假装关行洲和慕容从没有演过戏也没有被拆穿、假装舒窈并没有静静看过这两个人表演的打完招呼以后,洛玮歪着脑袋打量自己一行五人,“无论打麻将还是人都有点多,倒是可以炸金花,不过地方是不是选错了?”

    舒窈压根儿不理她,表情平淡道:“打篮球。”

    洛玮忍不住掏了掏耳朵:“对不起,刚才我好像幻听了。”

    舒窈冷淡淡瞟她一眼,里头的意味明显得关慕兆三人第一时间就纷纷做出了解读:约在打篮球不打篮球,你是傻的吗?

    傻的却还不止洛玮一个。

    关行洲傻乎乎道:“可是我没带篮球。”不仅没带篮球,还听信兆嘉和慕容的谗言,脱掉了惯常的运动装束,穿上连夜买来的价格不菲的衬衫西裤皮鞋,据说是能在旁边两个运动装的映衬下显得气质不凡,风度翩翩。

    而这会儿在二的倍数人群的映衬之下,他发现自己似乎“气质不凡”得有点尴尬。

    舒窈看他一眼,这次直接说了出来:“我约你在篮球场见,你不带篮球?”

    关行洲关行洲无话可说,但他沮丧了两秒钟立刻又活过来:“等我五分钟,我这就回家去拿!”

    舒窈约的这个社区篮球场,就是十年前他们初识的地点,离两人的家都不算远。

    他穿着皮鞋朝自家方向开始飞奔的时候,舒窈在后面说:“你不用换衣服。”

    关行洲挥了挥手表示听到了。

    兆嘉看得有些疑惑:“又说打篮球又不让他换衣服,他都不问一声的?”

    舒窈表情淡淡:“他信任我。”

    兆嘉:“”因为初识而无法对舒小姐的自信做任何评价,他扭头问旁边的慕容,“老关有这么乖?”

    慕容从来了以后就一直装鹌鹑,一副“二位小姐,初次见面请多指教”的正经模样,此时感同身受拍了拍兆嘉肩膀:“那家伙的两副面孔,今天开始终于不用我一个人忍受了,谢谢你回来,兄弟。”

    兆嘉愣怔过后失笑。

    第四分五十八秒,关行洲踩着皮鞋抱着篮球杀过来。

    一身上好的行头被他浑身大汗给浸得没眼看,慕容不由摇了摇头:“又没有泰迪在背后追你,跑这么快干嘛。”

    将篮球递到他手里,关行洲扶着膝盖粗喘一阵,这才抹一把汗抬起头:“说好了五分钟。”说完颇带了些“快夸我”的意味看向舒窈。

    慕容、兆嘉:“”没眼睛看!

    舒窈当然没夸他,依然冷冷淡淡的模样:“我、洛玮、兆嘉一组,慕容一组。”

    片刻静默。

    洛玮再一次掏耳朵:“对不起我耳朵”

    “你耳朵没问题。”舒窈冷冷打断她,“我邀请你打篮球。”

    她这哪是邀请,分明就是威胁!慕容和兆嘉同时在内心吐槽。

    洛玮也生气大叫:“难怪你早上非要叫我换运动服!我还以为关行洲今天要带我们去郊游呢!”

    要郊游的关行洲正老老实实听舒窈安排:“你不用上场,场外指导我们。我和洛玮不会打球,兆嘉”她抬头打量兆嘉圆圆的胳膊圆圆的腿,顿了顿,问,“也不会?”

    兆嘉沉重地捂住脸。

    慕容手底下运着球,笑得很有几分无奈:“这不是明摆着要我欺负人嘛。”

    关行洲也有点担心:“你们三个一点基础都没有,慕容他”

    “不是还有你?”舒窈打断他话。

    关行洲一呆。

    他忽然就想起了很多年前的那一幕,也是在这个地方,从没有接触过篮球的舒窈场外指导他,让他自己替自己报了仇。

    想到这他不由自主笑起来,却又有些担心想,今天他们的角色对调了,而对面的慕容可远远不像当初那三个彩虹头那样好打发,舒窈曾经做到过的事,今天的他也能做得到吗?

    但舒窈决定的事,向来都没有让别人拒绝的余地。

    花了半小时跟关行洲和慕容学习打篮球的基本规则,舒窈三人终于站在慕容对面。

    这注定是一场不公平的比赛。

    慕容无论体能、技巧、甚至于打球的本能都完全碾压对面的三个人。

    他们默契的没有说什么要遵守规则的话。

    但即便完全不守规则,舒窈三个人的水平也只勉强够的上运球、以及手底下带着球往篮下跑而已这还是在慕容对他们跑到中途球掉了又追回来睁只眼闭只眼的情况下。

    关行洲一开始也觉得,这怎么打?

    他在此之前也没有任何场外指导的经验。

    但是当慕容轻轻松松带着球第一次从三人惨不忍睹的防守中突破过去的时候,他突然就完完全全进入了角色里,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指导场内傻站着的三人:“嘉哥跟上去!他跳你也跳!拍他的球!舒窈和洛玮也上去,守在篮框底下,听我口令,我说抢就立刻上去抢球!”

    关行洲跟慕容一起打了十来年的篮球。

    他技术与天赋或许不如慕容,但他对慕容球技与习惯的了解,却绝不会亚于慕容对他。

    作为队友的时候,他们互相之间哪怕一个眼神,也立刻能知道对方准备做什么,而这种默契让他站在慕容对立面的时候,突然奇异的发现他这位身为球队王牌的队友,一切动作在他眼里仿如透明。

    这让关行洲突然就轻松和自信起来。

    他开始有条不紊的指挥舒窈三人。

    舒窈的动作让他戴着比天高比海厚的恋爱滤镜都有点看不下去,甚至偷偷在心里同情了场上的慕容一秒钟。

    但舒窈他们三个人都聪明啊,阅读理解满分,执行能力满分。

    他们还不用遵守规则

    关行洲于是打球二十年以来,头一次指导一局这么不要脸的比赛。

    他就差直接让三人利用数量优势将慕容按在地上明抢了。

    这场不要脸的球让他越指导越高兴。

    仿佛时隔十年,终于体会到当初那三个彩虹头将他按在篮下打的愉悦心理。

    而因为那个被按着打的对象成了慕容,他的愉快也正呈倍数增长。

    终于,当慕容手里又一个球被兆嘉仗着身材的优势直接扑上去明抢以后,他爆发性地大叫了一声:“够了!我受够你们了!我宁愿去打nb!”

    宁愿去攀登看不见顶的高峰,也再不想淌这种全是污水的小河沟!

    对面四人组沉默三秒,而后齐齐大笑起来,洛玮与兆嘉笑得不顾形象仰躺在地上,就连看似神色无波的舒窈,眼里也浮现罕见的深深的笑意。

    关行洲看着她,畅快的心思顷刻间就转变成柔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