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16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回忆起人生有且只有一次的失败的告白,关行洲有一些恍然大悟,又有一些怅然若失,鬼使神差问道:“如果你没有那个病,又或者当时我就知道你去美国是为什么,那时候你还会拒绝我吗?”

    几乎同时从那场回忆中抽离出来,舒窈有些奇怪问道:“我拒绝你,跟我的病有什么关系?”

    关行洲哑然。

    因为注定命不久矣而拒绝告白对象黯然离开,没有开始就没有结束果然这种剧情在舒窈身上行不通啊。

    他有些不甘心,又问:“那如果你是健康的身体,这十年你会谈恋爱吗?”

    “虚构的命题,我不回答。”舒窈答道。

    关行洲笑叹了一声。

    他其实知道的,关于舒窈是什么样的人。

    舒窈说他从未了解她,但当他从她的口中听到“我有病”这三个字,他却奇异的仿佛了解了她这二十五年来一切的经历因为时间紧迫,所以不与无关的人交往不关心无关的事因为要为父母克隆“第二个舒窈”,所以十五岁就决定工作也好、高考完出国也好,包括这十年的努力都只为这一个目标因为以上原因以及生命有限,所以压根儿没考虑过“爱情”这回事,不关心、不明白、不想要。

    她当年拒绝他的每一个字,都是诚恳又真心的,对得起他半年的偷窥追随痴汉。

    她是真的觉得她不是能让他喜欢下去的人,所以让他别再喜欢。

    她也是真的不需要他的喜欢,因为对于那时候的她而言,她需要的只有另一个“她”,又或者像是今天这样的,坐在他对面的,生命的奇迹。

    但她肯定不是一个会暗暗期盼奇迹的人,所以第二种可能性,她大概从小到大也未曾考虑过。

    真的很酷。

    不愧是他喜欢的人。

    幸好这些年,他一秒钟也没有放弃喜欢她。

    他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凭空生出了几分莫名的自信,笑着问她:“那你这次回来是因为什么?”

    舒窈蹙眉:“你问过了。”

    “当时你并没有回答完整。”

    而他直到现在,才终于能作为他自己来追问答案。

    舒窈陷入了罕见的长久的沉默。

    “你很奇怪。”关行洲手里的咖啡都渐渐变凉的时候,才终于听舒窈说,“你喜欢我,我拒绝了,你应当放弃,但是你没有,匿名来访问我的主页。”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放弃,不知道你为什么匿名,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建立主页。”

    关行洲心中一震,后一个为什么,他早在当年就疑惑过,却始终没得到答案。

    “我记录那些东西,”舒窈道,“一直到你来访,我才发现,是想让你看见。”

    关行洲险些要打翻今天的第二杯咖啡,抬头不敢置信地看她,震惊以及狂喜,但更多的还是如坠梦中。

    舒窈迎着他的目光却平静坦然:“当时我对你说你并不了解我,事后我自己想起这句话,心里不舒服,后来见到你留言,想明白是因为你对我很好,我没能回报。”

    舒行之与景澜对她的好,她倾尽全力想要回报一二,然而对她的好足以排到第三的关行洲,她却不知道能为他做什么。

    毕竟当初她要出国,毕竟她没法回应他的喜欢。

    她于是人生第一次出于鬼使神差的自己都不太明白的心理,建立了个人主页,记录那些对于她而言其实是多余,但如果想要了解她的人看到、多少能够对她了解一二的日常研究数据。

    她一次都没想过关行洲会不会看到这些记录。

    却偏偏还是被他看到了。

    所以他真的很奇怪,总让她下意识要去琢磨一二,却又捉摸不透。

    “你喜欢我,但你没再说过喜欢。”她道,“也不让我知道你是谁,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做。”

    “那你明知道是我,为什么又没有拆穿我?”他反问。

    不管是九年前,还是重逢的赛场上,她明明在第一秒钟就拆穿了他的谎言,为什么又始终沉默不语。后者只有短短数天,前者却长达九年。

    “我不知道原因。”她平静地说,“但你有自己的理由。”

    所以她哪怕不懂,哪怕好奇,哪怕偶尔生气,但她始终只安静看着他,等他自己来拆穿自己。今天的她为什么突然就沉不住气了呢?

    也许因为彼此都等太久了。

    她从不是没有勇气的人。

    而她近距离的观看下,发现他在某些方面缺乏勇气和自信,所以她这十年来,终于第一次主动向他的方向迈进了一步。

    关行洲心里,一时也不知是什么滋味。只是突然想到,为什么从前他们的那些同学,总是觉得舒窈冷漠而不敢接近她、也不跟她一起玩呢?又为什么慕容近距离接触她几次过后,语重心长跟他说舒窈不是不好,只是太聪明了,有些无情,担心他心愿难偿。

    但其实,舒窈她一直都是这么体贴的一个人啊。

    很体贴,很善良,她自己却把这些当作理所当然,从不知道自己有着这些品质的、这么样的一个人。

    关行洲看着她,不知道自己连眼神都快要融化了。

    舒窈在这样的眼光注视里,突然道:“我做完手术以后,梦到了你。”

    关行洲心跳骤然加快。

    舒窈却是微微蹙眉的模样:“我不明白为什么。”顿了顿,抬头看他,忽的话锋一转,“我二十岁克隆过一只老鼠。”

    满怀期待准备听只会做研究报告的舒窈说情话的关行洲:“”

    “很多时候我跟你聊天,”舒窈沉吟道,“时常产生它都比你聪明的想法。”

    关行洲:“”

    “但是你”舒窈看着他,从来都有一说一实事求是的她,已经抵到舌尖上的话,这刻出于不知名的理由,突然说不出口。

    但是这么傻乎乎的关行洲,对于她而言却仿佛是一道难以攻克的难题,比实验室所有的试验还要难,难度仅次于克隆出“另一个舒窈”。而更难解的是,后一道难题她有完整的起承转合,而前一道难题,她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这会不知不觉成为她的难题。

    “所以我回来。”她道,“因为想了解你。”以及攻克骤然失去解答第一难题的理由之后,顺势提升了地位的原第二难题。

    想了解你。

    这句话关行洲第二次听了。

    但前后两次听这句话的心境,却是截然不同。难以置信的喜悦冲击他的理智,使他没多想就脱口问道:“那你喜欢我了吗?”

    舒窈没有任何犹豫,摇了摇头。

    关行洲按道理应该失望的,但是心里突突钻出来的勇气却还没有被磨灭:“那我那现在我可以继续喜欢你了吗?”

    这回舒窈没有回答。

    这对于关行洲,已经算得上最好的回答了。

    他直到这时候才突然反应过来,今天一天之中,他被动解决了自己这些年最心虚害怕的困境,得知了舒窈身体无碍从此可以长命百岁,从她口里听到自己做梦也没想过的剖白,这这四舍五入简直就跟结婚没两样啊!

    心里砰咚直跳,他突然又意识到另一件事:“你你爸爸要回国了?”

    舒窈点头。她昨晚就接到舒行之电话,得知他即将回国的事,所以先前听到关行洲质问,倒也并不惊讶,只是

    她看着关行洲突如其来的满面通红,十分不解:“你脸红什么?”

    关行洲相当不好意思:“要要见家长了呀。”

    舒窈脸色一时颇为一言难尽,半晌道:“我爸爸回国,跟你见家长有因果关系?”

    前一秒还羞涩意动的关行洲:“”果然革命才走出五千里就骤然成功什么的只是幻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