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15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十年了。

    舒窈不知怎么的,突然想到。

    十年来,关行洲对追逐她这件事表现出无与伦比的毅力,但他真正对她说“喜欢你”,其实只有过一次而已。

    就是他们高三毕业,他得知她即将出国,急切的追来表白却被她拒绝的那一次。

    然后就是现在。

    他说“喜欢的人全世界只有你一个”,就像说“今天天气真热”一样的自然到理所当然。

    仿佛喜欢她这件事本身就是他人生的重要组成部分。

    她仔仔细细数着自己的心跳。

    然后发现它真的就是先漏跳了两拍,而后又忽然加速了跳动。

    就在她意识到这个人刚才说了喜欢她的那几秒。

    舒窈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但她有这种奇怪的心跳失衡的现象,她记得并不是第一次。

    十年前,当她人生第一次听到这人跟她说“喜欢你”这三个字的时候,当时的她同样也有着这样一瞬间像是头晕目眩一样的感觉。

    她至今还清楚记得那天早上的情形。

    她人生早有规划,念高三是出于对父母的承诺,而她一向觉得任何事既然到了手里,那总还是要做好。所以她花了一些时间在她原本没有在意过的高中学习上,提高了自己不擅长的科目的成绩,与所有的同学一样参加了高考,并且考出了她觉得还算过得去的成绩。

    那天早上,当关行洲的电话打来,欣喜若狂的恭喜她成绩足以闭着眼睛挑选大的任意专业时,她平平淡淡地回复:“我不念大,我已经申请了美国的大学,下周一离开。”

    电话那头一下子失去了所有声音。

    她那时候心神有过一丝恍惚,所以也不清楚电话是什么时候被挂断的。

    半小时后,关行洲气喘吁吁出现在她家门外。

    或许是早有了预感,当她有意无意盯着窗外,看到他身影由远而近时,她自然而然就出门迎了上去。

    他曾经等在她的家门口很多次。

    那却是他们第一次在那里见面。

    还是她主动的。

    关行洲很焦急,很不可置信,还有一些委屈,一见她面就迫不及待问:“你不念大吗?”

    她想了想,答道:“我并没有说过要念大。”

    她确实从没有说过这个话,关行洲的委屈却无法因此磨灭:“可是我查了我自己的分数,我可以上大了。”

    大就是他后来念的那所体育大学。

    “我知道。”舒窈点了点头。

    关行洲备考大的事,舒窈当然知道,并且也不止一次在他痴缠下给他讲功课,也算给他的成绩做过一点贡献。但她不知道关行洲念大跟她念不念大有什么关系。

    关行洲发了一会儿呆,突然说:“大是国内最好的大学。”

    的确是。舒窈点头。

    关行洲看着她:“你转学过来,入学成绩刚刚公布的时候,虽然那时候你语文和化学都不好,但是我知道你肯定只会念最好的大学。”

    她在美国申请的那一所即便在全世界范围内依然算是最好的大学,这么说倒也没错,舒窈再次点头。

    “我是这么想的,所以我后来真的很努力了。”十八岁的关行洲人高马大,整个人看上去却蔫头呆脑极了,“我本来只想念大的,虽然都是体大,但是大要求太高了,我一直觉得我上不了。可是大在外地啊,我以为你会念最好的大学,我想跟你一起,所以这半年我一直挺努力的,我不知道你要出国。”

    大和大都在本地,而且就在同一所大学城里,关学渣这半年除了痴汉舒窈的时间,其余所有的精力几乎都花在打球和学习上,累得感觉下一秒就要升天的时候,但凡想到以后还能继续跟舒窈一起念大学,甚至有朝一日可能日久生情而成为男女朋友,所有的疲劳压力立刻就成了美滋滋的动力。

    他自己而言,真的是做得很好了。

    他只是没料到,他以为的最好,却依然不是舒窈的选择。

    舒窈沉默了好一会儿,说:“你没有跟我说过。”

    这种事说出来又有什么意思呢,他只是想自己先努力去做到啊。心里、脑子里都是一片的烦乱,关行洲絮絮道:“你说想要学生物,我查过了,大的生物专业也很厉害的,在全世界排名也都是靠前的,你就算留在大也可以”

    “我不会留在大。”舒窈打断他的话,“我会出国,下周一。”

    “可是我喜欢你啊!”

    关行洲蓦地爆发出来。

    舒窈诧然抬头。

    关行洲笑得比哭还难看:“我第一次见到你就喜欢你,我做得这么明显,我知道你不是故意耍我,你就是没想过这些。你太小了,我又不是很好,我想先跟你待在一起,等你再大一点,我也变得更好了,我会很努力追求你的,可是你出国去了,那我怎么、我怎么”

    我怎么继续喜欢你呢?

    他想问,但是他还没有问出口,舒窈就说:“你别喜欢我了。”

    关行洲睁大了眼睛。

    他想过无数次对舒窈表白的情形,当然也就想过被她拒绝的情形。或者说,他潜意识里就没有认为过一次表白就真的能追到舒窈。但是他哪怕想过不下一百种“我不喜欢你”的回绝姿势,却也没有一种是“你别喜欢我了”。

    关行洲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这样伤人。

    “就算你打定主意要出国,那我也”他有些慌乱地道,“我还是会努力的,我可以等,我没想过现在就和你”

    “我不需要。”舒窈再一次打断他的话。

    关行洲收声。

    你别喜欢我了。

    我不需要。

    都不是我不喜欢你。

    但是都比我不喜欢你伤人。

    良久,他听自己声音道:“那你需要什么?”

    “我需要的,跟你无关。”舒窈回答他。

    “你不会有需要我的那一天吗?”他又问。

    这一次舒窈没有回答,而是隔了好一会儿,突然反问他:“你知道我为什么去美国?”

    他摇头。

    “知道我为什么学生物?”

    他再次摇头。

    “我也不知道你喜欢我,不知道你考大跟我有关。”舒窈十分冷静道,“你不了解我,我也不了解你,我们是不一样的人,你喜欢我什么?”

    关行洲张口结舌,但同时又有些苦中作乐的想,他们认识半年以来,这还是她第一次这样耐心跟他讲话,仿佛不引导他承认那层喜欢只是假象就不肯罢休,这也算是另一种层面上她对他的另眼相待?

    但是舒窈的另眼相待也只能到这个程度了。

    “我很忙,有很多事。”她道,“我不懂什么喜欢不喜欢,也没时间去研究这个,所以你放弃吧,今天我们在这里就当告别。”

    不告别又能怎么样呢?难不成他死赖着不肯走,她就愿意接受他的告白、就愿意为他留下来?

    十八年来第一次这样黯然神伤的少年不知怎么脱口问道:“那你以后会喜欢别人吗?”

    “不会。”这一次,舒窈干脆利落就回答了他。

    而这个答案,不得不说也是关行洲这么多年始终没想过要放弃的原因之一。

    舒窈明确表示过不喜欢,所以后来他与她之间一切的交往都只止于朋友。

    舒窈说他们互相不了解,所以这十年来他守着她的主页,一点点了解她的所学和专业,了解她的思维她这个人,越了解就越喜欢,哪怕到了今天,他才知道当年她那一句“不了解”中放着一个令他惊心动魄的秘密。

    而她说不会喜欢什么人,这十年来,她就真的没有喜欢过任何人。

    曾经他捉摸不透的一切,今天通通都有了答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