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13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那个笑容很轻微,很柔和,有着一点点的生疏,但很美。

    关行洲觉得自己也许是跟上天借了个巨胆吧。

    他看着那一点点的不经意间可能就会被忽视掉的笑容,上前一步,就这样把舒窈搂紧了他充满汗臭味的怀里。

    从他们第一次见面,他喜欢怀里的这个人整整十年了,十年来,这是他们彼此靠得最近的一刻。

    周围的车辆和人潮的喧嚣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掉了。

    关行洲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会被打死的。

    他想。

    但是死了也值了。

    能看到舒窈像刚才那样对他笑。

    让他心动到只能做出这样的行动。

    死了也值。

    可舒窈并没有打死他。

    甚至没有推开他。

    过了足足有半分钟,他才听舒窈声音淡淡道:“抱够了?”

    关行洲恍然放手,一时手足无措,一半美滋滋,一半臊得恨不得现场打个地洞钻进去。眼睛左看右看,最终却还是回到舒窈脸上。

    舒窈就在他眼前,他实在舍不得少看一眼。

    “可以回答我了吗?”定了定神,关行洲问。

    舒窈不说话。但意思表达得很清楚了,她要先听他的解释。

    “你先回答我。”关行洲又有些暴躁起来,“我什么都说,不会再骗你了,做错的事我都认,但是我得先知道”

    “我现在不是站在你面前?”舒窈又一次打断他。

    关行洲眼眶一热:“十年前你也站在我面前,十年来你一直都是好好的模样,但是我”

    “那时候我有病。”舒窈说。

    关行洲狠狠按了一把眼睛。

    “但是我现在不是好好站在你面前?”舒窈又说。

    一样的话语,听在关行洲耳里却是截然不同的含义。愣怔片刻,巨大的狂喜蓦地席卷他的心,他这次又加了一只手,比刚才更紧迫地按住眼眶,好半晌才吐出一口气:“那太好了,我是说,我很”很高兴。

    高兴得恨不得把东方的菩萨和西方的上帝轮流着感恩一次。

    高兴得恨不得返回医院,抱着屏幕里的舒行之亲他两口。

    “那天早上我一觉醒来,收到你的信息,你说要回国,还说想见我,我很惊喜,但是也很害怕,不知道怎么办好,因为我骗了你。”

    市中心医院旁边的咖啡馆里,年轻的男女相对而坐,一人面前摆着冰咖啡,另一人面前却只放着一杯常温的柠檬水。

    舒窈其实更想以最快的速度了解而后解决关行洲的事。

    但关行洲听到了自己最想要的答案,略略的安心过后,却立刻舍不得舒窈在外晒着那么大的太阳。

    “你看到了我那天的表现,大概也就知道了,我不是什么一流球队的主力,就是个替补队员,而且连替补也当得一般般,实在跟厉害两个字沾不上边,我就是个”他有些艰难组织着措辞,“骗子而已,把我队友的成绩和头衔套在我自己身上,拿来骗你。”

    舒窈端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

    关行洲怔怔看着她平淡的模样:“你总是效率那么高,我都还云里雾里,结果你已经站在我面前了我太丢人了那天,实在没办法给你讲说我就是你要找的人,那样不但更丢人,你也会知道我是个骗子,我们隔了十年才见面啊我怎么敢。”

    放下水杯,舒窈直视着他:“当初撒谎的理由是什么?”

    关行洲说不出话来。

    舒窈又问:“九年前你初次访问我的主页,为什么名字不写关行洲?”

    关行洲慢慢地、慢慢地睁大了眼睛。

    “慕容说你以为我忘记你,为什么这么想?”

    “我到美国半年,开通主页三个月,你第一次访问,我就知道来的人是你。”

    如同一颗重磅的炸弹落下来,关行洲张口,喉咙却仿佛被谁给扼住了,挣扎好半天才艰难地问出口:“为什么”

    “为什么?”舒窈道,“因为只有你。”

    只有关行洲。

    在偌大的国,有着十几亿人口的国,在舒窈出国以后还会惦记着她的,翻山越岭也要去给她点个赞留个言的,只会是唯一的那个人,只有关行洲。

    “r?”

    你好吗?

    全世界都跟初次认识的人说,只有他问,你好吗?

    舒窈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会惦念人情世故的人。

    但是在九年前的那一天,当她点进自己的主页看到那个陌生的p,那条蹩脚的留言,她心底飞快掠过的一丝惊喜,可能因为记性太好,以至于她记到如今。

    在那个时候,全世界除开她父母以外只有一个人会给她留那样的言。

    因为在她短短十五年的人生中,她除开父母以外唯一额外的、认为并不必要的有着交集的对象只有一个。

    关行洲。

    咖啡洒落在关行洲的恤上。

    他重新把杯子放回桌上。

    手有些抖。

    他无心理会,只看着舒窈。

    他迫切的想知道,舒窈的那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在我十五岁以前,我没有念过正规的小学、初中以及高中,我学习的方法是家教、络授课再加上自修。”舒窈说,“义务教育太漫长了,我没有时间,我只学习当中有必要的部分,辅助我学习其他课程。”

    “念高三是一个意外。”舒窈抽出一张纸巾递到怔怔的关行洲手里,“事实上那一年我就跟研究所达成了协议,准备前去美国工作。”

    没有上学,十五岁,研究所,生物,克隆,工作。

    很难组合在一起的词汇,但是放在舒窈的身上,似乎也不算特别突兀。

    无意识擦着衣服上已经半干的污渍,关行洲绞尽脑汁,也还是只能问:“为什么?”

    为什么你人生的轨迹是这样的奇特,为什么你已经准备好的方向突然之间又改变了,不但来念高三,再后来去美国也并没有直接进研究所,而是从大学念到了博士。

    为什么你没有时间。

    “因为我有病。”

    任谁说都像是骂人或是自嘲的话。

    偏偏舒窈只是在陈述事实。

    她突然问道:“你说看到我爸爸的采访,他说什么了?”

    明明当时脑子里乱哄哄像在跑火车,关行洲一张口,却发现那时候听的每一个字都印刻进他脑海里:“说他治疗他的病人长达二十四年,说他的病人今年二十五岁,是天才的研究员,说十年前”

    他声音哽住。

    舒窈却点了点头:“十年前我做过一次手术。”

    “我爸爸是脑科医生,在我一岁的时候,他查出我脑部长了肿瘤,在当时无法做手术的位置上。如果任由肿瘤生长,压迫我的脑神经,他推测我活不过二十岁。”

    哐当一声,桌上的冰咖啡被关行洲抖得无法自制的手给掀翻。

    咖啡渍飞快在桌上蔓延,很快再一次滴到了关行洲身上。

    旁边的服务生迅速走过来打理,关行洲愣愣站起来,咖啡顺着他衣角滴滴答答落到地上,他看着舒窈,连呼吸的频次都给忘了。

    舒窈也站起来,望着他惊慌失措的模样,再一次跟他很浅很浅笑了一下:“我已经二十五了。”

    她的笑仿佛有魔力,总是能最大程度的安慰他。

    关行洲眼眶一下就热了。

    曾经活不过二十岁的那一纸诊断是舒窈的亲生父亲舒行之亲自下的。

    但十年前的那台手术也是他亲手做的。

    “二十四年前,我脑部脑瘤因为生长位置特殊无法进行摘除手术,我爸爸因此而做了十几年的努力。”舒窈神色总是淡然的,但是她每当提到“我爸爸”三个字,关行洲却能清楚看到她眼神之中的温暖之意,“十年前的手术,同样没能摘除脑瘤,但手术是成功的,复查结果出来的时候,我爸爸说只要不出现极为特殊的情况,他能够保证我脑内的肿瘤减缓恶化的速度,这个时限大约在十五年。而他会在这段时间里,努力研究出摘除肿瘤的手术方案。”

    所以在舒窈十五岁的时候,原本以为只有短暂的二十年的生命,被宣告有了二分之一的延长期。

    “复查结果出来的那一天,就是你被人打的那一天。”

    关行洲直觉就想反驳他不是“被人打”,而是“被人用篮球打”,但是想说的话还在舌尖打转,他却忽然领悟过来这句话的意思,蓦然瞪大了眼。

    “除开我三岁的时候,爸爸妈妈跟我解释病情的那一次,那天是十五年中他们跟我说最多话的一天。”服务生铺完新的桌布,舒窈重新坐回沙发上,“他们说,既然有了时间,我没必要那样焦急了,就算为了他们,希望我能推迟去美国的时间,给自己机会,体验正常十几岁学生应有的生活。”

    而这个“体验”要持续多久呢?一年?两年?

    舒行之与景澜是舒窈的亲生父母以及再生父母,他们很少对她说请求以及命令的话,所以但凡他们有所求,她不可能拒绝,但她同时也有自己的考虑,于是同意这个提议的同时选择了最短的半年,直接进高三下期。

    高三的氛围怎么也不适合从小没正常上过几天学的人“体验生活”,但舒窈既然已经做了决定,舒行之和景澜也就不好再要求过多。

    直到这些事情都谈妥了以后,舒窈像才突然间明白到什么叫“一直到三十岁不会被脑瘤危及生命”,这种不真实的感受很新鲜,让从三岁开始就一直很冷静看待这件事的她难免有些头重脚轻。在这种奇特的感受中,她难得的走出了家门。

    天很蓝。

    风很冷。

    草木很萧条。

    街道很热闹。

    有个人很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