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10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而诚如洛玮所料,关行洲是真被那几句看似寻常的聊天给吓得魂都快飞了。

    演戏也得有点诚意,关行洲再舍不得贡献出那个让他跟舒窈几年来联系紧密的微信账号,可事儿是他自己惹出来,慕容也是他厚着脸皮叫过去,总不成没两句话就演露馅儿,于是慕容手机登他微信账号,他自己拎了个平板同步登录,说好特殊情况以外的消息都由他来回,慕容看消息主要是掌握最新动态。

    可舒窈透过他跟慕容聊的都是些什么?

    累不累?喝茶?吃饭?没聊完的天接着聊?

    他跟舒窈聊了近十年的天,固然知道舒窈并不像她表现出来的一样是个心里也冷冰冰的人,可他们从生物聊到篮球人生聊到理想,关于柴米油盐天气心情类的还真是从没有涉及过,不是回避,而是他知道舒窈关注点不在这些上头。

    而现在呢?她跟慕容昨晚见了一面今天见了一面,这就开始温情脉脉相谈甚欢了?

    关行洲满头冷汗都尽往他心里头砸去了。

    不是对自己非要叫去的好友生了嫌隙和怀疑,而是突然间醒悟到:他以前就是自觉慕容是舒窈会欣赏的类型,于是借了他的人设,难不成真的被他“料事如神”了?

    当下哪还顾得上什么谎言拆穿修罗场,关行洲扔下平板立刻就想去舒窈家坦白认错,可惜临出门却接到球队教练邢云丘的电话。

    关行洲只得改道去了俱乐部。

    邢云丘是要跟他聊合约的事,这个他接到电话的时候就已经有预感了,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去的时候俱乐部经理等人都不在,等他的只有邢云丘。

    两人在馆里来了一场一对一,中场休息的时候,邢云丘冷不丁道:“你的合约,其实这个赛季以前,俱乐部已经不打算续下去了。”

    关行洲握着矿泉水的手一紧。

    邢云丘以前也是运动员,还是属于赛场上最耀眼的那一拨,后来伤病退下来当了教练,但属于运动员的耿直始终没丢。

    他这么直接,关行洲于是也很直接地点头承认:“我之前就已经料到这个结果,做了心理准备,这次比赛也是想着最后搏一把,没想到”

    “我和慕容一直在替你想办法争取这个事,你心里应该也有数。”邢云丘拍了拍他肩膀,“最近这几场的比赛,老实说你表现都可圈可点,状态反而比去年要好,包括昨天那一场。俱乐部的意思,我昨晚问了,不是没有转圜的余地。”

    关行洲猛地转过头看他,眼睛刷的就亮起来。

    邢云丘情绪却明显没法跟他一起发亮:“只不过就算续约,条件和待遇不可能跟之前一样,我想着这件事还是我单独先找你聊一下,听听你的想法。”

    关行洲的想法?

    一口气把剩下的半水喝完,他抬手将空扔进五米远处的垃圾桶,哐的一声,空心入桶:“我到这个年纪了,又是这个成绩,状态一年比一年差,今年这个状态就像邢哥你说的,都算是回光返照了。俱乐部不可能白养着人,还能改变主意再跟我续约,这个结果我知道都是你跟慕容好不容易争取来的了。”

    他话说的这么通透,邢云丘反倒无话可说。

    “我就是除了打篮球,别的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好半天,关行洲又憋出这么一句。

    他成绩平平,职业生涯眼看没有指望,他就没想过别的?

    怎么可能,人谁还能没点危机意识了,只是他想来想去,是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点什么,毕竟他从小到大唯一做的好的就是打篮球,现在这个唯一没有了,他心里面的迷茫实在已经持续了很久。

    邢云丘叹了口气:“你还想不想打球?”

    想不想?

    关行洲没回答。

    因为邢云丘本来也不需要他的答案。

    毕竟就连当了这么些年教练的邢云丘,刚才碰了一会儿球,那股子兴奋劲儿到这会儿都还没退下来,更遑论天天摸着篮球不撒手的关行洲了。

    只是现实跟理想的碰撞向来就是个大写的尴尬。

    新的合约,他猜测保他一口饭吃还是没问题的,但估计也就只能保他一口饭吃了。

    而现实是不但他是家里的独生子,他暗恋多年的心上人昨天也已经穿越层层的云彩回到他面前。

    关行洲丧丧的叹了口气:“讲句题外话邢哥,现在有什么行当是不需要脑子和经验也能去做的,能赚钱的那种?”

    慕容是在第三次跟舒窈见面的时候,看到了她平板里的视频剪辑。

    这次不是关行洲的拜托,而是他主动约舒窈见面。

    原因也没别的,就是想着关行洲前路艰难,他一边得帮着多打探敌情,另一方面也想着时机合适了多少帮忙泄露点口风。

    舒窈应得倒是干脆。

    所以说生活每天都充满了反转呢。

    这次他们两人单独约在离舒窈家不远的咖啡馆见面,慕容到的时候舒窈已经到了,他站在落地玻璃外面欣赏了一会儿舒窈安安静静看平板的风姿,还暗暗感慨老关的眼光确实是高,也难怪这么些年看不上别个。

    等他进门无意识看到舒窈平板上播放的画面时,几分钟之前那点惊艳和感慨就通通喂了狗,而一起喂狗的似乎也包括他这几天自以为不错的“演技”以及心里的筹算。

    但他还有些不可思议,于是抱着最后一点希望问:“你这视频在哪看到的?这得是老关真爱粉才做得出来吧?”

    视频是以关行洲为主角的多场不同比赛的剪辑。

    关行洲在本季常规赛的后面几场里相对的出场多一点,但最多也不过半场,之前的比赛里面出场就更少了,要把素材都收集起来又一一剪成新的组合装,真爱粉这三个字的评价还真不算夸张。

    当然他自己也在这些画面里毕竟除开受伤以及别的很特殊的情况,文川的赛事他少有不上场的时候。

    可他就是一眼就认定了舒窈看的是关行洲,没有原因。

    按了暂停键,舒窈抬头:“我自己剪的。这个运动我依然不太感兴趣,不算真爱粉。”

    谁特么问你是不是他真爱粉啊!慕容难得有些暴躁:“你为什么做这件事?据我对你的了解这可不是你会做出来的事。”

    舒窈就像之前回答洛玮一样回答他:“我想知道关行洲打球有多差。”

    慕容紧紧皱着眉头:“他打得好打得差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这么关心他做什么?”

    这次舒窈不再回答了,只是抬头静静看他。

    于是慕容知道自己最后一点希望也落空了。

    “所以我们俩在你面前装模作样自导自演的时候,你根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就是在一边看戏?”之前是有一点怀疑舒窈可能想起了关行洲,但慕容怎么也没料到事实可远远不是“想起”两个字能概括,口里喃喃道,“那家伙为了你一个表情一句话就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你就在旁边看着?也不管他?”他越说,前两次见面的细节越是一点点清晰回到他脑海里,“吃烧烤那次你还故意说了很多我的特征,你就是想让他难堪?还有前天,那天你发的那些微信也是故意的?你知道那家伙看了多难受?他那天难怪那家伙追在你身后这么多年你都对他不冷不热,我看你对他压根儿没心思。没心思也就算了,你就非得这样耍着他玩?”

    他越说越气,到最后一句话时猛然提高了声音,周围不少客人都被他惊得抬了头,唯独最该有反应的那一位,却仍是意态平平神色淡然,等他理智重新回到脑子里,才听她问道:“是我在耍他玩?”

    前一刻还怒气蓬勃的慕容猛地哑火。

    谁在耍谁玩?一开始就把事情整成脱缰野狗的是谁?

    但是关行洲再怎么脱缰至少并不是为了耍着她玩!而她好几次的行为那就是故意让关行洲难受!尼玛他这个无关人员还乐呵呵傻乎乎的在里面上蹿下跳当炮灰真是疯了!当初他到底怎么就鬼迷心窍听信关行洲的一面之词把自己作成了个傻叉!

    慕容板着脸道:“你既然一开始就知道他是谁,那就该一开始就拆穿他,既不碍你的眼也省了他的心,何必这样吊着人?”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舒窈淡淡道,“但他已经这样做了,他有任何目的应该自己开口,做过的事也该自己收拾,为什么我要拆穿?”

    她罕见的说了一长句话,慕容却快被气炸了:“你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如果不是你自己忘了关行洲那天非要找什么君子好逑”

    “我为什么忘记关行洲?”舒窈平静地反问,打断他的话,“我那天要找的就是君子好逑。”

    慕容瞠目结舌。

    她每一句话都摆出“摆事实讲道理”的平静脸孔,慕容满心的疑惑和怒火,竟然被憋得一丁点也发不出来。也不知隔了多久,他听自己有点无厘头问了一句:“你为什么没有忘记关行洲?”

    这话怎么看也不是眼前的重点吧?但是

    他神奇的觉得如果现在站在这里的是关行洲,那家伙最想问的铁定就是这一句。

    “我为什么忘记他?”舒窈再一次真心实意地反问,“他给我过忘掉的时间?”

    慕容愣住了。

    好半天,他突然忍无可忍地笑出声:“所以你不是那天见到了你的友,才发现他是你十年不见的老同学,你说他没给你忘掉的时间,所以你从最开始就知道他是谁?或者说你就是知道他是谁所以你才回来见他的?”

    舒窈点了两次头。

    意思是说,两个反问都中。

    慕容越发忍不住笑。

    哎哟喂,这他妈,以为那二货就是演了几天的戏而已,结果这个自娱自乐的独角戏居然一唱就唱了十年!以为人家不知道的人家什么都知道,就整天看着他蹦跶呢!

    这尼玛,智商和心态的差距简直是天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