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09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洛玮:“”

    舒窈低下头继续戳平板。

    洛玮好不容易把涌上喉头那一口老血咽下去,撑着一口气去看她的动作,这一看那口血到底还是重新吐出来:“你看也就算了!你居然还剪辑!剪辑!话说回来你什么时候学会的剪辑?”

    这个助理什么都好,就是老容易一惊一乍的,讲话还自带混响和特效。舒窈微微蹙眉:“十分钟之前,还不太熟练。”

    更准确的说,半小时前她们吃完早餐,慕容预约的电工准时上门,慕容留在房里给电工打下手,她们两个则迁往花园里,洛玮泡茶的当口,舒窈打开了平板,并在二十分钟内迅速通过理论知识学会了新技能视频剪辑。

    “你剪这个做什么?”洛玮有气无力问。

    “慕容说关行洲不够好。”舒窈头也不抬道,“我想看他到底有多差。”

    而作为板凳球员的关行洲这两年正规比赛里即便上场也只作为替补,让她因此而把整场整场的比赛都看完这就实在有点“消遣”太过了。

    洛玮半晌无言。

    舒窈好半天才听她声音道:“把你手机给我。”

    舒窈顺手就递给她。

    又是好一会儿没听到她声音,舒窈多少有点奇怪,抽空抬头,却见她手指飞快在自己手机页面上穿梭,那点疑惑还没表达出来,洛玮反倒率先开口:“讲道理,我跟你同事这么几年,一度以为你不叫独身主义,也不叫恋爱和结婚那是什么鬼玩意儿主义,而是叫毫无人性主义。”

    两人同岁,今年俱都二十五芳龄,毕业于同一座世界知名学府,但差别在于,舒窈是十五岁入学,二十岁那年博士毕业,智商同样高于大众平均水准的洛玮则是十七岁入学,二十二岁读博期间因为仰慕舒窈才能而应聘成为她的助理,到而今也有三年多快四年的时间。洛玮因此而一向自认是世界已知生命体中,除开舒父舒母外最了解舒窈的人。所以她这里说的“毫无人性”不存在任何贬义,就真的是客观说舒窈这个人没、有、人、性。

    毕竟在不久以前,相比起正常人,连吃饭、喝水、睡觉都给自己严密规定了时间的舒窈一直以来表现得更像一台设定精准的仪器。

    洛玮甚至不止一次产生过研究所里克隆出的小动物都比舒窈更会表达感情的想法。

    改变看法的第一个转机发生在舒窈手术之后清醒的那个下午舒窈说梦到十年不见的高中同学,并因此而不自知地笑了一下。哦见鬼的高中同学!洛玮发誓除了父母、研究所同事以及手底下一堆实验体的编号,舒窈从来没起意记过这以外任何一个生物体的名字,更遑论什么十!年!不!见!的高中同学,这里面说没点猫腻谁信啊!然而要说真的有猫腻她竟然感觉更加难以置信

    第二个转机发生在她们俩上飞机之前说来真是难以启齿,她跟在舒窈身边这么些年,担任她研究所助理的同时也多少照顾她的生活,这次决定跟她回国更是直接从研究所助理转换成了生活助理,然而她直到在机场看到舒窈给她的高中同学兼友发信息,才知道她手机上居然还装了聊天社交软件!是的!她不只是没跟舒窈加过好友,甚至是到那时候才知道舒窈有这个玩意儿!要知道研究所里有固定的通讯方式,而研究所外舒窈需要联络的人也一只手能数得清,而她但凡联系人永远只会选择效率最高的打电话,所以洛玮是真的没想到她居然会用聊天软件!

    至于原因,哦,因为她有个联系了将近十年的友,因为三年前她跟友终于决定要从个人站发邮件的艰难聊天里脱离出来,选择一个更加便捷的联系的方式,她在友发来微信号码以后默默地去下载了她人生第一个社交pp

    为什么从来没告诉过她也没加她?因为没必要啊

    讲道理,当天感觉自己脸被打得啪啪响的洛玮是真想把这家伙扔在机场,潇洒地一走了之可惜她怂。

    现在她觉得自己怂得很棒棒。

    不然哪里能看到昨天和今天这样接二连三的精彩戏码呢。

    简直把舒窈这几年在她心里固有的形象给颠覆得渣都不剩了。

    “我现在觉得我不但误会了你,而且以前真的没有好好了解过你。”洛玮十指如飞,敲完最后一个字才终于抬起头微笑看向舒窈,“所以我决定弥补我的过错,把今天之前还对你未来领证对象只有三分的重视直接提升到十分。”

    舒窈心里罕见的掠过一点不祥预感:“你做了什么?”

    洛玮晃了晃手里的手机:“跟结婚对象聊天啊。”

    舒窈目光移向小别墅客厅慕容正在那里面。

    “你难道一点也不好奇吗?”洛玮笑眯眯道,“作为谈恋爱日常靠聊天的友,你说关行洲的手机到底在他自己身上还是在里面那个山寨版身上呢?”

    舒窈:“”她已经放弃去纠正所谓的“恋爱日常”和“结婚对象”了。

    “来了!”手机嗡嗡振动一声,洛玮精神也跟着一振,主动把手机放在两人视线中央。

    舒窈再次:“”

    但她的目光半被迫半有意确实落在了手机页面上。

    922

    舒:辛苦了,出来喝杯茶?

    君子好逑:不辛苦!不累!不喝茶!

    光是这三个惊叹号就能够表明信号那头的人的身份了。

    洛玮捂着嘴巴无声地哈哈哈了一阵:“看来你结婚对象很小气嘛,找人来演戏结果连道具都不给人准备齐全。”一边说手指头又放在了手机屏幕上。

    舒窈蹙眉:“别做无聊的事。”

    “哪里无聊了?”洛玮一点不准备听她,“你一个智商拔群的天才,却被这么个、这么个唉,傻大个儿耍弄着玩,人家演的还是连环戏,你就一点不想给他点教训?”

    舒窈顿了顿。

    被洛玮这么一说好像也不是一丁点都不想。

    她犹豫间洛玮手底下的消息已经飞快地又发出去。

    舒:我给你送进来?

    君子好逑:我真的不渴你忙你的吧,真的不用太关心我!

    舒:你为我跑前跑后,关心你是应该的。

    等了十来秒没得到回应,洛玮又敲过去一行字。

    舒:中午留下来吃饭?我请你。

    君子好逑:不用了,我约了别人

    舒:跑来跑去麻烦,就留下来吧,刚才没聊完的话题到时可以接着聊。

    舒:我先给你送杯茶进来。

    君子好逑:不用。我出来。

    洛玮飞快把手机扔进舒窈手里。

    舒窈来不及发表任何意见,抬头就见慕容从客厅走了出来,脸上带着他一贯的三分笑意,但这笑里的含义多少有点微妙。

    洛玮倒茶的当口,慕容状似不经意跟舒窈提议:“我里面挺忙的,怕你回消息不及时,有事你们直接叫我好了。”

    “你有什么忙的?”洛玮笑着把玻璃杯递进他手里,“也就在旁边当个监工而已,刚才我还说让你出来聊天,舒窈偏说更习惯跟你聊微信。”

    慕容:“”

    等他喝完茶重新进去以后舒窈才问:“这有意义?”

    “两个目的。第一,”洛玮冲她比出一根手指头,“先验证一下手机到底在谁的手里,如果是在你对象那,我们就能装作不知道好好耍一下这两个人,不过现在看来你对象不算傻到底啊,账号估计是两个人同时登录吧,你没看出来刚才最后一句话不是你对象发的?”

    “”这见鬼的“对象”果然还是习惯不了,舒窈面无表情道,“我看出来你发的那些都不是我会说的。”

    “你对象现在可发现不了这种差别。”洛玮摇了摇手指头,“毕竟他正在被我的第二个目的虐得心急如焚心乱如麻暴跳如雷寝食难安,哪有闲心在意这种细节。”

    没有的事倒被她说的有鼻子有眼,舒窈摇了摇头,重新拿起了平板。

    “所以说你这家伙不通人性。”见她一点不当回事,洛玮轻哼一声,“我问你,刚才你是不是表现得对他十分关怀,特别体贴,比你们平常聊天都有人情味多了?”

    舒窈冷淡淡道:“关怀人的是你,被关怀的是慕容。”

    “这就是关键了!”洛玮笑嘻嘻一拍手,“他以为关怀人的是你,你关怀的是慕容,想想他现在脑补着你跟慕容互相关怀话聊不完的样子吧,怕是后悔得要哭晕在厕所,一会儿别真人杀过来,那可就有意思了。怎么样,这么不动声色的一通虐回去,就说够不够你解气?”

    舒窈斜她一眼。

    深觉自己这事办的漂亮的洛玮挺胸抬头。

    舒窈道:“所以你智商上不去,专业没长进,就因为精力都花在这些地方?”

    洛玮:“”好!想!打!人!怎!么!破!

    舒窈低头看平板之前,目光往花园外的某个地方扫了一眼。

    洛玮哪怕气成河豚,注意力却还是习惯性放在她身上,而这已经是她注意到的舒窈看向那个地方的第三眼。几秒钟前还打定主意不想理她了,这会儿却又按捺不住好奇问:“怎么,那地方你少不更事的时候埋了宝藏?这么心不在焉可不像你啊。”

    心不在焉。

    品尝着这四个字,舒窈承认,她似乎真的有点心不在焉从洛玮说“真人杀过来”几个字开始。

    “关行洲以前,”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冲动,她忽然道,“总是喜欢来这里,总是喜欢站在那个地方。”

    从他们甚至还不算正式认识以前。

    那个人总喜欢来到她的家门口,也不叫她,来了就自顾自做自己的事,写作业,发呆,有的时候偷看她。

    还总是自以为隐蔽。

    其实从他很多年前第一次占据那个地方开始,她一直是知道的。

    没拆穿是因为不觉得有必要。

    他在哪里,做什么又不关她的事。

    如果他有事情叫她,她也不会不理。

    但是从他们初识的那个冬天一直到第二年夏天她离开以前,在她能够想起来的记忆里,他一次也没在在这个地方叫过她。

    舒窈是真的不懂关行洲。

    她短暂的陷入回忆里,洛玮却是咂摸了又咂摸,终于咂摸出因为她刚才无心的一句话,舒窈那一眼两眼三眼的,竟然在期待关行洲真的杀过来!

    这尼玛研究她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半天,洛玮心情复杂道:“我还是觉得你脑子可能是被舒大夫的手术刀给戳坏了”

    毕竟她所有的转变,似乎都从下了手术台开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