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08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他居然真的敢再说这货在舒窈和在他们的面前宛如双重人格!慕容咬着腮帮子力持冷静:“就算你这不要脸的恳求是真心实意好了,出于做人的良心和礼貌,你难道不应该至少等到十点以后再打这个电话?”

    关行洲声音明显多出两分心虚:“睡觉什么时候都可以睡的嘛,但是舒窈做事情效率就很高,昨晚我跟她说了这个事,我怕她一大早就请人上门去弄。”

    慕容冷笑一声:“她效率既然那么高,昨晚大概已经弄好了,也轮不到你这会儿才来操心。”

    “昨晚她答应我今天白天再弄的。”

    慕容握着电话的手青筋直冒:“你都会说她请人上门去弄了,那我到底去干吗!”

    “去监察啊。”关行洲理直气壮道,“毕竟舒窈和她的助理都长得很好看,随随便便放陌生人进门多不安全,这时候还是得有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守着我才放心。”

    “五大三粗”的慕容:“”等等,他突然反应过来,“她还有个助理?两个人一起你这都还不放心?关行洲你敢不敢再鸡婆点!不是你怎么连她助理长得好看也知道了?”

    这回关行洲没再有问必答,含含混混道:“总之有这么回事你反正现在也醒神了,赶紧收拾收拾过去吧,等下我把她家定位发给你,改天我会补偿你的!我发誓!”

    慕容还想反驳,想了想,突然又冷静下来:“行啊,我去是没问题,但是今天关导您不在,我作为台本都没有的临时演员,遇到问题就只能临场发挥了,穿帮了你到时候可别拖着我一起去跳河。”

    一大早就开始排戏的关导演显然没来得及想这问题,愣了好一会儿才语气沉重道:“看天意吧,毕竟现在这样骗着她我也吃不下睡不好的,比起来还是她家电路比较重要。”

    慕容:“”男人一旦恋爱脑简直杀伤力惊人连自己都不放过!他从现在开始考虑以后的结婚对象还是去相亲相一个吧,平平淡淡才是真啊

    至于改变主意继续给恋爱脑当临演讲道理他也是昨天才突然发现自己体内还住着一个戏精的魂呢。

    所以昨晚核对数据到凌晨两点、早上睡到八点准时睁眼的舒窈听到客厅传来的声音,打开卧室门第一眼就见到门口僵持的慕容和洛玮。

    慕升级临时演员容手里提着疑似早餐的打包盒,面目英俊笑靥如花,正常女孩子看见这样一张脸多多少少总会留几分情面,可惜洛玮昨晚才隔着窗户见过正版关行洲,一大早开门见着个山寨版,当然说什么也不让进门了。

    慕容抬头瞅见舒窈,没来得及打招呼就见她一转身又进了卧室,心情不由十分一言难尽。

    舒窈是看手机去了。

    打开微信果然见到半小时前来自关行洲的留言。

    735

    君子好逑:女神早上好,昨晚睡得好吗?时差调整过来了吗?现在起床了吗?检查电路电器的事,我想了想你们两个女孩子果然还是有点勉强,一会儿我过来给你们帮忙吧,你不用操心这件事。

    舒窈看着这条关怀备至的信息,心里陡然升起一股怪异的情绪。

    她昨晚回答慕容的,她很少在工作之中被个人情绪影响,但这句话讲的更细致一点,其实应该是她很少会拥有“个人情绪”这种东西,以前她是真的没有时间去想这些有的没的,但从昨晚到现在,她已经被“新鲜情绪”几连击了,而这些“情绪”几乎都是由关行洲引发的,并且都是因为他犯蠢。

    现在也一样。

    关行洲一大早又开始作妖犯蠢了。

    而她知道这种怪异的情绪叫“生气”尽管她还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要生气。

    甚至于她就算生着气,也还打算继续看这两个人自编自导自演。

    什么时候她的时间和精力变得这么不值钱了?难道之前舒行之的手术刀把她脑袋给戳坏了?

    一边罕见的想着这些不着调的事,舒窈重新走出房间,语气平平跟慕容打招呼:“你好。”

    “女神早上好。”慕容冲她扬了扬手里提的东西,“我来给二位送早餐,顺便”

    “检查电路。”舒窈接过他话头,“你还会这个?”

    “我当然不会了。”慕容笑眯眯道,“等二位吃完早餐,我叫的电工应该也就过来了。”

    “那你来做什么?”舒窈的困惑是真心实意的。

    慕容却被她这浑不自知的惯常噎人怼得一窒:“我来我这不是不放心你们两个女孩子嘛。”

    这下不止舒窈了,就连刚刚放他进门的洛玮看他的眼神也颇有一种“智障”的感觉要呼之欲出。

    慕容咬牙,为了第一手八卦资料以及智障兄弟能早日出嫁他忍!

    舒窈却难免想得多一点。

    她当然知道慕容说的这句话是真的,只是真的那个人不是慕容,而是关行洲。

    他对于她似乎始终有一种“不放心”的情感。

    十年前他就总是用各种要保护她的理由跟在她的身后。

    到昨晚,他们十年没见了,她都二十五而他转眼都快三十了,但他跟在她身后那种“不放心”的姿态似乎丝毫没有改变过。

    明明

    舒窈想,明明显而易见的,一直以来关行洲才是那个更为“弱小”的人。

    她突然有了一点好奇,于是问正不客气坐上餐桌吃他自己买来早餐的慕容:“昨晚饭后我打车离开,你担心吗?”

    慕容吃小煎包的动作一顿,抬头冲她十分好看地笑了笑:“当然担心了。”

    恩,并不怎么担心。

    舒窈瞬间得出结论。

    果然这才是他们“正常人”的脑回路,而关行洲对于她的种种做法,从来都小众到可以称之为她认知当中的唯一。

    关行洲为什么要让“正常人”慕容来冒充那么“小众”的他呢?

    想到另外一件让她有点在意的事,她又问:“昨晚你的同事,关行洲,为什么他说那样的话?”

    “关行洲”三个字从舒窈口里念出来,慕容一下子连早餐都没空吃了,饶有兴致抬起头:“什么话?”

    他八卦的神色摆得太明显,舒窈有些不适微微蹙眉:“篮球。”

    “那个啊,”慕容笑道,“你不是也从头看了昨天那场比赛,你怎么看?”

    “我不懂篮球比赛。”复述一遍昨晚的话,舒窈顿了顿,又道,“我认为他打得不错。”

    “的确还不错。”慕容笑道,“只是他本来可以在不错的基础上打得更好。”

    “他不必承担失败的责任。”舒窈道,“核心是你。”

    有些意外她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慕容不由失笑:“你几次强调你不懂篮球比赛。”

    “但是我有眼睛。”舒窈语气平平。

    她有眼睛,所以看得到下半场的比赛里看似关行洲是文川进攻的主力,但是真正到了要决定胜负的时候,邢云丘所倚重的依然是他最得力的干将慕容。

    慕容笑了笑:“比赛场上就是这样的,战术总是虚虚实实,作为外行的眼睛却还能看到这个程度,只能说女神你的视力可比一般人好太多了。”

    舒窈蹙了蹙眉:“叫我的名字。”

    顿了顿,慕容重新往嘴里塞了一个小煎包:“女你对我这个态度,可不像是千里回国就为见一面的亲亲友应有的态度啊。”

    那也得你是亲亲友本人才行!一旁围观的洛玮朝天翻个大白眼。

    见舒窈没有答话的意思,慕容倒也不纠缠这个,重新回到刚才的话题:“他不是不用承担失败的责任,而是不用承担全部的责任,毕竟比赛失败,的确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他只是没发挥出来最好的水平,所以比起我们更难受点,以及”沉吟片刻,他道,“在竞技场里,干得还不错、已经尽力了这种话在胜负面前,往往没什么意义。”

    也不会有太多的人看到。

    在少数人的舞台上,永远都只有最优秀、最特别的那一拨人才能得到关注。

    关行洲不错。

    但关行洲始终够不上“最好”。

    这一点球队教练邢云丘清楚,作为队友和最好朋友的他清楚,而关行洲这位情商不太靠谱、但明显智商相当靠谱的舒窈女神听完他这含混的几句话,似乎也清楚了。

    只不过

    他忽然话锋一转:“你这么关心老关做什么?”

    舒窈没有要回避话题的意思,坦然道:“有点在意。”

    在意?聊十年却连友名字都没问过的人,对于昨晚才初见面的“友”的队友说在意?

    慕容充满兴味看着她。

    老关一口咬定舒窈早忘了他这个人姓甚名谁,但真的是这样吗?

    “卧槽!”

    小花园里,听完舒窈简单的陈述与疑问,被这个神展开惊呆的洛玮这才明白她昨晚说的“看戏”两个字,不由十分惊叹:“这个慕容看着一脸聪明相,是怎么被你那个蠢同学忽悠来做这种蠢事的?”

    舒窈面无表情的对她这句话表示赞同。

    “要说起来你才更奇怪啊。”洛玮啧啧感慨,“昨晚陪着人家演我的替身男友戏码,今天又跟我这儿喝茶聊人生理想,讲道理舒窈,你这颗昔日智商高达150的脑子莫不是被舒大夫的手术刀给一不留手戳坏了?”

    不愧是自己的助理,连脑回路都跟自己顺拐到一块儿去。

    内心淡定的吐槽完,舒窈端起桌上的红茶杯浅浅啜了一口:“我只是遵照医嘱。”

    “医嘱?”洛玮转念就想明白,“你回国之前舒叔叔跟你说什么啦?”世界上能让舒窈听话的医生,想当然只有她家父亲大人舒行之。

    舒窈放茶杯的手势略略一顿。

    舒行之跟她说了什么呢?

    舒行之说:“实验室数据和器械,你这段时间就少看少想吧。你可以看一下花看一下草,做一些运动锻炼身体,顺便看看能不能在其中找到你喜欢的项目。你还可以去看看演唱会、音乐会、电影之类的。哦对了,电脑除了传数据和发邮件,还有一个很大的作用是上看些有的没的,明星啊八卦啊,你都可以尝试一下。总之尽量去接触一些新的东西吧,万一里面有你喜欢的呢,就算不喜欢你也可以当作消遣。”

    “不要怕消遣,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一个人的生活里只有效率,尝试去多做一些没有用的事情,那也是生活的乐趣之一。”

    有趣吗?从昨晚到现在,看关行洲和慕容尬演,看关行洲抓耳挠腮一分钟一个表情,大好的工作日什么也不做跟洛玮在这儿说些有的没的。

    至少并不像她以为的那样无聊。

    放下茶杯,舒窈继续捣腾手里的平板。

    洛玮有些狐疑探过头:“你又在做什么?难道是我误会你了?其实你一边和我聊天还一边奋斗在一线”目光落在平板正播放的画面上,洛玮蓦地住嘴,而后“啊”的大叫一声,指着平板见鬼一样问,“你这是在做什么?”

    舒窈声音平平:“看篮球比赛!”

    “看篮球比赛!”洛玮不可思议地复述一遍,“去年还是去去年有个热爱篮球的富二代追你,当时拿着nb决赛最好位置的票邀请你去看,你还记得你拒绝得有多么冷酷无情吗?你可以找到一万个感兴趣的人陪你去看,除了我,这话可是你亲口说的!现在你居然抱着个平板看nb!你不觉得脸疼吗?”

    “我为什么要脸疼?”抽出一秒钟抬眼看她,舒窈目光平静道,“nb决赛里又没有关行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