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07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21:38

    舒:跟着我做什么?

    感受到手机震动,关行洲从往事里回神,一抬手就看到舒窈发给他的这条信息。一时间他有些恍惚的想,时间真的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吗?她现在说的话,和刚才从他记忆里跑出来的、舒窈第一次在这里回过头来对他说的话,多么相似啊。

    而尽管十年未见,舒窈容貌早已经从昔日稚气长成精致的秀丽,但看在关行洲眼里,与最初相识的时候也并没有太大区别。

    或许是因为她的表情始终如一吧。

    玩笑的跟自己嘀咕一句,关行洲低头回信息。

    君子好逑:你够警觉的啊,怎么知道是我?

    舒:除了你谁这么无聊。

    君子好逑:谁说跟踪人这种事无聊的人才会做的?你太久没回来,可能不了解我市治安现状,我得当好护花使者。

    又一句相似的话语,关行洲又一次晃神,以至于等他回过味来看到屏幕上最新的回复,一时只当自己走神严重到开始产生幻觉了。

    舒:以前也有个人总跟着我。

    呆呆看着这句话,关行洲呼吸发紧。

    半晌勉强按捺下自己砰砰的心跳,关行洲抖着手指头一个字一个字往上戳。

    君子好逑:真的?什么时候的事?

    舒:十年前。

    从手机屏幕里跳出来的三个字,一瞬间关行洲却以为舒窈是站在他的面前,看着他的眼睛面对面的跟他说。

    他忍不住抬头。

    舒窈连走路的姿势都没变过。

    他忽然有些茫然。

    舒窈真的还记得他吗?十年前那个总是缠着她、每天待在她的身边恨不得把二十四小时过成四十八小时的烦人鬼。

    可是今天一整晚她听到他的名字、看向他的目光分明那样陌生。

    猛然间有了些破罐子破摔的味道,关行洲索性由着自己心情在聊天框里打

    君子好逑:那么久远的事你都还记得?我以为除了实验数据,别的东西你都不会放在心上呢。

    舒:记得。

    随着这两个字跳进他的眼眶,他看见她脚步忽然停了下来,而后微微的侧身。

    那一瞬间来不及打字,关行洲直接大喊一声:“你别回头!”

    舒窈果然顿住了。

    也不知心里到底是松一口气还是失落,关行洲劈哩啪啦敲着手机屏幕:

    今天突然见你太紧张了,一晚上昏头涨脑的,给我点时间接受一下“女神从天而降”这个事实,你就当我没在后面好了。

    舒:你今晚挺镇定的。

    因为那个“你”并不是真的“你”啊。自作孽感觉自己连心酸资格都不配有的关行洲苦笑了一声,心里却还记挂着刚才那句“记得”。

    君子好逑:可以说一说那个人吗?

    舒:跟你有点像。

    这句话映入眼帘,关行洲蓦地停下脚步。

    前面的舒窈却还在不紧不慢往前走。

    舒:总是跟在我后面。以前不懂他,后来不懂你。

    因为不懂,所以当成需要去解开的一道难题记在了脑海中吗?

    舒:我没什么值得人跟随,虽然不懂,但是感觉不差,一直想道谢。

    寂静的小巷里,关行洲能听见自己砰咚的心跳声。

    舒窈记得十年前那个总爱跟在她身后的人,却哪怕面对面也没认出他的长相和名字。

    舒窈回国第一件事就是寻找“君子好逑”,却一整晚跟临时演员慕容相谈甚欢。

    他两个都是。

    他两个都不是。

    原来她想要感谢的是这个。

    忽然间,这些让关行洲在意的事他通通都不在意了。

    “你怎么就不值得跟随了?”放下手机,他大声朝着前方喊,“我还可以再粉你五十、不对,我还可以再粉你一百年!”

    舒窈能够听出来他的声音吗?无所谓了,他想。

    他看到舒窈脚步慢了下来,似乎是个等着谁上前与她一起走的姿态。

    仿佛还听见一声很浅很淡的笑。

    但可能是他的幻觉。

    他始终没能上前。

    一分钟后,两个人一前一后站在了那座小小的别墅前,别墅的院子、房间里都透出灯光,让关行洲隔了老远就看见小花园早已经没有过去那种盎然的生机,但整洁的模样也一眼能让人看出近期是经过精心打理了的。

    如果他前面几天能够来这里看看的话,大概对她回来的这件事就能提前做一些心里预期和准备吧。

    “以前跟在你后面的那个人。”他克制不住地开口说,“我猜他每次送你到这里心情一定很好。”

    “为什么?”隔了片刻,舒窈在今晚走进小巷后第一次开口问道。

    “你不是说他跟我很像?”关行洲微微一笑,“因为我现在心情就很好。”

    无论过去,还是现在。

    “你家里有人?”

    “是洛玮。”

    “你那位效率很高但话很多的助理?她也回来了?”

    “嗯。她跟我一起回来,下午我去找你,她回来收拾房间。”

    “晚上她会住在这里吗?”

    “嗯。”

    “你们两个女生,晚上要锁好门窗,家里电路、电器什么的很久没用了,用之前都要检查一下,明天白天最好叫人来做个整体的检修,今晚尽量先别动太多东西。”

    “好。”

    “那我走了。”

    “再见。”

    身后半天没有声音。

    舒窈第二次忍不住想要回头的时候,那人的声音忽然却又响了起来。

    “要说下次见。”关行洲轻声道,“别说再见了。”

    舒窈愣了很久。

    她这一个晚上都在浪费时间和生命,看不着调的人听不着调的话,在今天以前她几乎没有这样放纵过自己。

    虽然这样想,但是情不自禁的,舒窈还是开口道:“下次见。”

    情不自禁。

    她在心里给自己的行为作注解,想,又一个新词。

    这次她身后的人兴高采烈的跟她道别后离开。

    舒窈进屋时,洛玮正四仰八叉瘫在客厅沙发里,幽怨十足:“我累死累活你花前月下,我满脸灰尘战斗在一线你却和帅哥吃香的喝辣的,这就是同人不同命。”

    舒窈没理她。

    洛玮却明显不是个轻易就屈服的:“刚才还看见他送你回来,长得很帅嘛你同学,怎么样,你们俩有没有远远相望恍如隔世,相认以后追忆往昔一触即发然后情定今生啊?”

    舒窈看她的眼神宛如看着一个智障。

    洛玮却觉得自己有理有据极了:“讲道理,你这种十年如一日把实验数据和克隆出来的猫猫狗狗当爱人的人,突然却为了一个八百年前的老同学跑回国,这难道不是要跟他去登记的意思?”

    舒窈看一眼光洁的客厅,想了想,决定稍微满足她的好奇心:“没有相认。”

    至于远远相望似乎是有的。

    追忆往昔四舍五入也算有过吧。

    洛玮瞪大了眼:“那你一整晚在干嘛?”

    舒窈给出她今晚不知道第几个连自己都觉得新鲜的新名词:“看戏。”

    洛玮:“”

    从行李箱拿出笔记本,舒窈想了想道:“明天叫人来检修一下电路电器。”

    “”洛玮十分惊恐,“你是谁?火星人?你把我家舒窈弄哪去了?模仿得太失败了喂!我家舒窈可不是你这种会关心电器的风格!”

    一向不理她这时不时的戏精上身,舒窈自顾自打开电脑。

    “你开电脑做什么?”洛玮在沙发上爬呀爬,试图爬到她身边去。

    “路上收到实验室邮件。”舒窈百分之一的精力用来与她对答,另外百分之九十九的注意力已经集中在电脑上,“需要跟他们核对一组数据。”

    “”洛玮惊恐的表情重新转为淡定,“嗯,果然还是你,我就说普通外星人怎么可能上你的身。”

    不必要再研究克隆技术,人生第一个长假,刚跟四舍五入等于要领证的高中同学约完会,回来以后却一秒钟不耽搁直接投入工作。可以,这很舒窈,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王八蛋!你有种把刚才的话再说一次!”

    慕容一个翻身从床上跳了起来,冲着手机话筒发出声嘶力竭地嘶吼。

    他今天本来打算睡个懒觉的。

    比赛期间他们每天都会保证充足的睡眠和休息时间,但“充足的睡眠”跟懒觉毕竟不是一码事,昨晚回到家他特意把所有闹钟都关掉,又把手机调到静音,本来以为这个简单的梦想今天能够美滋滋的实现,可现在时间才指向早上七点,而他却不得不被不可置信的怒火给烧得睡意全消十分钟之前,他的手机响了。

    对,他关了静音,但是还有振动。

    振动个一分钟左右他还能当没这回事,但是当一分钟延长成了十分钟,那个不间断的苍蝇一样的嗡嗡声就要比实打实的铃声更惹人焦躁了。

    十分钟后,慕容忍无可忍地接通这个催命一样的电话:“关行洲!你他妈的最好真有救国救命十万火急的大事!不然我宰了你!”

    无人接听的电话连续打十次都还能若无其事继续的,这世上除了奇葩关行洲哪还有第二个人?

    电话那头的关行洲轻咳一声:“容儿啊,关哥哥是有点小事想麻烦你。”

    然后他听完就发出了上面那句怒吼。

    然后关行洲果然很有种的把刚才那话又说了一次:“舒窈他们家当年是举家搬去美国,她家那个房子十年没人住了,电器线路什么的肯定都老化了,她那个人生活能力跟她工作能力完全成反比的,我实在是不放心,你就上门去帮我盯着点儿呗,反正你这两天也没别的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