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03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三个人结伴往外走的时候,恰好与重新返回场内的几个队友迎面撞见中锋申桐有东西落在了更衣室,控卫方小云和得分后卫马路跟着他一起回来取东西。

    几个人见面来不及打招呼,常年泡在大老爷们儿堆里的申桐几人一见舒窈立刻眼睛蹭蹭闪光,个性活泼的马路当即哇哇叫道:“慕容你不得了啊,现在你的女粉丝都已经上升成女神级别了!”

    要说长相和身材,慕容和关行洲虽说不是同一种类型,帅的程度倒也算不分上下,但耐不住慕容赛场得意技巧风骚啊,次次比赛都要引来大批的迷妹应援,这就是赛场上平平无奇的关行洲拍马也比不了的了。是以一看到漂亮姑娘,几人直接默认成是来看比赛的慕容迷妹,要说差别大概是这位“迷妹”的品质突然比过往拔高了不止一筹。

    慕容先是向舒窈介绍了几个队友,这才回答马路刚才的话:“舒窈可不是我的迷妹,她是我的友。”顿了顿,他似笑非笑道,“你们都知道的吧,我的名,君子好逑,追随着舒窈女神可有小十年了。”

    方马申:“”三人不约而同看向关行洲。

    关行洲脸都青了,强撑着扯出个笑脸:“哈哈哈,大伙儿当然都知道了,毕竟老申你带头嘲笑君子好逑太文绉绉也不止一回,亏得我们慕容心宽才不跟你计较,哈哈哈。”他嘴里哈哈哈,内心想自杀,说话间还情不自禁往舒窈身边走了两步,将近一米九的大男人硬生生把这两步走出了小媳妇的风采,看得几人浑身鸡皮疙瘩纷纷起立。

    慕容面上微笑心里冷笑,心想要演戏大家一起来,大场面大制作。

    方马申三人也格外配合他,毕竟情况虽说暂时搞不清,但有热闹可看是板上钉钉的,一向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马路立刻问道:“你们这是要去哪?吃饭?要不咱们拼个桌?”

    慕容笑着问舒窈:“女神你介意吗?”

    目光不动声色从关行洲身上收回来,舒窈再次摇头。

    从见面开始好像就没见她有过面无表情以外的表情,没想到老关的审美竟然是这样的。慕容内心吐槽,脸上笑靥如花:“不愧是我的女神,真大气,什么都不介意。”

    看他一眼,又看一眼旁边同时融合霜打茄子、惴惴不安与羡慕嫉妒三种气质的关行洲,舒窈淡淡道:“据说人失意的时候,要跟朋友一起吃东西。”

    关行洲:“”

    “被失意”的慕容干笑一声:“据说?”

    舒窈将手里手机递给他。

    慕容有些莫名,看一眼打开的页面,居然又是微信聊天记录

    18:35

    舒:怎么安慰失败者?

    社会你玮哥:吃啊!喝啊!叫一堆朋友一起造作啊!让你回国还想不带我!这么简单的事都不知道,没了我你可怎么办!

    舒:没当过失败者,不清楚流程。

    社会你玮哥:

    再次强行“被失败者”的慕容:“”

    关行洲这个友兼女神真的让他一言难尽

    二十分钟后,一行六人坐在路边的烧烤排档前。

    按关行洲的想法,这顿饭再不济也得去个星级餐厅,但今晚临时担当他代言人的慕容却很轻易就接受了由初次见面的女士请客这件事,路上风度十足问舒窈:“女神,你想请我们吃什么?”

    舒窈的回答相当霸总:“随你喜欢。”

    于是慕容随自己喜欢的挑了训练与比赛期间根本与他们无缘的路边大排档。

    几个人热烈讨论之前球赛的当口,关行洲拿了纸巾替舒窈将桌椅都仔仔细细擦拭一遍为了不显得突兀还得将六人份一起擦干净,然后接受大伙儿并没有什么诚意的道谢。

    马路欢快的点着各种肉食,申桐却明显有点惴惴不安:“我们跑来撸串如果被教练知道”

    “最近我们可以敞开了吃几天。”慕容打断他的话。

    一句话将几人给拉回今天开始“放长假”的现实,一时气氛陡然跌落,正说到“如果我那个球bb”的马路没滋没味闭上嘴。

    闷不做声回到自己座位打开几罐啤酒,关行洲拿起其中一罐跟剩下的几罐挨着碰一下:“我有错,我跟大伙儿赔个罪。”随即脖子一仰大口喝下。

    舒窈看着人手一罐的雪花,唯独慕容面前搁了一罐百威:“我不懂篮球,但你似乎打得很好。”

    关行洲动作一僵,啤酒顺着他脖子就流进他恤里,很有几分狼狈,可这狼狈却也并没人注意到。

    慕容笑着替舒窈开了一饮料:“篮球不是一个人的运动,我表现得连你这个外行都觉得不错了,那说明我配合打得实在不怎么样。”

    “得了吧你小子!”

    虽说不知他们三人打什么机锋,但逮着机会就替自家无论哪一个兄弟在美女面前说好话这点自觉大伙儿还是有的,一时纷纷笑骂。

    “舒美女别听这小子瞎谦虚,今天要没有他咱们队的成绩恐怕惨不忍睹。”

    “这小子无论什么时候表现都很亮眼。”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这小子的确是我们队里的王牌。”

    与“惨不忍睹”四个字相对应的,关行洲脸色也有着一瞬间的惨不忍睹。

    若有所思收回目光,舒窈见几人都在碰杯,便也后知后觉拿起那饮料跟慕容碰了一下:“以前听他说过,是队里的小前锋和王牌。”

    几人又是一阵起哄,慕容却不动声色皱了眉,看向关行洲,关行洲扔掉了空的啤酒罐,正用热水烫一个玻璃杯,烫过以后重新倒上水,默不作声递到舒窈跟前。

    慕容又看向舒窈,她刚才拿着饮料与他碰杯而后那饮料又放回了原处,她连一口也没喝过。

    这两人比他想的还要有意思。

    慕容笑了笑:“都闹我做什么,我实话实说而已,我在女神面前可是毫无保留的。”

    听到“毫无保留”几个字,舒窈抬头看他两眼,出乎意料点了点头:“是这样。”

    “你啤酒喜欢喝百威。”慕容手里拿的是百威。

    “衣服喜欢穿阿迪。”慕容身上穿的是阿迪。

    “身高187,体重812。”慕容身高187,体重812。

    “篮球以外喜欢茶艺,种花,看报纸以及法制节目。”这都是慕容的日常爱好。

    舒窈每说一样,关行洲满头冷汗就顺着额头往下滴两滴,慕容看向关行洲的眼神也更加想戳死他。

    其他几人则是越听越糊涂了。他们起先以为舒窈的“友”是关行洲,毕竟关行洲那个一点不符合他气质的微信昵称整个文川俱乐部无人不晓,他出于某种原因暂时让慕容冒名,甚至他们刚才起哄慕容未尝就没有想看关行洲当场炸毛的意思。可越听越觉得舒窈对慕容的了解堪称360度无死角,所以这到底是谁在冒充谁?

    几位队友一脸懵逼。

    偏偏三位当事人除了关行洲,其余两个都十分淡定,慕容把刚送上来的烤串递了几串给舒窈:“我什么都说给你听,但是你为什么突然回国,我却一点也不清楚。”看关行洲之前那个又慌又怂的样儿,他百分之两百肯定这货知道的情报一点不比自己这个临时演员多。

    烤串却在中途被另一只手给劫持了关行洲夺过来后直接塞进自己嘴里,含含糊糊道:“她不吃辣的。”整口吞咽下去以后才注意到一干人各异的眼神,后知后觉讷讷解释,“我猜的女孩子都不爱吃辣,况且舒窈小姐的皮肤这么好。”

    慕容以及方马申:“”这个理由他们给101分,多一分让他拿去骄傲!

    关行洲说完又看向舒窈:“我单独给你炒了一个青菜,还叫了一碗面,这里没太多吃的,你先将就吃一点。”

    舒窈一脸平淡点了点头,既不诧异也没什么感动的模样,出口的话也是回答慕容之前的问题:“完成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有三个月假期,临时决定回来看看。”

    “虽然很高兴见到你但是”慕容瞟一眼关行洲,“事先也没什么征兆,突然收到你回国的消息,我一整天都心神不宁,一直到上场状态都没完全调整过来。”

    “你那叫状态没调整过来?”方小云笑骂一句,“那老关那个状态怕不是敬一轮酒就能揭过去,怎么着也得以死谢罪吧。”

    几人多年队友,关行洲又是个脾气顶好开得起玩笑的,说起话来一向没什么顾忌。偏偏挺日常的一句玩笑话,这时候听在关行洲耳里却无比辣耳朵,让他难堪得头都快抬不起来,是以也没看到舒窈和慕容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前者奇异,后者恨铁不成钢中又有点担忧,并且在担忧的同时内心暗骂一句:一群猪队友们!

    “我发信息的时候没看到你今天要比赛的消息。”舒窈似乎是斟酌了片刻,罕见说了一句挺长的话,“不过私事是私事,比赛是比赛,让私人情绪影响比赛状态,还是个人实力不够。”

    可惜再怎么斟酌也没卵用!慕容有些绝望的想,他没有想错,这位舒窈女神情商是真的比他这帮猪队友加起来还要低。有些可怜看一眼心如死灰的关行洲,慕容难得对女孩子还是对今天刚认识身为最好朋友的女神的女孩子说话带了两分讽刺:“看来女神你从小到大都没有被个人情绪主导过思维。”

    舒窈十分认真点了点头:“是。”

    慕容:“”

    关行洲:“”

    方马申:“”

    这个盛夏天里却堪比千里冰封的聊天现场啊

    偏偏舒窈还要再在雪中送一把炭:“下一场比赛”

    “没有下一场比赛了。”正给她添水的关行洲忽然打断她的话,“今天是我们在常规赛里的最后一场,输了,季后赛没能进去,今年夏天我们已经没有下一场比赛了。”

    舒窈一怔。

    关行洲朝她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你别听慕容瞎说,他状态可好了,不用统计也知道是今天的p,下半场让球队陷入被动都是我的错。我在球队里一向都没什么优势,今天犯一个错却突然拖累到全队,我”

    关行洲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就像他说的那样,他年纪越长越平平无奇,哪怕在自己最擅长的篮球领域也没有很突出的优势,所以从没有幻想过当英雄,生平最夸张的幻想也不过是舒窈来看他打比赛,而后他在这一场比赛里拿下p。而突然间一人失利导致全队失利这种大错砸在他的头上,他第一反应诚惶诚恐,不是不敢认错,而是怀疑自己真的有那么大能量?本来这些他可以慢慢来理清,该挨罚挨罚,该道歉道歉,偏偏在一抬头间发现最思念又意想不到的那个人,看到他的辉煌之前却已经先看尽他的狼狈,那一刹的惧怕与难堪让他在惊慌下做出极其冲动的决定,导致事情发展成现在这样,他没有哪一件事做对过但他也并不是不委屈。

    他自以为平静的总结道:“总之我慕容看来和女神你真的有缘,接下来我们大概也要开始休一个长假了。”

    舒窈难得有些无措。

    但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产生“无措”这种情绪。

    最后还是由慕容敲了敲桌面打破沉默:“是有缘,接下来我们可以经常聚一下。”

    这场聚餐在莫名诡异的氛围中开始,又在更加诡异的氛围中结束。

    舒窈从座位上站起来的时候,关行洲也不知为什么忍了一整晚的疑问就这样脱口而出:“女神你为什么一下飞机就来体育馆?真的就因为就因为他留言说想要你来看比赛?”

    两人一坐一站,但因为坐着的那个太过高大,站着的那个格外娇倒是奇异的形成双方平视的视角,关行洲于是看着舒窈直视他的眼睛认真道:“是啊。”

    关行洲但觉头脑发热,嗓子发干:“为什么?”

    “有想要感谢他的事情,还有”有些可爱地歪了歪脑袋,舒窈似乎在费劲寻找表达的词汇,“想了解他。”

    关行洲怀疑坐在他两侧的申桐和方小云都听到了他的心跳声但凡舒窈再多说一个字,他的心大概会直接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

    所幸慕容十分敬业的接过了话头:“感谢我?虽然不知道我做了什么让女神感谢的事,但有点想听。”

    与他对视片刻,舒窈道:“下次吧。”

    关行洲不知怎么的松了口气。

    慕容笑了笑,没再说话,只若有所思看一眼桌面舒窈坐的那一方,一整晚她动过的就是关行洲倒给她的白水、单独为她煮的面以及炒的青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