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02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接下来俱乐部内部应该会做出一些调整,希望大家做好心理准备。”

    日常的总结以及训话之后,邢云丘不无艰涩地说出了以上这句话。

    本来就因为输了比赛而沉默的球队成员们,听完这话气氛简直能用可怕来形容了。

    “不过暂时还没有具体的举措,大家也不用想太多,既然都已经尽力了,我们也要接受这个结果。”邢云丘拍了拍手掌,“接下来就先放松心情,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吧。”

    关行洲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邢云丘说到“尽力”两个字时斜睨了他一眼,一时脸上火辣辣的,一冲动就脱口说道:“我不会休息的教练!就算放假我也会每天好好练球的!”

    邢云丘:“”

    众队友吭哧吭哧的憋笑声中,犯二才知悔恨的关行洲想一巴掌呼死自己!

    “你呀。”邢云丘看他满脸的“我有罪我悔过”,到底忍不住摇了摇头,“你要是整场表现都能像最后几分钟,也不至于”

    他到底没把这句话说完。毕竟比赛的失利不可能放在哪一个人的头上,哪怕他在比赛前确实将后半场的战术中心放在关行洲与慕容身上,哪怕他确实是对关行洲寄予过厚望。

    但这已经足够关行洲内疚到快哭出来了。

    慕容站在旁边拍了拍他肩膀。

    “邢哥的话你不用放在心上,输了比赛大伙儿都有责任,没谁怪你,你也别什么都往自个儿身上揽。”

    “你表现虽然说不上全场最佳,但整体来说还是突出了个人能力的,配合的意识很好,助攻成绩也很不错。”一起去冲凉换衣服的时候慕容说道,“如果接下来俱乐部在人员这方面真的要做调整,你”

    关行洲知道他要说什么。

    他跟俱乐部的合约即将到期,这几年俱乐部在人员结构这方面一再调整,他能不能续上约谁也说不好,也就是考虑到这一点,邢云丘、慕容以及一干队友才费尽心思以他为后半场中心制定了这场战术,只可惜他没能把握好这个机会。

    他在这场表现不差,即便真的与俱乐部解约,也未必就没有别的球队看上他。

    慕容想说这个,但即便以他们两人的交情,这话也并不容易坦率说出口。

    但老实说,关系到他职业生涯的去留、甚至于他还能不能继续打球的问题,在比赛结束的那一刻或许还是关行洲心里最重要的,但在当下,在那一眼过后,这个真不是他目前最关心的。

    两人都欲言又止了一个冲凉的功夫,关行洲套上干净恤,终于开了口:“邢哥说我的话没一个字冤枉我的,我甚至觉得他对我太客气了,巴不得他一直骂我到明天早上。”

    “这样我就有正当的理由不去外面了。”

    “但是我始终还是得出去的。”

    说到这关行洲有些自嘲笑了笑:“今天大概是我人生里最倒霉的一天。”

    不去外面?最倒霉?慕容有些狐疑:“这个,也不至于这么惨”

    “我不但对球队犯了大错。”打断他的话,关行洲神情十分沉重,“不出意外的话今天我还会失恋。”

    “”恤套在头上半天没拉下来,慕容干巴巴开口,“采访一下这位球员,你什么时候恋过我怎么不知道?”

    仿佛没听见他嘲讽意味满点的问话,关行洲继续道:“失恋还不是最惨的,最惨是失恋的原因是因为人设崩塌,对方发现我是个满口谎言、虚荣自大还坑害队友的骗子。”

    他说话时语气平静,但眼睛里的绝望并不像是假的。

    慕容张了张口,一时接不上话。

    关行洲静静看着他:“你忍心看我沦落成那样吗?”

    两人一向好得就差没穿一条裤子,慕容当然是不忍心的,只是

    “我的意思是,”关行洲上一秒还无比深沉,这会儿脸色一转突然就成了谄媚狗腿,“待会儿如果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看在我们这么多年兄弟情以及我提前坦白的份上,求求你一定要给我一条活路走。”

    慕容直觉“对不起你的事”不是“如果我做了”,而是这家伙百分之百已经做了,当下心里警铃大作。

    关行洲匆匆返回场内的时候,观众都已经离开了,唯一剩下来的一个不知什么时候从场中下到了第一排,安然站在座椅前面,穿着一身干练的西服套装,白衬衣黑裤子,放在体育馆里很违和的打扮,偏偏穿在她身上却有种她天生就该是那样的服帖感。站姿如松,小小巧巧一米六的个头硬是站出了二米八的气场,秀丽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听到声响后抬头与他目光再一次相撞,眼睫缓慢眨了眨,除此之外,再没别的动静。

    仿佛十分笃定她要找的人一定会在人群散场后重新回到这里与她相遇。

    深吸一口气,关行洲迅速在心里做下一个决定。

    如果她能叫出他的名字,如果

    他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一边大步往她身前走,直到两个人面对面站立。

    188与159,与s,关行洲与舒窈。

    近距离的对视带给他更大的冲击。

    她真好看一如同很多年前他们第一次见面,他也像魂被勾走了一样,只顾呆头呆脑想,她真聪明,真好看。

    不合时宜的痴汉完,关行洲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十分艰难的开了个尬头:“那个,你在这里等人?”

    点了点头,舒窈往后退了一步两人身高差太多了,她不习惯抬头看人。

    “刚才我看见你坐在观众席上,”她的这一退让关行洲一瞬间心都紧了,“你看了今天这场比赛?你来看谁?”

    如果她说出“关行洲”,如果

    “君子好逑。”舒窈十分平静回答他的话,“我的一位朋友。”

    一刹那像潮水一样涌进关行洲心里的,连他自己也不能分辨到底是巨大的失落还是巨大的庆幸。

    “听起来不像真名啊。”定了定神,关行洲冲她一笑,“是名?”

    “嗯”了一声,舒窈打量着他,口里不紧不慢道:“名,微信昵称。你”

    “那就是同一个人了!”关行洲装模作样一拍脑袋,“我队友微信就叫这个名字,等等我去给你叫他。”说完不等舒窈反应,关行洲迅速转过身去。

    心里内疚后悔惭愧不舍难受憋屈掺杂的,他大步往后台跑的时候都硬着心肠通通忽略掉,自然也不可能看见,被他扔在身后的舒窈表情难得精彩,一脸错愕与茫然。

    慕容就等在门后面。

    两人迅速交换手机期间慕容神情复杂瞥了他一眼:“你自己造的孽,一会儿可千万别给我哭爹喊娘。”

    关行洲朝他作了作揖:“我身家性命都交到你手里了,亲兄弟!”

    慕容面无表情咧了咧嘴,他现在只想手刃“血亲”。

    两人远远看见舒窈还站在原地,站姿与神态与之前没什么差别,慕容忍不住夸了一句:“小姑娘年纪轻轻的气质很好啊,长得也好看,气场还强。”

    “那当然了。”关行洲十分骄傲地抬头挺胸,“我还没见过比她更好看的人。”

    这还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最佳注解。慕容冷笑一声:“在我这儿夸算什么本事,你有本事当着她本人夸去啊。”

    关行洲:“”他没本事!

    但他即便没本事,也不想让舒窈就在那干站多一秒钟,情不自禁走快几步跑到舒窈面前去:“久等了!我把君子好逑给你找过来了。”

    舒窈淡淡瞥他一眼。

    如果这时候舒窈的助理洛玮在场,大概就能跟关行洲解释这一眼的含义是:你宛如一个智障。

    可惜关行洲本人没这个觉悟,正浑身是戏“兴高采烈”的把慕容拉过来:“刚才你说找他我才突然想起来,这家伙早上还说他女神要回国了,比赛之前一个劲念叨,生怕跟女神见光死,这下也不用烦恼了,哈哈哈。”

    “”哈你妹啊哈!

    慕容不动声色看一眼舒窈,也不知是他错觉还是怎么,总觉得舒窈看似淡然的眼神比他还要一言难尽,不过既然接了这出戏好歹得陪着演下去,一时也顾不得去深究别的了,朝着舒窈伸出手:“终于见面了女神。”

    舒窈没有伸手,淡淡道:“舒窈。”

    慕容不以为意,若无其事收回手:“慕容。”一边在心里想,老关一副让舒窈知道真相还不如自杀的德行,怎么看也得是很亲密的关系吧,结果两人就是这样处的?没交换过照片也就罢了,居然连真名也没互通过?一个“为爱”发狂,另一个名字都没交换过也敢直接跨越万里杀到“友”面前来?啧有点意思。

    舒窈看向关行洲。

    呆呆看两人互动的关行洲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舒窈是在等他自我介绍,连忙道:“我是慕容的队友,我叫关行洲。”

    以为已经认清现实的心,在提到自己名字时到底加了速,语声中也难免带了两分连他自己都没太察觉的期待。

    舒窈闻言却连眼皮也没有多抖动一下,神色平淡转向慕容:“你就是君子好逑?”

    慕容没有多言,淡定将手里关行洲的手机递给她看手机画面正好停留在两人的微信聊天页,上面的最后一句话是舒窈发的。

    1725

    舒:我见到你了。

    17:25是一个小时前,也正好是比赛开始的时间段。

    君子好逑当时不可能看到她的信息,后来也没有再回复过,因为“本人”现在已经站在她的面前。

    “我今天刚回国。”递回手机,舒窈简洁道,“看时间来得及,就过来看了你的比赛。”

    慕容笑了笑:“女神有心了,长途飞行这么累,还掐准时间来看我比赛。”

    舒窈面无表情:“不是你留言跟我说了时间和地点,希望我能赶来为你加油?”

    慕容:“”卧槽聊天记录里没有这一段啊!信息量巨大的不对称让他怎么笑着演下去!别人家雇演员要钱关行洲这是要命啊!余光恶狠狠瞥向头都快埋到地下去的关行洲!

    关行洲关行洲也不知道事情就这么巧啊!

    他昨晚睡前习惯性爬到舒窈个人主页上去虽说舒窈好些天没更新状态,但他把舒窈留言板当自家日记本用已经成习惯了,于是留了今天的比赛信息和自己的心情在上面,末尾又说梦一样加一句“如果女神能来现场替我加油,那我一定更有信心赢这场比赛,死也要赢!”

    他写这句话的时候可没预料到就在不到一个小时后,舒窈会给他发一条回国见面的信息。

    更没预料到不到二十个小时后,他们真的在这里见面了,舒窈真的来现场替他“加油”了,而他输了比赛,人也还活得好好儿的。

    所以舒窈是在下飞机后登陆了她的主页看到了他的留言?

    关行洲现在是真的想死了。

    气氛正僵硬间,舒窈冷不丁又开了口:“晚上我请你吃饭。”

    她这话是对着慕容说的。

    “为什么?”慕容乐得借坡下驴,好奇问,“你刚回来,又为我跑这一趟,请客的人怎么说也该是我吧?”

    舒窈简洁道:“你输了比赛,我看你有点难过。”

    “”这妹子有点会说话啊。并不知道她从哪看出来自己难过的慕容干巴巴笑一声,“那可是我的荣幸。不过晚饭我和老关一早约好了,女神不介意我多带一个人吧?”一边说一边搂住关行洲脖子。

    看了眼满脸生无可恋表情的关行洲,舒窈摇了摇头。

    然而最终一起去吃饭的却变成了一群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