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序章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想要克隆出另一个你?”

    美国,医院舒行之医生的办公室里,讨论完一天以后的具体手术方案,舒医生如是问道。

    被问者姓舒名窈,与提问者是父女关系,同时也是医患关系。

    他们日常并没有太多机会像这样闲聊。

    毕竟一个是医学界权威,一个是生物科技界新秀,不要说闲聊了,他们同住一个家里一周却不一定能见一次面,每每见面,也总是抓紧每一分钟来讨论舒窈病情的最新研究进展、手术的方案调整。

    但他们之间会因此而缺乏亲情吗?

    并不。

    因为舒行之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舒窈。

    现在他的心情难得的在十万分紧张之余又有十万分的放松,于是他问出了一直以来的疑惑。

    一个因为时间太久远而致使百分之九十的人都只会答出模糊时间点、又或者直接记不得答案的问题,舒窈却根本没有思考,字句清晰答道:“2000年1月1日。”

    十七年前。

    新世纪的第一天。

    那一天舒窈的身上发生了什么?

    她只是在学习的间隙,路过客厅时偶然在电视上看到了某国关于克隆技术的研究报道,当两个外观上一模一样的生物体呈现在她眼前时,年仅七岁的舒窈内心自然而然浮现出某一种妙想。

    从那天开始一直到今天,整整十七年,她始终在为了那个偶然生出的妙想而努力。

    “我和你妈知道你想要做什么,也从没有对这件事发表过任何看法,但是明天对于我们一家人都是很特殊的一天,我问这个问题,是因为在那之前我有一句想说的话。”合上办公桌前厚厚的一叠文件,穿着白大褂戴着眼镜、长相儒雅的舒行之从上一句话就已经脱离医生的角色,用温和又专注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女儿。

    “什么话?”

    “克隆你自己这件事,如果你能安然度过明天,我希望你能放弃目前的所有研究成果。”

    向来都清醒的舒窈眼中掠过一丝罕见的迷茫,微怔过后开口问道:“为什么?”

    舒行之微微一笑:“已经没必要了不是吗?”

    如果安然度过明天

    舒窈问:“如果手术失败呢?”

    “那我也绝不会让你死在手术台上。”舒行之答道,“你没有必要在那之前做任何的准备工作,而在那之后我也还是会为了你继续努力。”

    舒窈默然。

    “我只是想跟你说,”舒行之目光极为温柔地看着她,“没有任何人能代替你,哪怕真的出现另一个你。”

    长久的沉默过后舒窈问道:“为什么现在跟我说这句话?”

    “因为可能的话无论我还是你妈妈,我们并不想否认你的努力。”舒行之微微一笑,“也因为我认为自己说出这句话需要底气。”

    而他的底气就在明天,所以他选择今天开口。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舒行之笑容里忽然多出三分调笑与两分无奈,“我们更不希望看到有朝一日警察冲进你的研究室里,以违禁的罪名将你投进监狱。”

    没有人能够代替你。

    这句话舒窈不是第一次听说了。

    上一次她听到这句话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在她还只有五岁的时候。

    舒窈三岁就知道她自己脑子里长了一颗位置十分罕见的脑瘤,而以目前的医学进展那颗脑瘤根本无法摘除。

    与之相对的是她拥有三岁就能听懂并了解这一切的超高智商。

    天才与绝症,真是绝配。

    五岁的时候,年幼但早慧的舒窈十分冷静跟父母提议让他们再生一个孩子,毕竟她注定无法陪伴他们太久。

    那是她第一次从舒行之和她妈妈景澜口里听到上面的那句话。

    七岁,她偶然得知“克隆”两个字,深入了解过后从此深深为之着迷,从那以后所有的时间她都用来学习以及研究与这两个字有关的一切,这一次她没有再与父母讨论,但她想要做的事,他们从来都心知肚明。

    毕竟舒窈从三岁以后就没有存过她能自然存活的侥幸心思,哪怕这过程中舒行之曾有一次将她生命延长十年的成功的壮举。

    一直到一个月前。

    一个月前,舒行之对她说,又经过了十年努力,他与他的医学团队终于制定出摘除她脑部肿瘤的手术方案。

    罕见的部位,全新的方案,没有人敢保证成功率,但这是舒行之担任她主治医师二十多年来第一次提到“摘除”这两个字。

    一直到手术前的今天,舒窈其实还对这两个字没有任何实感。

    毕竟一个常年行走在黑暗中的人,要怎么骤然接受从此以后可能永浴光明这种听起来就很不科学很没道理的设定呢?

    然后她听到舒行之第二次对她说出那句话。

    她突然意识到了舒行之有多么慎重。

    也就意识到这个手术的成功率大概并不低。

    她有可能痊愈。

    无论是她还是她的父母,都可能不再需要一个代替品,一个复制品。

    她不需要再行走在每一步都危险的边界线上。

    舒窈站在单人病房的窗边。

    窗外是璀璨的霓虹与呼啸的车流以及人潮。

    无论多晚,这热闹仿佛永不停息。

    过往二十四年舒窈从没有关注过这一切。

    而明天以后,她可能也许她终于能够拥有来关注这些的时间。

    如果

    她突然间,生平第一次她想,如果她真的能够从此拥有跟所有人一样的时间流速,如果她迄今为之努力的一切都不再需要继续,那她接下来要做些什么?

    2017年7月13日,舒窈上手术台。

    关行洲拉着舒窈在大大小小的巷子里穿行。

    一路尾随的是三个发色像彩虹一样的流里流气的青年,一边追一边骂骂咧咧。

    关行洲一手拉人另一只手抱着篮球,剩下一双脚一边跑一边时不时把巷子里的垃圾桶、丢弃物踢到两人后方,动作灵活得不像他这个个头应有的。

    他越踢后面的骂声就越难听,关行洲半点不放在心上,反倒玩得有些不亦乐乎。

    一直到舒窈略显粗重的喘息声传到他耳里,关行洲才蓦地停步,转头看她,明亮的眼睛里刚才那点愉快也变成了懊恼:“对不起。”

    不知道他在对不起什么,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停下来,舒窈看着他一时没说话。

    两人身高体型就是s与的差别,一个仰头一个低头,仰头的那个面容稚嫩但不掩眉目姣好,低头的那个看着看着就脸红起来。

    他脸红发痴的这当口,一直在后面骂街的几个人终于赶上来。

    关行洲将手里的篮球递给舒窈。

    舒窈明显有些疑惑。

    “这么跑下去不是办法,大概还是需要打一架。”关行洲十分认真跟她解释,“篮球可不能用来打架,等等我拖住他们你趁机离开,我不会让他们追上来的。”

    他说完就转过身去,听舒窈在身后问:“因为你刚才赢了,所以他们要打你?”

    不是,是因为他们本来耍我耍得好好儿的,结果莫名其妙输给你一个小姑娘,所以感觉很没面子

    这个话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也不想让她把责任揽到她自己头上,关行洲稍微踌躇后就点了点头:“是。”

    “那我不该帮你。”舒窈又说。

    顿了顿,关行洲转头看她,脸上又浮现出之前的那种愉悦:“但是我很庆幸你今天帮了我。”

    今天以前,舒窈对自己、家人、学业以外的一切都毫无兴趣,转折点在于她身上发生的一个意外,而那个意外以后,关行洲是她一时兴起产生兴趣的第一个人,而片刻之前的那件事也是她生平管的第一桩闲事,她难免有些在意,便有悖日常准则的追问了一句:“为什么?”

    关行洲冲她扬起一个灿烂的笑:“这样才认识了你啊。”

    一直到关行洲冲上去和追上来的那三个彩虹头打成一团,舒窈才从那个笑容里回神,有些为难的想,要不要跟他说帮他的真实原因?

    但她还记得关行洲刚才的嘱托,一边思考已经抱着篮球从巷子另一头撤退。与关行洲纠缠的那三个人眼睁睁看她离开,有心追赶,但关行洲果然说到做到,硬是把三个人都拖了下来。

    舒窈走到巷子口的时候回头望了一眼,关行洲右脚正好把其中一个人踹飞,两只手则分别抱着另外两个人各一条腿,整个身体都扑在地上,看上去略惨。

    舒窈不再犹豫,回头快速离开。

    而五分钟以后等她领着人再次回到巷子里,关行洲那张原本挺阳光帅气的脸已经被揍得妈都不认,但出乎舒窈意料的是,他缠着那三个人的动作竟然和之前没什么分别。

    “这在做什么?几个小王八蛋!还不赶紧住手!”

    跟在舒窈身后的几个人一边呼喝一边冲了上去。

    那三个不良青年在这一代横行惯了,原本没把来人放在眼里,依然揍人的间隙眼角余光瞟到几人身上制服,这才真的傻了眼。

    舒窈不知怎么的竟然在短短几分钟内叫来了警察!

    当下跑的跑追的追,一片混乱之中,被打得神志不清的关行洲莫名其妙就被舒窈拉着,光明正大从警察眼皮子底下溜走了。

    一直到跑出好几条巷子,关行洲这才从懵逼中清醒过来,瞧着始终走在他身前一米处被怀里硕大的篮球越发衬得个子娇小的舒窈,先是又被萌得心肝乱跳了一阵,而后才后知后觉问:“我们做什么要跑?”

    舒窈面容稚气,声音稚气,讲话的语态却带着十足的沉稳淡漠:“麻烦。”

    “”关行洲一秒错愕后十分果决点头附和,“是挺麻烦的!”

    他本来还有一堆疑惑的,比如让舒窈离开她做什么又回来,比如她从哪里叫来的警察,但是思考到刚才那声淡淡的“麻烦”,关行洲识趣的决定把这些疑问都憋回肚子里。

    舒窈回头瞟他一眼,忽然问道:“你之前为什么停下来?”

    半小时前两个首次认识又首次合作的人赢了一场坑出天际的街头篮球赛,而输掉球赛的那三个人明显心有不甘,关行洲提前看穿三人意图,趁三人还没反应过来拉着舒窈就开跑,原本有很大几率甩掉那三人如果不是他突然莫名其妙停下来的话。

    关行洲闻言挠了挠头,颇有几分不好意思的模样:“你不是跑不动了吗,都怪我之前顾着逗他们没注意到。”

    舒窈微怔。

    其实并不是关行洲没注意到,而是她惯会克制自己。

    她受不了喘出声的时候,就是她确实到极限了,关行洲不但第一时间注意到,并且第一时间停了下来,还因此而被打成个猪头。

    这个男生真是

    之前从没跟这个类型的人接触过,舒窈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关行洲浑然不知自己此时形同毁容,自以为心机的摆出自己最帅的姿态和笑脸:“忘了说,我叫关行洲,你叫什么呀?”

    两人先是合作一场比赛,再是“共患难”一场,却直到这时才得出空闲来认识对方。

    盯着那张车祸现场脸颇有些一言难尽,舒窈淡淡报上自己的名字。

    关行洲哪怕脸色七彩也掩不住当中喜色。

    篮球不知什么时候又回到他手里。

    两人也不知什么时候就又开始往前走。

    没人开口说去哪,但舒窈始终走在前面一步的位置,关行洲也始终默契走在她身后,无言摆出无论她去哪也要护送到底的姿态。

    舒窈专挑小路走,路上行人不多但也绝不是没有,各个儿经过旁边时都忍不住要都多瞅两眼关行洲,但舒窈始终未回头,关行洲一心花痴前面的小姑娘,也半点不在意别人眼光。

    一直走到一座外面有白色篱笆围起来的独栋别墅前,关行洲知道舒窈的家到了。

    忍住心中的窃喜,他终于在舒窈停步转身时上前一步,双眼闪闪发亮注视着她:“舒舒窈,我想问你,今天你为什么帮我啊?”

    舒窈极短暂的犹豫过要不要实话实说。

    但在她目前为止的人生中还没有学习过撒谎这个技能,是以犹豫过后,她终究还是老老实实道:“看你太傻了。”

    “”

    关行洲就算挨了揍也始终灿烂的笑脸,终于在这短短五个字里以舒窈肉眼可见的速度崩坏起来。

    舒窈蓦地转醒。

    是梦。

    意识回笼的第一秒舒窈就已经做出判定。

    毕竟在今天以前,她就连做梦也没想起过她人生竟然还经历过这种恶俗堪比八点档的狗血剧情。

    梦里最后停留的是那张表情崩坏的脸。

    回味着那个表情,一年到头都难得笑一笑的舒窈脸上慢慢浮现几不可见的笑意。

    洛玮堪堪推门而入,见状以为自己眼花,使劲揉了揉眼睛再看那点笑意竟然还没消失,这才万分震惊道:“我看到了什么?难道你终于在梦里用生物科技统治了全人类的意志力吗?”要不然她为什么会笑!

    舒窈看她的淡淡眼波明显写着“智障”两个字。

    洛玮震惊过后这才反应过来,不由兴高采烈扑到她床前:“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小窈,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舒窈当然知道。

    失去意识之前她还在手术台上。

    而此刻她的醒转代表着

    她问道:“我爸爸呢?”

    “他在办公室里。”洛玮神色间仍难掩兴奋,“手术过后你昏睡两天了,刚才也是叔叔让我过来的,他说你差不多该醒了,让我过来看看然后通知他。”

    她说到这记起正事,立刻要去找舒行之,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对了,你刚才到底笑什么?”

    舒窈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笑过,想了想问:“梦到十年不见的高中同学是什么原因?”

    这个命题有点超纲,洛玮思考片刻后迟疑答道:“怀念青春岁月?”

    舒窈:“”

    当她没问。

    从手术台下来,第三次从主人公相同的梦里醒过来时,舒窈回复了术前舒行之对她提出的那个要求:“我听爸爸的,暂停手里一切的研究,目前先休一个长假。”

    “休假期间,我决定回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