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玄门医王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算姻缘

时间:2018-04-23作者:超爽黑啤

    当董建功来到现场的时候,经理和服务生抱着董建功的大腿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犹如见到了亲人一般,警察叔叔终于把他们从燕莺啼的魔掌之下救了出来。

    两个人被带到警局处理,这时奢侈品店的经理石优萨,在接到唐汉的紧急电话之后赶到了知味轩。

    现在饭店没有了经理,唐汉让石优萨全权负责,今天提前打烊,对饭店的所有物资和账目全面查封,等待乐美萱的全面接管。

    都忙活的差不多了之后,司空揽月对唐汉说道:“现在你是老板了,我晚饭还没吃,能不能请我吃顿饭啊。”

    唐汉微微一笑,说道:“当然没问题。”

    燕莺啼刚刚被司空揽月小小的戏弄了一把,此时看她非常不爽,说道:“你们吃吧,我回家陪姐姐去了。”

    她也确实有点儿不太放心刚刚恢复正常的燕蝶舞,从饭店打包了一些酒菜直接回家了。

    林允儿看出司空揽月有事情跟唐汉要谈,也跟唐汉两个人告辞离开了。

    虽然现在饭店的所有人是唐汉,但司空揽月对于这里更熟悉一些,她带着唐汉直接来到了楼上的天字一号包房。

    这里的装修奢华中又不失典雅,非常符合司空揽月的品位,这里是给她专用的预留房间,平时根本不对外开放。

    酒菜摆好之后,唐汉盯着司空揽月说道:“今天看起来心情不太好,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司空揽月少年老成,特别在执掌司空家的商业帝国之后,更是练就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此刻竟然被唐汉看穿了心事,她好奇的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我情绪控制的很好啊。”

    唐汉笑道:“你情绪确实控制的不错,但别忘了我通晓相术,这些东西都写在了你的脸上,是瞒不过我的。”

    司空揽月饶有兴致的说道:“是吗,说说看。”

    唐汉说道:“首先,你的眉角有一点散乱,说明有心事,让你很烦心。其次,你的印堂晦气凝聚,是乌云盖日之相,表明你遇到麻烦了。”

    “你到底是医生还是相师?”

    司空揽月惊诧地说道。很显然,唐汉说的全部命中。

    她又从手包里取出小镜子,自己对着镜子看了半天,可什么都看不出来,她说道:“你说的东西我怎么没看出来,你是不是在蒙我。”

    唐汉说道:“相术是一门非常高深的学问,如果随便一个人都能看相,那相师还吃不吃饭了?”

    司空揽月说道:“那你说说,我的麻烦是什么,能不能破解?”

    唐汉又打量了她几眼,说道:“从你面相上看,有些漏财,所以你的麻烦一定是跟钱有关,你最近是不是破财了?”

    司空揽月一脸的惊讶,唐汉说的太准了,她又问道:“那你再帮我看看,这次的麻烦能不能破解?”

    “不用着急,你最近的运势越来越强,所以一点乌云是根本盖不住的,你很快就能得到贵人相助,麻烦马上就会过去。”

    司空揽月此时对于唐汉的相术已经信了七分,听了他的话之后面露喜色。

    停顿了一下,她红着脸颊问道:“唐汉,既然你的相术这么厉害,能不能给我算一下姻缘啊?”

    “好啊。”唐汉说着再次向司空揽月的脸上看去,可是突然皱起了眉头。

    “怎么,我的姻缘不好吗?”司空揽月顿时紧张起来,虽然她是一个野心很大的事业型女人,但也非常在意能嫁给一个什么样的男人,不然也不会让唐汉给她看相了。

    “不是,是我感觉有点饿了,所以什么都没看出来。”

    唐汉说完之后拿起筷子开始吃菜。

    其实他的内心此刻也是凌乱的,刚刚这句话半真半假,真的是他确实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司空揽月的姻缘在他的眼中一片凌乱,假的是没看出来并不是因为饿了。

    一个相师不能看出对方的面相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对方的命格奇特,相师的法力不够,所以看不出来,另一种就是对方要问的事与相师本人有关联。

    以唐汉现在玄术的高深程度,几乎没有他看不出来的命格了,那只有一种可能,对方问的事与他自身有关,可偏偏司空揽月问的是姻缘。

    这就尴尬了,难道司空揽月将来会是自己的女人?

    “小气,不想给我看就算了。”司空揽月当然不知道唐汉在想什么,不过也不好意思继续追问,她端起酒杯神态优雅的喝了一口,然后对唐汉说道,“你要不要来一杯,这绝对不是假酒。”

    唐汉摇头笑道:“真假对我来说没有太大的区别,我对红酒这东西不太感冒。”

    “那是你不懂得欣赏,其实红酒是个好东西。”

    司空揽月说着摇了摇头,仿佛对唐汉的品味很无奈。

    唐汉说道:“说说你的麻烦吧,遇到什么事了?”

    司空揽月抬起头,一双美眸看着唐汉说道,“怎么,你要帮我吗?”

    唐汉微微一笑,“说出来看看,或许我就是卦象中的贵人呢。”

    司空揽月说道:“我的麻烦就是司空亮,那天之后,他接连对我派出了几次杀手,不过全被布兰妮干掉了。

    在付出很大代价之后,司空亮终于变聪明了,他不再用武力对我直接下手,而是换了其他方式。”

    “其他方式?他除了武力占优之外,还有什么办法能够从你这里占到便宜?”唐汉问道。

    司空揽月说道:“司空家的商业部分完全掌控在我手里,包括一些隐藏在地下的产业。

    昨天晚上,展家的展修身带着两个赌术高手来到了我的赌场,一晚上赢走了50亿华夏币。”

    “五十亿?下手确实够狠。”唐汉又问道,“展家哪来这么大的胆子,敢对司空家的赌场动手,难道跟司空亮有关系?”

    司空揽月点点头,说道:“这事不但跟司空亮有关系,而且跟你也有关系。”

    唐汉诧异的说道:“跟我有关系?你是不是搞错了?我跟展家关系谈不上,过节倒是有一点。”

    “前几天展家派人跟我联系,说是你威胁展家一个月内必须将家主的位置交给你的女人,所以展家向司空家寻求帮助,我拒绝了。

    现在看来,展家肯定是掉头又去找了司空亮,司空亮原本就对你我之间的关系摸到了一些苗头,隐隐约约知道你是我的盟友。

    敌人的敌人自然是朋友,司空亮就收留了展家,作为他的一条狗,现在看这条狗已经出来开始帮他咬人了。”

    唐汉微微一笑,说道:“这么说确实跟我有点关系,不过展家这次打错了算盘,以为一个司空亮就能庇护他们的周全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