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玄门医王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我不要了

时间:2018-04-23作者:超爽黑啤

    “说说看,你是谁呀?”

    燕莺啼扯过一张纸巾慢慢擦着自己洁白无瑕的玉手,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看不到一丝怒火。

    刚刚那一下她已经是手下留情了,如果玩真的估计那个女人的半边脸都会被拍碎,可没想到这个二货女人竟然还蹬鼻子上脸了。

    女人嘴角流着血,却依旧嚣张的叫道:“我老公是张天磊,天磊集团的张天磊,我们家有的是钱,你个贱女人竟然敢打我,我老公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你要再敢说一次贱女人,我保证撕烂你的嘴。”

    燕莺啼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意,似乎一点儿也不生气,只是话语中透出的寒意让旁边围观的人都不由自主的打个冷战,没来由的,他们丝毫不怀疑眼前这个漂亮女孩的话。

    女人尖叫道:“你给我等着,我今天不但要撕烂你的嘴,还要扒光你的衣服扔到大街上……”

    就在这时候,一个转圈有毛中间秃的老男人匆匆的跑了过来,看到倒在地上的女人之后吓了一跳,他赶忙过去把女人扶了起来说道:“老婆,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那女人见到秃顶男人之后,立即如同见到了亲人一般,扑到他的怀里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老公那个女人打我,你看我牙齿都被她打掉了好几颗,你一定要为我报仇啊。”

    “老婆你放心,谁敢打你一下,我立马拔了她的满嘴呀。”看着女人高高肿起的脸颊,老男人大怒,转身对燕莺啼叫道,“刚刚是你打了我老婆?”

    燕莺啼摆出一脸诧异的神情问道:“你确定她是你老婆,不是你女儿,不会认错了吧?”

    她这话一出口,旁边围观的人们轰的一声笑了起来,老男人看起来怎么也有五十几岁了,而被打的女人只不过20出头,两个人就算是父女,也是晚婚晚育那种类型的。

    “你要再敢胡说一句,我立即叫人拔光了你嘴里的牙齿,老子……”

    老男人正指着燕莺啼的鼻子疯狂的叫嚣着,突然他的身体如同触电一般打了个冷战,然后冷汗顺着他光秃秃的头顶唰的一下流了下来。

    “老头,你话还没说完呢,继续啊……”

    燕莺啼的脸上依旧挂着恶魔般的微笑。

    老男人吞了一口口水,又舔了舔干巴巴的嘴唇,怯生生的问道:“您是燕大小姐,还是燕二小姐?”

    燕莺啼对老男人笑道:“都说秃头的男人聪明,我看也不怎么样嘛,你什么时候听说过我姐姐会动手打人的?”

    秃头老男人就感觉脑袋嗡的一声,如同遭遇五雷轰顶一般,如果眼前这人是大小姐燕蝶舞还好办一点,没想到自己倒霉的老婆竟然撞到了小魔女燕莺啼。

    “二小姐,是我有眼无珠冲撞了你,对不起,真的太对不起了,我该打,求求你放过我吧。”

    此时老男人的肠子都要悔青了,在心中把那女人的祖宗18代都问候了一遍,没事招惹谁不好,竟然敢招惹燕家的人。如果招惹燕家的别人也还好办一点,偏偏招惹了这个谁都惹不起的小魔女。

    燕家是帝都的第一大世家,而二小姐燕莺啼,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更是让人仰望一般的存在,被列为严禁招惹的人物。

    这个老男人多少也有一点背景,所以听说过关于燕莺啼的事情,也曾经在一些场合见过燕莺啼。

    只是燕莺啼今天的着装风格大变,他刚开始没有认出来。

    帝都魏家可是二流世家当中的顶级存在,即便这样,他们家的一个大少被燕莺啼踢碎了蛋蛋,最后还是魏家上燕家登门道歉。

    他只不过有一些钱罢了,论家族背景,连三流世家都排不上,在燕莺啼的眼里恐怕连屁都算不上。

    “老头,你认识我啊?”燕莺啼对老男人笑道。

    “燕二小姐的大名,圈子里哪有不知道的。”老男人诚惶诚恐的连连说道。

    “可是你老婆就不知道啊,她刚刚不但抢了我的东西,还骂我是贱人,你说说我该怎么办啊?”

    燕莺啼脸上依旧挂着玩味的笑意,仿佛在玩一件非常有趣的游戏,让人琢磨不透她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听说自己的老婆竟然骂燕莺啼是贱人,老男人不禁浑身一突,立即回头一个大耳光抽在女人的脸上,骂道:“瞎了你的狗眼,还不赶快过来向燕二小姐道歉。”

    “老公,你是不是搞错了,竟然让我给这个女人道歉?”

    女人不可置信的看着老男人,以往这个男人对自己宠爱之极,可以说要星星不给月亮,从没有像今天这样,竟然还动手打了自己。

    “让你道歉就赶紧道歉,你他 妈废什么话!”

    老男人越说越气抬手又是一个大耳光抽了过去。

    随着啪的一声脆,小女人另外一边脸颊也高高的肿了起来,她不敢相信的看着老男人。

    女人刚要发飙,可是她看到老男人被吓得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心里不由咯噔一下,她也不傻,意识到今天恐怕是踢到铁板了,眼前这个女人是她老公绝对得罪不起的。

    “还不赶快跪下给二小姐道歉……”老男人简直都要抓狂了。

    虽然刚刚他那两巴掌抽得自己也心疼,但是他还是不得不狠下心来,因为他知道自己如果不下手狠一点,燕莺啼稍稍不满意就能让他老婆生不如死,小魔女的称号可不是随随便便叫出来的。

    “小姐,我……我错了,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

    女人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燕莺啼的面前。

    “你说谁是小姐呢?”燕莺啼轻轻瞥了女人一眼,目光中却透露出无尽的寒意。

    “啊……不,我说错了……”

    女人一时间惊惶失措,实在不知道应该如何称呼燕莺啼。她赶忙把手腕上的那对红翡翠镯子摘了下来,双手举过头顶,恭恭敬敬的送到了燕莺啼的面前,声音颤抖的说道:“姑……姑娘……刚刚是我错了,求你饶过我这一次吧,是我瞎了狗眼,我才是贱人……”

    女人此时泪流满面,再加上高高肿起的脸颊,看起来让人可怜,但燕莺啼却丝毫不为所动,她浅浅一笑:“不好意思,我是个有洁癖的人,是凡别人戴过的东西我就感觉是二手货,所以这副手镯我不要了。”

    “这……”老男人连同那女人都愣在当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