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玄门医王 第一千零九章 危机感

时间:2018-04-23作者:超爽黑啤

    唐汉喝了一口茶,然后对燕蝶舞说道:“听燕二小姐说你在股票方面有非常深的造诣。”

    见唐汉指的是股票方面的事,燕蝶舞暗暗松了一口气,她说道:“造诣说不上,反正我在股票方面有着远超常人的嗅觉和敏感度,在股市中从来没有亏过钱。

    你是想让我帮你炒股吗?其实没有那样麻烦,炒股无非就是为了挣钱,你需要多少钱我可以直接付给你。”

    她这些年凭着得天独厚的金融天赋,在股市中确实收获了大笔的资金,所以说话底气很足。

    唐汉并没有急于回答,而是问道:“我有一点很是好奇,像你这种人才虽然不懂武道,但对于一个家族来说也绝对是个宝贝,毕竟对于一个大家族来讲每天都要消耗天量的资金。

    按说你应该整日里忙着为燕家捞钱才对,怎么会过得如此清闲?”

    燕蝶舞说道:“这没什么好奇怪的,知道我懂炒股的只有我妹妹一个人,其他人并不知道。”

    “为什么?”唐汉奇怪的问道。

    按说大家族的子弟,自己有些本事之后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像燕蝶舞这样深藏不露的还真是绝无仅有。

    “因为我不喜欢股市,在那里我会有一种作弊的感觉,我之所以动过一些股票,只是为我和妹妹弄一些零花钱罢了。所以你如果想让我帮你炒股的话,还不如我直接给你钱来得痛快。”

    唐汉点了点头,说道:“我是想让你帮我操控一些股票,但不是为了赚钱。”

    “炒股不是为了钱,那是为什么?”

    唐汉想了想把展红颜和他家族的事向燕蝶舞和盘托出,然后说道:“我需要你帮我控制展家的股份,让我的女人回去做展家家主。”

    燕蝶舞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唐汉,问道:“你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我,不怕我向展家泄密吗?”

    唐汉笑道:“首先我有一种直觉,直觉告诉我你不会。其次,你是个聪明人,不会在我治好你和你妹妹之前为了一个三流世家而泄密的。”

    燕蝶舞说道:“那好,我答应你。不过我只是答应帮你炒股,要想控制展家的股份我做不到。”

    唐汉说道:“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如何才能控制一个家族的股份?”

    燕蝶舞说道:“不论是掌控一个家族还是掌控一个大型企业,绝对控股必须超过50%,而按照华夏对于股市的规定,家族或者企业的上市流通股份必须控制在25%到40%之间。

    展家因为目前的经济状况并不太景气,所以把流通股份放到了最大,有40%的股份在市场上流通。但即便这样,我也只能帮你收集到这40%中的35%,距离50%的要绝对控股还有着一段差距。”

    “这就已经足够了。”唐汉点点头说道,“展家的非流通股份都掌控在谁的手里?”

    “这我就不清楚了,我只知道一些股市上的信息,不过按照常规来讲,应该掌握在展家的嫡系子孙手中。”

    唐汉说道:“其他的我来想办法,你只需要帮我收集展家35%的股份就好了。”

    燕蝶舞说道:“可以,但我需要时间和充足的资金。”

    “需要多久?”

    燕蝶舞说道:“需要多久需要你来决定,一般时间越短,付出的资金量越大,成本也就越高,而且巨大的股市波动会引起相关人的注意。”

    唐汉问道:“按照你的水准,如果不引起其他人觉察的话,最短需要多长时间?”

    燕蝶舞想了想说道:“一个月。”

    唐汉点了点头,一个月的时间刚刚好。他又问道:“需要多少资金呢?”

    燕蝶舞说道:“大约100亿华夏币,但这只是初步估计,实际操作起来肯定会有一些波动。”

    唐汉取出一张金色的卡片送到燕蝶舞的面前:“这里面有50亿华夏币,密码是你的生日,剩下的50亿我会在这几天给你。”

    燕蝶舞拿过卡片看了看,笑道:“你把这么多钱都交到我的手里,就不怕我拿着钱跑了?”

    唐汉说道:“不怕,你跟燕莺啼随便哪个人的命都不止100亿,况且你们还是两个。”

    燕蝶舞说道:“你把卡片的密码设为我的生日,是不是在警示我?”

    唐汉说道:“你想多了,密码设成你的生日只是为了方便,这么重要的事情不用我解释你也会时刻记在心里的。”

    燕蝶舞收起了卡片,说道:“一个月之后,我会把展家35%的股份送到你的手中,希望唐先生也要信守自己的诺言。”

    唐汉说道:“放心吧,咱们之间是一笔交易,我这个人最信守承诺。”

    “那好,小女子就以茶代酒,替我和妹妹敬唐先生一杯。”

    燕蝶舞说着向唐汉举起了茶杯,她和燕莺啼的病始终是悬在心中的一根硬刺,现在终于让她们看到了一点希望。

    正如唐汉刚刚所说,他跟燕蝶舞之间虽然没有什么仇恨,但也谈不上交情,两个人之间所进行的只是一场交易,他也通过燕蝶舞达成了想要达成的目的。

    于是他也向燕蝶舞举起了手中的茶杯,两个人并没有碰杯,示意了一下之后准备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

    可就在这时,一阵巨大的危机感袭来,唐汉猛然神色一变,将手中的茶杯放在桌上,目光凛冽的看着燕蝶舞:“你带人来了?”

    如果不是燕蝶舞和燕莺啼的小命还握在自己的手里,他简直都怀疑这是燕家给他设下的一个陷阱了。

    燕蝶舞不知道唐汉为什么突然间变脸,她摇了摇头:“我是一个人来的,而且燕家只有我和我妹妹知道我来见你。”

    唐汉也觉得燕蝶舞这话不假,即便她想害自己,也应该在自己被她们姐妹治病之后。

    可是这股巨大的危机感如此强烈,到底是从何而来?

    他立即将神识向四面八方散了出去,可奇怪的是四周一片平静,连一个杀手的影子都没有,更没有发现什么危险爆炸物。

    “怎么回事?难道是自己的感觉出了问题?”想到这里他摇了摇头,这也绝不可能。自从获得传承之后他对于危险就有类似于本能的察觉,还从没有出过差错。

    就在这时,屋顶一阵红光闪现,一个巨大的骷髅头图案慢慢浮现在天花板上。

    那个骷髅头仿佛有灵性一般,竟然展现出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狰狞,它猛然间张开了大嘴,一道血红色的光芒瞬间将整个茶室覆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