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玄门医王 第九百五十一章 拍卖会开始

时间:2018-04-23作者:超爽黑啤

    他们三个人唐汉坐在中间,殷诗婷和燕莺啼分别坐在他的两侧。

    殷诗婷拉拉唐汉的袖子问道:“你确定咱们要坐在这儿吗?”

    唐汉以为殷诗婷问这话是因为坐在这里太显眼的关系,所以不在乎的说道:“这里不是挺好吗?就坐在这儿吧。”

    殷诗婷点了点头,也没再多说什么。

    这时一个身穿漂亮旗袍的服务员走了过来,手中端着一个托盘,盘子上面放着一叠参加竞拍的号牌。

    “尊敬的先生、小姐,请问您们三位是一起的吗?”

    服务员很有礼貌的对唐汉问道。

    还没等唐汉说话,燕莺啼抢先答道:“对,我们是一起的。”

    服务员又说道:“那给您三位一个竞拍号牌就可以了是吗?”

    燕莺啼说道:“对,我们三个人是一起的,有一个号牌就好了。”

    服务员听完之后,从盘子里面取出一个16号号牌放到了唐汉面前的桌子上。

    “先生、小姐,这是您们一会儿参与竞拍的号牌,请收好。”

    说完之后服务员托着盘子走向下一个客人。

    唐汉对燕莺啼说道:“你干嘛说我们是一起的?”

    “难道我们不是一起的吗?”燕莺啼瞪着大眼睛说道。

    “可就算我们坐在一起,也应该多要几个竞拍号牌啊,如果等下我们两个看中同样东西怎么办?”

    唐汉说道。

    “不要那么小气好不好?如果我们看中同样的东西,我会让着你的。”

    燕莺啼摆出一副非常大气的样子说道。

    “呃……”

    唐汉被她搞得无语了,不过出现他们两个看中同一物品的机会确实很小,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很快,拍卖号码牌发放完毕,慈善拍卖会正式拉开序幕,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男性司仪走上了前台。

    司仪简单说了几句开场白之后,正式邀请本次慈善拍卖酒会的主人上台讲话。

    唐汉也非常好奇这个会所的主人到底是谁,将目光投向前台。

    很快,一个精神矍铄的白发老者健步走上前台,同时跟他走上台的还有一个20左右岁的美艳女人。

    那个女人挽着老人的手臂,短发长裙,皮肤白皙,美貌当中又透着一丝英姿飒爽。

    唐汉看到她之后微微一愣,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送给唐汉酒会请柬的诸葛溪梦。看来这丫头还是很守信用的,按照自己的要求换下了男人装束,打扮的女人味十足。

    台下一些认识诸葛溪梦的人纷纷瞪大了眼睛,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这个美艳女郎就是他们平日里看到的男人婆,这是抽风了吗?

    诸葛溪梦可不管别人的想法,她淡然自若地跟着老人款款走上前台,目光向台下扫视一圈之后看到了唐汉,对他微微一笑。

    唐汉这才明白,怪不得自己在会所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也不见会所的老板出来制止,原来这一切都是诸葛溪梦帮他挡下了。

    对诸葛溪梦微微点了点头之后,唐汉将目光投向了那个白发老人,这老人虽然穿着一身唐装,看起来极为和善,但唐汉却敏锐的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股高手的气息。

    这个老头是个天阶高手,应该是诸葛家的什么人吧。

    老者迈步走到桌前,开始对堂下的诸人讲话。

    “老夫诸葛山真,欢迎各位来参加今天的拍卖酒会,有各位的大驾光临,老夫不甚荣幸。”

    这个老头果真的是诸葛溪梦的爷爷,诸葛家家主诸葛山真。

    简单客套了几句之后,诸葛山真宣布此次拍卖会正式开始,然后跟诸葛溪梦走下前台,在第一排最左侧的位置坐了下来。

    虽然这只是一次慈善性质的拍卖会,但也搞得极为正规,会所请来的是一名著名正规拍卖行的首席拍卖师。

    最先出场的那位司仪简单向场内的主人介绍了拍卖师的情况,这次拍卖也是由他们两个人一起主持举行。

    “下面开始第一个拍品的拍卖,这件拍品是由诸葛老先生提供的,是当年诸葛先生的爷爷曾经用过的一只烟斗,这可是用意大利出产的海泡石制作的,现在这种工艺基本已经失传了。

    这支烟斗除了自身价值之外,还寄托了诸葛老先生对他爷爷的往事,纪念意义更甚于烟斗本身的价值……”

    这个拍卖师确实具有很高的水准,用极具感染力的话语,将这支烟斗的来历和价值介绍得清清楚楚。

    “好,我们现在开始正式进行拍卖,按照诸葛老先生的意思,今晚所有拍品起拍价都为一元,最终竞拍所得全部用于慈善。

    下面请朋友们踊跃出价,要知道慈善事业的宗旨就是献爱心,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拍卖师宣布拍卖正式开始,一般像这样的慈善性质的拍卖会,第一件拍品都是由主人提供的,也算是抛砖引玉。

    “我出10万,买诸葛老先生这支烟斗……”

    慈善拍卖会上拍卖的物品,自然是不会让你去前台鉴定的,因为拍卖的意义远远大于物品的自身价值。

    当拍卖师话音一落马上就有人开始喊价了,并且价格喊得还不低,直接从起拍价喊到了10万块。

    别人不能上台仔细查看这只烟斗,但唐汉的神识却已经将它看得清清楚楚。

    这支烟斗的用料海泡石质地十分细腻均匀,并且在烟袋锅上刻有浮雕,是一只展翅欲飞的雄鹰图案。

    可能是由于烟斗海泡石的材质缘故,这支烟斗的表面还有一层均匀的烟油,应该是早年使用的时候从烟斗里面渗出来的,犹如包浆一般,颜色非常均匀一致。

    唐汉虽然对于古董不是特别在行,但是他能看到这支烟斗里面已经有一层稀薄的灵气,绝对是一个有些年头的老物件,应该值些钱。

    “我出15万……”

    “18万……”

    “我出20万……”

    像这种慈善性质的拍卖会,来参加的大多是身家丰厚的成功人士,在拍卖师的调动下,价格很快已经翻了一倍。

    “这位先生已经出价20万元,还有没有朋友对这支烟斗感兴趣的?

    要知道您在这里献出一份爱心,就会有很多失学的孩子可以坐在教室里上课,请朋友们踊跃出价。”

    要说这位著名拍卖行出来的首席拍卖师,名头还真不是吹出来的,就在拍卖刚刚有些冷场的时候,他只是短短几句话,场内的气氛顿时又活跃起来,马上就又有人喊出了25万的价格。

    “30万……”

    “35万……”

    场内的人频频举起手中的号牌,这时殷诗婷抓起唐汉面前的那把6号号牌举了起来。

    “我出50万……”

    她一出价之后,场内却是再没有人喊价了。要知道,50万的价格已经远远超出了烟斗本身的价值,诸葛山真的抛砖引玉,算是起到了一个好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