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玄门医王 第九百大一十四章 楚大少挺白

时间:2018-04-23作者:超爽黑啤

    唐汉也懒得再废话,身形一晃,直接用出了五行迷踪步,瞬间就来到了保镖头目的面前。

    保镖头目大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身体就已经凌空飞起,扑通一声摔进了那边的喷泉里面。

    这些保镖们没想到唐汉竟然先动手了,大喝一声扑了上来。可是没用多久,他们这些人接二连三的都进了喷泉。

    除可安跟那个女人站在旁边,正一脸得意地等着看戏,可没想到他那些身手极好的保镖在唐汉面前却如此的不堪一击,眨眼之间一个不剩,全都被扔进了喷泉里面。

    解决了这些保镖,唐汉迈步向楚可安走了过来。

    “你……你要干什么?我可告诉你,千万不要胡来啊,我可是楚家的大少爷……”

    楚可安现在感觉到害怕了,他一边向后退着一边对唐汉叫道。

    “没什么,我只是想替你姐给你点儿教训。”

    唐汉说完之后,抬手嘭的一下抓住楚可安的衣领,双手齐动,三下两下就把他的衣服扒个干净,最后只留了一条裤头。

    “你干什么?快住手,不要啊……”

    楚可安犹如一个要被人非礼的小姑娘,疯狂的尖叫着。

    “楚大少,长得挺白啊。你刚刚不是说要把我扒光了扔到喷泉里去吗?我现在就送给你。”

    唐汉说着,直接把楚可安白花花的身子扔进了旁边的喷泉。

    此时已经是初秋,虽然帝都的秋天并不是太冷,但光着身子扔进喷泉里面绝对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楚可安进了喷泉之后一连喝了几口水,狼狈不堪地爬了起来。

    此时那个保镖头目也是落水狗一般,跑到楚可安的身边,把他从喷泉里面捞出来。

    “小子,你给我等着,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楚可安哆哆嗦嗦地说完之后,立即带着那些保镖们逃也似的离开了这里。

    唐汉看着楚可安的背影微微一笑,收拾了一下楚天舒的儿子,心情痛快了不少。

    楚可馨自从回到帝都以后,就被楚天舒软禁在家中。

    在家里面做什么都可以,就是不允许离开楚家半步,也不允许跟外界有任何联系。

    她正焦躁不安的在楚家的别墅内四处转悠着,突然看到弟弟楚可安披着一件保镖的黑色西服,从外面鬼鬼祟祟地跑了进来。

    “可安,你这是做什么?”

    楚可馨问道。

    “姐,你都要吓死我了。”

    楚可安看到楚可馨,拍着胸脯说道。

    “这又是闹的哪出?你的衣服呢?”

    楚可馨看着只穿着一条短裤,上面披着一件黑西服的楚可安诧异的问道。

    “姐,咱们快回屋,这要是被爸看到我就完了。”

    楚可安说完之后,做贼一般跑进了屋里,楚可馨也跟了进去。

    “快说,你这又去哪里鬼混了?是不是勾引人家老婆?被人家老公抓到了?”

    看着楚可安的狼狈样子,楚可馨不由想到他是被人捉奸在床,关键这个弟弟实在是不靠谱,整日里出去鬼混。

    “姐,你说什么呢?我虽然喜欢女人,但从不找已婚的啊。”

    楚可安一边哆哆嗦嗦地说着,一边赶忙拉了一床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这才算暖和了许多。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可馨问道。

    “别提了,我今天跟女朋友去逛商场,谁知道被一个土包子欺负了。

    后来我就从家里找了几个保镖,想教训那小子一顿,谁知道那家伙竟然会功夫,不但把保镖打了还把我扔进了喷泉。”

    说到这里,楚可安一脸不甘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对楚可馨说道:“姐,我知道你的功夫好,要不你帮我去教训那小子一顿啊?”

    “好啊,只要你能把我带出家去,我帮你做什么都行。”

    楚可馨淡淡地说道。

    “还是算了,爹知道非扒了我的皮不可,我还是想别的办法吧。”楚可安泄气的说道。

    楚天舒已经明令禁止,任何人都不允许带楚可馨走出家门,不然的话家法处置。

    作为楚天舒唯一的儿子,他虽然非常受宠爱,但却也不敢冒犯家主的威严。

    “可你也老大不小了,整天你不要就知道鬼混行不行?咱爸就你一个儿子,你总要想着做些正事才好。”

    楚可馨对楚可安苦口婆心的说道。

    “知道了姐。”楚可安见楚可馨又来说教,敷衍的答应着,然后将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姐,我要休息了。”

    楚可馨看了一眼这个不成器的弟弟,只能叹着气离开了。

    在他们楚家唯一可以拿得出 台面的男丁,只有楚亦凡。

    楚亦凡虽然优秀,但他毕竟是大伯的儿子,跟他自己的亲弟弟还差着一层关系。

    不过楚可馨最近自己的闹心事还处理不过来,也顾不得再想这些。

    想着越来越近的婚事,想着那个让她魂牵梦绕的男人,楚可馨又叹了一口气,喃喃的说道,唐汉,你来帝都了吗?真的好想见见你啊!

    唐汉收拾完楚可安之后,开车将张优优三个人逐一送回了家,然后独自一人向回走。

    他停好车向酒店门口走去。

    就在这时,马路对面有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头向这边走来。

    这个老头看起来足有八九十岁的样子,虽然拄着拐杖,但走起路来也非常吃力,哆哆嗦嗦,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

    还没等老头走到马路中央,突然从远处急速驶过来一台没有牌照的黑色轿车,那轿车的司机不知道是喝酒了还是怎么着,竟然仿佛没有发现老头一般。

    等他发现了踩下刹车的时候已经晚了,在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中,老头的身体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足足飞出去七八米远,落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而那台黑色轿车在撞人之后并没有丝毫停留,在一阵的马达轰鸣声中急速而去,很快消失在黑暗当中。

    此时已经是晚上10点多钟,路上的行人已经不多,唐汉看老头受伤之后立即跑了过去,伸手摸向老头的脉搏。

    可就在他的手掌刚刚碰触到老头手腕的时候,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老头突然间纵身跳了起来,身形灵动无比,再也没有刚刚的垂垂老态,一把闪亮的匕首刺向唐汉的咽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