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玄门医王 第五百六十六章 裸奔?

时间:2018-04-23作者:超爽黑啤

    他知道丁九娘的天煞孤星星煞之气并没有消除,只是他在进入天阶修为之后能够完全操控了。刚刚弹射到陈连生身上的就是星煞之气的浓缩气团,估计从此以后陈连生是没有好运气了。

    陈连生被保安从云顶会所扔了出来,他灰头土脸地爬起来,差点气炸了肺,他一个大院长,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啊。

    不过现在还不是找唐汉麻烦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解决交流团的问题。

    唐汉不回去,怎么办呢?如果把这件事告诉蒋凯,肯定还是没完。

    不就是来学习中医吗,江南市又不是就唐汉一个中医。陈连生沉吟半晌,决定先把这件事瞒下来,然后明天把德善堂的徐霖找来撑撑场面,到时候就是蒋凯也只能这样了。

    想到这里,陈连生对着云顶会所泛起一丝阴狠地表情,暗道唐汉你给我等着,等过了这一关老子再来收拾你。

    可这时候突然一声鸟叫,一泼鸟屎正好落在陈连生的脸上。陈连生用手一摸,满手都是鸟粪,顿时暗骂怎么这么晦气。

    事情都处理差不多了,唐汉又去看了看柳叶等孩子们,临近傍晚的时候回到了桃源居二期的别墅。

    今天的天气很热,唐汉闭关之后出来还没洗澡,回家后就想先冲个澡。

    可是一进大厅,看到眼前的情景傻掉了,只见傅静湿漉漉着头发,光着身子从浴室里走出来。眼前衣服活生生的美女出浴图,把唐汉看的唾液腺迅速加快了分泌速度。

    这几天忙的,唐汉都忘了家里还住着这么一个女记者,没想到平时穿衣服挺保守的傅静,竟然还有裸奔的爱好,唐汉不禁看着傅静近乎完美的身体傻在那。

    这时傅静也发现了唐汉,一声刺耳的尖叫后双手护住了身体的敏感部位,然后蹲在了地上。

    她今天在外面跑了一天,炎热的天气下出了一身透汗,回来后急匆匆就冲进了浴室,可是洗完澡才发现忘了带换洗的衣服进来,就连浴巾昨天晚上用过之后也没有拿回来。

    她想了想,反正最近唐汉也不知道跑哪去了,一天天也不回来,家里也没有别人,就想着出来取浴巾和换洗衣服,可是没想到正好撞见回家的唐汉。

    “你……流氓,谁让你进来的?”

    傅静蹲在地上叫道。

    唐汉被气乐了,一边品评着傅静因为害羞已经变成粉红色的皮肤,一边笑道:“大姐,我这是我家好不好,我回家还不行吗?倒是你,怎么还有裸奔的习惯。”

    “那也怪你,一跑好几天不回来,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人家出来取浴巾你就回来了。”

    “这也能怪我?”

    “就怪你,还不快转过身去!”傅静羞怒地说道。

    “好吧,怪我。”唐汉一边感叹女人真是不讲道理的生物,一边转过身去。

    “我警告你,不许回头,千万不能偷看。”

    “放心吧,我不会偷看的。”

    唐汉暗道,自己的神识看的比眼睛还清楚,用得着回头偷看吗。不过不得不说,这个小丫头身材不错,还真的挺有料。

    傅静见唐汉真的转过身去一动不动,眼睛紧盯着唐汉,慢慢站起身来,然后急匆匆向房间跑去。

    可是她的身子一直都是湿漉漉,刚刚蹲了一会儿脚下积了一滩水,情急之下脚下一滑,一声脆响伴随着惨叫摔倒在地上。

    “你没事吧?”

    唐汉见傅静摔倒了,再次转过身来。

    “你……不许看,转过去。”

    傅静忍着疼痛叫道。

    “那好,我转过去,你看看摔的重不重?”

    唐汉说着又转过了身子。

    因为身上没有任何衣物,这一下摔的极重,傅静的膝盖和肘部都直接砸在大理石地面上,疼的她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她缓了一会儿,试着想要站起来,可是浑身一阵刺痛,实在是动不了。

    “怎么样?伤没伤到骨头啊?”

    唐汉问道。

    “我哪知道,我又不是医生。都怪你,谁让你这时候回来。”

    傅静泪眼婆娑地说道,她真是要疼死了。

    “大姐,谁知道你这时候洗澡,而且还喜欢裸奔。”

    “胡说,我是取浴巾,才不是裸奔。”

    傅静说着又试了两次,还是没能站起来。

    “你还是别乱动了,虽然没有伤到骨头,但软组织挫伤比较严重,你现在乱动只能越动越重。”唐汉神识扫视,把傅静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

    “你怎么知道?”

    傅静看着唐汉问道,如果不是见他老实背着身子,还真以为他是看见的。

    “那你就别管了,我是医生,当然知道你的情况。”

    傅静叫道:“那怎么办,你还不快过来帮忙,我都要疼死了。”

    “没有事,这是只是小伤。”

    唐汉说着又转过身来。

    “转过去,不许看。”

    傅静立即尖叫道。

    “大姐,你让我帮忙,还让我转过去,你要我怎么做?”唐汉不满地叫道。

    傅静也觉得有些强人所难,低声说道:“你就背着身子过来。”

    “好吧。”

    唐汉也懒得跟傅静废话,背着身子向傅静走了过去。不过他有神识在,自然就跟看着没有区别,很快就来到傅静身边,而且没有丝毫偏差。

    “喂,你是不是偷看了,怎么这么快?”

    傅静有些不相信眼前的一切,如果不是看着唐汉的脑袋一直没有转动,真的以为他是看着自己过来的。

    “大姐,这是我家,自然就熟一点,闭着眼睛我都能知道你在哪。”

    说着唐汉伸手向傅静抓过来。

    “啊……你要干什么?”

    傅静下意识向后一躲。

    “当然是给你治伤。”

    唐汉说话间抓住了傅静的右手。

    “只许摸我的手,其他地方不许乱摸。”傅静紧张地说道,她长这么大从没有光着身子跟一个男人距离如此之近。

    “大姐,注意你的用词,我只是把脉,治病,怎么能说是摸呢。”

    唐汉说话间已经掌握了傅静的情况,玄天真气顺着傅静的脉门输入进去,为她梳理受伤的经脉。

    傅静就感觉一阵热流在体内流淌,说不出的舒服,不禁双颊更加绯红。

    说也奇怪,那股热流流到哪里哪里的痛感立即消失不见,非常神奇。

    “好了,你起来试试。”

    唐汉说着收回了右手。

    “好了?”

    傅静觉得还没舒服过瘾,唐汉就结束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