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玄门医王 第五百零二章 倒霉的凌霄

时间:2018-04-23作者:超爽黑啤

    果然,凌霄的长剑还没等刺道唐汉的面前,斜刺里又闪过两道剑光,一道封堵凌霄的长剑,一道刺向他的软肋。

    “两个地阶中期?”凌霄大惊。

    他接到消息说唐汉在这里,来的时候已经做好了侦查工作,发现这里除了唐汉跟对面这个没有任何真气波动的老头外,就没有其他人了,怎么会突然跳出两个地阶中期。

    本来他突破到地阶中期之后很是骄傲,以为在江南市绝对是无敌的存在,其他三大世家的供奉充其量就是地阶初期,没想到第一次出手竟然遇到两个地阶中期。

    而且地阶中期也是有差别的,他是刚刚进入这个层次,根基还不是很稳健,而纳兰远图的两个黑衣人绝对是实打实的地阶中期,随便拉出一个都要比凌霄高出半筹,更别说是二对一了。

    很快凌霄被杀的毫无还手之力,而唐汉就跟没看到他一样,自顾自地跟纳兰远图坐在那喝酒。

    “朋友,我是岳家的人,你没必要赶尽杀绝吧。”凌霄大喊道。

    说话间身上已经被划出六七道伤口,他看出老头儿才是这里的领军人物,也顾不得暴露岳家了,直接说出自己的身份,希望老头能看在岳家的脸面上给他一条生路。

    “小家伙,看来你把岳恒刺激的不轻啊,竟然这么快就让人找你麻烦来了。”纳兰远图笑道。

    作为特殊部门,情报是最重要的,纳兰远图当然不会不知道唐汉把岳恒挂在旗杆的事。

    “纳兰爷爷,您说错了吧,我跟这人可不认识,我猜他是奔您来的,搞不好可能是有些人派来专门刺杀你的。”唐汉笑的像只小狐狸。

    “刺杀我?”纳兰远图也笑了,即便他没有突破,也是地阶巅峰的高手,谁会傻的派出这么一个根本不是刺客的地阶高手来刺杀他,脑袋有病吗?

    不过唐汉说了,这意思就是想借着他的手把这个人合理合法地除去,刚刚承了唐汉的人情,他也不好装糊涂。

    纳兰远图对两个黑衣人淡淡地说道:“你们两个加把劲,这个人夜入民宅、意图刺杀龙主,就地格杀。”

    本来凌霄还抱有一线希望,没想到纳兰远图一句话判了他死刑。

    他还想拼着受伤突围,可是本来没有下杀手的两个黑衣人得到纳兰远图的命令,手中长剑剑法一变,杀招频出,哪还能让他逃得出去。

    很快,凌霄一声惨叫,右肋被长剑刺穿,还没等反应过来,另一名黑衣人的长剑已经刺入了他的左胸。

    可怜刚刚突破到地阶中期的凌霄,实在是倒霉至极,第一次出手,不到十分钟就被人灭了。

    眼见敌人死了,唐汉对纳兰远图说道:“纳兰爷爷,这家伙意图刺杀龙主,而且已经说了自己是岳家的人,是不是应该把幕后的主谋抓起来,好好问问啊。”

    纳兰远图笑道:“小家伙,你可是够毒的,我老头子给你当一次枪使已经不错了,还让我去给你卖命啊?

    我们龙牙是不会介入你们这些乱码七糟事儿的,而且岳家已经被你欺负够呛了,还需要我动手吗。”

    唐汉讪讪笑了笑,“那好吧,我还是自己来吧。”

    “乖孙女婿,这家伙身手可是不弱,如果不是老头子我在这,足够你忙活的。

    我帮你除了一个强敌,以后你可要对我孙女好一点儿。”

    唐汉尴尬地说道:“纳兰爷爷,我跟浅浅……”

    纳兰远图根本不听他说话,打断他说道:“行了,你今天饭也吃了,聘礼也下了,我也不留你,回去吧。十天之后有人上门找你,到时候记着交金子就行了。”

    唐汉见纳兰远图赶人了,知道虽然是特殊部门,但杀了人也要通报地方一声,所以也不多呆,起身回家睡觉去了。

    见唐汉走了,纳兰远图对左手的黑衣人,也就是把唐汉找来的那个人说道:“敢当,你看我给浅浅选的女婿怎么样?”

    这两个黑衣人是纳兰远图的两个儿子,一个是纳兰浅浅的父亲纳兰敢当,另一个是纳兰浅浅的叔叔,纳兰敢为。

    纳兰敢当点头道:“小伙子不错,这个年龄就已经是地阶修为了,就是放在顶级隐世世家也算是天才了,而且很大气,能够面对这么多金子不动心,确实难能可贵,可惜就是女人多了点。”

    纳兰远图说道:“你呀,自己娶媳妇的时候怎么不嫌多?”

    “呃……这个……”纳兰敢当无话可说,尴尬地低下头,确实,他们隐世世家很少有一夫一妻的。

    纳兰敢为说道:“我也看这个小伙子不错,不但功夫好,最关键会炼药啊,这绝对是个宝贝。如果他真的跟浅浅成婚,对我们纳兰家的崛起绝对是最大的助力。”

    “嗯,这个孙女婿我老头子认定了,以后你们多加留意一点,能帮就帮他一把,而且千万不要让燕家那些孙子对他下了黑手,如果你们应付不来就马上告诉我。”

    纳兰远图说完看了看凌霄的尸体,说道:“事情办完了,打个电话给地方,让他们来处理一下,我们走吧。”

    岳家别墅,岳恒已经从被解救时的狂躁中慢慢平静了下来,他呆呆地坐在沙发上,等候着凌霄带回来好消息。

    可是等了足足一个晚上,凌霄也没有回来。

    第二天岳珊珊来到岳恒房间的时候,他还保持着昨晚的姿势,呆呆地坐着,如同一尊木雕。

    与昨晚不同的是,岳恒原本一头漆黑的头发此时已经苍白如雪,整个人仿佛一下子老了二十岁。

    岳珊珊看到岳恒的样子吓了一大跳,赶忙过去拉着他的手叫道:“父亲,你这是怎么了?”

    岳恒仿佛才回过神来,摇摇头说道:“我没事,凌霄还没有消息吗?”

    岳珊珊摇了摇头,这时管家岳祥从外面走了进来。

    “家主,我们找遍了整个江南市,也没有找到凌霄供奉的下落。”

    “那唐汉呢,他有没有消息?”

    岳恒声音嘶哑地问道。

    岳祥看了岳恒一眼,想说又不敢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