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玄门医王 第四百四十章 黄金之秘

时间:2018-04-23作者:超爽黑啤

    “好了,你们出去吧。”

    中年男人摆了摆手,让这三个人出去了。然后对仁丹胡老者说道,“父亲,这就是我跟浅仓说的桑钦老爹。”

    “嗯。”仁丹胡哼了一声,然后说道,“浅野,你让他把情况说一遍,我听得懂缅语。”

    “是、父亲。”浅野扭头对桑钦说道。“听到了吧,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然后我们就给你重新建一座大房子,再送你十头牛。”

    “好,好,我一定把知道的都说出来,只是时间太长了,有些事可能记不太清楚。”

    得到承诺后桑钦立即高兴地笑了起来,老迈的身体前后直摇晃,仿佛就要摔倒一样。

    浅野微微一笑,“没关系,把你知道的说出来就好了。”

    那差不多是七十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我才十五岁,家里穷的很,根本吃不饱……

    桑钦的老脸上满是回忆的神色,慢慢将记忆中的事讲了出来。

    原来桑钦生活在阎王岭外的一个小村子,那时候家里太穷,所以经常跑到山里找东西吃,顺路也采些药材回来换点钱。

    有一次桑钦在阎王岭采药,爬到了葫芦谷后面一座高山的山顶。

    他手里有一个望远镜,是偶然机会捡到的。虽然有一个镜筒坏了,但另一个还能用,这东西在采药的时候非常好用,哪里有好的药材,远远就能看到。

    这次他正用望远镜四处找药材,突然看到山脚下的葫芦谷谷底有很多人,这些人正忙着把一些木箱子往一个巨大的山洞里扛。

    箱子看着不大,但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看起来很是沉重,那些人扛着非常吃力。

    看了一会儿,桑钦感觉没什么意思,他正要继续采药的时候,突然看到又是一群人冲进了山谷,手里都拿着长刀,两伙人打了起来,看样子是要抢那些箱子。

    桑钦当时正是小孩子心性,见到打架就高兴了,认真看了起来。

    打斗的双方人很多,而且里面有很多人都特别厉害,仿佛能飞起来一般,经常轻轻一跃就跳起很高。当时场面很惨烈,最后人差不多都死光了,就剩下一个白胡子老头,不过他也受了很重的伤,浑身都是血。

    人都死没了,可是老头还在谷底做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动作,很快谷底慢慢升起雾气,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桑钦当时很好奇,就从山顶上下来跑到谷口去看情况。以前他也去过葫芦谷,那里除了岩洞多一点,没有什么特别。

    刚走到洞口,他就看到一块金灿灿的东西,过去捡起来一看,竟然是块黄金。

    桑钦当时乐坏了,难道这些箱子里装的全都是这种黄金吗?如果真要都是黄金,只要拿出几块,自己就可以盖一个大房子,然后娶上几房老婆了。

    抱着发财的梦想,他慢慢试探着向葫芦谷谷口走去。可是以前什么事都没有的谷口却变了样子,他刚踏进去眼前立即出现无数个厉鬼向他扑过来,吓得他立即掉头就跑。

    桑钦不知道是怎么回到村子里的,那块黄金也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从那以后他就变得疯疯癫癫的,偶尔会清醒一下,但他把这些事跟别人说,谁也不会相信疯子的话。

    倒是村子的人都很善良,时不常给他点吃的。也是桑钦命硬,村子里好多他的同龄人坟头草都老高了,他却还顽强地活着。

    直到一年前,桑钦的疯话传到了三浦浅仓的耳朵里,他顿时觉得这可能是个重要线索,立即找来最好的神经科专家给桑钦治疗,一年的系统治疗下来,算是把他的精神分裂治好了八成。

    结果没有让三浦浅仓失望,前几天他从桑钦那里获得了重要线索。

    了解完事情经过后,那个仁丹胡老者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一脸的激动,把桑钦吓了一大跳,以为自己哪里说错了。

    “你说的那块金子是什么样的?”仁丹胡问道。

    “就是黄澄澄的,这么大一块儿。”说着桑钦用手比划了一个比豆腐小点的方块状。

    “告诉我,那上面是不是有什么标记?比如说文字?”仁丹胡越来越激动。

    “上面有些图案,好像是字,但我不认字,不知道那是什么。”桑钦说道。

    “你还能把那些图案的形状画出来吗?不要太精确,像就可以了。”

    仁丹胡激动的声音都变了。

    “应该可以,虽然过了这么多年,但我当时对于那块金子的印象特别深,还用牙咬过。”

    仁丹胡叫道:“赶快找笔,让他画出来给我看。”

    三浦浅野马上找来纸和笔,摆在桑钦面前。

    桑钦拿起纸笔,略一思索,然后画了起来。

    他不会写字,也没有画画天分,所以画出来的东西歪歪扭扭很难看,但仁丹胡却看得呼吸急促地叫道:“武运长久,真的是,真的是那批金子啊,我终于有找到了。”

    二战的时候,倭国人有个习惯,不管从哪里抢来的黄金都在当地融化,然后铸成统一的模式,有的写上天皇的年号,有的写上武运长久等倭国人喜欢的口号。

    现在已经可以断定,葫芦谷里面藏的就是当年从华夏掠夺来到的黄金。

    “我知道的都说了,什么时候开始给我盖大房子啊?”桑钦一脸急切地问道。

    仁丹胡 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对三浦浅仓使了一个眼色。三浦浅仓对桑钦说道:“这个简单,你先走吧,我马上就会让人烧给你。”

    说完他抓住桑钦的脑袋用力一扭,只听咔的一声,这个长寿的疯子带着住大房子的梦想,结束了浑浑噩噩的一生。

    三浦浅野拍了拍手,从外面进来两个人把桑钦的尸体抬了出去。

    仁丹胡还是难以平复兴奋的心情,在地上转了两圈,叫道:“找了这么多年,我终于找到了宝藏,这下我们三浦家终于可以重回一流家族了。”

    “父亲,您是怎么知道黄金上有字的?”三浦浅野问道。

    仁丹胡是三浦浅野和三浦浅仓兄弟的父亲,三浦家的唯一一个地阶武者,三浦智鸿。

    他重新回到座位上说道:“既然宝藏有了下落,有些事情也该告诉你们兄弟了。这是我们倭国的机密,也是我们三浦家的机密,你们决不能外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