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玄门医王 第三百二十五章 两连胜

时间:2018-04-23作者:超爽黑啤

    贺意远对着孙百年三个人说道:“三位评委,你们的意思呢?”

    几个人简单碰了一下头,刘利善说道:“病人对于医生地治疗效果是最有发言权的,刚刚这位先生已经说了,唐汉诊断准确,治疗方法更胜一筹。

    针灸是我们中医的法宝,用针法治病,不但减轻了病人的经济负担,而且几乎没有副作用,所以我们三个人都裁定,本局比试唐汉胜。”

    贺意远点点头,正式说道:“第一局比赛结束,下面我们进行第二局。”

    孙百年再次让导诊小姐送来了患者挂号单。

    这一次是赵伦选号,他选了一个十五号。

    “张小宝,男,两岁。”

    孙百年拿着挂号卡,再次读出患者的资料。

    两岁儿童?众人都没想到这次会选出一个这么小的小患者。

    “要不要换个号?”孙百年问道。

    赵伦犹豫一下,摆摆手说道:“不用”

    在他看来,小孩儿不能言语,难于诊断,这样对于他是个优势,毕竟他比唐汉的实际经验要多。

    一会儿的功夫,一个二十几岁的少妇抱着个孩子走进诊室。

    那孩子白白嫩嫩的,肉呼呼地像只小兔子趴在母亲的怀里,只是不停的啼哭,少妇如何安抚都不见好转。

    赵伦先是给孩子一番诊治,还把了把脉,思索一下后一脸得意地退到一边。

    “怎么回事儿?”唐汉接着过来问道。

    “感冒引起的支气管肺炎。”

    少妇努力抱住越哭越厉害的孩子,一脸焦急地说道。

    诊治完毕,剩余的就是开方子了。

    此时赵伦坐在了椅子上,开始认真地写方子。

    唐汉却从年轻的妈妈怀里接过孩子,轻柔的揉捏他的后背,说道:“带孩子平时一定要注意保暖,多给孩子喝开水,经常帮孩子按摩他的后背、耳垂、手臂、掌心、足底、大腿、小腿等部位。

    按的时候力道要轻,不能像对成年人那样。每次十五分钟,每天三至五次,要注意吃饭前和饭后一小时内不要做此动作。孩子的免疫力提高了,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很神奇的,孩子在唐汉的按摩下,竟然停止了啼哭,睁眼看了看唐汉,然后一脸享受地趴在他的怀抱里。一副懒洋洋的,非常娇憨可爱。

    “谢谢,太谢谢你了。”少妇一脸感激地说道。

    从早上开始,孩子一直在哭,从没停过,用尽了方法都不行,可把她头都哭炸了。

    听了唐汉的话,一直旁观的赵天风对正在开方子的赵伦说道,你不要再开了,这局你输了。

    “爷爷,怎么会?我方子还没开完,唐汉还没开方子,怎么就说我输了?”

    裁判席的三个老头也诧异地向赵天风看来,他的话无疑宣布赵伦出局。谁也没明白,这刚刚开始,怎么赵家就认输了。

    “他已经开了方子。”

    赵天风又说道:“赵伦啊,你从小就有学医的天分,可是一直都心高气傲,眼高于顶,其实你还差得很远,要向唐汉多多学习。学习中医,不能死盯着药方不放,要多多学习应变之道。”

    “爷爷,我还没输。”

    赵伦急了,上次在南富县输给唐汉后他就耿耿于怀,认为那只是一时疏忽,一直憋着劲儿再跟唐汉比一场。今天终于等来机会,没想到竟然连输两局,这让心高气傲的他无法接受。

    “到现在你还没明白自己输在哪里,可见你跟唐汉的差距啊。”赵天风叹了口气,又对赵伦问道:“做为孩子的父母,他们最担心的是什么?”

    “担心生病,更害怕生病后的用药对孩子的身体和智商发育有影响。”

    赵伦不是笨人,静下心后有些明白唐汉这次不开方子的原因了。

    赵天风点点头,说道:“你说的对,孩童的身体最是脆弱,也最是让父母担心的。是药三分毒,无论任何药,都会对孩子的身体有所影响。

    而唐汉根本就不开药方,只传授保养之道。孩子的父母对此自然十分满意,对他也容易产生信任感。

    我们中医讲究轻、重、缓、急。可是,在社会发展的新形势下,真正能够懂得这几个字的,实在是少之又少啊。”

    赵天风看了一眼还在和孩子母亲小声交谈的唐汉一眼,说道:“唐汉的医术高明,更重要的是,更重要的是有一颗仁心、一颗变通之心,懂得怎么做最能让病人接受,什么方法对病人的益处最大。”

    他扭头又对贺意远笑道:“老贺,你这回可是捡到宝了,我恨不得把唐汉挖到我的济世堂去坐诊,望气诊病,以气运针,随便拿出一样在中医界都让人望尘莫及啊。”

    贺意远赶忙说道:“小唐是我选中的,你可不能跟我抢。”

    赵天风说道:“好,我不跟你抢,不过你可要有心理准备,唐汉去你那里坐诊,他医术虽高,但你们医院可挣不到多少钱。”

    赵天风的话是有所指的,现在一些医生看病不看病人的病情如何,只是一味的让做各种费用高昂的检查,一味的开出各种回扣高的天价药品。

    这样造成往往一个感冒就要花掉几千块的检查费用,还要买回来一堆没有用处的药物。

    而唐汉从比赛开始到现在,先是针灸,然后是推拿按摩,这些把患者的利益最大化了,但根本就不挣钱。

    贺意远笑道:“没事,我从来不主张医生以获利为出发点,可是现在大势所趋,经济社会都向钱看,一些医生已经忘记了医者的本分。

    我虽然是院长,但也没办法改变,希望唐汉去了能给一些人上一课吧。”

    孙百年说道:“既然赵老心胸宽阔,自己认输了,看来我们这几个老头子也没必要再当评委了。”

    赵天风看了一眼萎靡不振的赵伦说道:“不,比赛还没完,还有最后一局。”

    他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懵了,既然已经输了,而且谁都能看得出来,赵伦的医术差着唐汉几条街,干嘛还要自取其辱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