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玄门医王 第三百二十三章 我还没娶媳妇呢

时间:2018-04-23作者:超爽黑啤

    “先生,没错,恭喜你,我们的诊堂的孙老和几位专家准备一块帮你会诊。”导诊小姐一脸笑意地说道。

    “怎么回事儿?我得了什么绝症?怎么会这么严重?我还没娶媳妇呢……”男人紧张的不行,急得差点儿哭出声来。

    他以为自己得了什么难以治疗的疾病,所以才有这么多的老中医来帮他会诊。

    导诊小姐反应很快,她说道:“先生,您不要紧张,是这样的。今天是我们诊堂搞的优惠活动,随机抽取一位幸运的患者进行治疗,并且免收患者诊费和药费。”

    不知道孙百年是不是有过交代,这位导诊小姐的应答非常得体,一下子就打消了患者的疑惑和恐惧。

    “这样啊?”中年男人立即脸色大变,堆满了笑容。没想到自己这么幸运,他痛快地说道:“那就要麻烦几位专家了。”

    孙百年的号平时根本挂不上,今天不但他亲自出诊,还有几个好像很了不得的老头,如果由他们帮忙诊治的话,一定很快就会药到病除。

    最关键的是诊费和药费全免,不试白不试啊。

    贺意远点了点头,对唐汉说道:“你先诊断吧。”

    唐汉走到病人面前,还没等他把脉,中年男人立即站了起来,喝道: “你们不是说要专家给我会诊吗?怎么派个实习生出来,这不是骗人吗?”

    中年男人非常气愤,觉得自己自己被骗了。

    唐汉看了中年男人两眼,然后扭头回去了。

    赵伦得意地说道:“怎么,第一局你认输了吗?”

    唐汉说道:“我诊断完了。”

    赵伦喝道:“胡说,你还没把脉,怎么诊断,当看病是儿戏吗?可以乱猜?”

    唐汉不屑地说道:“谁告诉你中医非要把脉,你不知道中医还可以望气的吗?”

    赵伦叫道:“不可能,你才多大,怎么可能达到望气的境界?”

    唐汉话一出口,不但赵伦不信,几个评委除了孙百年也都神色大变,他们认为唐汉实在是太狂妄了,小小年纪怎么可能会望气呢。

    唐汉淡淡地说道:“是真是假,等一下自然就见分晓,你还是去诊断吧。”

    说完他拿起桌上的笔来,写下自己诊断的结果和适用的药方。

    赵伦哼了一声,不再跟唐汉争辩,走向那个中年人。

    中年人见赵伦虽然也年轻,但好歹比唐汉大上一点,应该是哪个专家的徒弟,也就没再说什么,配合地伸出了手腕。

    赵伦把手搭在病人的手腕上,他问道:“哪里不舒服。”

    中年人回答道:“流鼻涕,经常打喷嚏,咳嗽有痰。刚开始以为是感冒了,就没有当回事,以为吃点感冒药就能好了,可是没想到非但没好,还越来越严重。

    到医院检查是肺炎,但是治疗了一段时间,还是不见好。我太爷爷也是中医,所以我们家对我们老祖宗的东西还是比较信服的,就来这里试试。”

    “饭量怎么样?”赵伦又问道。

    “吃饭挺好,但是因为这几天总是嗓子痒,咳嗽,尤其是躺下的时候更严重,所以睡眠方面不是很好,经常刚刚睡着就咳嗽醒了。”中年人说道。

    “是不是经常口干口渴喝水多不多?”赵伦又问道。

    “喝水不多,感觉口里还行吧,要不看下舌苔?”中年人说着张开嘴巴,把舌头伸了出来。

    “好了,我看的差不多了。”

    赵伦胸有成竹地说道,然后拿起了笔,开始写起方子来。

    等他的方子写好后,贺意远把两个人的方子都收了上去,交给了三个评委。

    孙百年说道:“诊断和方子都写完了,说一下你们诊断的依据和想法吧。”

    赵伦抢先说道:“病人的情况不是感冒,也不是肺炎,一般的中医很容易误诊,会诊断成风寒入肺。”

    他说到这停住了,其实就是想卖弄一下自己的在中医方面的造诣。

    赵伦六岁就开始跟着赵天风学习中医,是远近闻名的中医小神童,所以从小到大都非常自负。

    “那病因是什么?”孙百年问道。

    赵伦这才继续说道:“用中医的说法来说,是风寒束表症,病机是风寒外束,卫阳被郁。腠理内闭,肺气不宣……”

    赵伦说完得意地看了唐汉一眼。

    唐汉微微一笑,说道:“我的诊断结果也是这样,其实这位朋友的情况,这是一个很常见的病例,一般有点中医功底的人,很难误诊的。”

    打脸,唐汉这是赤果果的打脸啊。

    人家说很难诊断,容易误诊,他却说是常见病,不容易误诊,如果真是这样,相比之下水平的差距不言而喻啊。

    赵伦一项心高气傲,唐汉说完立即如同被人爆了菊花一般,怒道:“你胡说,我不信你脉都不把就能得出跟我一样的诊断。你肯定是投机取巧,跟着我学说的。”

    唐汉冷笑道:“我的方子是先写出来的,如果说学,也应该是你学我的才对吧?”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确实,人家唐汉先写完的方子,怎么可能是抄袭,现在就看方子是不是跟他说的一样了。

    孙百年把两个人的方子看完后又交个刘利善和罗问玉,等两个人都看完了他说道:“唐汉和赵伦的诊断结果相同,都是风寒束表症。”

    他话一出,赵伦的脸色就变了,虽然从结果上看是不分上下,可是人家唐汉只是看的,根本没把脉,谁高谁低傻子都能看得出来。

    几个评委跟赵天风看向唐汉的神情也都变了,望气诊病,而且诊断的丝毫不差,试问这点他们谁都做不到。

    望气,那是传说中医术至高境界,这个年轻人真的达到了那种境界?太难以置信了,他才多大?

    孙百年这时候说道:“诊断结果一致,不分高下,下面看药剂比拼。”

    在诊断上赵伦输了一筹,到了药剂环节他再次抢先说道:“这种病,我不止有一种治疗方案,所以我写了两个方子。”

    既然是比拼,唐汉也不再客气,说道:“你的两个方子,其实药理和药性都是一样的,效果上也没有太大区别。我觉得,你写两个方子,完全是哗众取宠,都是无用之功。”

    赵伦大怒:“你还没看到我的方子,怎么知道是无用之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