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玄门医王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不思蜀

时间:2018-04-23作者:超爽黑啤

    她如同刚刚睡醒一般,揉了揉眼睛,四周看了一圈,说道:“我怎么在客房,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秦秀峰和董全夫妇见董安娜醒了过来,再顾不上天风子,都围了过来,何云兰抱着女儿一阵大哭。

    董安娜对于这几天发生的事一无所知,惊讶的问道:“妈,这是怎么了?你哭什么?”

    秦秀峰问道:“安娜,你那天逛街回来,都遇到什么特殊的事了吗?”

    “没什么特殊的啊,哦,对了,就是遇到一个道士,和精神病一样,非说跟我前世是夫妻,要我跟他去开房,被我骂了一顿。”

    董安娜说完看到躺在地上的天风子,说道,“好像就是这个人。”

    天风子脸被打的跟猪头一样,所以她认不太准了。

    事情已经真相大白,董全气的要死,这个天杀的天风子,差点害得女儿丢了清白。

    他在公安局也有些关系,马上报警把天风子抓走了。别的不说,就是诈骗二百万这一项罪,足够他在监狱呆上后半生了。

    事情处理完了,董全夫妇一同跪在唐汉面前,又是道歉又是感谢,如果没有唐汉,董安娜不但被天风子糟蹋,连后半生都废了。

    唐汉把两个人扶起来,董全开出一张五百万的支票递给唐汉,说道:“小唐啊,这是一点小意思,是董叔感谢你的,一定要拿着。”

    唐汉摆摆手,秦秀峰一直拿他当弟弟,他也拿秦秀峰当哥哥,给董安娜治病哪能要钱。

    见唐汉执意不收,董全为难地看向秦秀峰,秦秀峰对唐汉说道:

    “这样吧,今天晚上有个拍卖会,你跟哥哥一起去,到时候你拍一件喜欢的东西,不管多少钱都哥哥付账,算是哥哥对你的感谢。”

    唐汉点点头,暂时红罂粟不会再出来了,他也没什么事,去转转也好。

    董全夫妇带着董安娜去洗澡换衣服,秦秀峰拉着唐汉坐下来说话。

    对于拍卖会,唐汉只是在电视上见过,只知道喊价和最后敲锤子,对于其他的还是有些好奇,话题不由自主聊到这上面来。

    “秦哥,你说的拍卖会在哪?不是在云顶会所吧?”

    秦秀峰说道:“不是,江南市有两大会所,云顶只是其中之一。”

    “那另一个是哪里?”

    唐汉就是一个普通学生出身,还真不知道这些上流社会的东西。

    “另一个会所叫不思蜀,是跟云顶会所齐名的。

    云顶会所偏重于商业,经常举行商业活动,到那里的人也以谈生意居多,算是上流社会的经济中心。

    而不思蜀会所以娱乐为中心,寓意在这里会乐不思蜀。只要你能想到的娱乐方式,在这里都能找得到,定期举行拍卖会只是一个项目。”

    唐汉点点头,才知道江南市还有这么一个地方。

    秦秀峰说道:“弟弟,你现在身价也不少了,算是上流社会的人物,有时间应该多去参加一些活动。”

    唐汉笑道:“我就是草根出身,对于那些聚会啊,跳舞啊,还真是不习惯。”

    他又问道:“拍卖会拍的东西都有什么,从哪里来的?”

    秦秀峰说道:“有一些是会所想办法找来的新奇玩意儿,有一些是会员们自己带去的东西。

    比如说你这把金钱剑,如果拿去就可以拍卖,会所收取百分之十的佣金。”

    唐汉笑道:“金钱剑可是无价之宝,给多少钱我也不能卖。”

    秦秀峰说道:“我就是打个比方,你要是卖,哥哥第一个就买了,多少钱都留下,还用上拍卖会吗。”

    他可是见识了金钱剑的厉害,知道这是大宝贝。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董全夫妇和董安娜收拾完了,走了出来。

    唐汉知道秦秀峰肯定有很多话要跟董安娜说,就先告辞了,约好了晚上见。

    唐汉走出董家别墅,正合计着去哪,展红颜把电话打了过来。

    “唐汉,你在哪呢?”展红颜低声问道。

    “我刚跟朋友办点事,你怎么了?是不是贺高阳那个混蛋又来欺负你了?”

    唐汉听展红颜的语气有些不对,仿佛很委屈一般,以为是贺高阳又来闹事了。

    “没有,那天之后他就消失了,再没敢来。”

    展红颜的声音依旧低沉。

    “那你是怎么了?快说啊,急死我了。”

    展红颜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唐汉更着急了,说道:“怎么了?你倒是说啊,谁欺负你,我给你出气。”

    展红颜哽咽地说道:“没人欺负我,我就是想问问,你是不是跟我玩玩就算了,再不理我了?”

    “你就因为这个哭?”唐汉问道。

    “嗯。”展红颜应了一声。

    唐汉感觉很无奈,奇怪她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说道:“哪有的事,你净胡思乱想,把我当成花花公子了?”

    展红颜委屈地说道:“可是,那天之后你就消失了,这两天电话也打不通,找不到人,以为你是不要我了。”

    唐汉说道:“好了,我这两天有些事情,见面说吧。你在哪?我现在就去看你。”

    展红颜说道:“你来会所吧,我在办公室等你。”

    唐汉挂断电话,拦了一台出租车赶到红颜未央。他进了会所,感觉有些冷清,客人并不多,只有三三两两几个人。

    到了展红颜的办公室,她精致的脸蛋上泪痕未干,让人看着我见犹怜。

    唐汉伸出双臂把展红颜揽在怀里,在她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说道:“傻瓜,我怎么会不要你呢。”

    “我就是害怕,你现在是我最亲近的人,如果你不要我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活。”展红颜哽咽道。

    连续几天联系不上唐汉,她真的慌了。

    唐汉把她紧紧抱在怀里,不禁感叹,再坚强的女人都有她脆弱的一面,展红颜能自己创办这么大的一个会所,不折不扣的是个女强人,可是此时却有如小女孩一般。

    两个人温存一会儿,唐汉打量一下她的办公室,见是个大套间,里面还有床,一应生活用品俱全。

    “你天天就住在这吗,不回家?”唐汉问道。

    展红颜说道:“以前我想尽办法躲着贺高阳那个混蛋,所以很多时候都不回家。

    再说那个家也没有家的感觉,虽然现在就我一个人了,我也换了门锁,可是我一回去就想起以前的日子,感觉很不好,所以我更喜欢住在这里。”

    唐汉点点头,看来她还要一段时间来慢慢的忘记过去。

    他说道:“我上来的时候,看到会所的客人好像不多,生意不好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