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玄门医王 第一百九十三章 上帝是我老丈人

时间:2018-04-23作者:超爽黑啤

    张优优撅着小嘴儿对唐汉说道:“大叔,你把这个混蛋的裤子给我赢过来。”

    她对于唐汉有着盲目的信任,在她眼里没有唐汉办不到的事。

    唐汉心说看来金阳上次吃的亏不够,还是没长教训啊,竟然还敢来挑衅自己。

    他对张优优说道:“放心吧,只要他敢玩,我就让他输的穿不上裤子。”

    “你就吹吧,以为赌钱和赌石一样吗,光凭几次运气就能赢。只要你敢赌,本少爷一定奉陪,就怕你没那个胆量。”

    金阳到现在还认为唐汉赌石靠的仅仅是运气,而且赌石他外行,但是赌钱他内行啊。

    他就是想挑衅唐汉跟他赌钱,然后在赌桌上把上次的损失赢回来。他认为打不过唐汉,也惹不起丁九娘,但是绝对可以靠赌术一雪前耻。

    说完他拿出筹码往自己的桌面上押了一万块的闲赢,另外又拿出两万,扔到唐汉投注区的庄家赢,摆明就是和唐汉过不去了。

    唐汉对金阳冷冷一笑,然后回过头来,对牌桌上的荷官说道:“发牌吧,我就押和局了……”

    这家赌场一切都是效仿澳门正规赌场来的,为了表示公正,洗牌的荷官是不发牌的,专门还有一个发牌员,从发牌箱里取出纸牌。挨个用手中的那个长尺子状的工具,递到桌上每一个人的面前。

    发到唐汉面前的第一张牌是明牌,是个黑桃七,而庄家是红桃五,第二张是暗牌,唐汉掀开牌的一角,看了下,是张方片六,也就是说他两张牌最后的数字是个三,而庄家除非拿到八的数字,才能是平局。

    “再要一张牌!”

    唐汉抬手示意了下,发牌员听到后,又取出一张牌递了过来,而庄家却是不要了,掀开了他的暗牌,是个桃花三,如此一来,他最后的数字就是八,在百 家乐的牌面上,已经是不小的数字了。

    “我艹,怎么又是庄家赢……”

    “就是啊,我才是个六点……”

    “妈的,庄家连赢四把了,还真是邪性,这把我还买闲,我就不信庄家能一直赢下去……”

    “没见识了吧,我上次见到庄家连赢十四把,这算什么……”

    在庄家开牌之后,众人看了自己的底牌,纷纷议论了起来,在牌桌上的几个人,更是垂头丧气的把纸牌丢到废牌箱里去了。

    “这位先生,请开牌吧……”

    整个牌桌上就剩下唐汉还没开牌,那位和他对赌的荷官开口提醒了他一句。

    金阳已经把手里的牌扔掉了,看着唐汉讥讽地说道:“赌神,开牌啊,输了就是输了,你总捂着也是输了。”

    唐汉对金阳冷冷一笑,猛地将那张暗牌翻开拍在桌子上,这桌四周立即想起一阵惊呼。

    “是五,真的是五啊,这小伙子运气也太好了……”

    “是啊,这都能压中,运气不是一般的好……”

    张优优看到唐汉的那张底牌之后,不禁一把搂住了唐汉的胳膊,兴奋的喊了起来,“大叔,我们赢了。”

    她又回头对金阳说道:“怎么样小王八,你输了吧?”

    金阳脸色一变,叫道:“你说谁是小王八?”

    张优优对他翻了个白眼,叫道:“你输了,你就是赌场小王八。”

    金阳哼了一声,说道:“看你们能高兴多久,这里可不是靠运气就能一直赢到底的。”

    唐汉对着他一笑,说道:“金大少不服气吗,我的运气一直很好的。”

    “先生,闲家押和局,一赔八,这是八万,再加上这位先生的两万,一共是十万,请收好您的筹码……”荷官说完将十个面额为一万的筹码推到唐汉面前。

    “谢了,金大少。”唐汉拿着金阳的两个筹码对着他晃了晃。

    金阳气的直瞪眼,这时荷官将唐汉面前的废牌收起之后,第二轮下注又开始了。

    “大叔,这把咱们押什么,你说我下注。”

    要说这赌博真是男女老少皆宜啊,张优优赢了一把,很是兴奋。她倒不是为了赢得那几个钱,而是身在局中,不自觉的就被周围的环境给感染到了。

    唐汉对张优优说道: “咱们还押和局,这把押两万,反正都是金大少的钱,输了也不心疼。”

    张优优抓起两个一万块的筹码再次押到和上面,没有半点犹豫。

    金阳没想到唐汉还押和局,抓起五个一万的筹码就押到了唐汉的对面。

    “没搞错吧?还押和局?”

    周围的人看傻了眼,脸上都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来,这跟还是不跟啊?一般来说,连着两把都是和局的几率,那是相当小的。

    “这人不会是疯了吧?还押和局,我不跟了,老赵,你跟不跟?”

    “我也不跟了,要是再开把和局才怪了呢,这人又不是赌神。”

    原本准备跟着唐汉下注的人,纷纷摇头走开了,手气旺也不能乱下注啊,这要是跟上去,指定是赔钱。

    一时间,唐汉这边投注区,只剩下他那两个孤零零的筹码扔在上面。

    “真以为上帝是你干爹吗,运气总在你那。”金阳不屑地说道。

    “等着看啊,上帝不是我干爹,但很可能是我老丈人啊。”唐汉笑道。

    说话的时候,发牌员已经将两张牌发到唐汉面前,明牌是黑桃七,暗牌唐汉就没看,而荷官牌面上是红桃三,看着唐汉的牌面,荷官看过底牌之后。稍微犹豫了一下,又叫了一张牌。

    将第二张牌掀了起来,是张方片a,庄家现在的点数是四点,唐汉也懒得去猜庄家的底牌了,直接将自己的底牌翻了过来,却是一张红桃四。

    也就是说,唐汉的牌面只是一点,而庄家最后一张牌,只要不是七这个数字,就稳赢唐汉押在和局上的投注了。

    “嘿嘿,一点,幸亏我没跟。”

    “也别急,庄家还没开牌呢,说不定就是七呢。”

    “不可能,哪有那么巧的事……”

    唐汉旁边有很多没下注的人,但是并不妨碍他们看热闹,当唐汉开牌之后,身边响起了一阵议论声。

    当然,大都是都是不看好和局的,像百 家乐的牌面,三至八点出的比较多,一二之类的小点反而较少,如果庄闲同时开出来一点,那更是少之又少的。

    和唐汉对赌的荷官脸上虽然不动声色,但是心里也已经开始紧张了起来,唐汉在和局上投的注不算低,要是真被他押中,那么赌场就要赔出十六万,这个数目已经不算小了。

    像他们这类的荷官,虽然并没有抽水,但却是有小费拿的,一天下来也是不少钱,但是自己管理的赌桌要是赔钱太多的话,不但小费没有了,而且还会减少上桌的机会。

    所以赌桌赚不赚钱,和这些荷官的口袋是紧密相关的。

    “开牌啊。”金阳等的不耐烦了,拍着桌子叫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