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玄门医王 第一百七十七章 楚可馨的深吻

时间:2018-04-23作者:超爽黑啤

    唐汉说道:“这是我的女人,我带着她很正常,以前我也经常带着女人,这样条 子不容易起疑心,所以狐狼不必担心。

    而且当着真人不说假话,我柳峰也不是傻子,狐狼在江南市做完这一次,短时间肯定不会再来了。所以我怕你们把我吃的渣都不剩,自然要带个帮手。

    如果狐狼连个女人都怕,那我只好放弃这次交易了。虽然我柳峰爱钱,可是更要命。”

    花衬衫说道:“狐狼很讲信誉的,所以这点你大可不必担心。”

    唐汉冷笑道:“干我们这行的,眼里只有钱,哪有信誉,我还是小心点好。”

    花衬衫说道:“这就难办了,我们老板是很有诚意的,可是柳老弟这个女人面生的很,不是在圈子里混的人,谁知道是不是哪个女条 子把你骗了,这也说不定啊!”

    唐汉冷声说道:“你是在怀疑我的智商吗,如果我是没有脑子的人,早就被条 子抓去吃牢饭了,哪还能站在这里说话。”

    花衬衫想了想,说道:“那这样吧,既然柳老板坚持带着这个女人,也可以,但是你要给我们证明一下,她确实是你的女人。”

    唐汉问道:“要怎么证明?”

    “你们来个深吻,如果她真的是你的女人,做到这点不难吧?”花衬衫看着唐汉说道。

    “这……有点太儿戏了吧?”唐汉说道。

    花衬衫说道:“一点都不儿戏,我在女人圈里混了二三十年,男人和女人那点事我看的极为透彻。

    你们之间是什么关系,只要接个吻,到底是情深似海,还是逢场作戏,我一眼就能看的出来。”

    唐汉看向楚可馨,对于这么一个大美女,如果说一点不动心他自己都不信,所以他对于花衬衫提出的这个条件举双手欢迎,甚至激动的都想给花衬衫点个赞,再发个大红包。

    楚可馨紧张地握紧拳头,最近经常会做这样的梦,梦中就是跟这个坏蛋亲在一起,难道梦中的一切都要变为现实了吗?

    “怎么样,你们抓紧考虑啊,老板可是等着呢。”花衬衫催促道。

    楚可馨一狠心,扑进唐汉的怀里,两个人深深地吻在了一起。开始的时候,她还一再在心里对自己说,一切都是为了破案,为了将那些坏人绳之以法,都是逢场作戏的。

    可是后来她完全迷失在这个吻里,如同在梦中那样,吻的很深情、很过瘾,甚至主动把丁香小舌送出去与唐汉唇齿相交。

    她第一次感觉到,原来与喜欢的人接吻感觉如此美好。

    喜欢的人?难道自己会喜欢这个坏蛋?难道自己不是单纯地为了工作?

    不知道过了多久,花衬衫叫道:“好了好了,我看出来了,你们是真爱,就不要再秀恩爱虐我们这些单身狗了。”

    在他看来,如果楚可馨是警察,肯定不能跟柳峰吻的这么深情。

    楚可馨这才回过神来儿,想到刚刚那么投入地跟唐汉亲吻,她一时间红透了脸颊,赶忙推开唐汉。

    唐汉借着帮她整理衣服的机会,把收进神之戒的定位设备和微型摄像头重新放了回去。

    就当李达夫要下令向江南酒店集结的时候,大屏幕突然恢复了影像,徐海灵叫道:“局长,好了,信号重新连接了。”

    李达夫看到两个人平安无事,长出一口气。只是很奇怪为什么楚可馨红透了脸颊,仿佛很害羞的样子。

    唐汉舔了舔嘴唇,这个感觉真的很不错,可惜时间短了点。这个花衬衫太讨厌了,干嘛那么急着喊停呢,多看一会儿不好吗,自己又没有收他的钱。

    “现在可以带我们去见狐狼了吗?”唐汉问道。

    “好,我们现在就走。”

    花衬衫没有让唐汉自己开车,而是带着唐汉和楚可馨上了他们的一台别克商务车。

    他并没有直接带着唐汉去见狐狼,而是在市区转了好几圈,中途换过两次车,还步行穿过一个夜市,可见有多小心。

    最后,他带着唐汉两个人上了一台微型面包车,这次终于不再绕圈子,径直开进城郊的一家小院儿。

    花衬衫带着唐汉两个人下了车,走进院子正中的三间瓦房。

    屋里有四个男人,一个大光头坐在一张椅子上,在屋子的角落里捆着一个女人,用毛巾堵着嘴巴,还是个孕妇。看那个女人高高隆起的腹部,应该快要生了,是个大月产妇。

    看样子那个女人是这家小院的主人,被光头几个人抢了房子,然后把她捆了起来。

    “老板,人我带来了。”花衬衫恭敬地对光头说道。

    光头摆摆手,花衬衫站到了他的身后。

    “柳老弟,对不住了,最近条 子对我们这一行人盯得太紧,所以我为了兄弟们着想,怎么也要小心点。”光头说道。

    “你就是狐狼?”唐汉问道。

    光头笑道:“对,我就是狐狼,这个名字也是道上的弟兄们给我起的绰号,叫的久了,我连自己的本名都忘了。”

    唐汉说道:“既然见到幕后的大老板了,我们就抓紧交易吧。就像狐狼大哥说的那样,条 子盯得很紧,我们得抓紧时间。”

    说完唐汉把皮包放在地上,打开后里面密密麻麻的都是崭新的华夏币。

    “钱我都带来了,狐狼大哥的货在哪?”唐汉问道。

    “柳老弟是个爽快人,我干这一行讲的货真价实,老弟你先验验货。”

    狐狼说完一摆手,花衬衫搬过一张桌子,然后在桌上放了一张白纸,在白纸上面放了一点白色粉末。

    “柳老弟,你看看我的货怎么样,然后我们好谈价格。”狐狼盯着唐汉说道。

    唐汉明白了,敢情这只老狐狸还是不相信自己,拿出些白 粉试探一下,看看自己是不是懂行。

    经过今天的紧急培训,唐汉知道海 洛 因极易溶与水。他按照戒毒专家教的那样,先用食指沾下海 洛 因,然后和大指母捻两下,食指上的海 洛 因就烟消云散看不见了。

    他又舔了舔手指,非常的苦。今天新学到的常识,海 洛 因越苦的越纯。

    “不错,好货。”唐汉很老道地说道。

    狐狼说道:“柳老弟,这货好不好光靠尝是靠不住的,还是真枪实弹地来点才能叫的准,你说是吧?”

    “你什么意思?”唐汉抬头看着狐狼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