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玄门医王 第一百三十八章 马上风

时间:2018-04-23作者:超爽黑啤

    赵伦实在看不懂那个红圈是什么,不敢再吭声。

    唐汉取出金针,开始给中年男人行针。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唐汉行针的速度比赵伦还要快,眨眼之间两仪针就布满了中年男人的胸口。

    唐汉在金针针尾又撵又弹,把自己的玄天真气渡入金针。

    “这是阴阳两仪针法?”赵伦瞪大眼睛说道。

    “算你有点见识。”唐汉又把赵伦刚刚的话不动声色地还了回去。

    赵伦顿时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以前他爷爷赵天风告诉他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可他就是不听,仰仗学医天分极高,目空一切,今天算是见到高人了。

    赵伦对唐汉拱手道:“我是济世堂赵家的赵伦,请问怎么称呼?”

    唐汉说道:“我叫唐汉,江南医科大学的学生。”

    说完后,唐汉开始收针,地上的中年人脸色开始变得红润,呼吸慢慢转为正常,有心人注意到掌心的红圈越来越小,慢慢消失不见。

    他睁开眼睛,看看四周,先是一片茫然,然后回过神儿来,好像想起什么,对中年女人说道:“小晴,我这是怎么了?”

    女人脸上焦急的神情退去,泛起一丝红晕说道:“刚刚你犯病了,是这个小兄弟救了你。”

    说完女人向中年男人介绍了唐汉。

    “谢谢你了小兄弟。”中年男人说道。

    “我是医生,治病救人是我的本分。”唐汉说道。

    “大家都走吧,我有几句话跟这个小兄弟说。”

    中年男人对四周看热闹的人说道,当然也包括赵伦。

    他虽然刚刚醒过来,但说话间有一股上位者的气势,应该不是普通人。

    赵伦对唐汉说道:“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明明脉象上就是心脏病,却又不是呢,他到底是什么病?”

    赵伦说完,中年人脸上的神情一僵。

    唐汉说道:“脉象显示是心脏病,因为病人确实心脏不好,但今天发病却不是因心脏病而起。”

    “那到底是什么病?难道还有什么保密的吗?”赵伦再次问道,口气已经有些不满。

    他不明白为什么唐汉自始至终都不肯说出病人是什么病,以为唐汉是藏私,怕自己学到。

    “回家去问你爷爷吧,他会告诉你。医生不但要看病,还要有医德,为病人负责任。”唐汉淡淡地说道。

    见唐汉始终没有说出病因,中年男人长出一口气,在女人的搀扶下从地上站了起来。

    赵伦喝道:“装神弄鬼,明明就是怕我学到。不要以为你今天治好了一个病人就比我强了,告诉我你的地址,我要跟你比中医。”

    “跟你比?我没兴趣。”唐汉说道。

    “怎么,你怕了?”赵伦嚣张地说道,他的狂傲病又犯了。

    唐汉说道:“不是怕,而是你根本不配。医者仁心,做为医者应该报着济世为怀的仁心,而不是攀比之心。你连这点都不懂,有什么资格跟我比。”

    中年男人叫道:“好,说的好。”

    赵伦说道:“怕就是怕了,不过躲你也躲不了,我肯定会证明我的医术比你强。”

    唐汉没再搭理他,赵伦自感没趣,转身走了。

    这时急救车姗姗来迟,停到了路边,女人走过去说明情况了。

    中年男人对唐汉说道:“小兄弟,今天真的是谢谢你了,救了我一条命,以后你就叫我大哥,咱就不搞结拜了,但以后你就是我兄弟。既然是兄弟,我也不瞒你,大哥是南富县的县长,黄恩志。”

    唐汉一惊,他已经看出这个男人应该是个上位者,没想到是家乡的父母官,行政一把手。

    黄恩志又说道:“谢谢你刚刚替我保密,我知道这病是怎么犯的,但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病,现在能告诉我吗?”

    唐汉说道:“没什么,替病人保密是医生的本分。你的病民间叫马上风,西医也叫性猝死,如果不及时抢救很可能丧命,或者丧失性功能。发病的诱因很多,包括饮酒后性 行为,过于激动等等。”

    黄恩志说道:“不瞒老弟说,我虽然四十岁了,但一直是单身。我跟杨晴是恋人,但是我母亲非说我们八字不合,反对我们结婚。不过我跟杨晴感情很好,所以我们这些年彼此都一直单着。

    前几天我母亲病故了,我就把杨晴从外地叫回来,准备结婚,因为长时间不见,一时间情绪失控,就在车里……后面的你也知道了。”

    唐汉原以为黄恩志是利用手里的权利玩女人呢,没想到是对苦命的恋人,顿时对他的好感大增。

    唐汉说道:“黄大哥,虽然这次你不是心脏病发作,但你的心脏确实不好,我给你开个方子,以后按照方子吃药,半个月后你的心脏病就能痊愈。”

    说着他写了一张方子,递给黄恩志。

    黄恩志接过方子后又给了唐汉一张名片,说道:“大恩不言谢,以后在南富县,有事尽管找我。”

    此时杨晴也回来了,唐汉告别了两个人,开车继续往家赶。

    很快,唐汉的车开进了南富县城内。他的家住在县城的西部,南富县的人员居住格局是东富西贫,所以住在这里的大多是社会底层的普通人。

    唐汉的家是两间破旧的瓦房,一个很小的院子,是他爷爷唐铭在世的时候留下的,他和姐姐唐玲就是在这里长大。

    唐汉家临街,位置不错,他母亲慕容萍在门前建了一个门房,开了一个小商店,就靠着这点微薄的收入把唐汉送上大学。

    远远看着门房里透出的灯光,知道是母亲这么晚了还在营业,唐汉心里不禁一阵酸楚。

    不过他没有把车开回家,家里狭小的院门根本进不去车,而他又不放心就把布拉迪威龙放在路边,所以开进了不远处一个收费的地下停车场。

    慕容萍守在小商店的柜台后面,她知道唐汉今天回来,不停地向外面张望着。

    她今年已经四十岁左右,虽然一个人辛苦劳作这么多年,但岁月非但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比同龄人要年轻得多。

    虽然她衣饰简单,全是一些便宜的货色,但气质非凡,不认识她的人,真的以为她不是社会最底层的单身妈妈,而是豪门大院里出来的贵妇。

    唐汉就跟唐玲私下议论过,慕容萍有一种与生俱来大家闺秀的高贵气质,根本不像普通人家走出来的女人。

    不过母亲的来历他自己也不清楚,从小到大好像母亲就没有回过娘家,也从来没有提起过自己家里的事情,庄睿只是知道母亲复姓慕容,单名一个萍字,其余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小说推荐